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东照的诗
王东照的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505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风而过》等外15首暂寄

(2019-04-14 17:35:24)
标签:

与风而过

王东照

《与风而过》

阳光从屋顶上泻下来,云团如雪,
穿梭在窄窄的街道,人流里脸色各异,
几乎能听到阳光炸裂的声音,
犹如花开,却带着白描的质感。

春已过,短袖衬衣挡不住热浪,
喧闹的小城,谁是谁的主宰,
不时激荡的笑语,如杆上飘扬的旗帜,
红色背后,那是注目的历史与尊严。

广场上的舞者则更加迷恋节拍的强弱,
他们不在乎白昼,红肥绿瘦,宛若披风。
绿皮公交一如春天的侍者,慢条斯理,
沿固定的线路,传递季节的颜色。

人是多么诡异啊,有的在捉迷藏,
有的深藏不露,有的暗箭伤人,
这世间,唯有风不可预测,
它从不过问谁是尊贵,谁是贫贱。


1、《谷雨有雨》


一滴雨连着十滴雨,十滴雨连着一条心。
谷雨这天,大片的云朵突然往后逃离,
雷声,风向,成团成团在血液里滚动。
有人在静默,有人在怒目,
有人坐怀不乱,有人在谈旧河新雨。
春雷碎了,一个春天最后的表情正在消失,
却鲜有领悟者用带血的头颅叩问泥土,
茫茫人间,茫茫新雨,
骤然张大嘴巴,夏天呼之欲出。
气流旋转着向上窜,只为看一眼初夏,
天苍茫,飞雨曼舞,幻变无常,
天地间,无形的歌唱里有悲也有苦,
田野山川,注满虔诚,堆满微笑。
我读不懂麦芒上咳嗽的声响,
远眺四周庄禾,枯叶滴翠,沟壑如海,
来不及挪动双眼,沉默的大地已成湖泊。
大地一言不发,今晚可以安眠。
听雨的人用手掌击拍雨滴的内核,
掩不住的隐痛,丝丝缕缕,
从内心到耻骨的顶部,纹路蜿蜒,
水天一色,有一朵回家的云久久不肯散去。

2、《病毒携带者》

大爆炸和营救战瞬间化为灰烬,
一枚阳光错误的落在我的头顶,
神志不清的姊妹弟兄们,松动着一排排牙齿,
墙壁上有一千只眼睛眨眼,
暗影里,身怀六甲,
房屋在颤抖,难以察觉地变成深渊,
对于羞耻来说,我的眼睛是一片辽阔的海,
被恐怖症和精神病人双手蒙住。
我听见海中央取水的叮当声,
不可预期的病毒,携带着危险品铤而走险。
那是在做坠海前的挣扎,高悬,倾斜,
像一个没有面相的仓鼠在人堆里逃窜,
黑色的密码,黑色的托辞,
春风倒下那刻,海死掉。
唯一的幸存者只能坐在岸边,
“在北极光的火焰里,倾听冻死人的音乐”。

3、《藻类或者虫子》

比如多舌的老鸹与虫子为伍,
空气中就流行红眼病,
一旦泛滥,就快速繁殖,防线难以控制。
A君的血液里有一万只虫子在爬,
找不到月光的裂纹,翡翠里掺有杂质。
杂质不像雨水那么轻浮,
无休止的纠缠,雪也足以伤害一个夏天,
四月的池塘,围着一群忧伤的蚂蚁啼哭。
水葫芦倒躺着,草腥味鱼腥味特别大。
被藻类染绿的是一个人的拐杖,
想面朝大海,身体却僵直的回来!
大海也有喝醉的时候,
眼前,腐烂的虫子洪水般滚向大海。


4、《乌鸦之事》

不常会面,他们已经提前谋定,
翅膀收拢的节奏,不约而同伸缩,
我独来独往,不会删除,只会消失。
他们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行踪,
探访的头,滴血的躯壳,
黑暗中分头行走,翻出可怜的家当。
触角上挂有泪,心跳被月亮吃光,
有一种高度叫飞翔的障碍,
悬崖,凹地,上面标注有死亡的标签。
难怪乌鸦都是黑色的,包括血液,
在秃枝上寻找目标,时常饥饿无比。
世界是一个庞大的罗盘,
森林里藏不住盗窃的行径,
那个走丢的人,在尘世遇到了光明。


5、《花头鸟》

起风前,断尾的花头鸟死在塔尖,
遗书藏在舌下的血管里,
天堂里无光,它只需要一粒水。

风更烈,粗心的人对它熟视无睹,
命运被太阳挪用,它似乎不需要祈祷,
与我靠近,并敞开了身体。

我在城里灯火通宵,它在檐下,
不是躲雨,
想让我分给它一点点光明,
我的一点给了穷人,另一点留给自己。


6、《苏州记》

天黑那阵子,干嘛要讨论“女儿红”,
这注定要在苏州迟疑,或者纠结,
“女儿红”不勾兑,正宗的老字号,
仿佛命运,留住一些“脸红耳赤”。

逃不过“劫难”,染指苏州河,
他乡之味,听水或者读雨,不需要奔跑,
一只手,抚摸河流里的鱼虾,
暮色小景,喝午后茶,只需说服自己。


7、《村口的老井》

留下一堆斑驳的青苔算不算沉默,
没有人去养护它,水清澈,一如既往。
不像从前,人们没日没夜的取走它的血液,
陈旧的台词,青石板晓得,
还有周遭的翠竹,鸟语,落英和俚语。

前段时间,人们祈雨,又想起了它,
青石缝里不时爬出鞘翅目虫类,
阳光烈,水丝纹不动,
竹叶,瓦屋,以及神龛的倒影,它们痉挛,
诺大的清凉世界,在一层层剥落着孤独。

祈雨的队伍里有婴儿的啼哭声,
低飞的鸟儿习惯性的停驻,
大雨倾盆,那是通往人间爱的福祉,
泪将落未落,远远的噙着,
渴望的眼神被赋予老井另一种新的裂纹。

雨过天晴,如赤道捎给太阳的消息,
感恩的人会远远地望着,不说话,
在不可阻扰的世态炎凉里,
把自己分解成河流或者汹涌的波涛,
去触手摸一摸井沿上留下的那道伤疤。


8、《一棵老树》

腐朽般悄无声息地站在原地,
晚风里有虫鸣,远远的叫桑着,
老树好像没有被惊扰,
一颗久未探访的心贴伏大地,
敬畏,心存感念,不避讳老旧的衣裳。

新芽青青,每一颗都潜伏着尖锐,
没有人关乎它的年岁,冷暖自知。
人畜稀少的村庄,老树好比忧伤的蚂蚁,
独自看花开花落,世光消散,
又如剧场,颤抖的人间里空空荡荡。

我想用一身肉体与之秘密交换,
耳语,拥抱,或者双手合十,
赶在天黑之际,在孤灯的侧影里,
给每块暗黑色的盔甲涂上一层凝霜,
并写下无序的证词和一世的苍凉。


9、《风有知己》

风是一个有福之人,
落在崭新的麦芒上,
麦芒就会在光线里格格的笑个不停。
风积攒着隐形的力量,
从早到晚,把脖颈伸向高空,
挽住走散的亲人,朝向回家的路。
未知的天命和风一起上路,
去远方,寻求旅途中的散漫,
哪怕只闪亮一次,或虚拟一回死亡,
在天上,在人间,愈发轻盈。


10、《风中走散的人》

这日,手持生命账单的人突然不见了,
可能他奔跑在旷野,用大风充饥,
大风兮兮,穿越心脏,在大地间存活。
一个人的身份最终只能属于大地,
人世的韶华,斑驳的心事,
眼前这副模样,就像是人类的灾难。
走散的人不会祈求神的恩赐,
他愿意赤裸,如风中飘摇的草须,
用一堵肉体委身于海水和火焰,
还万物以安宁。上苍有恩泽——
更愿如一道彩虹,在世间重聚,随风而逝,
最后将一丝呼吸和一堆骨架留给大地。


11、《追赶》

月色白得像妖风划过,
把我的鞋子都染白了。
隔世的孤岛,用浑浊的言语倾听,
水面上磷光点点,一万只眼睛在眨。
岛上丛林密布,水纹上升,月色下沉,
最后的一缕光被星辰打破,
一头雄狮,嘴里擒着星星的尾巴,
涉水而来,突然变成一只野羊,
四肢枯瘦,跟踪着我。
我环顾四周,没有树木也没有庄稼,
野羊紧追不舍,能听见羊须飘动的声响,
不敢回首,感觉有一缕轻烟在夜幕下奔跑。
孤岛,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你,
离开你,我的眼睛是多么疼痛。
此时就像是正在举行的一场葬礼,
野羊瞬间变相,如麒麟,蹄声紧促,
几乎要扑上来,我躲闪,生怕触动了蹄声。
夜静得要马上死掉——
头发一根一根竖起来,被月亮看穿,
眼睛里装满火,头上有一万个月亮在转,
巨大的冒犯,笼罩着我的身体。
微光闪烁的近视镜片,能瞥见眼泪在飞,
身体却不能弹跳,大地暗淡无光,
哦,村庄与孤岛只有一座坟墓的距离。
黑暗从水中慢慢游上岸来,
孤灯闪烁的村庄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一扇柴门,实行灯火管制,
门半掩半开,屋内有光,与月色不同,
柴门反扣,麒麟被挡在屋外,
霎时间,外层的空间里愤怒声此起彼伏,
两个世界的争斗被转化成扎人的音符。
我凝视着天花板,流动的一幕像闪烁的斑点,
斑斑的血点啊,被沉默埋葬,
闭上眼睛,细数身边曾经过世的亲人。
屋内四张床,有一张是我的,
床上棉织品被染黑,如夜色,
墙上有腊肉,腊肠和三棵白菜,
大口吃肉时,头上的汗珠变成一柱柱冰挂。


12、《突然想起一只昆虫》


和文友志海去乡下借宿途中,
车窗外有一万只昆虫在飞,
它们不谙世事,在黑暗里相互碰撞,
黑暗滋养了它们互通互融的音律,
我们从东到西,飞过彼此的身体,
道路两侧是茫茫田野,
唯有汽车的光与天上的星星是清醒的。
我们谈女人,谈诗,谈江湖,
也谈星空下千千万万只潜伏的昆虫。
文友指着田垄里的一粒萤火说,
那是吼叫。身体里一定藏着难言的苦。
是啊,它们是黑夜的旁观者,
看惯了人间烟火,就躲进黑暗里歌唱,
把自己的心声寄存在另一个世界,
悄声低语,把黑暗雕刻在心,
让沉睡的山峦田畴不再寂寞。
它们是黑暗里传话的精灵,
沉寂,独立于世,屈从于对世间的热爱,
黑暗无序,车流如织——
疾驶的车速会不会碾碎它们细小的身体。
车窗慢慢打开,更多的嗡嗡声钻进车内,
我们脑海中晃动着一万颗不安的影子,
田野里浓密的谷物即将变成黄金,
更小的昆虫年年岁岁重复着嘶嘶作响。
人类的幽暗会越走越远,
冷不丁就会陷入深不可测的黑夜。
一层夜色,一只昆虫,一对行走的我们,
哦,行走途中偶有昆虫挽留,
未知的命运兴许不只是车轮下的那一瞬。


13、《镜中的自己》

当看见自己皱纹和白发的时候,
世界只有一根白发的亿千万分之一那么大。
一张口就能吞下蓝天、海洋和森林,
可我咽不下孤寂,苍老与愤怒,
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无法剔除。
更没人发现它,来分担愈疼愈烈的伤处。
生命过半,还有一半要继续咀嚼孤寂,
孤寂生长的过程,有时是滋生,
有时是附身,我会眼睁睁的看着,不语。


14、《赶路的人》

抖一抖身上的风,
用眼神丈量麦芒上的暮色,
芒尖魔幻般群舞,直奔四散的炊烟。
自己的暮色在骨缝里生长,
等待点灯之人。
灯芯里有过世人的影子,
身体里诚惶诚恐,黑暗里藏着黑暗。
赶路的人,手提云朵,驱赶多余的风,
想学群舞的魔神,它早已隐没人间。


15、《我的田野》

这是我在田野的又一次旅行。
四周全是庄禾包裹着,
玉米苗的根须血管肿胀,
它们把一年的积蓄全都掖在腰间,
吵吵闹闹,汹涌成海。
麦苗的皇位与田野盟誓,
万顷波涛里,荡漾着禅意,
小魔法,大梦想,常常会怀疑天气。
我因田野的氤氲而兴奋不止,
无法复制的忙碌,追赶匆匆脚步。
不希望是替身,不会大喊,
它的光束,会照耀那些失散的金子。


16、《无序的言说》

太多的猜疑只是你冷血里的一丝,
我的黑夜挡不住如突如其来的闪电,
汲水的灰雀从丛林里飞来,
我在岸边听水,水纹里有叫喊,
柔软之羽,雪崩一样倾泻。
闪电留不住光阴,你在玩命的歌唱,
这是下午,太阳重新探头一次,
我们各自眺望,玻璃板背后,
你鲜红的音色在风中变态,
我的眼睛长出苔藓,而后覆盖我。
同样都是在旅程中捞月,
壮阔的大地,流血的下午,
我身体里的光,在稿签上变了色泽,
闪电来临,翻卷的秽语,如麻,
你想让世界重新展开一个姿态,
南极那边有雪,却看不到辽阔的草原,
海边有顽石,贞洁如初,
灰雀的嘴是黑红色,我是新出生的婴儿,
面对更强的闪电,哭着,笑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日读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日读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