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鱼”之《琼林宴》

(2011-12-19 14:00:18)
标签:

琼林宴

王珮瑜

梅兰芳大剧院

分类: 11年

接上文。来到北京,周五晚的《桑园寄子》全当热身,周六才是此行重点。

《三岔口》是《琼》前的一段垫戏,比昨晚《桑》之前的《拾玉镯》更合胃口。且以《三岔口》垫后边的《琼林宴》,还有些前后应照的意思,不知是巧合还是派戏人的用心。在店中摸黑对打一段是脍炙人口的经典,本人还不知道京剧为何物时就知道有《三岔口》这么一段故事,故事中二人一黑一白甚是好看,不失为将非京剧戏迷引入京剧天地的一把钥匙。此番来看戏的当然都是京剧的忠实观众,《三岔口》也是大家的老朋友了。饰演任堂惠和刘利华的两个青年武生对打流利配合默契,把演出带入了一个小高潮,几令我忘却了后边还有一场期盼已久的重头戏。

此次《琼林宴》中樵夫为严庆谷配演。之前看过他的一个访谈,称其“台上武丑,台下文秀”,曾经自费东渡日本学习“狂言”,是瑜的老乡同事兼师兄,在上海好像也办过公开课,此番助瑜演出二人应该是得心应手了。《琼》之樵夫乃神仙所化,用以点化范生,所以樵夫的身上除了山野之气外还要有仙气。最喜“八十岁公公进花园”一段四平调,歌来十分有趣。樵夫唱毕,道“来此已是南山,待我用起功来呀!”紧接着一句“走哇”,瑜自后台疾步而出。

依旧的黑方巾黑褶子,挂黑三,眉间的红彩更淡了。注意到其腰间红绦子系的“回”字型,美观且有韵味。上台来唱散板“山前山后俱找到,寻不着妻儿为哪条”,幽暗低回。接着自陈身世,为府学生员范仲禹,带领妻儿探亲,不想中途失散,在山前山后寻找半月有余。见樵夫,憨直地问“你在这里砍樵,可曾看见我的儿子啊?”两番问话樵夫皆不回应,忽然童心大发,“待我来吓他一吓呀”。想必范生此时已是神志恍惚,否则焉有心情与樵夫玩笑。于是撩褶子向前三步,突然抱住樵夫腰间。樵夫受惊“看斧!”持斧回身劈去,瑜亦随之转身避斧,二人翻转水袖向里、向外各飞快地画圆一圈,抖髯做惊恐状、亮相。此处需要二人配合严密且与锣鼓合拍。

看到不是猛虎而是范生,樵夫恼怒,质问若是将你劈死是我偿你的命还是斧偿你的命。樵夫在戏中颇有几句念白,和范生一问一答,相应成趣。范生再次询问儿子的下落,引出“是高子还是矮子,胖子还是瘦子”。曾有观余氏及王长林者,谓此处身处台下,只觉二人身形忽高忽低忽大忽小,瞬息万变,神乎其技。其实哪有这么神奇,不过是工架精炼火候老道,令人产生错觉。樵夫告之前半月大路旁边有一顽童被虎衔住,幸遇一勇士将虎打走把顽童背回家去。二人边念边做,樵夫归大边,范生归小边,配合水袖、髯口、脚步,以台心为轴画八字复述孩童获求情形,身段美绝。身后几台机器一直“咔嚓”响个不停,估计又诞生一批优秀剧照。

得知儿子下落,范生告辞,行而复转,想他既然晓得我的儿子,必然晓得孩子他的娘啊,再次上前打听。见樵夫又在砍柴,不免再吓他一吓。呆书生的形象更增添几分可爱。二次上前抱腰,樵夫受惊持斧回劈,将上回身段重复。听说妻子被太师抢去,喜其有了下落。得知太师乃酒色之徒,着急,追问太师名姓、住处。“八字粉墙、鹤脊门楼”处樵夫右手挽范生左手,樵夫处大边范生处小边,二人一高一矮翻转水袖,配合锣鼓交替亮相,尤如飞翔偃卧。随后交换位置,范生处大边樵夫处小边,再次一番高矮亮相。换位后樵夫第一次翻水袖好像有点不对劲,可能是弄错方向了。总体来说二人配合得紧凑协调,我的眼睛都有点盯不过来了。身后又是一番“咔嚓”声。随后瑜有一个金鸡独立、双手翻水袖飘髯(齐如山称为“荡须”)同时单腿向下场门碾步移动的身段,赢得现场一阵喝彩。

第二幕范生疾步出场,行至台口处双手抓衣领,微抖髯口做焦急状亮相,随后配合双脚分别向左右甩髯。唱散板“啊,我的妻儿啊”,苍凉凄厉。踢鞋手扶至头上,坐地闭目。鞋滑落,惊醒,持鞋于手,扇风,忽然发现脚上无鞋,再看手中,乃鞋也,不觉苦笑。穿鞋,不中,再穿,仍不中,复看,发现鞋子拿反,苦笑,穿上鞋,低头闲坐。突然想起“我有事啊!”,起身唱“恨贼子把我的牙咬断,擅抢民妻理不端,迈开大步朝前趱”,向左转走一小圆场,右手抓袖向前一个吊毛,干净利落,台下叫好。起身接唱“不觉来到贼的府门前”。

见家丁走出,知其姓葛,上前便打,后得知是家下人,向观众打一背供曰“打错了”,面有愧色,显得单纯可爱。见着太师,整冠理髯,右手伸食指指天自胸前落定,表示暂压火气。向前与葛登云问好,骗得近身后猛然扯下葛数根胡须,叫声“着打”一掌照面打去。家丁拦下,葛怒责疯汉为何打上门庭,范生意气曰范大相公的妻子也是你霸占的吗,还与我便罢,如则不然着打。脱左脚鞋持于右手上前打葛,葛避,家丁阻拦,范生向左走一小圆场甩髯,左手置腰间,右手举鞋一个亮相,此亮相美观极矣,也被台下抓拍下来。

葛言山中樵夫偷盗树木,被其送至有司衙门责打四十大板,故而怀恨在心。范生道“放屁”,台下偷笑;道“放狗屁”,台下大笑;道“屁上加屁”,台下笑做一片。大概瑜平日扮演之人物大多忠臣孝子,斯文已极,也只有此戏中可令瑜“爆粗口”,听来格外可乐。

“我本是一穷儒”是核心唱段,也是本人期待的一段。打开手机录像,调到最大,只能录个影子。唱到“结发糟糠多薄命”时,临座的姐姐要出去,只得用手将镜头捂住,让其过去接着录,正赶上“浪打鸳鸯两离分”,范生双手及左脚尖同时画圆,唱做一体,赢得一个满堂好。感觉瑜这段的唱比以往更老道了,劲头给的也很好,“分”字后面的几个擞处理得不疾不泄,情感始终贯穿如一,只是稍嫌尺寸慢了点。后来在网上看了“京音会”中瑜的这段唱,尺寸就好多了,此是后话。

书房中三段四平调,尺寸一段紧似一段,情感随之层层推进直至高潮。传说老谭演此戏时,念至“书房之中,阴风惨惨,鬼哭神嚎,范仲禹啊范仲禹,大料你难逃今晚”时会咳嗽几声,表示虚张声势,借以驱散心中恐惧。听谭富英音配像的版本中似也有咳嗽。而余氏无此处,瑜亦无此处。其中煞神解开范生方巾,将其发尾拎起,范生惊醒,双手快速翻水袖飘髯,作惊恐状,最后煞神将范生发尾朝前轻轻一丢,同时范生借此劲向前甩发至桌前。感觉这里二人配合稍有不适,煞神可能松手慢了一点,影响了动作的流畅。瑜将“三更三点白露范”唱得紧凑挺拔,劲头十足,到“妻儿啊”时使一高腔,满宫满调,高亢如入云霄,展现范生大难临头前之惊惧、凄惶、悲怆。在坐者如饮甘霖,抱以热烈掌声。

随后葛虎行刺,煞神将其杀死并唤醒范生,范生见煞神后吓煞,抢一“僵尸”倒地。葛登云来至书房,发现葛虎已死,唤醒范生,责问其为何将家丁杀死。范生此时已然识破葛之嘴脸,与其拚命,被葛用扇击中头部昏厥。葛命家丁将范生装入箱中抬至荒郊焚化。

“出箱”一场开场走上二报录姜樊、黄茂,只因寻找新科状元无果,盘费用尽,商议在密林之中劫抢商旅客贩,所得金银以充盘资。适遇葛府家丁抬箱至荒郊,二人上将家丁打散,于箱中摸取物什。一摸二摸,摸出了范仲禹。范生坐箱内唱“在城隍庙内挂了号”,双手双脚置箱沿上,腰上使劲,来一个“铁板桥”(好像也叫“鲤鱼打挺”),倏忽从箱内跃起横陈于箱上。讲到此处想起余氏曾经于堂会上演《打棍出箱》,至“铁板桥”时不慎未能一次成功,第二次由检场人扶了一下,方能顺利完成。谭元寿先生音配像的那个出箱可能因是高龄之下完成,并无“铁板桥”。但下箱时左腿跨于右腿外,身体一个急翻滚下箱来,较瑜这种右腿先下地左腿再站起的方法,又胜一筹。另外说句题外话,觉得装谭元寿老师那只箱子好像小了点,嘿嘿。

出箱后整理长发,甩发。发绺子较书房中戴的好像更长了,约莫二尺多,甩起来齐整潇洒。甩罢接唱“在土地祠内领过了回文”。此时范生额前加了两道“晦纹”,确是有些像哈利波特。二报录分别讥其为“旱包”、“海怪”,范生有斜坐箱上、双手双眼及脚尖随棍转动的身段,煞是美观。与差役持棍逗弄处,觉得双方配合默契度还有待加强。

二报录劝解范生记得应该是二人同唱,此番两次唱都是姜樊唱的,不知何故。范生“我的儿啊”处使一高腔,干拔劲儿,落得满堂好儿。“红罗帐内叙一叙苦情”后黄茂接“我可没那福气”,观众笑介,是为八卦一则。随后范生唱“这才是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平白无故把我的残生断送”,是为点题之笔。

范生走一僵尸,昏厥。姜、黄二人搜范生衣物,得其腰牌,知所寻状元即范生。此时范生突然坐起,唱玉帝请我上南天门去,二差役下跪行李,范生摘去二人帽子,二差役失惊逃走。范生已癫,双手持帽,大笑三声后依次抛帽至身后,转身扬袖而下。 

 

--------------------------------------------------------------------------------------------------

网上很多朋友都登出了《琼林宴》的剧照。这里粘出网友DarkKnight13 的无水印剧照六张,借花献佛。向DarkKnight13 致谢~~


“追鱼”之《琼林宴》

“追鱼”之《琼林宴》 
“追鱼”之《琼林宴》

“追鱼”之《琼林宴》

“追鱼”之《琼林宴》

“追鱼”之《琼林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