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跨國婚姻」十年前,一杯咖啡后的故事

(2013-05-17 09:39:07)
标签:

cathay

活着

夫妻生活

十年前的故事

跨国婚姻

分类: 跨國婚姻
「跨國婚姻」十年前,一杯咖啡后的故事踏入2013年,他总会若有所思地念叨: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十年了。

机场分别那一刻,他紧紧地拥着她,耳语道:5月17日那天,你自己在中国买一杯最好的咖啡吧。

十年前,他们的故事就是从“一杯咖啡”开始的。

一直有人追问:后来呢?后来呢?他们后来是怎样在一起的呀?话说,初次见面,她对他并无触电。连一杯咖啡都不请的男人,简直让她鄙视。

当时,他虽已开始写博士论文,但他那白净的皮肤,稚嫩的娃娃脸,留给她的印象就是Organic纯品。而她,一个在中国社会闯荡多年,看透红尘,隐居加国,还朴归真的“尘女”。没人觉得他倆會是一对。



*******



第一次见面后,她还是很愿意与他做朋友的。他的坦诚和直白,让她感到好无杀伤力。是一个值得信赖,甚至可“利用”的男性朋友。


身材不高,但学历高。钱包不厚,但人厚道。

有车,有时间,祖先曾是英国上流社会知名人士。

不打得,也看得。

随传随到。



2003年的那个暑假,他倆的身影遍佈温哥华大小海滩。不是談戀愛,而是上中文課。


自从那“一杯咖啡”后,她知道他只是个穷学生,就悄悄地把“课堂”转移到免费的海滩。中文英文,两人毫不顧及词组的缺乏,语法的错误,海阔天空地瞎侃,瞎扯。


三个月过去。一天,他计划开车沿太平洋海岸线去洛杉矶访友。她没去过洛杉矶,贪玩,主动申请随行,得“批准”。



*******



就在出行前的一个中午,她那八卦的爱尔兰女上司来电询问“事态发展”,她旁若无人地笑道:“关系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他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碟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时他正在她的住处,等着接她去史丹尼公园散步。)


从出门那一刻起,她已觉察到,他的脸色有变,态度有变,但行动计划没有取消。


都说,温哥华的天气就象女人的脾气,说变就变。出门时还阳光灿烂,走着走着,豆大的雨點就象他倆的心情,沉重地拍打在他们的脸上。而他俩,仍若无其事默默地行走在海湾的堤坝上。似乎都想讓雨水清洗那糾結不清的思緒。


一小时过去,无声。

二小时过去,无语。

三小时过去,她忍无可忍先声夺人:“What's wrong with you?!你到底想怎样?!”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聊得来的朋友。”

“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

......


只见他,脸涨得通红,手紧握着拳头,可以想象他的手心也正冒着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又不舍。(对于他这种性格的人,表白绝对比常人需N倍的勇气。而那三小时的沉默,正是这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把她也震住了。(哎呀,不是姐没经历过,只是姐不想伤害他这纯情的小绵羊罢了。)

......


缓了缓神,

“你先回去吧。请给点时间让我好好地想想。一个星期内请不要致电我。”


他象往常一样,默默无言,尊重地离开了。


她与往常很不一样地参加了几位媒体界朋友的聚餐。


宴席上,她一支接一支地煲着烟,一杯接一杯地灌着酒。她的反常,引起了好友们的担心。


没事!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解决的。(姐啥没见过,只是这次遇到个纯的,反而没了主见。)


不能太直白,怕吓着他。

不能玩游戏,怕伤着他。

答应他?这是不可能的。她对他并不了解。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是她梦中的Mr. Right。



*******



一天过去了。

二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日子基本恢复了正常。

他很守信地没来电“骚扰”。


一个星期过去了。

电话铃准时响起。(后来她得知,他是急不可待地拨通了电话。)


“做男女朋友可以。我们双方都需时间相互了解。看是否适合对方。我已不是玩游戏的年龄。需找的是终身伴侣,而不是情人。在没确定双方是否适合对方前,我觉得,理智地交往,保持良好的友谊才是正路。这样谁也不将被伤害。你说呢?”


电话那头,他仍象往常那样静静地听着,轻声地回答着。


“我同意爱情需坚实的友情基础。我不懂玩游戏,需找的也是终身伴侣。我愿意花时间去读你。”


学理科的好象都是如此一根筋。


沉默,就象剧间休息。


“请问,你还愿意和我一起自驾去洛杉矶吗?”

“你不准想歪,我就跟你去。”

“我保证。”

“那好吧。”

......



过来人常说,若想知道两个人将来是否能在一起生活,只需经历两星期的自驾游就有答案了。



爱情并不都是轰轰烈烈的。他感动了她,她嫁给了他。

世界上最彼此依赖的,是夫妻间的爱。

在岁月的流逝中细细地体会,静静地渗入彼此的生命,那份温暖才会永恒。




图文作者:Cathay龍婆

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謝謝!



「跨國婚姻」十年前,一杯咖啡后的故事
2005年摄于温哥华English Bay


十年后他写给她的第二封情书


To My Dearest Wife

by Ken Wicks


Can you recall the night we walked on the beach surrounded by mist?

All my aspirations and values were laid bare for you to judge.


That night thoughts hatched in your mind regarding potential things to come.

Hopeful for a happy future, fear reminded you about the past.


Against your better judgment, perhaps, you decided to roll the dice and take a chance.

Yearning for companionship again you let me fully into your life.


We have now been married for ten years.

Is it as you hoped for?

Could you have ever imagined that misty night what the last few years would be like?


Keeping me in line with your sometimes fiery temperament, you have always wanted the best for me.

Surely you realize that I would not want anyone else to be the love of my life.



致我挚爱的夫人

译:Cathay Wicks


还记得那迷雾茫茫的夜晚吗?俩双足印烙在细沙上。

裸露倾泻的一切,等待着你的宣判。


思绪孵孕在你脑海,占卜着未来。

幸福的憧憬,遮掩着你那一抹忧丝。


你决定了,再掷骰子,

让我进入你的世界,相濡以沫。


十年,

亲爱的,是否惬意?

那迷雾茫茫的夜晚,是否曾幻想过今天?


请让我继续与你执手偕老。那怕你喷火的性情,也是我明媚的朝阳。

请记住,你永远是我唯一的挚爱。




「跨國婚姻」十年前,一杯咖啡后的故事

关于“龍婆”:

龍婆就是龍婆 一个说着粤语教着国语的广州妹。

一个在三十岁前夹着枕头拎着被子出国闯世界的女人。

一个因喜欢孩子的单纯世界而学了幼儿教育的女人。

一个先把自己嫁了再通知父母的女人。

一个放弃职场归隐家居生活的小妇人。

一个在加拿大住了八年,在美国住了八年,梦想着去新西兰住八年,再去欧洲某个小国住八年的中国女人。


“龍婆活著”公众微信号的关注方法:

1,直接在自己的微信里添加“龍婆活著”的拼音:longpohuozhe 

2,直接打开“龍婆活著”公众微信号里的文章,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View Accout),并点击关注(Following)。



写于广州
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阴有时阵雨,最高温度30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