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月

(2015-03-01 23:11:26)
标签:

杂谈

三月是新叶一样的月份。三月的南桥布满集市,红藤缓缓溢上老
墙,溢到白天去。而草地不是我们居住过的。只认为三月,我们
的确在一个城市,一个都市;

粉红和粉黄的衬衫挂在手上。阳光清香而耀目。一切都清香而耀
目。一切都走过集市,是在三月,树林和森林的藤蔓,茂密的三
月,的同一个树林;
         
当然我会永远后悔这清泉外的夜晚,嵌满逃亡和失踪的印迹。偶
游之后,我巡视青草的古别墅,也像是你年轻的石路,让我在你
身边,看见失踪者留住在三月的户外,建成那些木桥,让你穿过
去;

我是愿意在集市上化装成一只猛兽,比如花豹,悠扬地穿过灰楼,
菜地,以及你的三月。三月你把新叶放在额上。飘动的三月衣衫
飞落。我从后面看见你隐向踪迹。我是愿意我们在同一个城市,
找得到你,找不到也能等到的一个城市;

直到三月。粉红或粉黄的光闪上面颊。当你又一次生长后,我就
像一只猛兽冲进树林。南桥的人充满记忆。他们从山上下来,使
我认为什么都是欢乐。

1986.1
成都 四川省歌舞剧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