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小七-
-花小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624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

(2014-06-13 07:51:25)
标签:

转载

分类: [理论]诗观点
原文地址:桑恒昌:迷人短诗作者:大诗界

桑恒昌 的诗

   桑恒昌 ,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
出版中文诗集10部,另有《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2005年7月。德国汉堡wayasbah出版社)《桑恒昌短诗选》(中英对照。2006年10月。香港银河出版社)。诗作入编380多种选集;178多首(次)诗作被翻译成英、法、德、韩、越文发表,并在国外结集出版。评论其作品的文章计500多篇。另有三部评论专著。
其代表性著作有:《低垂的太阳》《桑恒昌抒情诗选》《爱之痛》《桑恒昌怀亲诗集》《灵魂的酒与辉煌的泪》《年轮.月轮.日轮》《听听岁月》以及《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

博客链接:桑恒昌 http://blog.sina.com.cn/u/1262155885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中华民族

 
黄皮肤
是我们这个民族
永不褪色的袈裟
走出地球
也走不出黄河的血脉

 
我们拥有翠竹的品格
扶着自己的脊骨
一节一节长大
只要有一个人站立
这个民族就不会倒下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读史

 
几乎每一页
都被洞穿过
或用冰冷的长矛
或用灼热的枪弹

 
几乎每个洞
都被缝补过
或用流泪的鲜花
或用麻木的时间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小蟹

 
千万
莫看轻
这只小蟹
也许它
能告诉你
什么是大海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寒秋

 
冷月下
凝霜的草叶
似凛冽的雪刃

 
草丛中
双目失明的蛐蛐
在吹埙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节日

 
民俗中
那么多的节日
都是
为游子准备的吗

 
其实
想家的时候
所有的日子
都是节日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仅有的种子

 
苦海无边
回头是

你会是我
永久的岸吗

 
我的情感
是大灾之年
仅有的
几把
种子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等 

 
如果你是头上的云彩
垂落的雨就是小溪
千条万条流来
我在浩瀚的海里
等你

 
如果你是掉队的孤雁
我期盼风寒霜重的秋季
缩成石头,抱紧自己
我穿厚厚的夜
等你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蝴蝶与花

 
一只蝴蝶
向一朵花飞去

 
突然感知
花谢的消息

 
它伏在草丛
再没有飞起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坐成荒原

 
只有你
能把这山
像岩浆一样
悄悄还原

 
若终究不肯
我会独对
最后的地平线
坐成一片荒原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雨季的我

 
我的泪
还没有流出
怎么就喧哗在
你的眼里

 
头上千伞万伞
伞上千缕万缕
又是一季
漫长的雨

 
你知道吗
那所有的雨都是我
你知道吗
那所有的我
都想湿透了你

 
你的弓
在我的弦上
拉过一次

我的弦
在你的弓下
将颤抖一生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

昨夜
梦见西瓜
切开来,竟是
白籽白瓤的童年

 
断瓜合拢
居然长在一起
母亲的蔓
又给它一根脐带

 
不知这瓜
熟在谁的梦里?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选择

挫碎过痛苦的牙齿
无奈何
一颗一颗地脱落

扇起过风波的舌头
却总是
陪到最后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鸟儿打问

仓皇的鸟
四处打问
眼里
朦胧着凄苦:
谁拾到一个
很大很大的梦
它的名字
叫森林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等 

意象,啄着
谢顶的额头等我

灯光,伏在
开关的后面等我

往事,泳在
泪腺的这端等我

 
长夜,堆在
满满一张床上等我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

 

多少过去了的过去
多少过不去的过去
全部
埋在心里

 
病一样憔悴
死一般凋零
春到处
又一株全新的你

 
只要有根
就能走遍天下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观海有感

网老了
鱼还年轻


船年轻
海却老了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

 
大地不肯收留
就去天上流浪

 
伴启明星
坐穿夜的牢底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

 
柔骨弱水
每遇险阻
也刚刚烈烈地
站成一排排汉子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教堂门前问答

 
那么多人去教堂干什么?
问问上帝天堂在哪里

 
上帝怎么说?
不是无语就是不语

 
祈祷,为苦命的诗人

 
主呵
当你失眠的时候
是否偶尔
想起过荷尔德林
主呵
当你成眠的时候
是否曾经
梦见过荷尔德林
阿门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也 

――致尤·凯尔纳

 
也许你走得太早
也许我来得太晚
我们终于没有相见
我会去你的诗里
领略博大与深刻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大戈壁

 
静静的躺着
看风来云去

红柳用根
掘着深井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

 
骆驼向我
问起过大海

海鸥向我
问起过沙漠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向阳关

 
只见行路的人
不见筑路的人

 
筑路的人
总是比路走得更远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这个地方那些人

 
现在是广场
过去,曾经是
几个朝代的刑场
 

有的人在这里被杀
是因为太高大
有的人在这里被杀
是因为太卑鄙

 
卑鄙也罢
高大也罢
死都不是最后的了结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老屋

 
所有的村庄
都有自己的乳名
它们共同的大号
叫故乡

 
常常想起
故乡废弃的老屋
像坠在地上
风割雨剥的鸦巢
又像依闾而望的
老母,站在
瑟瑟的等待里

 
只待见面时
把心窝里的温度
掏给我
才肯
坦然倒下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灵魂的颜色

 
诗人的灵魂
是蓝色的
像天
灵魂的高远
就是天的高远

 
诗人的灵魂
是蓝色的
像海
灵魂的滋味
都是海的滋味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池中鲤

 
狰狞的食客
近在咫尺
比食客更狰狞
比咫尺更近的
是菜刀
和砧板

水族勇士
置生死于度外
仍在进行
激烈地争辩
龙门,究竟有
还是没有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中秋月

 
自从母亲别我永去
我便不再看它一眼
深怕那一大滴泪水


来,
湿了人间。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除夕之忆

 
每当写到母亲
我的笔
总是
跪着行走

 
如果母亲是鱼
母亲会剥下
所有带血的鳞片
为儿女
做衣裳

 
母亲用五更灯火
纺了一根脐带
我把它走成
一万里
尽是滔滔的江河

 
今夜母亲又会在
年头和岁尾的
路口等我
再一次
将儿子
连根拔起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心葬

 
女儿出生的那一夜
是我一生中最长的一夜
母亲谢世的那一夜
是我一生中最短的一夜
母亲就这样
匆匆匆匆地去了

 
将母亲土葬
土太龌龊
将母亲火葬
火太无情
将母亲水葬,
水太漂泊
只有将母亲心葬了
肋骨是墓地坚固的栅栏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天上有月

 
一起走过的路
决绝地随你去了

 
太阳举不起薄薄的黄昏
我拖不动淡淡的影子

 
心中乱了经纬
泪痕是结痂的伤口

 
天上有月,却不敢抬头
怕它缺,又怕它圆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叫关

 
你用美构筑一座城堡
你把心捶打成城门

 
欲攻,攻而无力
欲取,取而无智
只有在城下
连连叫关

 
我真怕你用沉默
把我的心
判处无期徒刑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中秋月圆

 
午夜的月亮
是普天下的炎黄子孙
用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
一心一心望圆的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伐木

 
锯子
微笑着
露出亮亮的牙齿

 
树闭上眼睛
任泪水
湿透年轮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诞生

 
父母给生命
一个幼芽

 
上帝给世界
一个毛坯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拜托了, 蚂蚁兄弟

 
当死神
冻结了我的呼吸
蚂蚁兄弟
请把我的诗魂
运回故乡去
用亲娘土
为我
作一身新衣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候鸟与寒鸦

 
幸运
是一只候鸟
总在渐来渐冷的季节
离我远去

 
不幸
是一群寒鸦
我所有的神经杈上
都有它们孵卵的巢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人生的十字架

 
如果
一句诗竖起来
何惧
一具尸横下去

 
爱与痛
构成这
人生的
十字架

 

[转载]桑恒昌:迷人短诗春三月

 

春风受伤了
迫降在南国
摊开翅膀
啄食上面的血痂

天上也荒旱得很吗?
下凡的星子
夜夜眷恋于
江河湖泊

没有许诺
还是来了
淅淅沥沥
掺一半阳光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