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盛昌博客
李盛昌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826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扭住了犯罪分子的贼手

(2008-10-20 08:32:57)
标签:

散记

杂谈

分类: 南方爱恨

     一九九五年的某天,九江团市委一名干部经朋友介绍从深圳来莞找我,希望我帮他牵线找点项目赞助款。我招待他吃过晚饭后,他执意要赶回深圳。我送他到汽车总站,他上车后我嘱咐他别下来走动,等客满就会开车。我刚回报社,就接到他的传呼,说被四个歹人抢劫了,并说那几人还在附近转悠。我马上邀集报社的几名兄弟骑上单车就冲向总站。其时正是夏天,我那老乡牙床抖动,双臂抱在胸前像是抵抗不住寒冷。见了我,悄悄地指指不远处铁栏杆上的穿黑衣像座矮塔样的壮汉说“就是他抢的”。我和好打抱不平的同事老焦马上冲过去,我从背后扭住那人肥壮如牛腿的手腕,老焦上去踢了他几脚。车站保安也赶到了,我们合力将那家伙扭到车站派出所。扭送过程中,他的几名同伙在旁起哄:为什么抓人,放了他!我大声对保安喊,这里不是讲理的地方,快扭他到派出所!民警从那黑大汉身上搜出了重要物证:四张百元人民币,但一块有“人民日报”字样的手表在混乱中也许转移了,或者被他的同伙保管着。证据不足,那家伙最终还是在第二天被释放了。老乡当晚在我的单间宿舍里仍然牙床磕巴,再三要求我陪他在房间不要外出。在他的想象中,东莞简直是土匪遍地,危机四伏。十几年后的某天,那老乡以庐山区副书记的身份来莞参加招商会议。会议间隙,特意给我电话,一定要见上一面。我去了,他说马上要赶赴深圳,只能和我讲几句话,他说生命里永远忘不了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他对周围同事介绍:老李当年“该出手时便出手”,够意思!他将一条家乡名烟塞给我,让我一定收下这点心意,然后匆匆登车赴深圳。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和记者站的几名同事从广州坐大巴回莞,途中上来三名穿白衬衣打领结的年轻男子,在我们后面落座。他们的样子很像几名大学生或大公司白领。正值午饭后,车子震荡中我们都睡眼朦胧。我突然感觉有一只手在我右方过道那边女同事包里摸着什么,再努力挣眼看,从包里掉了几样东西在地上,那个包的侧面开了长长的口子,一只贼手就在那条破口里掏摸着,而女同事竟睡着了。我顺着贼手往后看,发现正是那三个穿白衬衣的其中一人,另两人也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我的另一名男同事在前面几排大约也睡着了。我听见血在翻涌的声音,胸中猛地腾起一团烈火。我顾不上考虑个人安危,铁钳般的右手抓住那家伙一根中指往后猛掰,同时一声怒吼:干什么!两眼喷出怒火直向对方烧去。那贼人痛得抽出了手指,凶狠地与我对视了十几秒钟,终于低下了头。就在我的睡意再度袭来时,朦胧中又看见了那只肮脏的手指在掏包。我毫不犹豫地再次伸出了正义之手,用更大的劲将那只手指掰向后方,那家伙痛得直咧嘴。我再次怒发冲冠大喝一声:干什么!贼眼狠狠地盯住我,我也狠狠盯住贼。我听见四条眼波在空中像冷兵器一样的铿锵搏击声。终于,我的凛然正气占了上风,那家伙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慌乱。几个贼互相递个眼色,忽然大喊:落车,落车!司机马上知趣地停车,让那几位道貌岸然的贼先生在半路下去,并且不敢向他们收车费。贼下去后,我那女同事还在梦中。旁边的女孩将她推醒。那女孩是唯一全程见到我与贼人斗狠的人,她感概万分:你的胆子太大了,他们有刀呵!我说:今天假如他们动刀,我肯定会吃大亏。但我根本没想那么多。我只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看见他们光天化日这么猖狂,我的肺都要气炸了。

    也许是我的运气好,或者是邪不压正。我的几次挺身而出都有惊无险。这也许就是上天对我这个好人的奖赏吧。我所做的一切,同类看不见,甚至颠倒黑白、恩将仇报都没关系,只要老天知道并且保佑我就行了。也许,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再也没有当年那么敏捷强健的身手,但那股血性男儿的脾气是永远改不了的。面对罪恶和压迫,耻辱地活着,真的生不如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