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汉年
杨汉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598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课

(2018-04-21 21:41:14)

 地上的果实有着地下的根

——读杨汉年的诗

李以亮

 

 

 

一直尚未谋面的诗友杨汉年寄来他的诗集《地下的果实》,嘱我写点读后感,作为同代人,我也觉得应该说几句话。

 

作为一个浸淫于诗歌多年的人,我常常在想,诗歌的问题,无非是在“为什么写”、“写什么”和“如何写”三个层面展开,而我认为“为什么写”的问题统领一切,这个问题解决得如何,可能比另外两个问题更能够促进诗艺的精进,可惜目力所及,人们往往纠缠于后两个次要的(不是不重要的)问题。

 

如果我推想得不错,汉年兄已届所谓“知天命之年”,那么,“为什么写”的问题也亦应属于“不在话下”的问题。作为同样浸淫于诗歌多年的人——或许有过中断,但是,只有精神上秉承了早年的理想,中断也者,未尝不是另外一种修炼——我看到汉年兄在所谓诗坛一直保持安静、沉潜的姿态,而这本身就是对“为什么写”这一问题完美的回答。我想我们都已抛弃了一切无谓的非分之想,我们已经没有从诗歌索取什么的妄念,倒是多了一份对于诗歌长久的陪伴和支撑的感恩。说到底,诗歌于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以为就意味着精神上不断的提升——因为没有人不是注定平凡、而没有人是注定平庸的——由于诗歌、由于诗歌的精神长久的滋养,我们的生命有了超越平庸的可能,事实上,也有了纯粹而不凡的许多瞬间,这样的无数的瞬间,驻留在我们写下的诗行里,成为生命存在的证明,而我们获得的语言,则理应被看作是一份命运的馈赠——不是所人都有幸获得这份馈赠的。在此,我们看到了“为什么写”的理由。我想,在杨汉年的诗集包括的三千多行的诗句里,我可以看到这么一个“同识”——即我们的写作,是与我们的生命同步、同构的。换句话,我们需要诗,这跟需要水和空气同样必须、强烈,但是又属于不同层面的需要,我不能说哪个更重要,但是我们起码意识到这样一种需要毋庸置疑。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会“搞反了”,像那些野心远远大于才能、过于自负与自恋的“诗人”那般,误以为诗歌需要他。

 

新诗自诞生之初就确立了一个原则:我手写我口。虽然有人主张超越这个原则(此处不论),但超越的前提,至少是要正视这个原则。我们知道,因为历史的原因,所谓“我口”,针对的是废除文言的桎梏,毫无疑问这是积极的、革命的,当然也是正确的(历史已经证明)。在确立了这一基本点后,“我口”的所指,实际上已经拓展开来,进而包括一切生活经验、存在经验,这也是新诗不断丰富的道路所证明了的。杨汉年的诗也是这样,不但主要采取了口语(在白话文意义上的现代口语),也完全将笔触伸进了生活(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广阔的领域。从收入此集的作品来看,题材相当广泛,而且,大多是基于作者的切身的日常生活、第一手的体验和感悟。因此,读罢诗集,作者给我的最深刻印象,就是立足生活,涉笔成趣。作者长于叙述,长于从叙事中开掘出意趣、情趣,特别是理趣。这显然是一条诗歌的正途,或者说大道。远的不说,这些年在中国诗人里一直有着极高人气的弗罗斯特、希尼、辛波斯卡诸人,无不是这么个写法。在这里,杨汉年可以被定位为一个尊重现代诗歌传统的诗人。而“写什么”的问题,本不应成为一个问题,因为首先原则上就不应该有什么禁区。如果要说有什么问题,我觉得作者在这方面倒应该增强一些“冒犯”意识。也许受制于作者的个人气质,诗集里的作品,有时显得不够大胆和冒险。

 

这里,实际上已经说到“如何写”的问题了。从此集的作品来看,作者的风格既有稳定、成熟和统一的优点,同时引起我注意的,则是不够多样、不够鲜明的问题。此其一。其二,作者在不少时候选择了一种过于“曲折”的表现方式,这使文本缺少了应有的直接性。直接性其实是现代诗一个非常必要、非常可贵的特征,所谓一击而中。比如《放他一马》一诗,就内容来说,是一个极富深刻性的东西,但是,由于作者采取了不必要的迂回、荡开、借用等等手段,反而伤害了诗作固有的主题,上述不必要的技巧,大大削弱了作品的主题。其三,也是我觉得不得不提出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无疑,诗歌是语言的艺术,既如此,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就必然体现于语言的呈现。我感觉,就整体来说,作者在越是放松、松弛和自然地抒写的时候,语言的感觉和掌握就越出色,比如《发条》、《替身》、《天空》,这样的诗歌当然很多,作者仿佛是在顺手拈来、漫不经心地写作的时候,语言的发挥,最为上佳。相反,一旦作者故意提升、有意“典雅”、似乎郑重其事的时候,语言的瑕疵就出现得比较多。我不知道造成这样问题的原因,只是说出来,提请作者注意。

 

最后,我要祝贺杨汉年诗集《地下的果实》的出版。因为地上的果实有着地下的根。同时,也向作者长久、纯粹的写作,表达我作为一个同道的敬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新作6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新作6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