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篇小说选刊
中篇小说选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216
  • 关注人气:2,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者点评:意象《茑萝》,何处是我们依恋的家园

(2011-07-19 17:20:14)
标签:

杂谈

分类: 编读往来

意象《茑萝》,何处是我们依恋的家园

重庆读者  周其伦

说起来有些奇怪,一般我们对一个作者的解读都是从他的作品开始的,而须一瓜则不然。最先引起我注意的竟然是她有些俏皮的名字,当我知道她竟然是一位高产的女作者时,她的名字给我的印象就不仅仅是俏皮了,我近乎崇拜地读了她的《海鲜啊海鲜,你为什么那样鲜》、《小学生黄浩的文档选》等几篇作品,精妙的构思和谐趣的语言深深地感动着我,我记住了她的大名须一瓜。

近日读到了她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第六期上发表的《茑萝》更是增加我对她的这种关注。《茑萝》是一个小中篇,里面人物也不多,叙述的事件本身也没有多少离奇之处,但是作品通过一系列细节的描写,展示了一对父女之间关系从亲密无间到分崩离析以至于到决别都没有能够再见上一面这个过程,所折射出来的人生况味的确让我们惊叹唏嘘。小冈是在和“我”斯混于长江第一湾的时候得知父亲王卫国去世的消息的,令人意外的是小冈不论是心里还是表面都没有丝毫的悲痛,这样的细节一开始就牢牢抓住了读者的眼球,随着故事展开,小冈和她父亲的关系交恶情景便依次在我们面前撩开了面纱。我们很少有人经历过这样刻骨铭心的痛,但是我们很多人都在幼年的时候饱受过父母责难。小冈孪生姐姐的命运就更为凄惨了,为了反抗父亲的暴力,不惜用生命做为了赌注。姐姐的死似乎一点也没有改变父亲的乖张和暴戾,把他的爱幻化成严酷的责罚教育倾撒在小冈身上,奇怪的是她的母亲几乎永远只知道“黄荆棍下出好人”这样的歪理,永远地站在父亲一边,把他们畸形的对女儿的爱演绎到极至,悲剧不可避免地再度发生,小冈没有像姐姐那样为了战胜父母选择去死,而是毅然离家出走,任由一直依恋的家园被远远地抛在身后。

我在作者的创作谈里读到这样颇带情感色彩的话语,作者是想把这部作品送给全天下的父母并且通过作品对那些至今仍然还处在小冈地位的人“一种微弱的致意”,读到这里我的心灵震颤了。是的,多少年来望子成龙几乎是每个家长的从儿女呱呱坠地就开始有的梦想,考试要双百,琴棋书画无不涉猎,最最容不得的是儿女贪耍闯祸。绝大多数家长尽管没有王卫国两口子那么极端,但是心底里对他们的举动是赞成的,至少是默许的,这样就为悲剧的一再发生创造了条件,其实这才是作者创作这部小说的深刻含义。想到这些,我能够比较深的理解小冈在得知父亲去世后那种痴狂般的冷漠,也多少了解了作者把她安排在茑萝旁边为死去父亲祝寿时的呢喃。

茑萝是意象的,作者正是采用意象的茑萝大声地向人们诘问:天下的父母们,你们含辛茹苦地拉扯儿女们长大,可曾经想过他们内心的真实感受,何处才是儿女们可以依恋的家园。换言之,你们也曾经是儿女,儿女们以后也会成为父母,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我们应该怎样去营造我们自己可以终身依恋的家园?

一部小说读到这个层面上,也许有些沉重了,但是我们恐怕谁也不能逃避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这就是我对《茑萝》的理解。须一瓜在作品中秉承了她惯常的写作风格,语言诙谐,叙事冷静,细节的描写尤其到位。用一个女作者善于观察的,留心揣摩的特性,感触细腻绵长,读来很是过瘾。

(《茑萝》选载于《中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四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