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曼哈顿放风记

(2008-10-12 05:11:52)
标签:

留学

纽约

城市

三毛

曼哈顿

玩乐

散步

异国

漂流

杂谈

住在曼哈顿岛上,并不经常需要或想要去别的区。工作,娱友,爱恨,吃喝,都是在这个两河夹置的雄壮而狭窄之地,日子富丽又节奏紧张,一般的可以过的城中无甲子。在不需要黑衣华服,点装微笑去与人相对的时候,我最爱一个人自由自在,穿着夹克仔裤沿着它的纵横街道去一边散步,一边冥想,走走停停,仿佛是定期的放风,只是这背禁者满心感激,岛上的自我囚禁日子过得心甘情愿。

 

去过很多的城市。 每一次出发之前,总要了解这个城市是否“走得来“。能够走得来的城市,往往是最好玩的。 走得来,并不在小,而在于让人走而能玩,在于密集的小店,咖啡馆,画廊,公园,在于人气聚集和人的灵气 

 

所以如果走是为了去买东西, 那叫逛街; 如果是为了去某一个地方, 那叫赶路, 如果只是为了锻炼筋骨, 那叫骝弯儿. 我这边走边玩, 走既是玩, 玩则必走, 就该叫放风.

 

纽约和巴黎是我看到最走得来的大城市,也必须走着去体会和玩味。罗马和上海次之。可惜我挚爱的北京却不是很走得来,香港也不是。小一些的蒙特利尔, 波特兰和阿默斯特丹也是可以走着玩的,只是更集中一点,不像纽约和巴黎那末无穷无尽,时时变幻,而各区又风情各异。所以,在这样的城市放风,由不得你不心花怒放,浑忘了身是大公司之囚,一到周一至周五就要被收监了,周末也要看表现才能略有自由。

 

话说我在广告公司繁忙工作之余,每有放风之暇,必乐而走之,既可学康德散步冥想之风姿,又可保持苗条有力之腿形,做大都市里的一道美丽风景,随时准备收获路上的奇遇。我放风,象所有的放风,是有固定路线的,但没有特别的目的。

 

我住在55街和九大道的交口处一所红色高层公寓。处于中城西侧。往西三条大道,便是哈得逊河,除了夏日去沿河骑车,看落日,我是不向西行的,因为那里现在人气不够浓。沿九大道往南,满是意大利,法国和墨西哥餐馆,甜品店,酒吧,超市,煞是热闹,但那是我的生活区,属于窝边芳草坡,不是放风冥想的理想路线。沿路口往东,是通往卡耐基音乐厅,第五大道,麦迪逊大道购物区的。我每当要去SAKS 或BARNEY’S 进行购物治疗,或按照NEWYORKER的指引去MOMA看最新艺术展,或去卡耐基做听众,清点亚裔观众人数,当以此道莫数,但由于它目的性极强,非无目的放风的最佳选择。 所以,我只向北走。

 

北边就是我挚爱的上西城,有美丽的中央公园,和河边公园,北边有林肯艺术中心,有无数条静谧的街道,两边有高树遮掩的纽约式的联排房屋,屋前的石阶上适于小坐,可抽烟,有人经过时可做忧郁状,让人以为是寻隐者或爱人不遇,或怀才不遇,种种在纽约都人数众多,而始终不弃。

 

北边有记忆。

 

我放风之时一定不去华丽的时代华纳中心,那里地下的WHOLEFOOD是我的自家厨房,卖的成品食物比我自己做的好吃。那也是地铁交会的地方,因而是我上班的必经之路,放风时绝对绕行。

 

我总是沿九大道往北走,在星巴克买一杯拿铁咖啡,然后经过我经常买早餐的BAIGEL 店,那里几个勤劳的西裔打工仔有最纯朴的笑容.

 

北行至65街,便是大名鼎鼎的林肯中心,我在还算爱好歌剧的人群中算是年轻的,因而代表了歌剧观众那日渐稀微的未来。所以每到这里,必踱步到大都会歌剧院门前浏览演出剧目,坚决捍卫对歌剧的忠诚。曾经在这里穿着华服与爱友看霍夫曼的故事,那一段著名的女声二重唱,听到泪水夺眶而出。朋友看着我笑,说看我比看歌剧好,因此知道让男性朋友陪看歌剧,如同让陪逛商店,都数不义。但那冬日夜晚的记忆只是美好,放风到这里心里总是微笑的。

 

再往北, 是九大道与百老汇大街的交口, 从这里九大道变成了哥伦布大道.贯穿曼哈顿南北的百老汇大街, 曾是印第安人的重要道路, 通往哈德逊河谷的水源和树林中的营地. 我站在66街和百老汇的交口,极目远眺, 想象着插着羽毛的酋长, 骑在马上, 威严沉默的远去, 却只看到远处的高楼和白云悠悠. 如今, 这里的繁华与在这片大陆上仅存的印地安人已经没有关系. 他们居住在贫瘠和偏远的山中保留地, 依然沉默.

 

66街与79街之间的百老汇罚善可陈.罗列着大众品牌的商店和小百货和超市. 我总是在66街过到对面, 有时钻进大书店里看新近的好书, 尤其是纽约时报书评大力推荐的. 或者在百老汇与哥伦布大道中间的农人集市上看最新的花草, 品尝家酿的果子酒和特别烤制的面包. 有阳光的周日下午, 坐在集市边上的露天咖啡坐上, 看人来人往, 品位非凡的上西城住客或着兴奋的观光客, 读时报周末版, 也可以发呆,无须面对报表, 企划书, 真是放风的好时光.

 

对我的放风之路, 从这里有两条路可走, 直接往北, 沿哥伦布大道上行, 或者往东, 进入中央公园., 往往据心情和天气而定. 秋天叶子金黄的时候, 一定是多走公园. 心情好的时候亦然. 感觉伤感的时候, 却往往想在更多家园气氛的街道上漫步, 可已逛小店, 吃甜点, 或者看看又一家新开的葡萄酒馆, 准备与朋友造访. 放风又分明是给平时的生活或美梦查看地形, 以便在越狱偷的半日闲时快乐享受. 这样的走自有一分喜悦的憧憬.

 

虽然放风时景色依旧,但人总是不同,一天天想的看到的也是不同,所以从不寂寞和枯燥。

 

往往会经过许多曾经有过美好记忆的地方, 再经过亦是怅然或感动. 记得蛋糕乐队唱的那首WALKONBY, 走过带着过去的地方, 正是那样的无奈而微痛的心情,却笑容不改。 .

 

在74街上,哥伦布大道与中央公园南街之间,曾经住了一对爱友。我散步至此,往往做不速之客,打电话,按门玲,上去小坐。一次在街角的花园,漫步稍停,心里正有点忧伤,打电话过去, 居然是得知朋友刚刚在上东城的医院分娩,立即在街角的花店里挑一束艳丽的花,打车过去,正是在欲望城里MIRADA 生产的医院。 我不需象CARRIE那样扮演主心骨的角色, 到是朋友的喜悦,和小孩子美丽纯净的脸庞,让我感动,而忘了自己的烦忧。爱友05年举家搬回了北京,以后几次再走过,他们的白色拱形长窗,总是窗廉低垂,而街口的小花店艳然如夕,承载着这城市的每一个牵挂和开怀。我走过,对着花店的主人微笑。  

 

每每不知道自己脚下的路是如何的有故事。偶然读到,爱伦坡在82街与百老汇路交口的草屋里写下惊人的段落,我在下一次放风时便在此处流连,叹息不已。虽然物不是,人亦非。

 

算准了时间,要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沿中央公园里的大道往回走。渐渐的树梢黑影后面显露出中城林立的高楼,仿佛梦幻传说中的城堡,渐行灯火慢慢逼近,人在走入一个梦里,不真实的,虽然这城市的绚烂触手可及。放风至此,毕默默惊叹。

 

曾经一再的读三毛在撒哈拉沙漠里平沙漠漠夜带刀或是小时侯关于拾荒的梦,知道她的血液里也是爱放风的。我面对着夜幕里的风流和繁华,没有大漠野风,却也是一派雄壮,是流浪的人看到可以驻足歇马的风景时候的心情,一种想要哮歌的豪迈。因为走到这里,看到了, 所以是不枉这一番跋涉,即使路途仍然在某一刻将继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