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小七-
-花小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56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唐成茂:现代语境下的中国诗歌论语

(2013-07-20 18:44:40)
标签:

转载

分类: [理论]诗观点

现代语境下的中国诗歌论语

 

◎唐成茂

 

唐成茂四川中江人。副高职称,在读作家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宝安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合澜海》杂志执行主编。在《十月》、《诗刊》、《人民日报》、《世界日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数百万字,有一批作品被选入中国作家协会等单位编选的年度选本,已出版《午夜的丁香》等8本文学专著。

诗人要做自己文字的神

诗人要做自己文字的神,要让自己无限强大,成为大力神,有钢铁的身子,力拔山兮气盖世,举手投足直抵未来。

诗人要做自己强大的敌人,凶狠、残暴、无恶不作,但自己能够战胜自己,能够将正义正直还给读者,将美和善还给内心。

诗人要经常怀疑自己的写作才华,要捣碎自己,不断锤炼自己的意志力,经常给读者展示绝望之痛、重生之美、新我力量以及崭新的形象、建设建造的魅力。

诗人要做自己文体尊严的捍卫者,要自始至终保持高贵的创造的品位品质品行和独立特行的探索精神。捍卫自己创作风格的不确定性和更新重建性。

莫言注重长篇小说的勇猛、彪悍之美,那是一种长江黄河之水浩浩荡荡、波澜壮阔之美,那是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气势,他在时时时刻刻捍卫着这作为独立文体的“山中之王”的优雅、尊荣和不二法则。

天才诗人兰波很穷,但永远没有丧失中产阶层以及在文体探索上的中产阶级性的尊严。诗人在世俗社会可能地位卑微,但永远是高蹈的、优雅而尊荣的时代的“王中之王”,是永远以叙述的冷凝、设喻的新颖、结构的跳跃、语言内涵的丰厚和富于张力以及以想象的厚重激情独立于慵懒的写作者之上,永远以刷新目光的开创精神成为影响文学生活的民族精神质量和坐标。

这是我们这一代中国诗人的向往、追求和神圣使命。

我要做一个写纯诗歌、大诗歌,贴近内心抒怀的具有精神文化的高度、厚度、深度的有理想又有使命感的诗人,永远行走在文字的汪洋大海之中,永远行走在唯新唯美唯温润的追寻崎岖山路之上以及漫漫的时间的长河之中。

我头戴斗笠,身披蓑衣,佩着宝剑,脚踏黄山,跨越长城,弹着响指,用彩云轻松地梳理鬓发,梳理东西南北的风、春夏秋冬的雪意,文字悠然自得、旁若无人且富有弹性,干净得如草原上的红日、云霄中的大雁之羽以及千年雄鹰的凌云之志。

我就这样诗意地度过精神上“冷酷的严冬”,悠然站在一个又一个新诗歌的高岗之上。以神的姿态面对前方呼之欲出的文字之神。对后面和下面未经思索的群体,特别是诋毁、轻蔑我只是沧然而观、不屑一顾。

心怀大爱的诗人对世界太多顾盼与回眸,作品揭示的是对生命本真的向往与回归。

苏格底拉说,没有经过审视和内省的生活不值得好好去过。

诗人因为敏感和先觉而“疼痛”

诗歌的本质论认为,诗歌是诗人生命本身,诗歌是生命的疼和恨。

诗歌是疼痛的艺术。诗人必须在作品中表现疼痛感,还要留下遗憾。

天生的诗人,内心的敏感和矛盾与生俱来。天生的诗人必定内心布满伤痕。他的作品都是布满精神创伤和心理矛盾的苦涩的没有多少人理解理会以及读到真意的疗伤式的喁喁私语。

印度裔美国医生保尔·布兰德在《疼痛》中说:“疼痛的确是无人想要的礼物。”

广州学者林治贤说,对于生活所加的伤害,有人浑然不觉、麻木得很,甚至于变得亢奋、快乐起来。

疼痛的经历固然重要,但是有谁想要和一味追求疼痛呢?

诗人的疼痛感是诗人因为敏感和先觉,在作品中最真实地再现了这样一种感觉的“艺术”。

卡夫卡的内心都是对天堂的幻想,卡夫卡的内心疼痛是因为没有天梯、没有通往天堂的道路。

金斯伯格那有名的《嚎叫》展示的是锐痛、挣扎、发泄之苦与怒吼之美,针扎般给人疼痛的真实体验。

农民诗人郑小琼通过黑铁系列——现代工厂的挤压与文明的象征,表现一种挣扎的痛苦,让我们读到了卑贱的乡下人的骨气,让我们看到了卑贱者也有的昂扬大气。她的长诗《挣扎》发出了“下等人挣扎的嚎叫”,表现了一种牺牲精神,一种惨烈之痛,一种残酷之美,一种震撼的凄凉和力量。

诗是诗人的成长史和精神传记

智者划破夜空,生命燃起火焰,我们在追求生命质量的道路上,可能表面“口吃”,表现出结构主义的“木讷”,但灵魂深处驻满先锋派的真髓,我们不会失忆和失语。

艺术光芒与生俱来,光照一生。

我追求如下严肃的诗歌文本和写作姿势:

•有人说成为人是文学的自转,成为公民是文学的公转。我的诗歌要逃脱从臣妾化的身份和地位,像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说的那样,我可以不做一个诗人,但要做一个公民。我们最好做一个有着诗人与公民双重价值取向和人文关怀的体面的文字的使者,通过内心的微光点燃生命的火焰,照亮蒙昧的时髦的张扬与歇斯底里。

•对语言有一种肌质感,能驾驭多种语型,有写作中显现出的显性与隐性的语言张力和魅力以及温柔美。

•有意让词语错位,形成压迫感、重生感,由高密度的语句带来阅读的冲击力、震撼力和舒适感。

•诗歌中闪耀出智慧的灵光,细节表述上出现深沉的关注,有具有穿透力的深厚眼光。

•具有“穆旦《春》二十岁的紧闲的肉体”之美,以及青春的激情。语言是罕见的内流河中奔放的激情,最大限度地远离陈词滥调。

•把真诚交给读者,把心灵交给自己,把匍匐交给写作,把敬畏交给语言,把诗意交给时代。

•从经验主义中拔出双脚,从最低微处见到高原、河岸和高蹈与高贵,让土地的生命、诗歌的生活产生肌肤之亲、切肌之痛。

•不狼吞虎咽地吸纳域外经典,扬弃后吸收其文化而非作品的精华,将之如盐溶于水中,化为无痕。

•诗歌作品都是诗人的诗歌成长史和精神传记,要以开阔的视野、内敛的思想、野性的想象、敏感的内心抒写现代人的迷茫与憧憬,以及内心的冲突与考量,能够战胜自己成为自己的神的巨大的能量。

•我的诗歌里没有生活经验。人性不在经验那里。我的诗歌关注事物的真相,但没有言说真相的欲望。我的诗歌也不热衷于揭示和反思。

一切生活的最美妙之处都在向下挖掘的过程之中。

 

一切生活的问题和生命的真相都在诗歌里找到出处但找不到答案。

一切石头在春风化雨中放射着形而下的光芒。

一切爱情能够找到心心相印的烈焰和九头火鸟。

一切秘密在语言中呈现守候之意力量之美。

一切思想透析出哲学的庄严和智慧。

一切隐喻通过色彩和行动表达深意表现深刻。

建立在个人主体性基础之上的创造性行为,一种直抵内心的理想主义写作行为,一方人文关怀的灵魂颂歌,一首灵动而澎湃的精神大诗,通过个体意识、个人主义、个性解放以及想象力、创造力、生命意志和生命伟力、精神活力、人格张力而切入心扉,激发或释放。

我在经典阅读和善意表达中尽量向内向下摆正生活的姿态,向读者呈现这样的生活质地和品格:

善良的天性、高贵的心灵、高尚的道德、悲悯的情怀、坚强的意志、文化的生态,以及萨特说的那种反抗生活的价值取向和质疑精神。

诗人有一双透明的翅膀

雨果说,一位诗人要有三位老师,一位母亲,一个教士,一座花园。我认为,诗人还应该有一双慧眼,还应该有一双透明的翅膀。诗人的世界是透明的,诗人的作品才可能通体透亮,如日月之光,灼灼其华。

我誓言做这样的诗人,披上黑色的披风,佩上寒光闪闪的长剑,去追寻心目中念了千遍也未厌倦的古人——李太白或东坡居士、苏小小、柳小小、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南唐后主李煜……

诗歌不能带给我物质上的东西,但是可以帮助我穿越世俗的丛林,抵达理想的情人路、桃花岛、云中岳。

诗歌可以给我思想的长剑、自由飞翔的翅膀、理解和热爱世界的美丽和善良。

在人际关系的孤岛,我可能孤立无援,可能一路败北,但我仍然会有灵性之光,可以从个人化色度,把深情、温暖、光明和智慧以及历时千年、跨越古今的梦想——一双透明的翅膀交给时代、交给诗歌、交给读者。

诗人要用语言洗心用诗歌净身

城市森严堡垒,黑夜深不可测,走向真诚的道路荆棘丛生、前途茫茫,伸手不见五指,抬头撞到庸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错让开已经武装到了牙齿的世俗,我们在冷硬的城市形单只影地寻找诗歌的庇护,营造广袤土地上的人间晴明和诗歌暖阳。

我愿建成诗歌的青青世界、海洋公园,自己在喧闹城市的一隅,做仓颉结绳的文字,做灵魂的那尾锦鲤鱼,在意象意味意念以及思想的云海中,做高蹈、快乐的诗人,做诗歌部落的园丁和守护神。

我要做一位不俗的诗人,用语言洗心,用诗歌净身,远离尘嚣,淡漠名利,让灵魂的花瓣一层层自由自在地绽开,让石头在成语的柔光中变得妩媚和缠绵,让我像荷马、弥尔顿一样闭着眼睛“看”世界的无限精彩与万般无奈。

让内心的激情在体外喷涌

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儒家是不是中国人的白天之父?老庄是不是中国人的黑夜之母?

植根历史,心系故园,唱着古谣,守护灵魂,品味时尚,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我通过分行排列的文字打开时间重门深锁的窗户,让内心的激情在体外喷涌,让诗歌可贵的质疑和探索的精神通过搜尽枯肠的方式探索和发现生活的真实和真谛,像“诺贝尔奖风向标”——格纳齐诺一样去精心雕刻主体的灵魂的景观林。

用诗歌叙说的“幸福密码”

在地域特征越来越弱化,地域的同质化程度越来越严重,故乡越来越脆弱,被沦陷的乡土越来越多的当下,城市仍然是我们的异乡,我们在城市里仍然害着越来越严重的怀乡病。

城市高速发展,使我居住在了高耸入云的阔大私宅里,使我能乘坐飞机抵达了很多国家和地区。

但住得越高、走得越远,对故乡的思念越强烈。

我羡慕那个叼着烟斗、被人叫做“我们伟大的乡下人”的美国老头儿福老纳,羡慕他的约纳克纳帕塔法。

我也羡慕马尔克斯的马贡多、杜拉斯的湄公河岸、大江健三郎的北方四国森林、奈保尔的米格尔大街、莫言的高密东北乡、沈从文的湘西边城、萧红的呼兰河……那块邮票大小的地方,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写作矿藏。

只有在那块小小的领地,我们才是王者,才是自由的小鸟、欢快的百灵鸟。

出生于1904年的格林无意之中说出了我们的“幸福密码”。

人在他乡,心系故园。我誓言要捍卫诗歌中虚构的故乡,誓言让虚构的故乡更真切和真实,比现实的故乡更丰饶和具生命力。

诗歌独立是诗人探访内心的通行证

荷尔德林发出的“诗人何用”的著名叹息,让多少诗人悲观叹息。

 

而希腊诗人、《日落爱琴海》的作者埃利蒂斯在天堂为落日画出岛屿。他将太阳捧在手上,说:

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命运/我们会知道太阳的命运……

埃利蒂斯在获得诺贝尔奖时,坚持要“为光明和清澈发言”。尽管他深知时代的贫瘠、生命的虚空。

作为新时期的诗人,我们就是要洞明命运的虚无、人性的悲凉而坚持理想。

如埃利蒂斯,去除了悲壮中的冷硬色彩,我们的诗歌就会阳光般火热明亮,我们就能够从容不迫地歌颂人性的温暖与美丽。

这是诗人必须具有的品质,这是诗人之城,必须坚守。

对文字的景仰和对生命的信仰、普世情怀、道德底线等等,都是诗人所应具有的品质。

诗人的道德底线不是约翰·罗尔斯提出的“不杀伐、不奸淫、不偷盗和不杀人”的底线理论学说。在诗人这里,道德底线不是“上帝死了,什么都可以做”,也不是“上帝死了,什么都不可以做”的解说。道德底线是你必须履行、不履行则会受到批评和谴责的社会义务,是我们必须捍卫的行为准则,必须坚守的社会精神。

文本自觉以及文本的丰富性既是我们追求也是我们必须具有的诗人品质。成功的诗人都是文体家,重视对文字的锤炼,对语言有自觉的认识和归属感。如汪曾祺、张爱玲、木心等。文字表现出“汉字之美”。语言具有深厚的激情以及想象的穿透力,能发出属于自己的金属般的声音,通过文字的审视、推翻、捣碎、重组而获得新生。

这是我们走向成功的“丝绸之路”。

我们要像对道德倍加景仰一样,景仰和敬畏我们古老的文字。爱不是敬畏,敬畏超越尊重,在对文字既热爱又尊重还抚摸推进更新中表现敬畏,文字和我合二为一,化为血肉,如影相随。

优秀诗人都有义无反顾寻找自己的表达天空和大地的意识和品质。我们需要对权威大声说“不”,我们需要一意孤行、我行我素,需要挖空心思、苦心经营,需要探索最适合自己的表现方式以及认识社会看透世界的最佳途径。

“四五”式抒情和美国风味的水乳交融,这是村上春树,他语言的“城堡”、文体的“挪威的森林”构成了文体上的“异质风景”。这是有人评价的只属于村上春树的独立文体:

没有川端康成低回缠绵的咏叹,没有三岛由纪夫近乎自恋的执着,没有大江健三郎去而复来的滞重,没有林上龙无法稀释的稠浓……

这是不适合诗人生长而诗人又大行其道的纠结的时代,金钱已不值钱,而诗人比比皆是,每一片树叶落下都会砸到一位诗人。

但堪称文本家的诗人却寥寥无几。

文学经典化的狭窄道路上,没有文体创造意识和建树的诗人首先就缺少了探索的品质,也许你有汪洋恣肆的情感大潮广阔物理坐标上的思想烧灼但终挤不上通向未来的那孔独木桥。

独立是优秀诗人的通行证,无此证明的你挤得进城门把守森严的城堡?

中国诗人要有全球视野、普世情怀、大国意识

时光也有法度,丈量诗人的心性和心气、精神气。只有心灵高爽的人,诗歌的光芒才会为他镀上金身。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诗歌己碾过了太多的蒙昧与无知。诗歌沿着审美、历史感和语言传统亦步亦趋地走到今天,需要巨人降临,以大国诗人的姿态,扶正现代诗歌,将其推向一个高度。

从人性关照的角度为时代把握方向、将唯美唯情唯尊唯志的描写与记录转化为冷凝而过滤式的抒情和对社会前跨一步的灼热思考,你才会有对复杂性生活的深刻理会和理解以及独特而深刻的感悟。

深刻理会和理解指由浪漫情调、理想情怀直抵品格要塞、精神底色的一种超高性思索世事人心的能力。独特的感悟指的是独立的思想内涵、独特的叙事抒情言说的方式,非泛他性的结构探索,唯一性存在的可能和方法。

诗人的精神也有方向和里程。在全国众多压轴之作的围追堵截中突围而出的才华横溢的优秀诗人,你的身上打上了时光和历史的投影。你以世情临摹世俗人情,以人性引领世道人心。你让单薄的文字空旷而辽远,让独木成为风景,让精神空洞空明而不空虚。因为你让人眼前一亮的文字,为你身后滚滚袭来的诗人浩瀚的文字点起明灯。

真正为现代诗歌点亮一盏灯的还有西川、欧阳江河、北岛、崔永明、于坚等一群已跨出国门的诗人,他们正默默无语地将一种大国诗歌引入世界诗坛,他们正在一点点地让世界诗人看到中国的诗歌精神。

西川的大国写作概念,是要用非诗歌化的语言写作,从西方、印度的视野看待中国,向世界传达中国诗歌的独立姿势。使中国诗歌具有宇宙意识,真抵内心和问题本身,为“新世情诗歌”重新定位。

这是西川诗歌的与众不同,也是西川的诗歌存在意识和精气神。

而被欧阳江河比喻成刚被捂热或捧出刚烤熟的面包,充满热度的翟永明诗歌,从具体细微的角度对接现实,这就成就了翟永明的“诗歌味道”。

欧阳江河说,中国的古今诗歌,一直欠缺物质性,欠缺心智和生命意义,一直未煮熟或煮得半生不熟。比如唐朝诗歌驾驭语言到了一定高度,但仅写景状物,与生命本质无关。宋朝、清朝诗歌没有接近生命的真实。中国诗人要有全球视野、普世情怀,要将过去捣碎重来,才能写出“大国诗歌”,显出“大国风范”。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