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小七-
-花小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56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微型诗中的意象创造——从一首微型诗说起 /寒山石

(2012-12-12 11:19:33)
标签:

文化

分类: [理论]诗观点
微型诗中的意象创造
——从一首微型诗说起


王豪鸣兄在《网络微型诗》论坛发了这样一首微型诗:

大拇指

轻轻一竖,一个民族
站了起来

寒山石以为,王兄的这首微型诗作恰恰是在诗歌意象“三性”的把握上出现了偏差。所谓“意象”,乃是主观之“意”与客观之“象”的完美结合。诗人往往意象的创造,来含蓄地抒发自己的情感。一首微型诗中,也往往涉及几个甚至多个意象,但意象的运用应具备“三性”,即:准确的指向性、内在的统一性和跳跃的连贯性。
准确的指向性。诗人在创作实践中,营造和组合意象,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以“意”为主导,被主观情思所制约,被审美情感所制约。所以意象的运用,对于被状事物或者被状的思想、感情,要起到定向作用,只有通过对这一意象的定向暗示、定向引导,才能够激发读者进行定向思考、定向探求,从而比较准确地把握其内涵。读者只有在领悟意象寓意的过程中,才能把握诗歌的内容,领会诗歌的主旨,进入诗歌的意境,感知诗人的情感。也只有这样,一首诗的主观情思才能真实地表现出来,读者也才能领悟到诗人的深层体验和主观情智,从而产生一种“共鸣效应”。王兄的这首微型诗,意象有两个:其一是“大拇指”,其二是“一个民族”。我们不妨想一想:“大拇指/轻轻一竖”,应该说,这个意象所表达的情感内涵是十分丰富的,它的指向也是多向的、多维的,是否必然地指向了“一个民族/站了起来”?读者的思维能否从“大拇指/轻轻一竖”必然地联想到“一个民族/站了起来”,显然是值得商榷的。
内在的统一性。在一首微型诗中,不同的意象应有内在的统一性,就是要通过意象的有机组合,形成内在的凝聚力,使读者能够通过对意象之间内在联系的把握而辨清主旨,明确意象所包含的旨趣,意象所体现的情调,意象的社会意义和感染作用。譬如王豪鸣的《算盘》:“被串起的,一只只/眼珠。”在这首微型诗中,算盘珠子与眼珠的形似,算盘所隐含的“精打细算”甚至“算计”与眼珠的“目不转睛”甚至“贪婪”,内在的融为一体,如赖杨刚所说:“想象新奇,商人的势利跃然纸上。讽刺味虽然很浓,但溶在形象的表达中了。”但王兄的这首《大拇指》则缺乏这种内在的统一性,读者难以把握“大拇指/轻轻一竖”与“一个民族/站了起来”这二者之间内在的、必然的联系。
跳跃的连贯性。不错,诗的意象是需要变幻和跳跃的,但这种跳跃不是天外来物,不是突如其来。意象变幻,必须有清晰的脉络,有内在的必然联系。如果跳跃过快,幅度过大,就破坏了这种连贯性,反倒使人不知所云。“大拇指/轻轻一竖”与“一个民族/站了起来”,这两个意象之间过快、过大的跳跃,也是这首微型诗不被相当一部分读者认可的原因。

2005-11-26

附:

王豪鸣:也谈微型诗中的意象创造
——从我的《大拇指》说起

什么叫意象?古典意象是指意“和”象,即借景抒情、托物言志,通过客观物象抒发特定的主观情思。所以,它具有准确的指向性、内在的统一性及跳跃的连贯性。而现代意象则是指意“就是”象,意和象完全合二而一。意象的这种同一性使其具有了模糊的特征,象中之意不再清晰可辨,而变得见仁见智、游移不定。这使得现代诗歌具有了更大的张力和读者再创造的无限可能性,也因此带来了“隔”与“不懂”的问题。所以,古典意象和现代意象各有千秋,不能厚此薄彼。本人在创造意象的过程中,较常采用减法、反差法、反逻辑法等,尽量做到既不“隔”,又能产生“张力”,既要建造通道口,又要制造陌生化,让读者产生惊异和美的享受。
现在来看看我的一首微型诗:

大拇指

轻轻一竖,一个民族
站了起来

在这首诗中,首先用的就是减法。诗歌写得太满、太实,就会失去空灵、失去诗性。所指越多,可指则越少。反之,减之一分,则可增之两分。减的过程,就是使诗的空间增大的过程,即言有尽而意无穷。《大拇指》一诗中,谁竖起大拇指?为什么要竖起大拇指?为谁竖起大拇指?谁站了起来?统统不作交待。这种多向的、多维的或者称之为不特定的指向,留给了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所谓“空白”,所谓“灵视”,所谓“不道破”,皆为此意。
除了减法,我还使用了反差法。大拇指很小,民族很大,将两个毫无关联的且大小悬殊的意象组合起来,不仅做到了以小见大、以实见虚,而且因此产生了惊异美和巨大的落差,给人以新奇的震撼力。
最后一个,就是反逻辑法。诗歌要出新,就切忌写得太顺,太入人意料。按常人理解,应该是一个民族强大了,别人才会竖起大拇指。但如果这么顺着写,便毫无诗意可言。诗中写“大拇指”轻轻一竖,一个民族 / 站了起来,好像因果倒置,不合逻辑,但正是让“一个民族站了起来”这个虚拟意象和“大拇指一竖”这个状物意象组成意象的复合体,才使得它化腐朽为神奇。同时,只有先竖起大拇指,才可能让一个民族站在指尖上(目视在这里是无能为力的,只有“灵视”才能做到)。这又形成了一个新的逻辑即诗的逻辑、艺术的逻辑,完成了一首诗从意象向意境飞跃的创造过程。
2005-11-26复寒山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