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寻找失踪的千年边陲古城(寻访古潘州的遗迹)

(2007-10-12 06:27:46)
标签:

我记录

感动瞬间

人文/历史

西北角

赵亚辉

若尔盖

潘州

求吉乡

 图文:寻找失踪的千年边陲古城(寻访古潘州的遗迹)

 

赵亚辉  文/摄

 

重要提示:衷心感谢您的关注!近期由于某种技术原因,本文图片可能无法正常浏览。请点击本文人民网镜像链接,即可正常浏览图文。

边陲古城潘州地处偏僻,逐渐被世人淡忘 


 古城遗迹东门,残高4.7米,宽5.3米,墙厚6.3米,其气势依存

 古城遗迹附近求吉乡甲基村纯朴的孩子们

(点击进入:抓拍大山里淳朴动人的孩子)

 

点击进入《中国最离奇的古城:大唐松州印象》

 

    有一座曾经鼎鼎有名的边陲古城,现在却也很少人知道它的踪迹,甚至附近的当地人也很少提起它。
    说起松潘,很多人知道,它现在是川西北阿坝州的一个县,其县城其实就是大唐时的古城——松州,我不久前曾写过文章《中国最离奇的古城——大唐松州印象》(点击进入)说得就是松州。
    但容易让人忽略的是,为什么这里不叫松州县,而叫松潘县?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松潘这个来源于明代的古地名,实际上是两个地方合并而来,确切地说,是两个千年的边陲古城合并而来,一个是松州,另一个就是潘州。
    那是明洪武十二年,即1379年,朝廷把边陲之地的潘州卫和松州卫合并,称为松潘卫,从此有了“松潘”之名,一直延续至今。
    但是,让人疑惑的是,自那之后,松州古城愈发繁荣,成为川西北的中心城市之一,至今则成为松潘县。而潘州却逐渐衰落,直至淡出了历史舞台,甚至失去了踪迹,不再被人提起。就连它的确切位置,现在都很少人知道,我在松潘县采访的时候,发现有9成以上的人不知道它的位置所在。
    在人们的视野里,一个千年古城就这样失踪了。
    只有松潘这个名字,依然保留了下来,算是对它默默的纪念。但是这名字其中的含义,却少有人了解。现在,更多的人说起松潘古城,就是说松潘县城,也就是原来的松州古城,仿佛另一个千年古城——潘州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
    这真是奇特的对比,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松州的兴盛,潘州的失踪,两个相距大约100公里,地理位置同样重要,历史上也曾地位同等重要的古城,最后的命运却有如此强烈的反差。
    数天之后,当我重走中国西北角,离开松潘县到达若尔盖县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十分强烈。在当地人士的陪同下,我去寻找了这个失踪的千年边陲古城。寻找的过程并不顺利,问了很多人,都说不清它的具体位置,走错了好几次路,最终在黄昏的时候,站到了它的遗迹前。
    这里的位置是求吉乡甲基村西南。古城早已废弃,历经几百年风吹雨打,现在还残存着300多米的城墙,依然气势雄伟,可以遥想当年的壮观。城墙内外,则是片片麦浪,成熟的季节,份外金黄。
    从遗迹看,这座城池不小,座北向南,平面布局为长方形。城东面开有一城门,北面紧靠苍翠覆盖的高山,南面是扣人心弦的高坎及河岸,由东至西为鸟语花香的林中古道。古城东门还在,气势依旧,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模样,残高4.7米,宽5.3米,墙厚6.3米。
    远处的山上,明代要塞依然可见,垒有不高的石土墙,墙脚不远处挖有壕沟。城墙中,保存较好的还有四堵:东北方向的一堵城墙残长82.9米,高7.8米,墙体上厚4米,下厚6.6米;北面一残墙长88米,高5.5米,墙体上厚4米,下厚7.6米;西面城墙残长61.8米,高7.5米,墙体上厚3.5米,下厚4.4米;东南方城墙残长111.2米,高7.5米,墙体上厚4.7米,下厚5.2米。
    城墙城门均由夯土构筑而成。夯墙采用板夹人力夯,并逐渐往上收分的筑墙法,使城墙形成上窄下宽的体态,有极强的军事防御能力,充分体现了筑墙的思想目的。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古城遗迹的中心其实并未完全废弃,因为这里现在是一个颇有人气的小村子,几百藏民世代居住在这里,已经过上了好汉族一样的农耕生活。
    在一个藏民家里,我看到古老的城砖,那应该是宋代的遗物,是他在盖房子的时候挖出来的,沉甸甸的,拿在手上透出古老的气息。这几块砖被藏民放在屋角,他说这能辟邪,能压住这个宅子,让自己的房子安全。
    在另一个藏民家里,我看到了一通古碑,那是他从地里挖出来的,上面写满了精致的小楷,还依稀能够辨认。我倒些水上去,字显得清楚了不少,能够辨认出来一些,似乎这是一个宋代武将的墓碑,上面书写着他的军功。

   

由夯土构筑成的城墙城门

 


 古城北面的残墙,长88米,高5.5米,墙体上厚4米,下厚7.6米

 当地村民在遗迹东城门外种植了大片小麦


 从古城墙遗迹的规模看,这里曾是军事重地

 古城其实并未完全废弃,现有几百藏民世代居住在这里


 当地村民们用来挂小麦青稞的木架子


 大山里纯朴的小孩

 古城的墙砖,应属宋代时期

古墙砖上都印有商家的商标号。若砖出了问题,可按商标号寻找到商家

 

当地村民挖出来的宋代石碑,上面似乎记载了某位武将的军功



    历史早已远去,现在,这里藏民们的生活平和而安静,与几百年前的金戈铁马、战火纷飞、军争不断的历史真是鲜明的对比。
    事实上,从这座潘州古城建立之日起,战事就未曾真正断过。而修这座城真正的目的,也是为了军事。
    说起那段历史,还颇有些复杂。我也是查询了不少史料,才基本搞清了脉络。
    潘州名字的来历,源于一个人,就是其所在的部落首领潘罗支。潘州因潘罗支而得名,当地又叫它阿哈(意为吐谷浑)。
    此处建城是在宋崇宁三年,即公元1104年,这里置上潘州,在明洪武中又置潘州卫。
    那时此处已是大宋的领地,而在此前两百年,此处仍是吐蕃领地。在唐贞观十二年,即公元638年,吐蕃首领松赞干布向唐求婚未允,于是率兵攻打大唐边关松州城。那场战役也促成了后来的唐番连姻文成公主进藏,使大唐西部边关保持了近百年的稳定局面。
    后来,时间进入北宋,分裂的吐蕃与军力不逮的中国交往减少,吐蕃对外交往以中亚和西北印度的波斯哥疾宁王朝(962年建立,1037年被塞尔柱赶出伊朗,1186年西北印度被波斯化德里苏丹取代,哥疾宁灭亡)为主。  
    宋朝虽然与吐蕃中央的卫藏、阿里地区联系较少,但与吐蕃边区的安多、康巴的联系却比唐朝还密切。当时党项族建立了强大的西夏国,对宋朝和安多、康巴的藏族构成威胁。宋朝在安多藏区大力推行屯田戍边,著名的茶马互市也在今四川雅安、甘肃临夏的市场上进行。  
    公元1001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当时正值西夏国的奠基者李继迁大力攻宋之际,吐蕃藏族六谷部长潘罗支接受宋朝的封授,统治西凉,出兵助宋攻打李继迁。1003年,宋朝又加授潘罗支为朔方节度使。
    当时潘罗支统治着包括潘州一带在内的安多藏区,他归顺宋朝,是借重宋代中央王朝所封官职,以加强对所部的统治号令。这也清楚地表明,安多藏区从北宋开始成为汉族中国的一部分。
    这个潘罗支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在1003年做了一件影响历史的大事,也是因为这件事送掉了自己的性命。当时西夏李继迁出兵攻西凉府。11月,继迁攻下西凉府,潘罗支于是伪降。
    当李继迁出行时,潘罗支聚集六谷部和者龙族在途中邀击。李继迁大败,被潘射中一箭逃回。1004年(宋景德元年)正月,英雄一世的西夏奠基者李继迁死在灵州创发身亡,其子李德明继位。
    潘罗支在击败李继迁后,又与宋朝联络,愿率领六谷部及回鹘兵乘胜攻打党项。由于当时西夏的势力尚不足以动摇宋朝在西北的统治地位,故未引起宋廷的足够重视,遂以李继迁新丧,“未经殡葬”、“地理稍远,日月未定”为由,委婉拒绝了潘罗支的请求。
    宋朝的偷安之策不仅使潘罗支全歼李继迁势力的计划落空,而且还使潘罗支本人命丧阴结西夏的部属之手。1004年6月,李德明出兵进攻潘罗支,并策动潘罗支内部的党项迷般嘱、日逋吉罗丹等族,里应外合,袭杀了当时担任宋朔方节度使的潘罗支。
    潘虽然兵败身死,以他命名的潘州却一直在宋朝掌控之中,成为宋朝面对吐蕃的重要边关领地。
    到元朝的时候,潘州地位提升,更成为一个军事重镇。到了明朝洪武年间和松州合并之后,地位才逐渐下降,衰落直至失踪。
    有意思的是,到了1935年,历史又在这里转弯了,一件大事在这里发生。
    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右路军前敌指挥部就驻在了这里,领导人徐向前、陈昌浩等都曾在这里住了不少天。
    这段历史是这个村子的党支部书记告诉我的,他带着我,颇费了一番功夫,找到了一处菜园,这里是当年的前敌指挥部旧址。徐、张的住处早已被拆了,唯一能识别旧址的标志是刚立不久的一块石碑。
    1935年9月3日至9月10日,右路军前敌指挥部驻在这里,在长征史上那场最为激烈的方向之争中,许多重要“密电”均是在这里收发。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里发生的故事也曾经左右着红军的生死存亡。
    在那之后,这里又销声匿迹了。只有蓝天白云下那苍凉的古城墙,一直在默默地诉说着那一段段悲壮的历史。

 

右路军前敌指挥部靠着北面的城墙


 右路军前敌指挥部遗址


 右路军前敌指挥部石碑碑文


 潘州古城里的枯树


 潘州古城墙遗迹

 

求吉乡甲基村村民在古城内种了许多土豆


 求吉乡甲基村的民房


 微风吹来,古城内的麦地泛起一阵阵麦浪,颇为壮观


 求吉乡甲基村用来晒青稞小麦的木架子

 潘州古城里的小孩


 古城里的村民


 车行求吉乡甲基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采访行动简介

   

   自6月21日起,从四川内江出发,将历时半年,行走西北,反映时代大变迁下的微观西部。路线涉及7个省区,超过120个县:寻访川西北——迂回甘南——西上祁连山——行走河套——纵穿宁夏——环绕巴丹吉林——嘉峪关外——丝路西行——探秘罗布泊——远征西北角——回访红色之都。欢迎大家参与,欢迎提供新闻线索,欢迎点题。 

 

赵亚辉博客首页 

最近更新:(点击进入)

 

■ 视频:揭秘羌笛的制作和演奏(奇特的鼓腮换气法)

 

      

  一条山沟里的十三连瀑  黄沙正在吞没中国最美湿地草原 比米粒还小的面条

 

■ 《中华新闻报》文章:重走范长江之路——访人民日报社记者赵亚辉

 

■ 绿色中国——拯救中国最美的湿地草原若尔盖环保公益行动倡议书

  

视频:重走中国西北角片花,眼睛的旅行,我们一起走西北!

  

        

      狂野赛马让我做回真汉子   10万佛像堆成的小山   越野奥迪是这样炼成的

 

              

抓拍大山里历经沧桑的老人   长征圣地腊子口正在流泪!  抓拍大山里淳朴动人孩子

 

 
 最破旧的毛主席旧居  追拍世界珍稀梅花鹿   “红军草地”的悲惨现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