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音会见闻

(2012-04-11 08:28:52)
标签:

清音会

王珮瑜

吉它京剧

分类: 12年

昨天瑜的清音会在琴台举行,早早就来到售票厅等候。大概七点多的时候,人到齐了,大家一起走进琴台剧院。喜欢人多,看戏热闹,这次加上我一共五个人,四个老生一个青衣,说说笑笑。观众陆续到来,老少各占一半,到七点半时,一楼的一千张座位基本已经满员,感慨瑜之魅力,清音之新奇。

几乎是七点半的同时,台上灯光暗下,舞台正中大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极富现代感和“瑜氏风格”的片花。影片大概三分钟,播放完后,灯光亮起,乐队清一色蓝布长衫自下场门出场。琴师刘骏强最后出来,赢得一阵掌声。紧接着,瑜自上场门儿走出。穿的不是以前那件黑衫,换了一套白袍,清爽帅气,台下碰头好不断。小边一桌一椅,摆放着一个小茶壶和一只小瓷杯,旁边朋友说“这是要饮场啊!”

  

开场瑜即问好、介绍演出内容。我坐在全场正中,环顾四周,黑压压的坐定了全部观众,瑜之从容自信,声音轻但音量适中,听着很舒服,大家都竖起耳朵。瑜介绍因为明天的赵孤里没有舍子一段,所以今天开场即唱“娘子”,以求圆满。感觉调门适中,音色饱满,到“降麒麟”时毫不吝啬地给了一个强劲的脑后音,引发全场第一个满堂好。 

第二段即《沙桥饯别》。《沙桥》也是本人极其喜欢的一段,且独赏冬皇之录音。坦率地说这段除了余孟二祖,其它人都没有能够唱好,非功力问题,有些火候和机缘在里面。瑜说第二段唱《沙桥》吧,很多人都问我这段有什么好,听说余氏经常用此吊嗓,因此我们学余派的也尽量模拟学习。这段现场的《沙桥》唱得比我在电视上网络上看到、听到的效果好得多,看来还是要去现场啊。 

第三段《捉放曹》,第四段《珠帘寨》,重复了“老女生”和“大三贤”的笑话,没有加上“佘派”这段。《捉放》感觉平平,“我自己做差”的“已”好像没有走脑后音。后面的二六嫌尺寸慢了。《珠帘寨》的导板木有我在电视上看的唱的干净,但花脸粗犷的气势完全出来了,震撼,我在导板里沉醉了半天。  

每唱完一个段子瑜都立刻走去小边喝一小口水,唱之前又要咂一口,感觉现场不少人发出惊叹,意思是“又喝水了又喝水了”。胡琴音落,为了保持不冷场,瑜立马接过话头“清谈”,与台下互动问答,调动全场气氛,沉着镇定,机智巧妙,随机应变。 

十八张半的最后一段《鱼肠剑》,也是本人非常喜爱的。瑜之“一事无成两鬓斑”的“斑”干拨劲儿,直上云霄,满堂好。“叹光阴一去”的“去”平地突起峰峦,“不回还”的“不”字扶摇直上,轻松且一丝不苟,尚富余力,漂亮。整个《鱼肠剑》最难唱的就是这两句,最好听的也是这两句。听完这两句,本人又出神了,想起了余大贤“秋坟鬼唱”一样的声音,想起了冬皇。观众的掌声惊醒了我,眼前还是白衫人,继续听吧。

  

第二个环节“十八张半之外”。瑜说道,十八张半很多段子是需要细细品味的,没有特别多给你喊好的地方,现在这个“十八张半之外”大家就尽情地喊吧。看戏码台下都心领神会——击鼓骂曹、文昭关呐。 

开唱前感谢了许多人,王思及,朱秉谦,谭远寿。头一段《桑园寄子》,瑜道是用余派的精神和方法来唱。本人是死听“十八张半”的录音党,只知声腔,不懂原则,也听不出什么余氏方法。一段“叹兄弟”,一段“见坟台”,无甚心得。倒是收获了一句念白,意外惊喜。 

《击鼓骂曹》前又带出了“击曹骂鼓”的笑话,这些戏曲小笑话听着其实挺有趣儿的。“谗臣当道谋汉朝”的导板尽展其长,弥衡之激愤、一腔愤懑喷泄而出。《文昭关》从“鸡鸣犬吠”唱起,“五更天”的时候,全场高潮了,成名曲果然不一样。 

还穿插一个小插曲,《文昭关》后,有几位老者由工作人员引导陆续来到前面左面就座。瑜道怎么现在才来,我已经唱得差不多啦,刚才的《文昭关》听到没。台下有人喊没听到再唱一遍,瑜对喊话人道“再来一遍?你来!”台下轰笑。

  

两个环节后,中场休息三分钟。所有演员下场,只剩刘掰掰一人儿。灯光暗下,台下有人起身开始走动。刘掰掰捡起身边的琴,调调弦,悠闲地拉起了一段“夜深沉”。台下没走的人立马喊好,我踏着“夜深沉”的调子奔洗手间去了,回来的时候,台上换了梁剑锋,旁边是潮人童青青同学。瑜小西装,休闲打扮,已经在作“吉它京剧”的介绍。

 

说实话,这次清音会“吉它京剧”的比重确实有点大,占了三分之一,本人不排斥“吉它京剧”,但还是嫌前面的段子少了点。客观的说,瑜在台上又唱又说,也够累的了。但戏迷的心里,传统戏多少段、吉他多少段一比较,还是有点酸溜溜的。

 

 

没想到吉它第一段《见娘》就让我泪崩了。有的时候,能让人哭的戏不一定是因为唱的好,对于《见娘》这类亲情戏,我一向泪点很低。杨四郎失落番邦一十五载,隐姓埋名,不能堂前尽孝,对母亲有一份巨大的愧疚。这出戏好像曾经被禁演过,说有赞扬叛徒的嫌疑。也有人不喜欢这段戏,嫌杨四郎太软弱,只会哭。最喜欢梅葆月先生的《探母》,让人觉得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坐宫》的哭,还是在番营,不敢太放开。《见娘》的时候,坚强了十五年的内心终于找到了出口,感情可以尽情释放。我的泪点就在“胡狄衣冠懒穿戴”一句,平平淡淡,但是饱含无限凄凉,番邦纵使荣华富贵,也永远不能回到故土了。 

 

瑜的这段吉它《见娘》,更靠近吟唱的性质。总体来说,由于瑜本身的音色很剔透,故而也有较强的感染力。吉它的声音可以再小点,也不要那么重节奏的打拍子,个人觉得不协调。“老娘亲请上受儿”一句,很有辽阔旷远的感觉,吉它佐以袅袅的声音,一下子就把人拉到了宋朝塞外的夜晚中。“拜”的大腔里,吉它和人声还算和协。到“千拜万拜”的时候,吉它和人声的音量突然放大了,有点突兀。感觉是人声先给的节奏,吉它和鼓再跟上来的,不过迅速磨合过后就比较顺利了。到了“闻得老娘征北塞”的时候,速度一下子提上来了,有点赶得慌,吉它也有点抢,听着累。“福寿康宁”的“宁”字脑后音一出来,前面浮躁的气氛又沉静下来,所以说脑后音是个好东西啊。 

 

花了这么长篇幅说这段《见娘》,因为是头一次听“吉它京剧”,又是第一段,感觉自然不一样。客观来说,不当京剧听我还是挺喜欢它的,吉它里有和弦,配合吟唱格外抒情。但如果吉它的声音小点我会更喜欢。第一段唱完后,突然有一观众在后面喊“换刘老师上来!”,全场气氛顿时肃然。瑜迅速做出反应,说刘老师呆会儿会上来,现在请大家安静听演唱。 

然后又唱了两段,一段《空城计》二六,一段《数太保》。总体感觉平平。非要说有卖点的话,还是瑜自身的嗓音、劲头、发声用气等一系列传统功底扎实,吉他吧,还是那句话,希望吉它的声音小一点、再小一点……

 

 唱这两段期间台下颇有微词,已经有人像是在大声地表达不满,起堂的、倒好的都有。一部分人的不满激起了另一部分人的支持,每段结束后,观众掌声都非常热烈,大有捧定输赢的感觉。貌似捧瑜者都靠近前部,而不满者分布于中靠后的各个方向,唱段结束后,倒好声与捧瑜声此起彼伏,我环顾四周,真是从来未经历之景象,亦为难以评判之景象。观众大声表达自己的观点,直陈好恶,剧场化身戏园子,仿佛又回到了民国初年。作为挺瑜者,我不发一言,只想看看大家怎么叫倒好,又怎么叫好,更想看看瑜会作何反应。 

 

用瑜的话来说,她此行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武汉的观众反应如此激烈,这是她意料之中的意外。此情此景下她依旧十分镇定,短短的几句话暂时冷却了冲突,舒缓了紧张气氛,继续最后一段《老程婴》。没想到反二黄散板乍起,台下右后方就有人开始播放京剧音乐,于刚刚安静下来的场子里听,那胡琴声显得格外刺耳。

 

瑜终于停下了,道“这样我没法唱了”,“请尊重此时此刻我们正在付出的劳动”。台下哗然,更多的人对发出声音的地方投去了愤怒的眼神。也许是抵挡不了众人的怒视,音乐停止了。片刻的冷场,瑜稳定情绪,二次演绎吉它版京剧“老程婴”。

 

选这段“老程婴”作为结束,大概也是和首段“娘子”进行呼应,想全始全终。马连良先生洗净铅华的声音,已经是千古传唱的经典。瑜歌来亦自有风味,尤其是此情此景下唱来,心境意想不到的契合—— 

老程婴提笔泪难忍,千头万绪涌在心。十五年屈辱俱受尽,佯装笑脸对奸臣。

 

辛酸、屈辱、苍凉、平淡,众叛亲离、傲岸独立、熬干心血、归于寂寞。远远地看到舞台上眼镜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听到“害死了孤儿”的时候,我的泪点忍不住又来了。

  

相对于《赵孤》来说,本人更喜欢《搜孤》,但《赵孤》里这段反二黄实在好听,可谓是程婴内心的经典写照。以前看有人说《搜孤》里的程婴太狠毒,为了成就自己的大义,把亲生骨肉拿去送死,还说妻子“狠毒毒不过妇人的心”。其实程婴并非麻木不仁之人,他只是把情绪隐藏在内心,装作铁石心肠罢了。如果对妻子不铁石心肠,就救不了孤儿,如果在公堂上不铁石心肠,和公孙的计策就不能成功,如果在法场上不铁石心肠,他和公孙的隐情就有可能被发现。公孙自己都说“死易抚孤难”,程婴才是整个故事中最煎熬的人。感谢《赵孤》给了他一个宣泄情感的机会,让我们能够听听程婴的心里话。 

 

这一次演唱全程都很安静,相信台上台下感同身受。可能我们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过被误解和遭受非议的时候,虽然没有人理解自己,可依旧要走下去,走到水落石出的一天。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渐渐成熟,学会平淡和包容,学会接收和忍耐,学会自信和坚强……

 

很感动,内心涌出了许多想法,对京剧,对自己。不想和别人分享,只想说给自己听。

 

演唱完后,文武场面自下场门儿重新登台,全场掌声,翘首以盼,重回大团结。 

瑜最后演唱了一段《奇冤报》的流水“未曾开言泪汪汪”。

演出至此结束,随后大厅举办签售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