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是世界诗歌日,发几首旧作

(2015-03-21 23:48:14)
标签:

杂谈

我对谁干过坏事

猫在冬夜撕心裂肺地叫  对谁有意
那些时候  我对谁有过漆黑的伤害
屋檐们东张西望  今夜有多少人
溺死于丑闻  有多少人检查好肉体的准星

我的心暗暗一痛
碎成憔悴和枯叶
堵塞意犹未尽的窗户
一种太远的距离  如梦内梦外
色情之猫  金绿之眼粲然张开
我究竟对谁干过坏事
撕心裂肺的惨叫骤起

溯林涛之源  上界的风口
我的忏悔如乌云舒卷来去
被摧残的容颜花朵般冉冉上升
被摧残的爱情却在岩壁上风干  无人认领
炫耀和惩罚都早已完结
在这急于求成的仅存轮回
有谁还在守卫渐渐寒冷的夜幕
守卫月白风清的辩辞

我对谁干过坏事
对哪一个女人
经年广大的肉体?
大片欲火从高处跌下
风衣领纷纷竖起  
风声太紧
哭泣的都是来世的母亲

1989.11  北京  和平里


流浪十四行

稻麦在一个夜里就全部换上金黄
这种剧毒的颜色  流淌和腐蚀历史
这片无际的原野  潜藏着浓烈的暴戾
常常隐瞒和变动位置

牧笛何等尖锐——在伟大的梦想中
在我长笑作天  手指作剑征服的土地
风暴扮做盛筵  闪电炸开雪亮的麦芒
黑红息壤  正匆忙收割人迹

在被矫饰的浮华乡村
真正的死亡和命运  都朝相反方向生长
舒展开肥大的  油绿的禁区

而我需要一种概念
使内心保持惊险平衡
正如都市把我当作永远的放弃

1991.11
成都 驷马桥


春水湖

春水湖以后的湖泊
会有些残忍事情
我扛着稻穗回家
碰见我枯萎的经历

一处连着一处。
在我的所有欢乐中
我不愿分出种子
在那些枝头播洒。

我不能疲惫地回到家里。
爱人望眼欲穿的长路
我一个人走下来
不知成什么样子。

浪迹多年的隐居
像草茎上残破的水珠。
朋友们音讯已远
不知道是否都安顿

我早出晚归地劳动
学会忘记我的前生
所有灿烂的故址上
湖水拍岸不停。

1988.3
北京  北大43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三月
后一篇:表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三月
    后一篇 >表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