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武树臣
武树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521
  • 关注人气:2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最初的刑----对古刑字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

(2010-02-01 09:5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国传统法律文化

          寻找最初的刑----对古刑字形成过程的法文化考察

 

 

   “刑”字大家都很熟悉,有两个意思:一是刑法、行罚的意思;再一个是型,模型,模范,也就是法的意思。但是,“刑”字最早是什么样子?最早的社会功能是不是就是阶级压迫的工具?它又是怎么样成后来的刑?这些问题似乎还远远没说清楚。

  “井”是一个很古老的字。二里头遗址出土陶器上面就有“井”。商代武丁时期甲骨文有一“井”字,距今有3300多年的历史。学者多以为“井”即水井之“井”,“井田”之“井”。或以为乃“井”上面的栏杆。西周前期的金文仍作“井”。到了中期“井”中加“.”。学者释这个“.”为井口,汲水之器,汲水之人,汲水之绳,或挖井时用的用具木槌球。到了西周后期,“井”中返回到没有“.”的字形。

  《易经》有:“井,法也”。当然这是后人的注释,但必有所本。又有“何校灭耳”,“履校灭趾”,“劓刖,困于赤绂”,“噬肤灭鼻”,“困于株木,入于幽谷”,“困于金车”,“其刑剭”,“其人天且劓”,等等。俨然是一本行刑教科书。其中的刑罚可以分为两类:一个是用刀锯施行的刑罚,如割耳、鼻、脚;另一个是墨刑,即黥刑,刺额。“其人天且劓”的“天”,也是刺额。“臀无肤”是刺臀。“噬肤”,刺皮肤,范围较广,如胸,乳,额,臀,臂。施行这些“刑罚”(其实当初还不是刑罚)所用的用具,除了刀锯之外还有“校”。《说文解字》:“校,囚具也”。是用木头制作的,可以活动用来固定被刑人身体各部位的专用工具。也就是《易经》里面说的“困于株木”的“株木”,“困于金车”的“金车”。“金车”大约是铜木结构的囚车。还有“赤绂”,红色的绳子,用来捆扎囚具的绳索。红色概因其辟邪,或因为染上了血色。

  那么“校”是什么样子的呢?“校”的样子就是“交”。“交”的甲骨文近似于“井”,只不过是斜向的“井”,两个字是通用的。“井”象征四根木柱构成的,用红色绳索固定的,可以改变尺寸的行刑工具。甲骨文中的“井”除了用于地名、姓氏之外,用于器物的就有两个:一个是水井的井,其形如木结构的井栏杆;另一个就是刑法的刑。甲骨文中还有“井”中加一个小点的字,众说纷纭,稍后还会涉及它。甲骨文还有几个字很重要,一个是“井”中有“人”,另一个是“井”中有“刀”,或井、刀并列。

  “井”中有“人”这个字历来争论很大。胡厚宣先生《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有一篇文章《释井》(“井”中有“人”)有集中的介绍。大约是说,商承作认为是囚字,丁山认为是死字,还有释为棺槨,人在棺槨里,有埋葬之义。胡厚宣先生释之为“死”字,他说:“且观井之主词,为王者二,为帚者十二,为王子者二十一,为王之师傅近臣者九。其非王者亦皆与王之关系最为密切,则其疾病生死,自为王关心,而必见之贞  ”。又说“[井人]释为囚,安有为王者,亦自受其刑狱之苦乎?”又举“马井”“马不井”的例子,说“夫人者固可以囚之矣,蓄马有厩,亦可以囚之乎?[井人]释为生死之死,则一切释然矣。”对于这一观点,有学者指出,甲骨文中已有“死”字。故以为不妥。

   我认为从“井”中有“人”到“井”中有“刀”或井、刀合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井”中有“人”之字,是“刑”字的原始模样,但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刑罚。那么,它代表什么意思呢?是文身,即后来蚩尤发明的“五刑”当中黥刑的习俗。始于东夷部落。“东方曰夷,被发文身”,就是证明。东夷的文身发展到蚩尤的黥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商人继承了这一个传统并加以改造。因此,在商代的前朝,“井”中有“人”之字,只是风俗习惯意义上的文身。古代文身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特别是给儿童文身,他们会哭闹的。而且文身是较长时间的工作,有复杂的程序。因此需要“校”即“井”来固定人的身体。《易经》里说“噬肤”就是纹身的过程。“噬”,咬也。亦即“肴”。文身是一件痛苦的过程。毅志薄弱的年轻人免不了要大呼小叫。于是便有了“倄”字。《说文解字》说:“倄,刺也,从人肴声,一曰痛声。”《广韵》:“倄,痛而叫也。”这个字反映了用“井”把人固定起来在皮肤上刺青的情景。文身用的刀子很小,很精细,即“辛”。有直刀,弯刀,还应当有墨汁和笔之类。因此,该字不需要用刀符来表示。只是到了后来,发展到用大工具刀锯干重活(割耳、鼻、脚)时,才突出了刀符。

  文身的字义自然还可以涉及到马匹,给重要的马匹身上文上标识,也用这个字。这是很自然的。驳字、骍字就可能与此有关。既然对王的亲族、地位高的人乃至于马匹都可以文身,那么就解决了“囚”字、刑罚的“刑”字和“死”字都解释不通的问题。

  甲骨文的卜辞中有这样的句式:对几十个人进行刖刑,井?还是不井?这时的井就是刑罚的意思,而不是死不死的死了。因为在卜辞的逻辑来看,问对几十个人行刑,会不会死,这是不符合逻辑的。为什么呢?刖刑不是死刑,如刖刑的结果大多致死人命,就和死刑差不多了。

   现在回过头来说文身。文身的意义是作记号,给本人看,也给大家看。看的目的是约束和禁止,这和禁忌是密切联系的。周清泉先生写了一本书,叫作《文字考古》,对我启发很大。他说,在商代,男孩八岁要行成童之礼。天干十位中辛为第八,表示要用辛行文身礼,即刺额。女童十四行成人礼,要文乳。日本古汉字学者白川静先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指出:“爽字形以两乳为主题,显示女性的纹身。”周清泉先生在《文字考古》中则列出与文乳有关的十七个甲骨文。天干十四即丁,丁者壮也。男女成年之后可以“私奔”,谈对象了。即“仲月二月虽奔不禁”之义。女子十四行礼为“妾”,“妾”字的另一种写法是左“女”右“辛”。“聘为妻,不聘为妾”。这引起我的一些联想。天干二十为“癸”,该字上半部即樊字,中间有个井字,代表校。下面的“天”即黥额,“其人天且劓”的“天”。也许男子二十岁成年时还要再文一次额。男人由于文了额文了胸而显得美丽,“彦”字就是辛和彡组成的,彦,男子之美称也。女子因为文乳而显得妖冶,故女、井合一为“妍”,文静漂亮之义。

   说到文身的“文”字,也是由于文身而得来的。“文”字本身即来源于“文身”。《说文解字》说:“文,错画也,象交文。”《史记·越世家》:“剪发文身,错臂左衽。”注:“错臂亦文身。谓以丹青错画其臂。”以刀割肤,令血出,又填之以墨,赤青相交。于是有“文彡”字。《广韵·文韵》:“文彡,青与赤杂。”又《礼记》:“青与赤谓之文。”文身,施行于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人群。其目的是规范人们的行为,变野蛮无序为文明有礼。文身启自额,“天”也,又扩至胸,“人”也。故有“侀”字。文身的文化含义被《易经》的彖词概括为:“天,文也,人,文也。文明以止。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文即文身,明即明示,止即行有所止。在这些玄妙的理论的背后,不过是一些平常而朴实的生活经历。甲骨文中的“文”字就是类似爻字中间有各种符号图案,表现的正是男子二十岁文胸之义。于是,联想到颇有争议的“井”中加点的字,爻中加点和井中加点,这两个字是相通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井”中加点之字,起初便是文身。周清泉《文字考古》中列出了十个甲骨文的文字。其字形是斜立之“井”,中有各种图案。如果我们把这个字摆正的话,那就是“井”中加“.”的那个字。

   古“井”字经历了一下的演变过程:井→ (人) 丼(.)→  侀→井刀。正反映了从风俗习惯的文身到刑罚的历史演变过程。当文身之黥演变为刑罚之黥时,那个小点已经不明确了不再适用了,才出现了井刀相合的刑字。《礼记·王制》说:“刑者侀也,侀者成也。一成而不变。故君子尽心焉。”第一个刑指刑法,而侀字指文身。一经文身,终身不可改变。而由文身所确立的规矩,应当谨慎遵从。

我想再说说男孩八岁文额。八岁文额为“童”,是成童之礼。“童”的本义是为尚未长出角来的牛羊。没长草的土堆也叫童。童字上面是“辛”字,文身的工具,下面的“里”字,实际上是一个人的面部轮廓,文额的图案可能是在前额上的中间偏上的部分,文一只牛角之类,表示长出了角,成熟一些了。二十岁时,在文胸的同时,再在额上文一角,这个角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了,表示最终成年。东夷人额上有一只角,源于独角兽的图腾。独角兽可能最初是有这样的动物,以后绝迹了。但东夷人,蚩尤后代,世世代代在额上文一个角,就把这个传统延续下来了,表示它没死。也许到了以后的某个时代,东夷人集体地做了俘虏,这样,额上的独角图案便成为奴隶的符号,才慢慢的把文身变成了黥刑。

  男孩八岁文额,表示他半大小子了,要懂事不懂事的时候,应该离开母亲的身边,不要再吃母乳了。他应当由舅舅们教育了。这种文身的文化意义是禁止母亲与亲儿子之间的性行为。是一种禁忌。男孩在母亲(或许多母亲)身边,长到八岁,足以独立了。而且母亲在哺乳期间不易怀孕,这有利于少生优育。八岁之后断乳,母亲又可以生育,这有利于种群的繁衍。有一个类似动物世界的电视片,有这样的情节:在狮群之外,有一、二只游荡的雄狮。雄狮千方百计要咬死母狮正在哺乳的幼狮,目的是与母狮交配,并生下他的后代。如果狮子王国有成童之礼,幼狮就不至于死于非命了。

  男孩八岁文额是一种教育的措施。在原始社会,对幼童的教育除了语言和身教,可能更多依靠强制性措施。古代的“学”字、“教”字,“孝”字都带有“井”、“爻”字,这就是“校”春秋时子产“不毁乡校”,“乡校”就是集中进行教育的场所。进行教育的人可能就是廌,这是一个官职,专职人员。甲骨文里有“御廌”一词,郭沫若先生认为是“司法小吏”。“司法小吏”兼着民间教育的职能,这跟前些年中小学校设法制副校长是一样的道理。教育的方法免不了粗暴,这就是“鞭作教刑”。把坏孩子脱光了打他个体无完肤——“臀无肤”,“噬肤”,身上出现鞭痕:××,这就是爻字,井、交、爻、文都是相通的字。正因为廌是法制副校长,所以身边离不开“井”。于是我们在甲骨文中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字[廌井],左廌右井。开始是教育坏孩子,后来是教育违法者,开始是文身,后来是黥,还有其他残酷的刑罚。当“井刀”字出现时,它只是宣扬其暴力无情的一面,而它的前身,那些促使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在齐鲁原野上在夕阳余辉中闪动的美丽动人的文身图案,早已荡然无存,只露出血淋淋的刀锯来。

                                                                                作于2009年9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