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篇小说选刊
中篇小说选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7,870
  • 关注人气:2,4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天上种玉米》创作谈:只为一个梦想

(2009-04-14 11:12:06)
标签:

杂谈

分类: 作家与创作谈

只为一个梦想

王 华

《在天上种玉米》创作谈:只为一个梦想

我常常喜欢静下来想想他们。这里的他们指的是我的那些乡亲,我自以为是很了解他们的,所以想他们的时候就会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前一阵在北京的时候,我到六环上的一个叫善各庄的地方去看过我的一位远房表弟,他几年前就从家里飘到北京来挣钱了,闯出了点儿名堂以后,就把一家子都拖北京来了。我到那儿的时候,表弟还没能赶回来。他爹趁空说这庄上住着很多三桥人,还带我一家一家地走,向他们介绍我是谁,也向我介绍他们是谁。那阵儿正是冬天,家家都围着个铁火炉,老的少的,一张嘴全是家乡话,亲切得让人心口直泛甜。他乡遇故人,比什么都亲,在家时并不认识并不来往的,这阵见了也都是亲爹亲妈亲兄弟,把最暖和的屋角让给我坐,再给你泡上杯热茶。有的甚至还打算架锅烧油茶来喝。他们到了北京,依然没有改了喝油茶的习惯,他们见了你,还记得你是喝油茶长大的,那份温暖,简直无法言喻。

油茶当然没有烧,因为有人很不屑那样的招待方式,他要请我去吃酒楼。酒楼就在旁边不远,牌子很吓人,叫“金百万”。请我吃饭的人以前跟我并不认识,他生长在山里,我生长在镇上,我们以前从来就不知道谁是谁,但这并不重要。在北京这么大一个地方混着,有一个家乡人来看他了,他没有理由不出手大方一些。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叫绷面子。我们那地方的人,绷面子是传统,吃干的时跟人笑,喝稀的时还是跟人笑。别的地方的人,吞了一肚子黄金还跟人哭穷,我们那地方的人,肠子饿干了也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肚皮是瘪的。根本就不容我说话,很牛地拿起电话订餐。操了一口蹩脚到家的普通话,说话时因为舌头太累脸皮还不住地抽。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牛气。

“金百万”那地方一看就不是随便什么人进得起的,我们去的时候坐的是东道主的一辆长安车,松松垮垮的,车里一股灰尘味儿,所以我能想像得到,请我吃这顿饭需要多大的勇气。不过对于这一点,我那远房表弟有另一套说法。他说这人请我吃饭是假,请他吃饭是真。说这人出来几年混得都不好,这两年全靠他罩着才混得不错一些,他早就该请他吃饭的。说,你来看我,他请你吃饭,这明摆着是在给我烧香哩。表弟是当笑话说的,我也当笑话听,你不笑都不行,因为你发现他们变了,从老实巴交变得狡猾了,变得可爱了。表弟飘出来好些年了,长了很多胆识和牛气,脸上还多了一块疤痕。据他说那块疤痕是别人拿西瓜刀砍的,他没把故事往深处说,只说这疤留得好,有了这疤,他吓唬人都不用太费劲儿。说完了哈哈笑,问你是不是这样。于是,你也只好跟着笑,当然,笑完了,你会感觉舌根间会有另一种滋味,那滋味,叫涩。

创作这个故事的冲动,就来源于那种滋味。由于我和他们一样是土生土长的人,所以我能切肤般体会到他们的酸甜苦辣,世界在变,他们的梦想也在变,只为一个梦想,他们可以放弃很多,如故事里的王飘飘。但是,同时他们又在坚守着一些不变的理想,比如故事里的王红旗。他们都很顽强,顽强追逐,顽强坚守。

 

(附注:《在天上种玉米》选载自《中篇小说选刊》2009年增刊第一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