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蜀山野
巴蜀山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7,219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书札记:一组手艺人的集体群像

(2020-02-19 16:27:42)
标签:

文友的书

书评

闲来无事便读书

山野作品

文学

分类: 闲来无事便读书(读书杂记)

一组手艺人的集体群像

——读赵辛予先生小说集《石癫》

 

 读书札记:一组手艺人的集体群像


    赵辛予先生是我在新浪博客结识著作等身的广西籍著名作家、书法家,有幸得到他的青睐,赠其华夏文艺出版社分别于2015年11月出版的小说集《石癫》和2017年1月出版的诗词集《想潮》。对于诗词我完全是门外汉,一窍二不通。用赵辛予先生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诗词是高雅的艺术,普通人有如高山仰止;它是高人的操作,一般人难以望其项背;它是神圣的殿堂,平常人不能擅闯入内”(诗词集《热潮》自序),自然不敢妄加评论,所以我也就只能谈谈读过中短篇小说集《石癫》的一些感受,这也是本文的宗旨。

     中短篇小说集《石癫》给我的最大感受,那就是笔墨镜头对准小人物的平民化写作,这也是我最感兴趣的地方之一。作者通过小镇人物的精准描写与刻画,再现了一个桂东南小镇的风情,俨然就是一幅小镇的风情画和风俗画,有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有小人物为了生存的孜孜以求,同时也有小镇人物的精彩与担当,仿佛这些人物就生活在我们周围,呼之欲出。比如《范进他丈人》和《粉笔人生》,二者可以互为补充,相互对照来看。前者写了杀猪匠老赵娴熟的操刀技艺,在造反有理横扫一切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大字不识的杀猪匠老赵竟然不为所动逆天行事,“……像旋风一般腾腾腾地大步走来,猛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赵副校长,将那些碎玻璃踢得乱飞,让那些臂箍红袖章的人都傻了眼……”关键时候喝退气势汹汹的造反派,救下受罪的赵副校长。他的壮举自然惹来非议和麻烦,但他自言“他一个杀猪佬,他怕个鸟!”而后者就直接写了镇中学赵副校长的命运,虽然是个“吃粉笔灰的”,有了大学这张文凭而成为全县的“稀有动物”,但平易近人,镇上的杀猪匠、泥水匠、理发店的“摩顶”师傅都可以打成一片,本以为生活可以这样安定下去,哪知道风云突变,要不是杀猪匠老赵和农机厂技术员老文的及时相救,早已阴阳相隔,哪里还会有拨乱反正,重新唱起熟悉的《黄水谣》的完美结局。再比如篇首的《捞叔补镬》写了一位技艺精湛,对人和气且又公平合理,绝不多收一分钱,“……图的是长久生意回头客”的补锅匠。

    该书最大的一个特点是集中书写了过去难登大雅之堂的手艺人。虽然过去写手艺人的作品不少,比如欧阳修的《卖油翁》,韩愈的《圬者王承福传》和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等。但以上作者只是以手艺人作为引子,来说为人做事当官理政等事,而非手艺人本身。而这本书却专注于手艺人,活灵活现地描写了小镇上手艺人的生活画面。除上文所说的杀猪匠老赵、补锅匠捞叔之外,还有阉鸡、染布、打铁、裁缝、织篾、修表、榨油(桐油)匠等。小镇人说话特别,习惯叫男的手艺人为“佬”,女的手艺人为“婆或婶、嫂”,于是就有了补镬佬、阉鸡佬、剃头佬、打铁佬、裁缝佬、木掘佬(木匠)、染布佬、泥水佬、扛狗佬(搬运工)、弹棉佬、木佬、拉车佬、补鞋佬、织篾佬、刻章佬、修表佬、弹棉佬、桐油婆、煮晏嫂、面豉婶等,可谓五花八门,杂彩纷呈,几乎囊括了我们知道的手艺人行当。全书44篇,除最后《一个台湾老兵》和《良家巷变迁》两篇之外,其余写的都是手艺人,有的是片段,有的是故事,篇幅也有长有短,涉及手艺人之多,范围之广,前所未有,活灵活现有声有色地塑造了一个手艺人的集体群像。

   细节决定成败。一些传统手艺现在鲜有所闻,即将或者已经消失,但在这里我们却可以找得到。甚至可以照此还原,观察生活之细致入微,让人叹服。比如首篇《捞叔补镬》描写的补锅匠“……只见捞叔一只手拿着布块垫在镬底,另一种手拿着一筒裹紧的布卷,飞快地一摁镬面的铁水——‘嗤’一声响,冒起一股白烟,铁水冷却,一个小铁疤就冷却在裂缝上。一个疤一个疤接连过去,整条裂缝补好,再用小铁锤敲铁疤,砂纸擦擦补丁,这就大功告成了。”再比如《切烟刀》中描写的切烟匠,“他就坐在矮凳上,‘拱腰’恰到好处地造就了他俯身的姿势,左手把卷好的叶筒塞进铡刀中间的圆孔,右手握着铡刀的木柄,用力往下一落,切去松散的叶筒头部。左手慢慢地把叶筒往前面推,右手有节奏地把握铡刀一上一落,一刀刀切下,响起‘嚓嚓嚓,嚓嚓……’的声音。仿佛妇人在织布,又如春蚕啃桑叶,更像梨园老生在唱着一支欢快而悠闲的小曲……”

最后本书的语言风格也是值得一说的,那就是风趣幽默。我们从本书的篇目就可略知一二,除了上文提及的《捞叔补镬》以及写杀猪匠的《范进他丈人》等之外,还有描写特殊年代深藏不露而高压事态一旦改变并不闷的赶车匠老穆的《闷葫芦》;老实本分且有旧社会历史,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琴棋书画皆通的《琴棋书不画》;理发技艺精湛,喜欢热闹和说笑,而且还拉得一手好琴的《摩顶》;因为出生不好,特殊年代屡受打击,读过三所大学,科研成果被人做了手脚,最后抑郁而死的冯工的《化学公式》;一辈子喜欢跟石头打交道,两日见不得石头就会发癫的石二牛的《石癫》;不甘于平静,敢想敢敢,人们喜欢用“瞎折腾”来形容他,好事多磨最后发家致富的张寅的《三脚猫》等,仅看了这些篇目,就忍不住有继续读下去的欲望。因为这些风趣的名字本身就给人一种魔力,看了篇目就想知道个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塑造手艺人群像的同时,娓娓道来地讲述了一个个小城故事,展现了小镇的风土人情和生活画面,让人如痴如醉。无疑这些人物形象是成功的。

    赵辛予先生在中短篇小说集《石癫》自序中写道:“即将付梓的此时,家乡那丹竹翠丛又浮现眼前。宋代诗人文与可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深有同感。我在竹园角里生活过,即使远离了故乡,但也永远记住了那片扬波入帘的翠绿”。说来也巧,著者赵辛予先生文中提到的宋代诗人文与可,正是我的的乡贤(古梓州永泰县即今四川盐亭),这冥冥之中因为竹的缘故让我的乡贤与千里之外的广西藉著名作家赵辛予先生建立了联系,同时也让我拜读学习了他的大作,这也算是意料之外而情理之中的收获吧!

读书札记:一组手艺人的集体群像

读书札记:一组手艺人的集体群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