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域高原
雪域高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576
  • 关注人气:2,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七

(2009-01-14 20:13:48)
标签:

宗教

入菩萨行论

殊胜

菜羹

云何

莲花

分类: 藏传佛教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七
 
寂天菩萨造颂  杰操大师注释
 
  辛二学精进之理分二 壬一释论文 壬二出品名 初中分二 癸一劝应勤精进 癸二云何勤精进之理 初中分二 子一正说 子二辨精进相 今初
  如是忍辱起精进 如是精进住菩提
  犹如无风焰不起 若无精进福不生
  依如前所说难行耐他怨害,若欲速证菩提,须勤进精进。如是勤求所行究竟,菩提即在其中。如灯等无风不动,无精进则福德智慧二资粮不能出生,亦犹如是。故无上菩提依於精进,应当勉力。如入中论云:“无余功德随逐精进生,福德智慧二种资粮因。”


  子二辨精进相
  精进云何善法勇
  於烦恼勤勇即是懈怠,何谓精进?谓於善法踊跃勤勇也。此中差别,有披甲精进,加行精进,不屈不挠精进,不知止足精进四者。


  癸二云何勤精进之理分二 子一断精进相违品 子二增精进对治力 初中分二 丑一辨相违品相 丑二云何断彼之理 今初 
  彼相违品应当说 懈怠贪著不善法
  怯弱卑下自轻蔑
  当说精进之相违品,彼复云何?谓身心无堪能耽著怠玩安乐之懈怠,及贪著恶事,与于成办善法怯弱作我不能想之自轻。


  丑二云何断彼之理分三 寅一断贪味怠玩之懈怠 寅二断贪著恶事之懈怠 寅三断於善法怯弱之懈怠 初中分二 卯一观察懈怠之因而断之 卯二云何断之理 今初
  怠玩贪味於逸乐 耽著倚卧恒从恣
  於生死苦不厌患 由斯能令懈怠生
  懈怠生起以何为因?於不趣善法之怠玩执为安乐而贪著之耽味逸乐,从恣倚卧,亦能生懈怠,於生死毫不怖畏,於生死苦不知厌患,从彼亦能立生懈怠。既识其因於灭懈怠应勤精进也。


  卯二云何断之理分二 辰一思维现世过患而断懈怠 辰二思维后世苦而断懈怠 初中分三 巳一喻明速为死所坏灭 巳二自己为死所主宰不应安闲 巳三不勤善法当为苦所逼 初中分二 午一现见死所毁 午二以喻明之 今初
  为烦恼力相追逐 已投生死极深坑
  旋当入於死王口 尔今云何不自知
  如兽入於陷井不能解脱,今为懈怠等烦恼如猎人,陷阱猎捕,由他主宰,且后有入於精液粘著受生陷井,多生往返死王之口,汝今云何尚不自知?应於善法勤精进也。


  午二以喻明之
  同辈次第遭诛戮 汝岂於此未现见
  若犹耽著於倚卧 如犊子与旃陀罗
  老少中年与己同辈者,渐次为死王之所杀戮,岂未现见耶?已见而仍耽著倚卧,是不应理。如牛见屠夫,渐次屠杀他牛,仍安闲不惧。如斯之人,贱如牛等如旃陀罗也。


  巳二自为死所主宰不应安闲分四 午一自为死主所主宰不应懈怠 午二速疾死故应勤善法 午三死时方舍懈怠已失其时 午四所求事业未成倏尔便死故不应懈怠 今初
  如见死王来屠戮 往不死城诸道绝
  云何酣卧自安闲 如牛临死耽草秣
  若见往不死城诸道悉断,如屠夫之死王来相屠杀,汝云何如将杀之牛犹耽草料,如是耽著倚卧欢从放逸,不应理也。


  午二速疾死故应勤善法
  死王倏尔飘忽至 及其未至积资粮
  若谓现前稍有闲暇,倏尔即死故,何时未为死王所执,应及时积集资粮。


  午三死时方舍懈怠已失其时
  若临时方舍懈怠 惜哉已晚徒仓皇
  若为死所逼方舍懈怠,而为时已晚,徒劳何益?毫无裨补故。


  午四所求事业未成倏尔当死故不应懈怠
  此事未作方创始 此事正作方半途
  死王倏尔至无时 悲哉休矣心颓丧
  速疾死故,此事未作方当创始,此事已作方及其半,死王倏尔而来,忧悔悲叹,自思休矣,从极忧悔,其时何能为力,及於现在应勤修善法也。


  巳三不勤善法当为苦所逼分二 午一死时忧恼所逼 午二今不急勤修善所求不能成办 今初
  由忧恼力所逼故 目赤脸疱泪如滴
  眷属须臾成远隔 死王使者像现前
  迟至死时为忧恼力所逼,目赤脸肿,泪下如滴,自知将死,眷属远离,自亦怖畏死王使者,恶像现前必然忧悔也。


  午二今不急勤修善所求不能成办
  思维自罪心热恼 闻地狱声生怖畏
  身染不净心迷闷 我於尔时何能为
  忆昔所作之罪心生热恼,思维当受地狱大苦,闻热地狱等号叫之声,自知我亦将往彼处,心生怖畏、身染不净,心迷闷绝,尔时精进为时已晚,何能为力,应即从今勤修善法也。


  辰二思维后世苦而断懈怠分四 巳一决定生苦 巳二其苦难忍 巳三欲求安乐不勤善法则成相违 巳四劝勤修脱苦方便 今初
  若尔此时尚怖畏 如生鱼转热沙中
  何况由前所作罪 当受地狱难忍苦
  汝於死时,如生鱼辗转热沙之中,其时尚如是怖畏,若真受罪业所感之果难忍地狱诸苦,更何待言。


  巳二其苦难忍
  如触热汤皮肉裂 地狱难堪热如是
  若人已作如是业 何故似此安然坐
  先已作众罪,今仍日日作众多地狱之因,既已知之,不应懈怠。地狱溶铜沸汁,触之身肉皴裂,极其烧燃须受如是之苦,若已作生地狱之业,何故今为懈怠主宰,安闲而住?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也。


  巳三欲求安乐不勤善法则成相违
  不勤修善希乐果 乖戾不忍苦恼多
  死王所执希天寿 哀哉众苦所摧伤
  於安乐因之善法不精进,而欲求乐果,於轻微苦亦乖戾不忍者、苦之损害更多,为死所执持而希冀如天人长寿於如是等者,所欲不能得,唯得所不欲,哀哉惟为诸苦之所摧折也。


  巳四劝勤修脱苦方便
  依此人身如舟航 得渡生死大苦流
  此舟后时难再得 愚夫斯时勿酣卧
  若尔,当云何耶?於得暇满所依勉力,便能渡一切苦,言依此人身如舟得渡生死大苦流者,谓暇满大义也。暇满罕能成就,此舟后难再得,故呼愚夫而告之,谓得此舟时,勿贪偃卧,当由小中大三大道之门渡生死河也。明暇满难得,已得之时须励力也。


  寅二断贪著恶事之懈怠
  欢喜之因亦无数 独舍正法殊胜喜
  好乐散乱及掉举 是众苦因汝何取
  修行正法是此后无量欢喜因之方便,汝何独舍此殊胜欢喜,而好乐苦果之因,罪恶愦闹散乱掉举众多所不应为之事?不应喜乐是苦因故。


  寅三断於善法怯弱之懈怠分三 卯一誓致力对怯弱 卯二引教明云何修对治之法 卯三勉力则能断懈怠而成菩提 今初
  无怯弱集精进军 勤求自身得堪能
  应修自他平等观 亦修自他易地想
  如国王由四法门,能胜强敌,菩提萨埵亦应先高尚其心,由於道学修意无怯弱之披甲精进,以加行集二资粮军之加行精进,正修恭语存正念知,身心堪能自有主宰,然后修如下所述自他平等,自他交换也。


  卯二引教明云可修对治之法
  不应怯弱作是言 我何能成大菩提
  一切如来真语者 悉皆谛实如是说
  蚊蝇虻蚋及蜂蚁 乃至任何虫豸类
  若依之生精进力 亦得无上大菩提
  若谓成佛须利根上智作大精进,集积福德资粮,经众多无数劫,修极难行苦行,方能成就、我不如是,故我云何能成菩提,不应如是怯弱畏缩。此是如来真实语者所说真实语,非倒说邪因,应可坚信,佛语云何?谓如妙臂请问经所说:“复次菩萨如是正真随学,作是思维随於狮子虎狼鵰鹫鹅鹤乌鸦枭鸟蚊蝇蜂蚋一切身中。悉能成就无上菩提,况我现得人身,宁舍生命,亦应勤精进,求证无上菩提也。”宝云经中,亦作如是说。


  卯三勉力则能断懈怠而成菩提分四 辰一思维起精进力即能得菩提 辰二成就菩提之难行,不及恶趣之苦一分故应忍 辰三如医王以轻言能治重病故应忍 辰四此中无苦增长安乐故应欢喜
  如我生於人类中 已知利害明取舍
  若能不舍菩提行 云何不证菩提果
  如前所说经云蚊蝇蜂蚋虫豸之微,若发精进力积集资粮,亦能得无上难得之菩提果,如我已生於殊胜种类之人中,具殊胜意乐,於成就菩提能知利害取舍,若不舍修菩提行,我云何不能证菩提果,决定能证,应如是思维也。


  辰二成就菩提之难行不及恶趣苦一分故应忍分三 巳一不应怖畏舍手足等难行 巳二不有恶趣苦一分 巳三为治重病应忍轻苦 今初
  若言须舍手足等 如是难行我所畏
  我今怖畏但愚痴 不能辨别轻重尔
  若谓虽精进即能成就,而须舍手足头目等难行苦行,非我所能,故我怖畏。怖畏施手足等,惟是於苦之轻重差别未善辨别,味於取舍之故,不应怖畏也。
  曾於无数俱胝劫 经地狱苦百千反
  割截焚烧并杀戮 未能令我得菩提
  无始以来,轮回流转,於地狱中,经无数百千俱胝劫,非止一次,众多无数返,受割截焚烧杀戮等苦、受尔许苦,不过无义唐捐其身,未能成无上菩提也。


  巳二不及恶趣之苦一分
  我为修行成菩提 但受此苦有限量
  如人欲除心腹疾 令身略受针砭苦
  思恶趣苦,我此为求菩提难行之苦,较彼时短量轻,更易忍受,如为除损坏心腹之病患,於身肢略有伤损之苦,应能忍也。


  巳三为治重病应忍轻苦
  医人须以众手术 为不安者除病苦
  为摧众多大苦故 轻微不适当忍受
  如一切医师,治疗之法,以轻微不安,能愈人病。成就菩提之难行,亦以极小之苦,能催众多轮回之苦。於此难行微小不安应须忍受,能灭自他无量长时之苦故。


  辰三如医王以轻方能治重病故应忍分三 巳一佛说之法是不受轻微苦即能治重病之方便
 巳二遮於舍身有难行想舍身 巳三就已修成就舍身如菜羹时说舍身不难 今初
  世间常医固如是 无上医王殊不尔
  但以轻和微妙法 能疗无量沉疴起
  成菩提时之难行,医王能仁自在,非如常医治病之方术,乃以安乐道得安乐果之方便,轻微和缓之方剂,远离逸乐劳倦二边,而能治愈流转生死之无量烦恼重病,於彼难行有何怖畏也。


  巳二遮於舍身有难行想时舍身。
  道师最初作加行 亦施菜羹糜粥等
  此时修已后惭能 虽自身肉亦易舍
  最初修施等时,导师诸佛亦施菜羹糜粥等,以为最初加行,於此练习不难之心,尔后渐次自然虽自身肉亦能舍也。


  巳三已修成就舍身如菜羹时说舍身不难
  若时彼人於自身 能起犹如菜羹想
  其时令施身肉等 彼於此事有何难
  如是修已,何时於自身如舍羹菜等之心生起,其时方舍身等,此中何难之有,毫无难处,故於难行不应怖畏也。


  辰四此中无苦有大安乐故应欢喜分四 巳一於修道次第不善巧之人虽有身心不安,於善巧者无难行苦 巳二故大心菩萨安住轮回无须厌倦 巳三故道之 进修说善巧胜於小乘 巳四於菩萨行不应怯弱 今初
  由断恶故即无苦 由善巧故即无忧
  如是能害於身者 唯颠倒见恶思维
  菩萨以清净悲心意乐施身时身无痛苦,由三门罪恶悉断除故。舍身之时善巧故,心亦无忧,似此之故,补特伽罗我我所贪之颠倒分别,及杀等恶心,损害其身,方为损害菩萨之因也。


  巳二大心菩萨安住轮回无用厌倦
  若由福德令身安 由善巧故心安乐
  虽为利他处轮回 诸大悲者何忧患
  若诸菩萨,由施等福得身安乐,由取舍及空性义善巧,菩萨恒常心安,虽为利他而处轮回,诸大悲者有何厌患,毫无可忧也。


  巳三故道之进修说善巧胜於小乘
  此由菩提心盛力 尽能消除往昔罪
  能积福德如大海 故言胜於诸声闻
  此大悲者由菩提心威力能尽先所作罪,且能摄集福智资粮大海,故於道之进修说胜於诸声闻也。


  巳四於菩萨行不应怯弱
  是故悉除疲厌心 菩提心马为乘载
  转从安乐趋安乐 心既了知何怯为
  是故心厌身疲悉皆除遣之菩提心,如有力之马,乘之者行於安乐之道,往趣安乐之果,心善了知者,谁复怯弱?於道修行不应畏缩也。


  子二增精进对治力分三 丑一增精进顺缘力 丑二以正念正知恭谨行 丑三於修行中自为主宰 初中分二 寅一由辨四力之门总明 寅二广释 今初
  为利有情集四军 胜解勇毅及喜舍
  由思维彼功德故 诸怖苦者生胜解
  如是断诸相违品 胜解我慢及喜舍
  以恭谨自在转力 增精进故应勤修
  为成办有情义利故,断想违品发起四军,如国王四军以摧敌也。於思维业果能取舍生起欲心是胜解力。无论如何未知不行,知然后行,行必究竟是坚毅力。如童稚戏踊跃从事,无间无歇勤奋精进是欢喜力。为发勤精进暂息身心劳倦、息已无间,仍复精勤,是为舍力。此四者是精进之顺缘也,以胜解力为例而言,应以怖轮回苦,及思彼胜解功德而生起也,如是断相违品之怯弱,谓虽见能成善法而不趣入,言我不胜能生起顺缘胜解我慢喜舍四力。我慢即坚毅也。正修以正念知恭谨精进,最后以极身心能自在转之力,精进展转增长,故应励力也。


  寅二广释分四 卯一胜解力 卯二坚毅力 卯三喜力 卯四舍力 初中分四 辰一胜解境 辰二果 辰三胜解因 辰四摄结 初中分三 巳一舍恶 巳二取善 巳三辨应不应作相
 今初
  自他罪恶多无量 我曾誓愿悉摧毁
  是中仅唯一一罪 亦经劫海难消尽
  精勤消除罪障事 於我纤毫未见有
  无量众苦出生处 我心於此能不裂
  我应催自他无量之罪,发心之时,曾作如是誓言故。催罪之时,随於一一之罪,亦须修对治经於劫海方能消尽,能尽罪业之精进行於我未见纤毫,仅修彼对治尚不能忍耐,须受恶趣之苦,故是无量苦处,我於此何故心不碎裂,言我心逼恼也。


  巳二取善。
  自他功德广无边 我曾誓愿悉修行
  是中仅一分功德 亦须修行经劫海
  我於如是功德分 纤毫亦未修生起
  此生获得何其难 我令无义而已矣
  自他解脱及一切智之众多功德,我悉应修,曾如是誓愿故。无余功德姑置不论,即以一一功德为喻,亦须经劫海修行。我於如是功德分从未发起练修。何其难者言须经长时,获得暇满人生之时我何令其不成现后世义利。而已矣者、谓虚之结束讥刺语也。


  巳三观已作未作之相
  我未供养诸世尊 亦未曾设大施会
  圣教所示未随行 贫匮意乐未令满
  怖畏者未施无畏 衰损者未施安乐
  唯於母人贻藏中 生起大痛奇苦耳
  昔时我於三宝,以世尊为例,未曾供养於诸有情及如来未曾承事设大施会与以安乐,於能断所断之取舍未如理成办故未依教修行,未令贫乏有情意乐圆满,於有怨敌疾病等怖畏者未施无畏,於苦恼衰损者,亦未施以满足,是我往昔任何正行未曾修,我唯生起母人胎中之奇痛大苦而已,利他之事,纤毫未作,应忧悔也。


  辰二胜解果分二 巳一不应於法舍胜解 巳二明其故 今初
  我由昔时及今日 於如来法舍胜解
  故遭困厄有如此 何可於法舍胜心
  由我往昔现今舍弃对於善法坚决信任之胜解,今为生死衰损所困,有如此者,孰有智者欲免衰损而舍於法胜解?应於法生胜解也。


  巳二明其故
  一切善法之根本 是胜信心能仁说
  佛说一切法品类之根本,即是善法决定如何,即如何倚任之胜解,此是月灯经所说也。
  辰三胜解之因分二 巳一明 巳二释 今初
  彼之根本复依於 恒修业果观异熟
  彼於法胜解之根本,复依於常修善不善业异熟果报之信心,若於业果未善得决定,任於何法亦未得佛所欢喜之了义,故於此应励力也。或有口称於空性已得决定、而不计及业果者是於空性颠倒解也。


  巳二释分三 午一思维杂业果 午二思维纯白业果 午三思维黑业果 今初
  一切诸苦心不乐 种种怖畏何由起
  诸所欲求恒不得 皆由先业罪行生
  由善意乐修善行 随其生於一一处
  於彼彼处彼福德 生功德果常现前
  若作罪行欲求乐 随其生於一一处
  於彼彼处彼罪业 现诸苦报兵杖侵
  於诸众生身苦心忧,及人非人等种种怖畏,亲友资财诸欲丧失之因,皆由罪行出生,应勤断除罪行。断心发起,於心修意乐之善,以此为因,随其生於何处,即於彼处以彼善福德所感异熟果功德,现受其报,苦乐非随欲而致,造罪之人,虽欲安乐法性力故随至何处即於彼彼处受彼罪所感之苦,为兵杖等种种伤害,於止罪应励力也。果之功德即果之自性也。


  午二思维纯白业果
  安住广博芬芳清凉莲花宫
  餐饮如来妙音法乳长威光
  佛光开启莲花化生微妙身
  住如来前称如来子善业成
  诸佛子等,由修善法生安乐等刹土者,生之处所广博芬芳悦意安乐,生之所触清凉,生处殊胜,住於莲花心中。超胜世间资生饮食,闻佛具足六十支分之妙音,证其所诠真如以为饮食,增长威类光泽。出生殊胜,佛光开启广大莲花中生。身之殊胜,具相好端严之微妙身也。摄受殊胜、住於阿弥陀佛之前,为其法力所护。具此诸殊胜,为如来子皆从纯白业所生也。


  午三思维黑业
  阎摩部卒尽剥皮肤无余堪怜愍
  灼热猛火溶化烊铜热汁挹取注其身
  炽然剑戟戈矛逼切身肢分裂成百段
  抛坠极其烧燃热铁地上众多罪所成
  由杀等业、为地狱阎摩鬼卒尽剥皮肤,极苦所逼。受之差别,以极热猛火溶化烊汁注於其身,其苦难忍。不仅此也,复以火焰炽然之刀剑戈矛割切身肉为众多百千段而掷之。处所差别,谓坠於极其炽然热铁地上苦恼难堪。此由无间坏法等众多不善业所受也。


  午四摄结
  故於善法应深信 亦应恭敬而修行
  是故於业果如理思维已,应於善法深生胜解,且由深信倚任而起修行也。


  卯二坚毅力分二 辰一精进坚固 辰二既创始已坚固趣入 初中分二 巳一未从事前当善观察 巳二既从事已舍业之过患 今初
  依於金刚幢经中 从初应修大我慢
  初於自力应观察 是应起行或不应
  不应起行即不作 已起行者勿退舍
  广金刚幢经六回向云:"天子譬日光显现之时,不为阴云及山岭不平等过失所遮,於应照之处悉皆显现,菩萨为利他故出现於世,亦不为有情之种种过失所遮止,令诸应调伏者成熟解脱。"依此所说轨则,应修善业创始必能究竟之我慢。於事趣入之初,应善观自心预备有无能力,若能应起行,若不能不应起行,宁不起行既起行已,未达究竟,不应中止也。


  巳二既从事已弃舍之过患
  他生仍复如是行 罪业苦根咸增长
  作余事及得果时 终无成就趣微劣
  既起行已,又复舍置,有过,何耶?由昔如是行为缘,令其他生串习舍弃中止,成失坏誓愿之人,结果罪及异熟苦增长,以后从事别余事业,得果微劣,经历长时,余事亦不能成办也。


  辰二既创始者坚固趣入分二 巳一总明 巳二别释 今初
  业及烦恼作止力 於此三法修我慢
  既趣入其事於所作事业,所断烦恼及作止之能力三者,应修我慢,发大雄力,勿退缩也。


  巳二别释分三 午一事业之我慢 午二於能力修我慢 午三对烦恼修我慢 初中分三 未一辨事业之我慢 未二能如是之理 未三他人贱役亦为担荷之我慢 今初
  谓此是我一人事 是为事业我慢性
  若见他人应作之事,亦作我一人应作之想,生起雄力,是事业之我慢性。
  未二能如是之理
  世人惑缚无自在 不能成办自义利
  能作他利不如我 是故我应作此事
  利有情事不观待他,我应成办。世人由烦恼力,自无自在、自利尚不能成,不如我能勤修利他善法,待他无益,利他之事,一切我自为之也。


  未三他人贱役亦为担荷之慢
  若他作苦操贱业 我今云何可安坐
  若由我慢不肯为 我今宁可无我慢
  他人尚操耕种等贱役,我戴荷有情重担,云何安闲而坐,当作事业也。若作是思维,他人作下劣事业,我当作上妙事业,以如是我慢作事。若起如是我慢而不作此事,此烦恼之我慢,宁可无之,由彼能趋恶趣故。


  午二於能力修我慢分五 未一於能力无我慢之过失 未二修我慢之功德 未三应住於对治之我慢 未四不应作烦恼之我慢 未五对治品我慢之功德 今初
  若与死蛇相遇时 胜彼如金趐鸟行
  若我对治力微劣 小堕亦当受大伤
  由怯弱故舍精勤 云何能免於因厄
  为催伏烦恼,应生起对治力,若遇死蛇乌鸦亦应如金趐鸟行。如是若我对治力微弱,小堕亦能於道中断成大伤害。若意乐怯弱,於成办二利,舍弃精勤,何时能从是困厄分住,而得解脱为懈怠所降伏,身心所行悉失坏故。


  未二修我慢之功德
  若已勤修生我慢 虽有大力亦难胜
  是故应以坚毅心 勤行摧坏诸罪垢
  我今若为罪堕胜 求三界尊真可笑
  发起对治力之我慢,且依加行发起精勤,重大烦恼亦不能胜,是故应以坚毅心摧诸罪堕。若我为罪堕所胜,欲为胜出三界一切之王,是可笑处。


  未三应安住对治之我慢
  我於一切皆超胜 不许有人胜於我
  一切诸佛狮子儿 应当如是住我慢
  是故应住如是殊胜我慢,谓我应战一切罪失,三界一切所断烦恼不能胜我。谁应如是谓与魔及外道等野兽竞走时,我为诸佛狮子儿,应如是也。


  未四不应起烦恼之我慢分三 申一诃烦恼之慢 申二明其过患 申三应断彼 今初
  有情若为我慢摧 是烦恼非大我慢
  大我慢者不随敌 烦恼为敌所自在
  有情若为骄满心之我慢所摧伏而堕落,彼随烦恼自在而转,非具大我慢者。有大我慢者,应不为敌所自在。彼诸骄满有情,为烦恼我慢敌所自在故。


  申二明其过患
  若由烦恼慢起骄 我慢牵引入恶趣
  摧坏人中诸胜乐 为他豢养作奴使
  愚盲可厌体衰羸 一切处中受轻侮
  若由烦恼我慢而起骄满,有如是诸过患,谓由我慢引入恶趣,虽生人中,心安乐等人中乐趣为之摧坏,无以为生乞食自活,为他自在,受他豢养而为仆使知识暗钝,身形衰羸不可爱乐,自虽实未作损害,而他人以身语种种轻蔑,故应断心骄满之我慢也。


  申三应断彼
  我慢骄矜修苦行 若彼亦称大我慢
  是为大可悲愍处 熟有下劣过於此
  若以烦恼我慢,起骄满心,以随他自在转之意乐,而修苦行,若亦称为大我慢者是可悲愍,孰有下劣过於此者?不应具随怨敌自在转之我慢也。


  未五对治品我慢之功德
  谁人为胜我慢怨敌修我慢
  此即具大我慢普胜大勇者
  此人於我慢敌能作摧坏故
  如众生意胜者之果速圆满
  谁为具大我慢者耶?若为胜烦恼怨敌故,执持对治品之我慢,彼对治力强故,称为其大我慢者,普胜一切怨敌故,亦称勇者。何以故?若人能坏骄满心之我慢,坚决根本摧毁之,於人天众生,随其所欲,分位乃至究竟佛果一切事业,俱能圆满,故言能普胜一切怨敌也。


  午三对烦恼修我慢分三 未一应生对治烦恼力 未二应毫不随彼自在而转 未三应起殊胜坚固对治意乐 今初
  若居烦恼品类丛 应须多方修坚忍
  如狐兔等避狮子 勿为烦恼所中伤
  若处嗔等烦恼品类群中,应以多百千非一方便,以对治力而修坚忍。应如狐等避狮子之害,勿为烦恼众所伤也。


  未二应毫不随彼自在而转
  如人猝遇大危险 第一先当护其目
  如是若遇危险时 勿随烦恼自在转
  若猝遇大危险,有烦恼之大怖畏发生,应如护眼珠,尽力防护,将陷於随烦恼自在转之危险时,亦应如是防护,勿随烦恼自在转也。


  未三应起殊胜坚固对治意乐
  宁可焚身或断肢 乃至断头亦易事
  於彼烦恼怨敌前 终不甘心为低首
  如是一切时处中 非如理事终不作
  对治坚固之量,谓虽以火焚杀我身,或断我头,亦为小事,无论如何,终不应为烦恼怨敌之所降伏。如是於一切时处中,唯应依止对治力,摧伏烦恼余非所应为也。


  卯三喜力分三 辰一应励力修善不求果报 辰二於果报作意而修善 辰三应用欢喜力之理 今初
  如童稚求嬉戏乐 不问所作为何事
  於彼耽玩深爱乐 应当欢喜无厌足
  犹如遇童欲求戏乐之果,此菩提萨埵,为利他故,任作何事,闻思乃至修菩提心等事业,亦应如是耽著踊跃为之。於彼事业,应当欢喜,无有厌足,欲恒常不断为之也。


  辰二於果报作意而修善
  为求安乐作诸业 得乐不得不可知
  若作此业定生乐 不作安乐何由生
  世间之人,为求身心安乐,从事耕种等业,然其果能否得乐,仍非所知。於得安乐未得决定之菩萨,若作何种事业,决定能成分位及究竟之安乐不作如是事业,即不生如是安乐也。
  如嗜刀锋所沾蜜 若於诸欲无厌足
  异熟安乐及寂静 於彼福德有何厌
  如以舌舐刀锋所沾蜜虽略尝其味,而当受伤舌之苦,於轮回中任受几许色声等五欲亦无厌足,若分位异熟人天增上生殊胜果报尚以为乐,能得究竟寂静一切苦之安乐因,施等福德,何厌之有?应修无厌足也。


  辰三配释欢喜力
  如象夏日行当午 遇清凉池即跃入
  如是为成所作业 於彼事业应趣行
  於如是事业应当趣行,所思维之事既起行已,为令彼究竟故,应如中午热渴所逼之大象,遇清凉池,即欢喜踊跃趣入,於所思维之事业,亦应如是趣入也。


  卯四舍力分二 辰一暂时舍 辰二次第舍 今初
  若力疲极所随逐 为易作故当暂息
  勤修善法,身心疲极,气力羸劣之所随逐,为止息疲劳所作易成故,应暂舍所作,疲劳既息,复勤精进也。


  辰二次第舍
  善摄持者善完成 转希后后非所应
  善摄持者,所作完成已,方作后后之事,若作一事时,复以欲作另一事之心摄持之,是所应断也。


  丑二以正念正知恭谨修行分五 寅一敬慎恭谨 寅二存正念知 寅三以念知力勿令罪有隙可乘 寅四罪堕发生无间即应遮止 寅五於应作事业应当励力 今初
  犹如宿将遇敌时 临阵交锋兵刃接
  应避烦恼利兵锋 对治尽歼烦恼敌
  犹如精武技善战术之宿将,临阵交锋与敌兵刃相接,自能避兵刃伤,复能以兵刃杀敌,如是应避烦恼兵刃之锋,勿为所伤,复应以对治之利器,尽歼诸烦恼敌,根本拔除之。


  寅二存正念知
  如人临阵坠其刀 怖畏仓皇急拾取
  如是若遗正念刀 怖地狱苦急持念
  临阵之时,若坠所持之刀,惧为他所伤,速疾拾取。若脱落於善法所缘不忘之正念刀,为烦恼所伤,当生地狱中,应速持念知,忆念地狱恐怖以为对治亦应如是。


  寅三依念知力勿令罪有隙可乘
  如毒箭伤身出血 罪毒速疾遍全身
  如是若得小暇隙 罪毒速疾遍人心
  如人擎器满盛油 脍者持剑伺其后
  溢即杀之愕然怖 持戒谨畏应如是
  如毒箭所中,依一毛孔所出之血,其毒能遍布全身。失坏正知等烦恼,若得暇隙,嗔等罪恶速疾遍布其心,亦犹如是。故纤毫烦恼亦应遮止。当云何谨护耶?如持盛油盈满之器,令行泥泞之道,脍者持剑伺於其旁,若溢一滴,即当杀之。以此怖畏之故,奋勉小心。菩萨具誓戒者,以正念知执持菩提心等对治品,亦应如是小心谨畏也。


  寅四罪堕发生无间即应遮止
  如有毒蛇来怀中 急当狂骇而惊起
  睡眠懈怠若来时 亦当如是勤遮止
  一一罪堕出生时 恒应於己严诃责
  思维我自今以往 无论如何不再作 
  烦恼能坏善法,令趣入地狱,是故应如怀中有毒蛇来,狂骇惊起,令於所入不自在住之睡眠及懈怠来时,应在地狱之恐怖,速疾遮之,亦应如是,虽然,云何遮止耶?於一一罪发生进,应自诃责言:往昔亦以造如是罪,得种种不可爱乐,不得可乐之事,今又如是行耶?无论如何,此后应当励力,誓不再犯此罪。应常如是思维,以四会备之门而忏悔也。


  寅五於应作事业应当励力
  应思云何於此时 能得修行持正念
  以此为因於善士 或如理事起欲心
  为令罪不生,生已能除之故,於正知谨慎不放逸等时中,云何能修起正念?以如是思维之发起意乐为因,而修欲心求遇大乘善智识,无间即依教修行,或不值遇,亦随其教授,应作之事即能修行。


  丑三修行自在分二 寅一身心极调柔故於善法轻举 寅二法喻合 今初
  昔人云何作善业 事事精勤具雄力
  如是无逸念先哲 自身振奋而轻举
  应念先哲传记作一切善业,悉具精进雄力,无论如何,必令所作善业完成,为如是故,慎无放逸,念此之故,自於善事,愧此离恶,振奋轻举。


  寅二法喻合
  如风飘扬去复来 於兜罗绵自在转
  由欢喜心自在转 成办善事亦如是
  云何修耶?如风去来,於兜罗绵自在飘转,以於善法欢喜踊跃力,於身语自在转,亦应如是。若能如是,则三门一切善业,悉能迅速成就也。
  总摄其义,如正法念处经云:“诸烦恼之唯一因,唯是懈怠余何有?何人一有懈怠心,一切善法皆归尽。”於发起遮止懈怠之精进,应当致力。
  此中复应励力消除精进之违缘,发起顺缘之四力。违缘者,虽见成能办善法,而不趣入,及我有何能想之怯弱。初中分二:谓现今尚有暇之推延,及为贪著恶事力所压伏。第一之对治,应思人身速坏,死已堕於恶趣,及暇满难得,而断除之。第二之对治,应思正法为此后无边欢乐之因,无义喧闹散乱能失坏大义,是后时众苦出生之处,而断除之。怯弱亦分三:谓思维所求佛果功德无边非我所能证,舍手足等无量难行非我所能修,当受无边轮回生死其苦不能忍,以如是相想而怯弱也。初云对治,谓思维往昔初佛,非从初即以证无上道,亦不过与我相同,后渐上进成佛,且佛说较我尤为下劣诸有情亦能成佛,我若不舍精进,后云何不得成佛耶?次之对治,谓思维舍身等有难行想时勿舍,舍时如舍菜羹等,非为难也。后之对治谓菩萨离罪,其果不生苦受,於轮回苦,坚固证知性空如幻,心亦无苦,身心安乐增长,则虽住轮回中,何用厌患。应如是思维,则断怯弱也。
  摄颂云:为求解脱恭谨起修行,最初趣入中住后究竟,依於励力勤修精进力,应起四力完备精进行。


  壬二出品名
  入菩萨行论广解佛子津梁释明精进品第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