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01月22日

(2016-01-22 12:18:51)
分类: 诗情画意
2016年01月22日


七个梦

1
晚上九点。西单广场。一个小男生,二十二三,一米六五,海魂衫,黑短裤,双手背在身后,紧握一支透明塑料纸裹好的玫瑰。四周灯火迷幻,油光潋滟,白腿交织,香风扑鼻。他旁若无人地站着,并不像等人,而是像用这样的办法,说服自己度过一个孤单的夏夜。
2
几天不回,阳台窗棂上,停了一对鸽子。我喜欢它们咕噜噜地叫着,互相梳理着羽毛,时而警醒地打量一下四周。我站在离它们不远的地方,它们并不知道我在凝望。我的窗户可以不再打开,只要它们长久地呆在这里。
3
东四环,红领巾桥到四惠桥一带,很多路灯柱上,都吊挂着两篮真花。那些陈旧的海棠,残败的秋菊,被虫巢般的车流检阅着,被熔岩般的尾气熏蒸着,终于垂下了她们的头颅,就像克拉苏灭掉斯巴达克斯后,钉死在从卡普亚到罗马沿途的六千名奴隶。
4
院墙,拐角,重复着,围成一座迷宫。屋檐上跑过两只猫,灰白色,嘶哑了两声。枯枝中,一排电表闪烁着猩红,就像一群血族,慢慢睁开了眼睛。几个人影立在暗中,抽着烟,一言不发。这样的平安夜,如果有一条胡同叫做炮局,那一定十分的悚然,十分的魔幻,十分的零落。
5
选了一条很少走过的路回家。雾霾昏黄,很玄幻。三里河,钓鱼台,整条街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树枝像一大幅蚀刻的铜版画。桥头趴了很多车,一群滑板少年围着圈,嘻哈着飞来掠去。一男一女坐在街沿上,各自握着一瓶啤酒。车灯扫过,他们动也不动,就像两座露水凝成的雕像。
6
夜色是一大块胶墨,洇在远近高低的水墨里。我们星月兼程,去地主家抢余粮。路过山崖,突然想起这是庄子的家,于是停下说,我去绑了这厮,让他给大家唱个《逍遥游》。纵身跃入白云,山风灌满六识,一边心游万仞,一边抵挡灵魂,不让它射回脑门。但见前世万花纷谢,今生狞笑扑来,终于还是醒了。
7
氛围音乐大师Harold Budd在《白色拱廊》中,有一首《The Kiss》,大概想表现擦唇而过的轻盈触感。我却看见一个适合流浪的星球,一片无边的浅水,一袭飘零的身影。她来自某个未知世界,有一双忧郁而沉着的眼睛。她的脚下是连绵的水波,一直荡漾到更加未知的远处。


2013.11
2014.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