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慈林
慈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086
  • 关注人气:4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岛诗作评论

(2016-12-02 18:24:31)
标签:

文化

慈林

分类: 慈林论诗

                   北岛诗作评论     

              

 

    

    北岛简介:

    北岛,1949年出生,本名赵振开,曾用笔名:北岛,石默。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1978年同诗人芒克创办民间诗歌刊物《今天》。1990年旅居美国,现任教于利福尼亚州戴维斯大学。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代表作;


  
1,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2, 宣告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慈林评论:

 

 北岛前期的诗作我很熟悉,1988年我赴美时,携带的唯一一本诗集就是北岛最早的诗集,油印的《陌生的海滩》。

    文革结束后哪几年,以北岛为首的朦胧诗派平地掘起,火了一把。老实说,以当时的政治文化背景而言。那批朦胧诗作是很不错的,迎合了当时刚从文化专制枷锁解脱民众的心态,而激起巨大的反响及深切的共鸣。随着朦胧诗取得巨大成功,北岛自然也成了著名的诗人。

    我认为朦胧诗是文革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是在严厉文化专制下,不得不用曲笔迂回地表达自己情感的一种特殊手法。带有很深的政治烙印。可惜的是,北岛没有认识到这点,反而变本加厉,越写越朦胧,朦胧至晦涩,晦涩至如看天书。

    淡淡的朦胧,很美,朦胧下去,朦成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何美之有?

    北岛前期的诗,如上述两首代表作,淡淡的朦胧,我看得明白,很好。但后期的诗,尤其出国以后的诗,朦成漆黑一团,我看不明白,亦不懂欣赏。

    请看北岛这首《开锁》:

    

 

 

    我梦见我在喝酒

    杯子是空的

 

    有人在公园读报

    谁说服他到老至天边

    吞下光芒?

    灯笼在死者的夜校

    变成清凉的茶

 

    当记忆斜坡通向

    夜空,人们泪水浑浊

    说谎——在关键词义

    滑向刽子手一边

   

    滑向我:空房子

    一扇窗户打开

    象高音C穿透沉默

   

    大地与罗盘转动

    对着密码

    破晓!

 

    (摘自北岛诗集<<开锁>>1999年出版)

 

    看这首诗,我没感觉,我看不懂,不知所云。

    有人就看得很懂,而且看上去很美。此高人,张棗也。

    张棗为北岛的这本诗集《开锁》作序兼诗评,在我看来同样是一篇奇文,文章洋洋洒洒,头头是道,可惜我也看不懂。

    我真怀疑是否我已退化,再三聚精会神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一字不漏定睛拜读,结果还是败阵下来。这一来我便怀疑是否张棗的文章有问题了。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下面我就将张棗对〈开锁〉这首诗的诗评前二段一字不漏地抄录如下:

 

     这首诗五节中共有三节(一、四、五节)都在表明说话者是设置在室内的。这个室内是写作的场地,同时也隐喻命名前的空白状态,因而它没被赐予物性而是「空的」,这被第四节的「空房子」一词更清晰地指明。这个大空里还套着一个小空:空杯子。而我中也套著另一个我:被梦见的我。「我梦见我在……」,主体的分裂不仅是现代人悲凉的日常感受,也是现代诗学的一个经典原理。单独「喝酒」是对忧郁的暗示,而忧郁也是诗歌之源。「诗」与「酒」本有意指的互涉。第一节写下这样一个内容:我在写。而我写的内容是什么?我在写空白。这一节引入全诗的原诗动机。

     那么,什么是空白?空白是词,是空白之词,是废词、失效之词、被消费之词、暴力之词,是遮敝真实(the real)的非命名之词。北岛在诗中将空白之词感受成两类:被消费之词(第三节)。「读报」是现代人典型的消费行为,消费的对象是词。报纸将现实(?)日复一日循回再造,用仅拷贝实事世界的词和声称客观的调式不与人的内心,灵魂的成长和生存之谜发生任何关系。这样的词能教导谁去亲近宇宙呢(……「到天边/吞下光芒」)?第二类是暴力之词(第四节)。在强权语境中,真理(「关键词义」)显得只是站在「刽子手」一边。弱者的言词无法再现现实(「撒谎」)。

    …………

 

     张棗的评很长,我懒得抄下去,抄也白抄,我相信无人会看,天书也。

     诗评论评到了这种地步,不是走火入魔,是什么?

     张棗已逝,应以尊重,但对事不对人,该说的还是要说。

     北岛走不出这朦胧的泥潭,很多朦胧派名人也走不出,仍在朦胧的泥潭打滚混日子。仍身居高位,把握着诗坛的话语权,至使朦胧诗,及其各种变种如先锋派等等,至今仍是诗坛主流。

     结果又如何?在朦胧的乌云笼罩下,二十多年来,诗坛每况愈下,一片凋零,诗人不但风光不再,连基本生存也大成问题。

    诗坛凋败到如斯地步,诗人沉沦到如斯地步,谁之过?朦胧晦涩之风是最大杀手.摆在读者面的都是<</FONT>开锁>这类货色,读者已用脚来投票,已逃之夭夭.

    最后,我为北岛的诗作一小结,概括起来,就是:一大成就,三不足,一大缺陷:

    一大成就,就是初期朦胧诗的成功,大家有目共睹,不必再说。

    不足之一,是北岛的好诗太少,不过五六首,且带有很深的政治烙印,不具普世之美,恐难以传世。

    不足之二,北岛诗作偏重政治性,偏重人生、灵魂、命运等厚重题材,而大众化的题材写得少,如爱情、亲情、友情、乡情,而后者正是大众乐见的传统诗材。

    不足之三,诗作数量过少,近十年基本不写诗了。这显然不够敬业乐业.巨星迈克。杰克逊临死前一天,还在舞台苦练,许多真正的大诗人名诗人,终生不离谬思半步,而北岛簿有名声就歇菜躺倒吃老本,不足成典范。

     一大缺陷就是后期净写《开锁》这类天书作品,除了张棗等看上去很美外,平民百姓看十遍也是大眼瞪小眼,看不出个啥名堂来。

     《开锁》这类作品是致诗园凋败的毒草,必须坚决铲除之,任之生长,诗园都被毒草霸占了,诗坛的春天不会来临。

     所以评价北岛,我认为不可高估。 

 

    请朋友思考:

    1、你认同我对北岛的评价吗?

    2、《开锁》这样的诗,你看得懂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