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彦华
于彦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61
  • 关注人气: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年华似水,芳香永远

(2010-12-03 17:55:25)
标签:

杂谈

分类: 珍品收藏

                                                               作者:一抹儿蓝风

 

    阿琳回来了,这是我们姐妹们的节日!

                                      
                         

    刚从磴口回来,懒懒的,没有做什么的心思。午休过后,子华打来电话,说文彪让去杭后玩,让我们去散散心。我的心一动一热,瞬间又平静了:匆匆去,吃啊,喝啊,很晚才能回来,一则很累,一则又麻烦文彪他们。犹豫了一会儿,告诉子华感觉有点儿累不想去了,让她们玩去吧。并告诉她,阿琳已回到临河,与家人团聚,陪老母亲“没有时间见咱们,明天再说吧”。
        
    挂了电话,在床上躺着,随便想了些事,想了些人。一瞬间,真的是一瞬间,好多的事,好多的人,就在眼前过了一遍。又想阿琳今天无暇见我们,就对晚上也没了打算。躺着有些迷糊,手里的书“啪——”掉在了床下,也无心去捡,挪了挪身子准备踏踏实实小睡一会儿。这时电话又响了,是子华打过来的,我猜想是促我去杭后。通后她问我在做什么,我问是促我去杭后吗。她说:“不,咱们去看阿琳。”啊,这是我没想到的,这个机灵鬼是怎么和阿琳联系上的呢?原以为今天下午就会在我恹恹的似睡非睡中度过了,不会有什么精彩了。我立刻起身,并告诉她:“等着我,马上到。”没有洗脸,没有搽油,只是把脸伸近镜子照了一下,用手顺了顺头发,与儿子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下楼了。儿子追出来喊了声:“你慢点儿------”我早已出了楼门。
      
    见了子华,俊香,我们打车直奔报社家属楼。到了有点儿弄不清是几单元几楼。我说是东边的那个单元,她俩又问是几楼,我也弄不清。一会儿猜是二楼,一会儿猜是三楼,还戏弄说,就在楼下大声喊:“阿琳——”这时我正侧身背对着东面,就看见她俩满脸笑盈盈的。俊香抬手指着:“那不是阿琳吗!”我回头,果然是阿琳。她正在阳台上看着我们呢。我们高兴地嬉笑着:“呀,是三楼!”就一头扎进楼门。刚到三楼,门就推开了,阿琳一袭深色的长裙,一瀑长长的秀发,一脸融融的笑意……我们稍一顿,谁也没有谦让地就挤进了家里。客厅当地铺着地毯,我们刚想在沙发上落座,阿琳说:“做地毯上吧。”我们赶快脱了鞋子,迅速围坐在了阿琳的身边,完全是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子。

    我们来的是阿琳妹妹红梅的家。红梅与我们很熟,再说这个家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一点儿也不拘束。一会儿一大盘西瓜端上来,让我们从桌上“搬”到了地毯上,一会儿一盆小香瓜端上来了,红梅干脆直接就放在了地毯上。我们团团围坐在一起,你给我递,我给你送地分吃着。阿琳一会儿看看俊香,看看子华,再看看我,我们三个都看着她;阿琳一会儿看看我,看看子华,再看看俊香,我们三个依然看这她。她说我胖些了,我骄傲地告诉她:“我快九十八斤了!”她笑着捏了捏我的胳膊:“嗯,有点儿小肉肉了……”我怕痒地躲闪着,大家都笑了。她又抚了抚俊香的头发:“嗯,头发长长了些……”阿琳一直希望俊香把头发留长,说姊妹四个长发飘飘地照张相留个纪念。但俊香的头发始终没有长得长长的。看看,阿琳还惦记着呢。她又摸摸子华的脸,:“嗯,多吃些饭,胖点儿好看……”子华的事让我们姊妹心疼,近一年来,阿琳的心思更多地放在子华身上。她虽远在呼市,但她以各种方式陪伴着这个妹妹:常发短信,常打电话,子华一回到家她就闪着QQ头像。一条一条的短信,一闪一闪的QQ头像,温暖着子华的心。阿琳姐就是这样疼爱着我们,我们也一样疼爱着她呀。摸摸她长长的秀发,爱不释手;抚抚她柔柔的裙裾,爱意浓浓;看看她肿胀的腿脚,心疼不已。本来嬉笑的我们沉默了。阿琳不会让我们不愉快,她说:“看,姐能走。”她在地毯上走了几步,还给我们来了个“金鸡独立”“白鹤晾翅”。“姐还等着带你们流浪去呢……”我们被她逗乐了。我们渴望着流浪,渴望着与阿琳姐一起流浪!我们又有说有笑了,我们把这一切用相机拍了下来。红梅成了最出色的摄影师,虽然嘴里叨着:“四个疯女人。”但动作很利索地把我们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一姿一态,全部收入了相机。我们再拿过相机一张张过着看,像看动画片一样,令我们惊喜不已。笑意长在我们脸上,笑声在房间的各处咯咯地跑着,我们团坐在一起快乐着。

    要吃晚饭了,我们要约阿琳姐出去吃饭,她说不能  ,要陪母亲,改天吧。红梅留我们,我们觉得不妥,会扰了家人的团聚,就准备告辞。依依不舍地离开地毯,磨磨蹭蹭地穿上鞋子,脚步迟缓地走出家门,一步一回首地走下楼梯。真想让阿琳姐送我们下楼,看着她肿得与腿一样粗的脚,我们怎么忍心呢。出了楼门,我们回头望向阳台,阿琳姐不在阳台上,她没有目送我们。我倍感相聚的短暂,离别的匆匆。一种沉沉的落寞,一种辽远的苍凉,紧紧地扣住了我的心。我们三个走在路上,话题集中在了阿琳姐肿得很厉害的腿脚上。查不出病因,又没有良药,就这么肿着痛着。说到这儿我们沉默了,沉默里有多少无奈呀。

 

    我与阿琳从认识到相交历时已久。

    阿琳与我老公是同学,他们同学聚会,老公常拿回阿琳的诗给我看,我还未与阿琳谋面,就早已熟知她的大名了。她知道我也喜欢文学,喜欢写些小文,又知道我因工作调动滞留在家,更是给予我关心。二十年前她第一次来我家时因贫血晕倒,我才知道她体质很弱。后来我们很久未见。有一天,在小区里我与她迎面而过,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心里暗想:这个美女眼睛真黑,黑得与别人不同。回家还跟老公说起,但我怎么也没想起她就是与我见过一面的阿琳。不久我们又见面了,阿琳也想起了我们的那次迎面而过,我也想起来了,两人都笑了。自此,阿琳介绍我认识了晚报编辑和一些文学爱好者,特别是认识了子华和俊香。在我们的交往中阿琳是中心。在一次小聚时,我们共同提议结为姐妹。曾以“春夏秋冬”为我们命名,组织文学沙龙。我们也用“梅,兰,竹,菊”四君子作为代称。梅,是阿琳,她脱俗的清艳,久善的幽香,令我们爱戴不已;兰,自然是我,淡雅孤傲,清高自爱,多蒙姐妹们抬爱;竹,是子华,她清柔如水,秀洁高拔,让我们敬佩疼惜;菊,是俊香,她脂润的肤色,华贵的气质,常让我们想到雍容大气的牡丹,但因以四君子为列,亦觉她的娇媚,从容,嫉俗妒庸,更似傲骨凛凛的菊花。而子华的夫君又称我们四姐妹为“四侠客”。总之,我们各自秉承着自己的天性,互包互容,互爱互赏。或小酌或狂饮,或写诗或作文,共同的兴趣爱好,使姐妹情谊日趋深厚。我们明白:生活可以让人改变许多,但永远不变的是我们心底的这份姐妹真情。

                                          

    一早出去办了点儿事,回到家已九点多了。这时俊香打来电话说中午阿琳有时间,晚上阿琳又要会其他朋友,咱们中午聚吧。我说;“好吧,我来定饭。”原来说好是晚上聚的,看来阿琳的行程又有变化了。我找出名片,打了电话,定好了雅间,又给子华,俊香及阿琳打了电话,告诉她们在“老地方”。并嘱咐她们一定要带上儿子。接下来又来了几个电话,都是询问我们学校招生分数的,也有分数过低,让我帮忙的。我耐心的解释着,关系特近的就答应帮忙。有的提出的要求太过分时,我只能无奈又自嘲的地告诉他们:我不是校长,能力有限,尽力吧——好累呀!电话都烫手了。已十一点了,我就督促儿子换衣服赶快走,期间又接了两个电话。我急得要命,觉得晚了,让她们等着我太不像话了。匆匆赶去,一看,阿琳还没到,子华和俊香带着儿子等着呢,她们看我来了笑了。这个“老地方”是个小饭馆。因为与同事偶尔一次吃饭相中了它,它店面干净,雅间布置淡雅,饭菜价格低,实惠,很有家常口味,还有几道别致的招牌菜。老板,服务员态度温和,去的多了也有了分亲切,我们同称它为“老地方”。落座后,俊香就开始逗我。俊香是我们四姐妹中的小妹,聪明灵动。我教书教得有些发呆,她就常逗我开心。

 

    我认识俊香的时候她正怀着孕。记得那次我去看阿琳,我上楼,她下楼。阿琳在楼梯口嘱咐:“慢点”她就挺这个肚子慢慢下楼,笑着跟我打招呼,从我身边走过。我一直目送她下楼,心里惊叹:“这么优雅的孕妇!”那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后来再见面时她就带着她小小的儿子智博了。今天坐在我对面的智博已是一个俊气活泼的少年了。子华看着我只是笑,俊香逗我,有时她也帮着逗逗我,有时谁也不帮,只是看看我,看看俊香自顾自地笑。今天她的脸上写着些疲倦。这段时间子华可辛苦呢——在装修新居。她的儿子嘉夫也坐在我的对面嘿嘿的笑呢。与子华的第一次谋面是如何的,我有点记不起来了,好像是一次文友笔会上,大家出去玩,有她,也有我。阿琳多次与我说起子华。她说我和子华很相像,一样的实在,一样的傻气,一样的愚笨,一样的“缺心眼”,她认为我们俩最应该成为朋友。后来见得面多了真就成了朋友。阿琳去呼市后,我们三个来往的多了,这也是阿琳的心愿。以前我们都是奔阿琳去,阿琳希望我们三个在她离开临河后也应该互相来往,互相关照。她在走之前做了很多铺垫工作,多次约我们相聚,让我们互相熟悉了解。她认为我们三个年龄相近,品行相似,爱好相同。就这样阿琳把我们三个聚在了一起,我们四个就成了志趣相投的姐妹。

    阿琳到呼市后常打电话来,关心我们的生活,关心我们三个的相处,十几年来,在阿琳的关心下,我们互相理解,互相包容,互相关照,一路走来,收获了关爱,收获了友情,收获了文学。现在我们四姐妹,都是自治区作家协会的会员,女诗人,女作家的美称,已被我们自豪的领受了。
     
     爱是点点滴滴润,情是丝丝缕缕绵。
      
     世纪初的一天傍晚,放学后,我已疲惫不堪,带着儿子正在街上徘徊,不知该吃点什么来填饱肚子。远远地看见子华带着儿子也在徘徊。哈,这一邂逅真令人心快。我很快拿定主意,我们在“一篓油饺子馆”落座。那时我的儿子在上小学,子华的儿子还很小未上学。两个儿子吃饱玩耍着,我和子华尽情的聊着,疲惫早已遁到九霄云外去了,直聊的万家灯火,两小儿玩兴已尽,我俩才余意未尽,恋恋不舍的分手回家。后来子华把这次邂逅写进了她的文章里,狠狠地美了一把。
     
     按说,我年龄比她俩大,应该多关照些她俩,但我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往,多年的教书职业更使我木讷,常常是她俩主动约我。她俩相约在俊香家给我过教师节,俊香亲自做了“清炖鸡”。那一天,因为俊香喜欢唱邓丽君的歌,我也爱听。我第一次在她那里欣赏到了邓丽君的风采,也喜欢上了邓丽君与她甜美的歌声。又一年,子华倡议,在贵友酒家为我过教师节。那天我们仨都带着儿子,暮色渐沉,子华点亮了一颗颗红烛,一束束跳动的烛光映红了我们的脸,激动着我们的心。在这令我永生难忘的烛光晚宴上,我的两个小妹频频举杯祝福着我;我们可爱的儿子一首一首的为我唱着歌。我,真是泪光盈盈。我不乐观,是两个妹妹给了我欢笑,我不浪漫,是两个妹妹让我多情。
      
    阿琳虽然远在呼市,但我们这边姐妹的风吹草动她全知晓,她常常以奇特的方式与我们融为一体。前年愚人节,阿琳给我发短信说她到临河了,我兴奋不已,马上与子华俊香联系,他们俩也信以为真,我们约好时间地点,准备去见阿琳。我已走出家门准备打车时,子华来电话表示怀疑,她说俊香也表示怀疑。这时是下午近六点,我又给阿琳打过电话去,她笑了,她告诉我:“今天是愚人节呀!”啊,我恍然大悟。阿琳就这样大大的“愚”了我们一把,三个人在电话里笑做一团。愚人节,我们就这样快乐的度过了。

      
    还有一次,时间是下午。子华打电话约我,很神秘。我假装生气地说:“不说清楚我不去!”她说:“俊香过生日。”我去花店买了一束花,红玫瑰伴着淡淡的百合,花语是“甜甜蜜蜜,百事百顺。”或“清纯如你,美丽如花。”来到饭店远远就看见子华在等我。她脸上有一种想掩饰又掩饰不住,想克制又克制不住的笑意。我前她后进了雅间,呀,眼前竟是阿琳姐!她看我吃惊的样子开心地笑着。子华,俊香也为她们的保密成功,大大地开心着。我狠狠地小捶了她俩一顿,就和阿琳相拥在一起。外面的服务员惊奇地探头看我们,很莫名的样子。我把花捧给俊香,祝她生日快乐。我们点亮了生日蜡烛,跳动的烛光,鲜艳的花朵,香甜的蛋糕,祝福的话语,把小小的雅间充溢得温馨,可人。在交谈中我才知道,阿琳是专门从呼市回来为俊香过生日的。阿琳姐这份浓浓的关爱,深深的情意,让我们姐妹感动铭记。那个晚上我们说呀,唱呀,笑呀,快乐的样子全用相机记录下来。那张四个小天鹅式的背影照片就是那次的留念。

 

    ……

    这些都是家珍,细数不完。此时,看着长大的儿子们,看着依然亮丽,更加优雅的俩小妹,真是让我感到满足。这时,阿琳一袭白裙,飘飘柔柔而来,带着她帅气的儿子。落座后,真是话语连连,笑声不断。相机“嚓——嚓——”地闪着,把我们的欢笑,恣情,一一摄下。看呀,令我们爱戴得刻骨铭心的仙女姐姐阿琳多么仙气飘飘;看呀,让我们疼爱得欲拥之入怀的三妹子华,多么贤淑静雅;看呀,使我们怜惜得佯怒媚生,爱撒娇的小妹俊香,多么玉韵琼莹;再看呀,难得放肆的我们,多么恣态百千,风情万种。
          
                            

 

    从“老地方”出来,已是午后两点多了,我们相约去俊香家小憩。看着阿琳肿胀的腿脚,觉得她脚上的鞋子会使她很不舒服,我们建议去为她买双鞋,阿琳拒绝着。我们执意要买,她拗不过我们,就点头答应了。我们欢呼着乘车来到“蓝宇”一楼鞋城,精心挑选,最后选定一双黑色带状的凉鞋。三个人抢着付钱,阿琳见状笑着说:“我要穿你们三个给我买的鞋。”我们一下明白了阿琳的心思。付了钱,阿琳穿好了鞋,我们簇拥着走出商城。至门口,阿琳说照张相留个纪念。我们嬉笑着,由大到小站好。呀,四个人都站在这里,谁给照呀?我们又迅速四下里扫描,看到一中等个的男子穿着清清爽爽地走过来,就请他为我们照相,他很高兴地答应了。我们又迅速站好,一会儿嬉笑,一会儿一本正经地,阿琳忽然把脚抬起来高高的。说一定得把鞋照上,要不就枉费了妹妹们的心意。惹得给我们照相的男子也开心地笑了。周围来往的人都惊异地看着我们。看,我们姐妹四个,由小到大,美吧?

    来到俊香家,一进门就像鸟儿飞回了林中。阿琳白衣飘飘,长发纤纤地梦游仙境去了;俊香凝肤浅露,在屋子里飘来荡去地给我们沏茶送果;我和子华亦蜕去铅华,坐卧自如地偎在阿琳身边,粘粘她的仙气,亦欲云游。

    下午四点多,一个电话把我们从仙境中唤回。阿琳的同学听说她回来了,追踪而至。阿琳要和同学相聚,我们很不情愿地分手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  尤其是相聚后就要分离!分分秒秒地珍惜,分分秒秒地还是很快就过去了。激动变成了怅然,分离又期盼着相聚。二十年的相识相知,二十年的聚聚散散,二十年的姐妹真情。岁月流逝,邵华渐褪,但我们姐妹的真情永远芳香。

    我这样吟咏:   
    生活就像一片原野,生长着杂草,开放着零星的野花。放缓脚步细数,观赏,心怀美好地呵护,它们的绚烂,它们恣溢着的顽强,善良,让我们品味不尽。

    我这样沉思:

    生活有很多无奈,有很多让我们无可适存的事物,但只要以宽广的胸怀去包容,去品赏它的每一道颤动的波纹,都是一种令人沉醉的意境。

    我这样畅想:

    大海奔腾,永远涌动着沉沉浮浮的神秘;彩云绚丽,永远飘曳着浪浪漫漫的情怀;原野浩垠,永远诉说着世世代代的思念;世纪长存,永远创造着平平凡凡的关爱。

 

        年华似水,芳香永远

子华(秋水深深)、青敏(一抹儿蓝风)、阿琳(久善香侬)、俊香(踏雪寻梅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