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武树臣
武树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951
  • 关注人气: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最初的律---对古律字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上)

(2010-02-01 09:55:50)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国传统法律文化

寻找最初的“律”

——对古“律”字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上)

  在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中,对典型古汉字的研究别具一番意义。这是因为,中国的汉文字是象形(或曰表意)文字。“中国文化能如此历久不变,足以让后人追根溯源,或许就是由于使用了表意文字”;“表意文字自然要比表音文字更能显示优越性”。[①]它们象一尊尊活着的化石,凝结了真实而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蕴含着一帧帧古代社会生活(包括法律实践活动)的真实画卷。我们不应忘记,在文字诞生之前,口耳相传的历史对后人的影响也许异乎寻常地强烈。况且,对部落长老来说,“记住过去的事情是他们的份内工作。”[②]当文明的旭日升起之际,当某一特定的文字诞生的那一刻,它已经远不是造字者个人主观创造的艺术品了。因为它已具备了非如此刻划、如此构造、如此表现的内在必然性。换言之,某一文字所期标识的某一社会现象、事物或行为,已经历过多少代先民的口耳相传,形成共识和具象,姑称之为约定俗成的“群体印象”,一旦有机会将它付诸刀尖笔端,便非如此表示不可了。符合这一共同规律的文字便长久地活了下来。反之,便消失在历史长河中。这样,深究某些典型汉字的字形定义,前可探其源头,后可迹其流轨。况且,其字义之中正沉淀了先民的思想意识、风俗习惯。这些内容无不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深层价值观紧密相联、水乳交融。正是出于这一见解,笔者曾经试着写出诸如《寻找最初的法——对古“法”字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寻找最初的德——对先秦德观念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易经与我国古代法制》等文。[③]今仍不揣冒昧,连缀此文,以乞教大方。

一、关于古“律”字字义的通说

  “来自考释‘法’字者多,而探究‘律’字者少。”[④]在与古代法律实践活动有关的古文字中,“律”字的历史可能比“刑”字、“法”字更久远,其产生和沿革的途径也更丰富而复杂。因此,探索“律”字的原始本义及其衍生轨迹,不仅对于研究中国法律的起源,而且对于诠释战国时代秦国“改法为律”的真义,都显得十分必要。

  当我们读到“律”字时,不应忘记,古代的文字学家们已经为它作出许多注释。这些看似纷杂的注解,为当今学人的研究提供了诸多方便。

  东汉许慎(约公元58—约147年)《说文解字》:“律,均布也,从彳聿声”。(桂馥《说文解字义证》和王筠《说文解字句读》均以为“均布也”三字当为“均也”、“布也”详见下文)

  刊行于康熙五十五年(公元1716年)的官修《康熙字典》这样注释:“律,《玉篇》:六律也。《广韻》:律吕也。《说文》:均布也。十二律均布节气,故有六律六均。《尔雅·释器》:律谓之分。注:律管所以分气。《前汉·律历志》:律有十二,阳六为律,阴六为吕。黄帝之所作也。黄帝使泠纶(即伶伦)自大夏之西昆仑之阴,取竹之解谷生其窍厚均者断两节间而吹之,以为黄钟之宫,制十二筩以听凤之鸣。其雄鸣为六,雌鸣亦六。比黄钟之宫而皆可以生之,是为律本。《后汉·律历志》:殿中候用玉律十二。惟二至乃候。灵台用竹律,六十候日如其历。《史记·律书》注:古律用竹,又用玉。汉末以铜为之。《书·舜典》:同律度量衡。《礼·王制》:考时月定日同律。又《尔雅·释沽》:法也。又常也。注:谓常法。《正韻》:律吕万法所出。故法令谓之律。《管子·七臣七主篇》: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释名》:律,累也。累人心使不得放肆也。《左传·桓公二年》:百官于是乎畏惧而不敢犯纪律。又军法曰律。《易·师卦》:师出以律。又刑书曰律。《前汉·刑法志》:萧何攟摭秦法,取其宜于时者,作律九章。《晋书·刑法志》:秦汉旧律,起自李悝,悝者著网捕二篇,杂律一篇,又以具律具其加减,是故所著六篇而已。又爵命之等曰律。《礼·王制》:有公德于民者,加地进律。疏:律即上宫九命缫籍九寸冕服九章建常九游之等是也。又《尔雅·释言》:述也。《礼·中庸》:上律天时。又《尔雅·释言》:铨也,所以铨量轻重……。又《尔雅·释器》:不律谓之筆。注:蜀人呼筆为不律也。”[⑤]

  清段玉裁(公元1735—1815年)《说文解字注》:“律,均布也,从彳,聿声。均律双声,均古音同匀也。《易》曰:师出以律。《尚书》:正日同律度量衡。《尔雅》:律,铨也。律者所以范天下不一而归于一。故曰均布也。”[⑥]

  清桂馥(公元1736—1805年)《说文解字义证》:“《春秋元命苞》:律之为言率也,所以率气令达也。注云:率犹导也。《周礼》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阳声黄钟、太族、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阴声大吕、应钟、南吕、函钟、小吕、夹钟。《大戴礼·曾子天圆篇》:圣人慎守日月之数。……十二管以察八音之上下清浊,谓之律;均布也者,案义,当是均也,布也。《乐记》:乐所以立均。《尹文字·大道篇》:以律均清浊。《褐冠子》:五声不同均。《周语》:律所以立均出度也。纪之以三,平之以六,成于十二。天之道也。《周礼》大司乐掌成均之法。先郑云:均,调也。乐师主调其音。《后汉·律历志》:冬夏至,陈八音,听五均。注云:均长七尺,系以絲,以节乐音。《思元赋》:考治乱于律均。旧注:律,十二律,均所均声也。李善曰:《乐汁图徵》曰:圣人往承天助,以立五均。均者,六律调五声之均也。宋均曰:均长八尺,施弦以调六律五声。文六年《左传》:为之律度。杜云:钟律度量,所以治历明时。正义:《周语》云:先王之制钟也,律度量衡,于是乎生,大小器用,于是乎出。又曰:古之神瞽,考中声而量之,以制度律均钟,百官轨仪。其义言度律之声,以为钟之均,于钟律取法为度量衡也。《释器》:律谓之分。郭云:律管可以分气。《礼运》:五声六律十二管,还相为宫也。注云:五声:宫、商、角、徵、羽。其管阳曰律,阴曰吕,布在十二辰。《舜典》:律和声。传云:律谓六律六吕,述十二月之音气。正义:既以出音,又以候气,布十二律于十二月之位。气至则律应,是六律六吕,述十二月之音气也”。[⑦]

  通过以上注释,我们可以看到,“律”字的含义被概括为以下几种:

  第一个含义是音律、乐律、声律。古人按乐音的高低分为六律和六吕,合为十二律。《尚书·舜典》:“声依永、律和声”。孔传:“律谓六律六吕,……言当依声律以和乐。”《淮南子·主术》:“乐生于音,音生于律,律生于风,此声之宗也。”唐柳宗元《非国语上·律》:“律者,乐之本也。”

  第二个含义是用来校正乐音的管状器具,即以管的长短来确定音阶。亦由六律、六吕组成,合为七十二律。《集韵·术韵》:“阳管谓之律。”《礼记·月令》:“律中大蔟。”蔡邕章句:“律,截竹为管谓之律。律者清浊之率法也,声之清浊以律长短为制。”《史记·律书》:“壹秉于六律。”司马贞索隐:“古律用竹,又用玉,汉末以铜为之。”古人用律管侯气,以十二律对应一年的十二个月,故又指节气。

  第三个含义是军令、纪律、法律。《尔雅·释沽》:“律,常也。”邢昺疏:“律者,常法也。”《广韵·术韵》:“律,律法也。”《正字通》:“律,刑律。”《易经·师》:“师出以律。”孔颖达疏:“律,法也。……使师出之时,当须以其法制整齐之。”与此义相近的有遵守、效法。《广雅·释言》:“律,率也。”王念孙疏证:“《太平御览》引《春秋元命包》云:律之为言率也,所以率气令达也。又引宋均注云:率,犹遵也。《正字通》:律,法效也。《荀子·非十二子》:“劳知而不律先王,谓之奸心。”杨倞注:“律,法。”还有治理、处治之义。《尚书·微子之命》:“弘乃烈祖,律乃有民。”孔传:“以法度齐汝所有之人。”约束。《韩非子·难四》:“五伯兼并,而以恒律人,则是皆无贞廉也。”与今言严于律已同义。

  第四是与“率”同义,可互代也。率的本意是捕鸟的大网。《尔雅·释器》:“律谓之分。”王引之述闻:“律读为率。《说文》曰:率,捕鸟毕也,毕,田网也。毕或作罼,《广雅》曰:罼,率也。是率亦罗网之属,作律者,借字耳。”清朱骏声(公元1788—1858年)《说文通训定声》:“率,假借为律。”《正字通》:“率,法也。”《孟子·尽心上》:“羿不为拙射变其骰率。”孙奭音义引陆善经注:“率,法也”。焦循正义:“《淮南子·览冥训》云:以治日月之行律。高诱注云:律,度也。率与律同。”《汉书·李广传》:“诸将多中首虏率为侯者,而广军无功。”颜师古注:“率,谓军功封赏之科著在法令者也。”与此义相联系的还有遵循。《尔雅·释沽》:“率,循也。”郭璞注:“循行”。《诗·大雅·緜》:“率西水浒,至于岐下。”毛传:“率,循也。”《诗·大雅·假乐》:“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郑玄笺:“率,循也。……循用旧典之文章,谓周公之礼法。”正因为“律”与“率”通用,所以,“率”字是观察“律”字沿革轨迹的一个标尺。

  众多文字学家为“律”字含义作出如此丰富的注解,为今天的学人免去太多的辛劳,不禁使人心生感激之情。这些成果,正是今人继续从事研究的起点。数十年来,甲骨文字资料的发掘和研究,正为这种继续研究提供新的营养。我们同样应该对甲骨学者们怀有深深的敬意。

  今人关于“律”字的研究仍取得一些成就。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吾师祝总斌先生的成果。如《律字新释》(《北京大学学报(哲)》1990年第二期)《关于我国古代的改法为律问题》(《北京大学学报(哲)》1992年第二期)。是关于“律”字之研究的姐妹篇。先生就“律”字的本义及战国秦代“改法为律”等重大课题,都提出了新的见解。其次是吴建璠老师的《唐律研究中的几个问题》(载《中外法律史新探》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和《商鞅改法为律考》(载韩延龙主编《法律史论丛》第四卷,法律出版社2002年)。第三是武树臣等著《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四是同仁李力,他写了《“律”字的演变及其含义》(载张晋藩总主编、蒲坚主编《中国法制通史》第一卷,法律出版社1999年),《发掘本土的法律观:古文字资料中“礼”及“刑”“法”“律”字的法文化考察》(载韩延龙主编《法律史论集》第三卷,法律出版社2001年)和《甲骨文金文所反映的法律思想》(载张国华总主编《中国法律思想通史》(第一卷)山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此外,梁启超先生1904年所撰《中国法理学发达史论》(《饮冰室合集·饮冰室文集(十五)》中华书局1989年)、陈顾远先生《中国法制史概要》(台北三民书局1964年)、蔡枢衡先生《中国刑法史》(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同窗何勤华先生《中国法学史》一卷(法律出版社2000年)以及挚友田涛先生的《国学在法学中的运用——“刑”“法”“律”的另类视角》(载曾宪义主编《法律文化研究》(第二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对“律”字之本义和沿革进行了论述。

   上述研究成果,无疑为我们今天的研究提供了启示和帮助。综观上述成果,在深受启发之余,我仍然觉得有两个问题似乎并未说清楚:一是乐律之“律”究竟是怎样演变成法律之“律”的?二是秦国“改法为律”的社会原因究竟是什么?本人自知学力不够,但仍“知其不可而为之”。试图运用古老传说史料与甲骨文衍生途径相印证和法律样式的分析方法,对上述两个问题阐发一己之见。希望能够聊备一说,以期对千年之课题交出一份答卷。

            二、甲骨文“律”字衍生的宏观路径

甲骨文的“律”字,最早的写法是   [⑧]相当今汉字“肀”。从又从丨。又即手形。丨盖指细长之物,或为木杖,或为石杵,或为兽骨。此字形过于宽泛,缺乏特定性。尔后,随着社会生活的不断丰富,为了准确表达事物,该字便发生了分化,衍生出新的字。这种衍生是沿着三个方向发展的。

第一个发展方向是以职官为中心的。这就是  [⑨]即尹字。从又从丿。盖指以手执丿。丿又有二义:一曰鞭,即“秉鞭作牧”。[⑩]放牛放马放羊用鞭,用鞭者为放牧者。如管理众人,便成为官吏;二曰绳,即“结绳记事”。[11]专司记事者,就是史的前身。尹是地方首领,史是中央官职。尔后出现的“君”是最高长官,即国之君主。

第二个发展方向是以制度为中心的。首先出现的是  [12]即  字。  盖  (木字)的简写,意为以手执木。这里的木即指鼓槌。该字意为执木击鼓,击鼓者,又指鼓音。用鼓之高低音和鼓点之疏密来指挥军队,即“师出以律”[13]之本义。其次出现的是  [14]即聿字。学者多以两字实为一字,此说可信。律字开始指军令、军纪、号令。至战国时演变为法律之律。

    第三个发展方向是以器物为中心的。我推测,甲骨文中的  、聿二字以手所执者,盖即廌尾。甲骨文廌字写作    [15]。其形状与古法字灋中的廌字的形状是一致的。廌是蚩尤部落的图腾,读为蚩尤。又称为皋陶、咎繇。是一物而三音也。可巧的是,皋陶既是法官的称号,又是战鼓的名称。用战鼓来发布军令,又依军令进行赏罚,本来就是密切相联的事情。而赏罚的标准就是“率”。执廌尾的政治含义是向世人宣布蚩尤所创作的五刑,即“法”。[16]执廌尾的生活含义是生产工具和绘画工具。如在陶器上涂彩,在岩石上作画之类。在这个意义上廌之尾与其他兽之尾并无不同。但是廌之尾具有政治上立法上的独特意义。据说最早的筆是用廌之毛作材料的。[17]用这种筆画出的廌图腾或五刑图,自然具有极大权威。

     [18]字(律字)的产生标志着游牧民族的定居化,或者说军事组织的行政化。这时的鼓声除了指挥军队之外,更多地带有地方行政号令的色彩,诸如派粮出丁之类。此刻,鼓之音律才具有了法律规范的含义。这种规范,配上五刑赏罚便是国之法律。“国之大事,在祀与戎”。[19]诸史掌祭祀,祭之礼、祭之乐于是乎生;战鼓掌军事,军之礼、军之乐于是乎生。两者的有机结合,便是国家之礼乐。国君之命,国之礼乐,国之法度,书之于典册,便是国之典章。

 

甲骨文“律”字衍生图示

 

(肀)

 

                     

          

(尹)                              ( ) (聿)

 


   

执鞭者           执绳者               执鼓槌         执廌尾

秉鞭作牧         结绳纪事              师出以律       五刑图画

     

   尹               史                战鼓皋陶    司寇皋陶

治事为尹         执中为史

 

诸尹            诸史                  (律)   以率赏功

地方首领         中央职官            军事组织行政化

                                                   

            君          祀           戎            所以书也 以廌毛为柱

从尹发号      祭祀         军礼             生产工具(彩陶)

                     祭乐         军乐            绘画工具(岩画)

 

 


 

        国之君主         国之礼乐        国之法律      国之典章

、沿着职官的方向,肀→尹→史→君

 

  古尹字和、聿字可能均源于肀。正如裘锡圭先生所说:“尹和聿应该是由一字分化的。在甲骨文卜辞中有不少证据表明二字同源。”[20]祝总斌老师说:“尹、聿出于一源,原为一字,并不难理解。”[21]高鸿缙也说:“金文  与聿乃一形之变,非有二字。借为语词,始作笔字。”[22]

    (一)尹

   尹字应该是由肀字分化出来的。其本质特征是以丿来区别丨。丿可能代表绳索一类长状物。故“尹”字字形是以手执丿之上端的,与肀字以手执丨之中间是不同的。

   丿的第一个含义可能是“结绳记事”之“绳”。《易·系辞下》:“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孔颖达正义引郑玄云:“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说文解字》:“尹,治也。从又丿,握事者也”。手握之丿即“事”,当指政事、故事。治事者亦即执掌政事者,当即职官。故尹为官名。

  关于尹字兼有动词治和名词官名的字义,清桂馥《说文解字义证》说:“治也者,本书伊下云:殷圣人阿衡尹治天下者。《书》:庶尹允谐。郑注:尹,正也。定四年左传: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徐锴曰:周公尹天下,治天下也。宣十二年传:沈尹将中军。正义:楚官多为尹。馥案:楚有令尹,箴尹。《汉书》音义:臣瓒曰:诸侯之卿惟楚称令尹,其余国称相。楚邑大夫止称尹。如:沈尹、戍芋尹无宇之类是也。《诗谱》:管叔、蔡叔、霍叔,尹而教之。正义引《地理志》:管叔尹庸,蔡叔尹卫。《汉官仪》:河南尹。尹,正也。《诗》云:赫赫师尹。《地理志》:内史,周官,秦因之掌治京师。武帝更名为京兆尹。”

  甲骨卜辞中多见“尹”字,常与地名族名联称某尹。又有“多尹”、“族尹”。故有学者判定商代之“尹”始为氏族首长。张政烺先生认为:“族尹当是一族之长”,他们“为世代殷王所亲信,他们曾经担任更多的职务,成了显赫的世袭贵族”。[23] “尹、多尹、族尹都一样,只是名称不同。史记身份就是一族之长。……他们是商王朝的官吏,是本族人民的直接统治者。”[24] “尹字初义盖为族长”;“尹字本义为族长,引申为长官之称。但卜辞所见殷代朝廷长官称尹者却很少”;“及至周代,情况便又不同了。尹增加多了,权力地位也很高。《诗》、《书》有尹氏、庶尹;这些尹都不见于卜辞,当是周代增设的。尹氏、令尹、作册尹、内史尹都承王命册命大臣,必都是在周王左右,出纳王命的。《诗·节南山》:尹氏大师,为周之氐,秉国之均,四方是维,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也足以说明尹氏之重要。大保称天尹,更可以想见其地位之高,权力之大了。”[25]

  综上可知,在商代,尹是氏族、方国的首长。在中央王朝统治之下,“多尹”负责本领地之政事,并向朝廷承担各种义务。

  丿的第二含义可能是“秉鞭作牧”[26]的鞭。鞭是放牧的工具。牧即放牧牲畜。亦指放牧者。《说文解字》:“牧,养牛人也。”桂馥义证:“牧者,畜养之总名,非止牛马也。”牧从放牧引申出统治管理之义。《方言》:“牧,司也;”“牧,察也。”最后引申为地方官。《字汇》:“牧,古者州长谓之牧”。《书·立政》:“宅乃牧”。孔颖达疏:《王制》云:“千里之外设方伯,八州八伯。然则牧、伯一也。”郑玄云:“殷之州牧曰伯,虞夏及周曰牧。”牧又含有法度之义。《逸周书·周祝解》:“为天下者用牧”。孔晁注:“牧为法也。”由法又兼及刑罚。《尚书·尧典》:“既月乃日,四岳群牧;”“咨,十有二牧;”“肇十有二州,……象以典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臧克和注: “鞭。《释文》敦煌本‘伯3315’作   ,注为古文鞭字,必绵反。按该本记载字形同《说文·革部》所录古文,而《九年卫鼎》铭文就作   。古文形体主要是从手持物扑击,其上部分有些相类于《说文》法字下所录古文    的上半部分。官、管、馆、圈、豢等字群皆系同源。由此一关联我们即可明了古时候的官何以称做牧,例如《尧典》上文还有四岳群牧。官既然受名于牧,和牧直接发生联系的工具自然就是鞭了。换句话说,这里讲到的鞭作官刑,还揭示着鞭名的由来,作为工具的用途等诸般联系。”[27]

   总之,执事之尹和秉鞭之牧都给我们展示了地方官吏的形象。他们不仅兢兢业业完成中央朝廷下发之政务,而且还兼有管束臣民的职责。

       (二)史

  《说文解字》:“史,记事者也。从又持中,中,正也。”桂馥义证:“记事者也者。《书·酒诰》:太史友内史友。郑注:太史内史掌记言记行。《周礼》冢宰:史十有二人。注云:郑司农云:志谓记也。春秋传所谓周志,国语所谓郑书之属是也。史官主书。故韩宣子聘于鲁,观书太史氏。馥案:《通典》云:春秋国语引周志、郑书,似当时记事各有其职。外史掌四方之志。……襄十四年左传:史为书。注云:谓太史,君举则书。《玉藻》: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世本》注:黄帝之世,始立史官。苍颉、沮诵居其职。至于夏商,乃分置左右。故曰:左史记言,右史记事。言经尚书,事经春秋者也。”

   尹字中的丿,与史字中的“中”是相通的。“中”字由口和丨组成。口代表书契的载体,如岩壁、墙面、皮革、竹简、木牍之类;丨代表书契的工具,如刀笔之类。或者说,口代表盛颜料的器皿,丨代表毛笔。以笔醮汁以书者。古人将重要的事务刻划、书写在竹简上,其中就包含着许多故事、判例。久而久之,“中”就成了正确行为准则的代名词了。在古代典籍中,“中”常常指“法”和法律文件。如《尚书·尧典》:“允执厥中。”《吕刑》:“惟良折狱,罔非在中。”《周礼·秋官·司寇》:“断庶民狱讼之中;”“求民情,断民中;”“狱讼成,士师受中;”“凡官府多州及都鄙之治中,受而藏之。”持中之史与握绳之尹都是职官,一方面处理着政事,另一方面又要把各类政事之原委、经过及结果记载下来,以备查阅。故史与吏、事同源也。

胡澱咸先生说:“从卜辞、铜器铭辞、《尚书》和《诗经》等最可信据的材料看,殷和西周时代史官只有史、御史、太史、乡史和内史;”“内史是起草昭诰,掌策命的,是机要之官;”“在我国古代,有两种学问由太史掌管:一是天文立法,一是历史记载。这两种学问都与它掌管祭祀有关。太史是掌祭祀的;”“殷王的活

动和国家大事是由太史占卜,并由他们刻为卜辞。换句话说,殷王的活动和国家大事都有太史参加,由他们记载。”[28]

   综上,我们看到了掌管天文、立法、祭祀、占卜、历史记载的中央职官之史的形象。他们参与了中央朝廷的一系列重大事务,成为王之左右。

       (三)君

   《说文解字》:“君,尊也,从尹,发号,故从口。”桂馥义证:“尊也者,君、尊声近。《仪礼·子夏传》:君,至尊也。……从尹者,本书尹:治也。伊下云:尹,治天下者。发号故从口者,本书:令,发号也。后,继体君也。《书·大禹谟》:文命敷于四海。《说命》:王言惟作命。《谥法》:庆赏刑威曰君。”

君字与尹字不仅存在着密切的内在联系,而且在古文献中两字常常通用。《春秋经·隐公二年》:“夏五月辛卯,君氏卒。”而《公羊》和《谷梁》都作“尹氏”,可证。在甲骨卜辞中,“多君”与“多尹”通用。“多君显就是多尹,多君很清楚必是方国的君长,殷代方国的君长由此可知必就是氏族的族长。君原是氏族的族长,后世氏族发展成为国家,于是君也引申成为国家最高统治者的称号。”[29]

 

四、沿着制度的方向:肀→  →聿→率→律

 

    以肀字为起点,且与尹字并行的另一个方向便是制度。

   字是既与肀相别又与尹字区分的第一个字。其甲骨文写作 [30]该字左侧之   实为木字   之一半,或省写。如此,该字从木从又,即以手持木之义。该字中的木,即鼓槌,击鼓的用具。故该字的本义为击鼓、击鼓者、击鼓之声。

   在远古时代,正如《左传·成公十三年》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战争是非常重大的事情。鼓声成为指挥军队或沟通情报的重要手段。《易经·师》:“师出以律”。甲骨文资料中有“师唯律用”。[31] “律”即鼓之音调和频率。《史记·律书》:“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轨则,壹秉于六律。六律为万事根本焉。其于兵械尤所重,故云望敌知吉凶,闻声效胜负,百王不易之道也。”这里说的“声”即“鼓声”。《诗经·小雅·采芑》:“征人伐鼓”。在古代传说中,黄帝曾经用夔的皮制作鼓,“声闻五百里”。[32]黄帝打败蚩尤后召开部落联盟大会,“合符釜山”[33],统一兵符和量器,并“作为清角。”[34]此举与舜“同律度量衡”[35]性质相同。当文字诞生之际,这些古人耳熟能详的故事,便自然成为文字创作的素材,并具有了非如此表示不可的必然性。

   古代战争得以取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指挥得当。而最有效的指挥工具就是全天候的战鼓。《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载:越王勾践欲伐吴,与八大夫谋画。大夫臬如曰:“审声则可战,审于声音,以别清浊。”勾践“乃坐露坛之上,列鼓而鸣之,军成行阵。即斩有罪者三人,以徇于军。令曰:不从吾令者,如斯矣。……有司、将军大徇军中,曰:队各自令其部,部各自令其士:归而不归,处而不处,进而不进,退而不退,左而不左,右而不右,不如令者,斩。……越王阴使左、右军与吴望战,以大鼓相闻,潜伏其私卒六千人,衔枚不鼓攻吴,吴师大败。”

   战鼓之音的作用有二:首先是统一众人的行为。《墨子·号令》:“屯陈,恒外、衢、术、街皆为楼。高临里中,楼一鼓。即有物故,鼓。吏至而止。夜以火指鼓所;”“卒有惊事,中军疾击鼓者三,城上、道路、里中、巷街皆无得行,行者斩;”“昏鼓鼓十,诸门亭皆闭之;”《备梯》:“令贲士主将皆听城鼓之音而出,又听城鼓之音而入”;其次是互通情报。《墨子·备城门》:“寇在城下,闻鼓音,燔苣,复鼓;”《号令》:“寇至,楼鼓五。有周鼓杂小鼓而应之;”《旗帜》:(左军、右军、中军)“各一鼓,中军一三,每鼓三十击之。诸有鼓之吏,谨以次应之。当应鼓而不应,不当应而应鼓,主者斩。”

   古代战鼓之声之所以具有权威,是因为它与赏赐特别是刑罚密切联系。诸葛亮《将苑·重刑》:“吴起曰:鼓鼙金铎所以威耳,旗帜所以威目,禁令刑罚所以威心。”金鼓旗帜之所以具有权威,原因就在于有刑罚做后盾。战争的销烟和取胜时的欢呼,早已没了踪迹。但战争所缔造的禁令刑罚,却在先民叩响文明大门之际,扮演了无情而激进的角色。

   古代的战鼓之所以具有权威,还因为它本身就带有神圣性。《抱朴子》:“雷,天之鼓也。”《御览》十三引《河图帝通纪》:“雷,天地之鼓。”《说文解字》:“鼓,郭也。春分之音,万物郭皮甲而出,故谓之鼓。”《周礼·考工记·韦军人》:“卂冒鼓,必以启蜇之日。”注:“蜇虫始闻雷声而动,鼓所取象也。冒,蒙鼓以革。”周清泉指出:“在惊蜇之日冒鼓,是本于原始巫术意识,欲人所作的鼓与始震的雷行神秘的互渗,鼓取象于雷,雷字所从的畾,也取象于鼓,是雷即鼓,鼓亦雷。”   [36]《周礼·地官·鼓人》:“以雷鼓鼓神祀,以灵鼓鼓社祭,以路鼓鼓鬼享,以贲鼓鼓军事,以皋鼓鼓役事,以晋鼓鼓金奏。”可见,周礼之六鼓,涉及祭祀、军事、赋役、音乐诸领域,而祭祀居其半。实际上,鼓充当了司祭、司寇、司徒、司乐等指挥的角色。其中的军鼓,因战前对神祈宣誓,并且杀牲以涂鼓,便更具有神圣之威严。

   古代的战鼓或许像编钟一样是一组或一套的。最古老的战鼓名字叫“皋陶”,而最古老的法官和司寇也叫“皋陶”,这也许不是简单的巧合。《竹书纪年》:“咎陶作刑”;《风俗通义》:“咎陶谟,虞始造律”;《急就篇》说:“皋陶造狱法律存”;《后汉书·张敏传》:“皋陶造法律”;《路史·后纪·少昊》:“立犴狱,造科律,……是皋陶”。可证,皋陶与律有着某种联系。姑且称其为“皋陶造律”。这些战鼓是由不同长度、直径的鼓木蒙以兽皮而制成的。古时已有专门制作鼓的工匠。鼓的规格不同,击打时发出的声调和传播的距离也不同。《周礼·冬官·考工记》载:“鼓大而短,则其声疾而短闻;鼓小而长,则其声舒而远闻。”《周礼·春官·大师》说:“大师执同律以听军声而诏吉凶”。这里说的“同律”即事先约定好的鼓点儿---鼓声的高低和频率。“彭”字,《说文解字》:“鼓声也”。该字字义与其说是鼓声,不如说是鼓之节奏。这也正是“聿三  ”字的本义。这种鼓点儿就是指挥军队行动的号令,具有极大权威,任何人不得违反。否则将受到严惩。这些内容在古代战前的誓词中并不少见。如《尚书·甘誓》:“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战鼓皋陶的权威兼而受到刑官皋陶的拱卫。而皋陶则由于严明赏罚而被后人歌颂:《诗经·鲁颂·泮水》:“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献即谳,献馘(杀敌而取其左耳),献囚(俘虏),即核实战功依令赏赐之义。至此,古代的“律”字便由击鼓者演变成战鼓,进而演变成战鼓发出的声音,即军令、军纪。这样,皋陶造的律就是军律了。

   聿字加上彳便演化为律。甲骨文写作 [37]彳是行字(  )的半边,表示街道、路口、村落。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三人行,盖指三家之巷也。[38]当“聿”演变成“律”时,也许古老的社会生活已发生了巨大变革。古老氏族也许由游牧转为定居。原先的军事组织演变成半军事半行政的村落。这时的战鼓被固定安放在村中央的某处。而这时的鼓声除了军令之外,更多地是通知众人开会、纳粮、出丁之类,如同当年生产队的钟声一样。据史载,商人多迁。《尚书·盘庚》:“不常厥邑,于今五邦。”最后一次迁都是盘庚迁殷。《竹书纪年》:“自盘庚迁殷至纣之灭,二百七十三年更不徙都。”“律”字之所以取代“聿”字,可能与长期稳定的社会生活环境有关。《周礼·地官·鼓人》:“掌教六鼓四金之音声,以节声乐,以和军旅,以正田役”。当时鼓声的功能也从“和军旅”变成“正田役”了。

  战鼓发挥功能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鼓点儿要一致,其包含的内容须统一而明确;二是鼓的设置地点要合理,太近了没有必要,太远了听不到。由中央领袖发出的鼓点儿像波纹一样一波一波地传出去,又一波一波地反馈回来。这也许就是“均布”的本义。许慎的解释必有所本,但其古义当时或已失传。

  鼓之音律的作用,不仅体现在军事活动中,还体现在日程生活中。《说文解字》:“  ,夜戒守鼓也。从  蚤声。礼:昏鼓四通为大鼓,夜半三通为戒晨,旦明五通为发明。”这种功能又反映在古文字上。古人闻晨鼓而起作,故有“  ”字。《说文解字》:“  ,始开也、从户从聿”。闻昏鼓而熄火,以防火灾,故有“”字。《说文解字》:“  ,火余也,从火聿声”。更不必说表现“日之出入,与夜为界”的“昼”(晝)字了。在没有钟表的古代,人们判断时间是靠着耳闻钟鼓的。古人习惯于从鼓音中获知领袖的旨意,故鸣鼓之际都静静地倾听。这种氛围就是“肃”。《说文解字》:“肃,持事振敬也。从聿在淵上,战战兢兢也。”

  “律”通“率”。两个字是同义字。祝总斌老师指出:率的法律含义产生得比律字还要早些。[39]率就是标准、尺度。商鞅变法,规定:“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这些政策必然会通过立法渠道变成更为详细的规定。如:杀敌若干、晋爵何级、授田几许,这就是率。《礼记·王制》:“有公德于民者,加地进律。”率与律字义已十分接近了。及至汉代,仍沿用了此义。《汉书·李广传》:“诸将多中首虏率为侯者,而广军无功”。颜师古注:“率,谓军功封赏之科著在法令者也”。此“首虏率”与商鞅的 “军功率”[40]也许有着内在联系。青川木牍载:“二年修为田律”。其中“二年”,系秦武王二年,即公元前309年。[41]这是律字以法律字义出现的首例。立功受赏之率变成授受田土之律,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在这里,我们依稀嗅到了秦人“改法为律”的文化气息。

  《左传·定公四年》:“鲁卫之封,启以商政,疆以周索”;“晋国之封,启以夏政,疆以戎索”。如果说“礼”是家法,是组织同族人群对祖先神进行祭祀的仪式规则,那么,“律”则是军法,是组织众人进行狩猎和战争的号令。“礼”是宗法的产物,“周索”也;“律”是游牧生活的产物,“戎索”也。不管是中原农耕民族之“礼”,还是西北游牧民族之“律”,它们都在西周初期周公所总结的“礼乐”文化中占有各自的席位:礼者,中原之法也;乐(律)者,西北之法也。这两者的二重奏,便是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主旋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