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彦华
于彦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54
  • 关注人气: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眸一笑百媚消

(2010-05-14 06:49:49)
标签:

杂谈

分类: 珍品收藏

                                               

                                  ------读子华生死诗歌

                                                                        

                                                                    作者:陈慧明

 

    结了冰的眼泪落地有声,子华,你的生死两极的湫情诗歌写在2009。


    寂寞的你走进了决不寂寞的京城,心里压了那么多的泪却要在病危的爱人面前露出阳光的微笑,彼时你没有怦然爆裂么?如果有,爆裂出来的就是诗了。长诗当哭,一字一泪,从千里之外你的手机里发给我,由是我也滴泪。我们两个发完诗歌就发“拥抱”——没想到纤弱的诗歌竟还能载得起如此沉重的情感!


    在子华与她爱人只有三个月时间的生死两茫之前,我并不了解子华的坚强,平时她端庄地默坐于人群一隅,一如清风修竹般纤秀而文静,会令人油然联想到“秦氏有好女”。所以当她发了一篇题为“吵架”的文章时,便有人惊呼:“子华还会吵架?”


    我便想象:遭遇到如此灾难,此时她的灵魂已变成一束披散的纤维了,她正披散着头发在京城的大街上踉跄奔跑——此时若回眸,安得妩媚?


    我曾亲眼注视着我小儿子的猝死,所以我了解目睹亲人身体之死、自己心灵之死的灭顶创伤;我掂过这个分量的轻重,所以我担心子华的身体和灵魂是否正在分裂中。于是我便天天给她发信息,我真想按照做“弥撒”的程序将她的身心做一个聚拢。当然我更像接收挽歌般地接收着她的诗歌,便也收藏了她全部的眼泪。并把它们暂归入“爱与死的交汇”里。


    她冰冷的泪滴入了她的诗行,便凝成了纯纯的冰凌晶体。而我只是无法想象:当爱与死决斗时,诗的火花在中间怎样迸现?那笔是不是随时都会折断或焚毁?她是不是首先要把自己钉在虚妄的十字架上,而后再去把难捱的时间变成诗把绝望的心境变成诗把痛苦的笑容变成诗把垂死的爱人变成诗,把一切的一切——都变成诗!
诗从此间飞出,诗国天使是也!


    我断定她的身体很冷,所以总想抱着她,抱不到她我就抱着她的诗歌。我依稀看见她一只手抓着枯藤攀缘在悬崖上,另一只手握着笔——在狂写《把我的爱人还给我》!但我总担心她会失手堕下深谷,那样我就再也见不到顾兮盼兮的才女子华了。


    在子华的感觉中,彼时的京城应该是黑夜多过白昼,而那些夜也并不像黄家驹所歌唱的夜,所以不会有晚风“将她秀发温温柔柔每缕每缕放下”,甚至我还怀疑她的国粹式上衣参差了扣襻儿,鞋带儿也被她踩在了脚底。
或午夜或凌晨,她的速写:《病房日记》会悄然而至:现在,我可以向世界妥协/给上帝鞠躬,为蚂蚁让路/一夜掉光身上的刺/诵经、打坐、嗑长头/一步一叩首/请不要带走我的爱人/我愿意将余生分一半给他!(《我可以向世界妥协》)


    情耶意耶?怨耶绪耶?都不足以。我读着这些句子,眼前清晰地出现了一颗正在被鞭笞的心——她的心很柔弱,扛得住么?


    把我的爱人还给我/不要轻易下结论/在这个无事生非的季节/我左手拎起皮箱/右手搀扶我的爱人/我们头顶烈日/去天子脚下讨公道(《把我的爱人还给我》)


    因为心疼我的丈夫/所以我更加热爱这个世界/我原谅朋友的误会/宽恕亲人的伤害/这四十年的烦恼与不平/都可以一笑置之/有人要打我左脸/我可以一并送上右脸(《因为心疼我的丈夫》)


    我敢确定:子华所言的左脸是她的尊严,而“右脸”,是她的生命!


    一个鲜活的生命日渐惨淡,她真想对爱人说:你这个山西三代啊/舍不得吸烟/舍不得喝酒/舍不给老婆买一朵玫瑰花/你怎么会舍得生病?/你研究中华武术,老庄哲学/纵横八万里,上下五千年/原来你只是思想的巨人啊?
    但这些语言只能堆积唇边,于是她继续着白日梦呓:人到中年真累啊……终于闲了下来/在你的病床上盘腿而坐/各自捧读一本书/不时地讲一个笑话/再泡一壶功夫茶/与你对饮/外面真静啊/若不是伴着你你剧烈的咳嗽/我真以为来到了世外桃源!


    有一种方法可以舒缓痛苦,那就是大彻大悟般地把自己装进一个“本来无一物”的盒子里去,于是子华以笑代泪:孩子快要十五岁了/我们今天起程/开始我们的蜜月旅行……有许多事情等在那里/我左肩扛着行装/右肩扛着一个家!


    有多少人在牵挂着子华, 就有多少条短信翩翩飞去。子华噙泪回复:……朋友/不要为我担心/毕竟白天比黑夜长/傍晚起风了/这样/北京才更像北方。


    傍晚起风了/这样/北京才更像北方——看似不经意间转身的一句话,却氤氲着文字的潜在艺术——静水流深。是的,北京更像北方了,而她,还像她吗?


    《任尔风雨任尔晴》是子华站在病房的窗前,向远方眺望时,将自己如斯的心情一片一片地附着在那些有生命的植物上写出的文字:六病区的小花园/古树参天,竹影婆娑/绿草如茵,松风阵阵/老槐树身上爬着的藤蔓/好像一枚刺青/老柳树枯朽的躯干上/却又冒出新芽/有风雨来袭/那丛凤尾竹集体弯了腰/老松树却岿然不动/任尔风雨任尔晴!


    七夕那天,她的短信飞过鹊桥回复到我们手里:这一天七月初七/姐妹们都送来问候/要我们过一个浪漫的情人节/这一天我们吃烤鸡和水果/这一天我有了第一根白发/这一天医生粉碎了我的幻想/这一天我们对月抒怀/谈论文学历史以及信念/这一天我又失眠了/客房里的蟑螂到处爬。


    10月30日,子华爱人随着飒飒落叶中的秋魂,离她而去。


    王维在为子华作憾: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
    杜甫在为子华作叹: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子华原本就属于诗,从青春时代她就属于诗了!而后岁月的风雨冲刷了许多妩媚,而后爱人的离去涂炭了许多妩媚,而今回眸一笑百媚消的子华,她还有什么?她还有诗歌为伴啊!诗性女子以她的素面朝天,应该是在惊艳的霞光闪逝过后,留下的那一抹淡淡的水墨晕华!


    诗是什么?诗是诗人的生命。马一浮先生曾以诗之言语评说诗之灵魂:它“如迷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


    命定地属于诗歌的才女子华,又名秋水深深——秋水深深深几许?其人为形其诗为影,以后就去走诗之路吧。你是单身贵族么?而诗歌又何尝不是呢?伊会对你说:别孤单,一路有我!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