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小七-
-花小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624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张凡修的《诺言》有筋骨,有嚼头 ——读张凡修新作《诺言》有感

(2013-06-07 20:18:02)
标签:

转载

分类: [理论]诗观点

张凡修的《诺言》有筋骨,有嚼头

 

——读张凡修新作《诺言》有感

 

/梁文权

 

    刚开始,在好友动态里看到很多诗人都在喜欢张凡修的《诺言》,也没太在意。心里想着,这大概又是一首张老头的新作吧,张老师惜字如金,难得有新作上传,便禁不住一探究竟,果不其然,他老先生已经自己注明了新作二字,真可谓用心良苦啊!

    起初,读了一遍,愣没找着头脑,如置身云里雾里,总体感觉是,又像那首《风衣》一样,玩的是标题党,隐忍而决绝,我这样说不知道是不是合适,反正,相同的情况又出现了,他走的还是那条老路线,画龙点睛式的标题,直抵诗之内核,读者的心灵深处。

    读吧此诗,可不可以这样想,这是一幅旧乡村的生活场景,“我”是一个弄潮儿,出外闯荡多年,发了迹,回到老家再也看不惯家里的“黄脸婆”,发誓下定决心一回家就提出离婚;可不可以这样想,“我”是一个第三者,“她”是我的情人,有那么一天,“我”忽然良心发现,发誓和她断绝关系。“于是,也就有了,“我写下那时起,就不再/往她的缸里/挑水。”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她刚抱回干柴”,一连串的关系,印证了一个劳苦的家庭妇女角色,就像是紧紧挨挨的日子,有条不紊又令人窒息。二可怜的女人,却浑然不觉,又仿佛听天由命似地。“她蹲着不动。她不起身,她不去握住/写着字的/瓢把子,去缸里舀水。”冥冥之中,女人似乎已有所察觉,深受其苦,为生活所累的她,似乎早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能共苦,却不能同甘的命运,不是她所能决定了的。那曾经写在,或者刻在瓢把子的字——诺言,是沾不得水,就像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的。

    于是,功到自然成,也就有了“舀水/字就消失了。”一种令人怅然若失的结局。女人的心思缜密,她似乎早就想到了,早就有所准备,但又不甘心命运的安排,在努力抗争着什么,期盼着什么。是自己男人的良心发现吗?还是旧相好的回心转意,局面扭转,奇迹般地出现。

    作为男人,我是这么想的,诗中的主人公“我”也是一个怀揣心机的人,临分手前的最后一面,我不往她的缸里挑水,就是想熄灭她心头的火焰,免得死灰复燃。她也就不会去触动瓢把子,因为瓢把子上有“我”和“她”曾经许下的诺言。一环紧扣一环,环环相扣,尽显心机。诗至此,锋芒毕露,见好就收,可谓完美。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