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存平
张存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233
  • 关注人气:3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血脉之旅

(2017-07-18 23:15:34)
分类: 散文

血脉之旅

读郝丽云文化散文集《家在怀仁》札记

    几天前,好友丽云将他陆续发表的系列散文《家在怀仁》拿来,说准备结集出版,嘱我看看,于是,我推开案头的杂事,一篇一篇细细地读起来。当翻过最后一页,我静默良久,然后站起身来,打开窗户,让浩浩天风与滔滔阳光一起,流进我的室内,流进我血脉激荡的心中。我觉得我似乎是伴随着丽云的文字,在怀仁的历史与现实中深深地潜泳了一回。我看到了历史的闪光,文化的闪光,根的闪光。我触摸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叫做“精神”的东西。丽云进行了一次充满艰苦和欢欣的心灵之旅,文化之旅,更是进行了一次饱浸着家园之爱的血脉之旅。就我视野所及,在近年来怀仁业已形成的文化群落中,还尚未有人这样系统、这样执著、这样深入地关注透视过这片我们生于斯、长于斯、也将终老于斯的土地。在我看来,丽云的劳作已超越了一般的文学意义,这章章节节有史有识、有回顾有憧憬的文字,既能够给读者以文本的享受,又是我们开启怀仁历史文化宝库的一把把钥匙,在丽云的散文前,可以冠之以“大文化”三个字。

    用饱浸着理性和诗情的文化情怀抚摸怀仁,有一种至深的感慨,它不仅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家园,更是灵魂的家园,精神的家园。在丽云的这一组散文中,家的内涵已与凝结着我们无数遗传因子的血液溶在了一起。他的文思,往往能够穿透现实的表面,深入到历史文化的核心,使我们真切地看到家园远古文明的背影,看到民谣中的怀仁,传说中的怀仁,泪水中的怀仁,也进而能够让我们听到前行的呐喊,土地的叹息,时光深处的回声,还有现代文明的殷殷呼唤。丽云专注且细心地用思想的犁铧掘开一片片尘封已久的历史,为我们剔出了一些晶莹光洁的东西,引人深思,令人感动。我觉得丽云之所以孜孜不倦地打捞那些文明的碎片,目的就是为了复活一段历史,整合一种精神,把一个有形有色、有血有肉的怀仁立体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值得欣喜得是丽云基本上实现了这一初衷——家在怀仁,是一种幸运,一种恩泽,一种自豪!

    丽云的行文风格向来是诗意而厚重的,这或许源于他永难释怀的家园情结,源于他一往情深的对地域文化和历史文化的深层探求。在我的印象中,丽云早期的文字就显示出了这种追求的端倪。我所编发过的他一些小说如《鼓匠》、《黄花梁》、《乡土黄花》等,无不具有类似的寻根意味。而这一组散文,他的探求更为直捷,思考更为深刻,文化氛围也更为浓郁。在具体的写作思维中,他先把自己的目光掠过表层的物象,直接投向历史,通过对历史独特的审视,抓住具有文化本质的东西,深入考究,然后再把视线转向未来,从而为读者拓展出一个宽阔的驰骋想象的空间。风霜,雨雪,砂砾,河流,古老的村庄,嶙峋的山地……在我的阅读印象中,丽云像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独自跋涉在怀仁这片“荷叶状”的土地上,痴痴地寻觅着文化的印迹,追索着高原的魂魄。他发现了怀仁也发现了自己,同时也找到了自己文学创作的突破口。几年来,我的眼前老是晃动着丽云上下求索、风尘仆仆、行色匆匆的身影。

    能够在精神的高度占有或拥有一块地方是很难的,尤其是像怀仁这样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的地方。如果把祖先最后落脚的地方称之为故乡的话,那么,早在—万年以前,怀仁这片土地上就升起了第一缕散发着早期人类文明气息的炊烟,就响彻过先民们击壤而歌的粗哑声音。碧芜千里,天淡云闲,古树参天,翠峰如簇,粗砺的阳光与烟尘也许是这片土地最古老的记忆了。  史载怀仁“辽代置县,取怀想仁人之意而名之”“……地博厚,川疏明,物阜民康,人杰地灵,古往今来,贤良间生……”,虽不乏溢美之嫌,但也包涵了一定的真实。翻开了—页页行将风化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一幅“山水清邃、错以腴壤”的怀仁历史长卷迤逦而来:南屏叠翠,东涧跨虹,西域旭照,北寺晚钟……依稀间,我们依然可以想象到“细雨一犁红杏坞,香风十里菜花畛”的田园春景,想象到“城南榆树久成林,鸦闪斜阳万点金”的古城旧影,想象到“风随野簌惊栖鹤,韵函寒涛和老松”的大野风貌,想象到“人语滩声杂,天光水面分”的山水灵音,平平仄仄间,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几个怀仁才俊,把一种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文化色彩,涂在了残破的典籍之中,然而,在色彩的漶漫之处,映入后人眼帘,使我们更为触目惊心地却是诸如“岁大荒”、”人相食”、“寇至怀,大掠而去”之类连篇累牍的记载。向晚边尘起,偏惊逐客情。是呵,我们世代生息的这片土地,泪浸过,血泡过,火焚过,马蹄耕耘过,不知有多少将要辉煌或者曾经辉煌过的文明之景被狼尘风烟践为断垣残简,埋藏在了岁月的深处,只给后人留下一些淡淡的痕迹和缈茫的记忆,让我们惆怅,让我们惋惜,让我们发一些不着边际的思古之幽情:金沙滩,两狼山,西安堡,华严塔,北魏古冢,宋辽战场,庞家大院,锦屏书院……谁能真正地参透这一切,占有这一切呢?时光流逝,沧海桑田,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们终于有幸看到一位青年以敏锐的文化感悟和超拔的主体精神,钩沉历史,徜徉现实,将怀仁巨大的历史文化内涵和一些行将湮没的文化记忆重现于我们面前——这就是这厚厚的一叠饱浸着赤子之爱的《家在怀仁》。其中,既有俯仰古今的宏观描述,又有情致细腻的微观把握,作者在地方历史文化的大背景上,纵横捭阖,翱翔时空,潜思默想,条分缕析,通过一种能够与历史接轨的诗性的语言,苦心疏浚,使我们比较清晰地看到了怀仁深处血脉的涌动和精神的源流。

    也许历史就是从火到火,从石头到石头。火种在,精神就不灭。自《古老的鹅毛口》,先民们砍制石器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就伴随着串串星火,代代相延到了怀仁街头年年元宵之夜燃起的大旺火的顶端。这石头中蕴藏的火光,是文明之火,奋进之火,希望之火,它照亮过逝去的岁月,也映红了我们今天的生活。正如丽云在《走进旺火》一文中所说:“一座座旺火挑起了今天的喜庆和明天的憧憬,也架通了过去的传说和现在的诉说。”“旺火,这簇黄土地上永不褪色的风景,怀抱五谷的光芒,包容吉祥的恩泽,承载喜庆的欢歌,把一个个披红戴绿的祝辞,矗立在春天铺成的大路上。”在丽云的笔下,旺火已上升为怀仁精神的象征,它传递着生命跳跃的信息,演绎出了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历史大剧,辉映和昭示着我们未来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想:凡是怀仁的子孙们,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不可能忘记故乡这烛照高天的旺火,因为这雄性的火种已凝入了我们的基因,融汇于我们的血液,它永远也不会熄灭。感谢丽云,他用一种全新的文化感悟把我们的精神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更多的还是带有理性和诗性意识的文化审视。《对“怀想仁人”之怀想》,精确地再现了大时代变迁中人物心态的起伏,对隐于其背后的历史与文明的关系作了独辟蹊径的文化阐释;《模糊的宦迹》,勾画了怀仁旧时“县官”在不同历史时代的心路历程,一唱三叹中,使我们感到了文明行进的艰难;《古城的背影》,揭示了潜藏于怀仁人灵魂深处的封闭意识,使我们直视禁锢与开放的精神困顿,告诉我们不要“回头怜惜一个渐远渐淡的背影”;《锦屏书院札记》,描绘了一种文明衍进、薪火相传的蜿蜒轨迹,探索了怀仁文化的历史流程;《风雨沧桑话家园》,则使我们清晰地听到了历史前进的滞重而执著的足音……驿路风铃,西风残照,新宇洞开,天地一新,丽云仿佛是站在高岗之上,为桑梓地唱出了一首深情辽远的挽歌,也唱出了一首雄洪豪迈的颂歌。听着这样的歌声,相信每一个怀仁后裔都会沉思、反思、昂扬、奋发,都会用经过清风洗涤的热辣辣的目光,重新打量脚下的这方土地。

    创作总根于爱。丽云的这种爱更是让我怦然心动。他用火热的激情拥抱怀仁的苍茫与浩瀚,拥抱怀仁的历史与现实。他把这种大爱渗溶于我们憨实的方言,清澈的民谣,淳朴的风土,源远流长的文化血液。他或许已经为怀仁的文艺创作提供了一种新的范例。

    记得1997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与丽云在锦屏峰下的一个小山村修改一个电视台本,其间,丽云曾对我谈起文学之根的问题,他说:“文学创作不能没有根。文学之根也许就深埋在我们平素间往往忽略了的地方,也许就在我们的脚下延伸……”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里,竟莹莹有泪光闪烁。读着这六十多篇满蕴才情的文章,我时时会想起这些话,想起丽云眼里的泪光……

        (本文曾发表于1999年《朔风》杂志第二期和1999312日《山西政协报》)

【附言】

今,偶见丽云赠我的小说集《不谈命运》,其后载有此文,读后恍回过去,怅然久之,遂录,遥寄友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写给故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写给故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