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蜀山野
巴蜀山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263
  • 关注人气:5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恐舞症

(2009-11-26 16:08:01)
标签:

跳舞

珠光宝气

心病

牛肉米粉

心药

分类: 人间万象(小说)

            恐舞症(小说)                  

 山野

 

世间之事真是无奇不有。现在歌舞升平,到处莺歌燕舞,不用说俊男淑女,就是老头、老太太,谁不会哼几声,舞几曲?居然还有闻歌生厌,见舞胆寒之人……

-作者题记

 

那天,我如同往常一样,匆匆吃过早饭,就急急忙忙赶到我的工作单位,一间六、七平方的小小诊所,开始十几年如一日,为他人解除病痛的习惯性工作。收拾好屋子,到隔壁“好又来”米粉店打来一壶开水,沏好茶,慢悠悠坐下,等待病人的到来。

放眼望去,寂静了一夜的街道开始苏醒过来,紧闭的商店已陆续打开。过往的行人匆匆忙忙,有的用手抹着睡意仍浓的双眼,打着哈欠,有的一边拿着油条、馒头之类的食物吃着,还一边骑着自行车,有的顺便到对面“便民米粉店”坐下,“老板,来一碗牛肉米粉”、“我要吃清淡的,有没有三鲜?给我来一碗!”食客的吆喝声,老板的喊叫声,服务生的应承声彼此起伏,好不热闹!只是对面五金电器行还懒洋洋地关着,老板好半天才从小门探出过头来,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自我解嘲道:“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医生,请给我娃儿开点药,他拉了一晚上肚子!”一位年轻妇女的喊声打破了我的闲情逸致。

“你这小孩昨晚吃了些啥?”我拉过孩子,看了看喉咙,再敲了敲肚子,有点发涨,便问:

“我问个她,她说上午放学的时候,在街上买了个冷狗,这下倒真成了冷狗了!”她解释并责怪道:

“小朋友,这下可知道了乱吃东西的害处了吧?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再在街上乱吃东西了,尤其是大热天。”小女孩怯生生地点了点头。开了些帮助消化的药,就谢过走了。

病人陆陆续续地来,而后又不断地离去。

约莫十时许,进来了一位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

“医生,给我看一下病!”她进门时把“病”字说得特别重。

“你哪儿不舒服,请你坐下慢慢说”。我心想:浑身上下珠光宝气,不缺吃,不愁穿,一张胖乎乎的脸,一幅早发福的身材,会有什么病?没非鸡鸭鱼肉吃腻了,倒生出一些稀奇病来。

“医生,不知为啥我晚上总是睡不着觉,还常作噩梦,心头总是担心会有不祥之事发生。尤其是听不得跳舞的歌……”。

我听着她的叙述,再察言观色,仔细看看这富贵人家:脸上的粉底打得特别厚,口红也特别浓,如同在冬天的枯草上罩着一层厚厚的霜,或者不小心将面粉、石灰之类的东西倒在了金黄的麦秸和稻草上。虽然浓装厚裹,但仍遮不住岁月的流逝,遮不住庐山真面目。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一双哀怨忧愁的双眼显得异常疲惫。看来这人不是身体哪个部位出了毛病,而是心病。心病还得心药医。

“你说听不得跳舞的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听见那跳舞的歌曲,脑袋痛得就像要炸了似的,肚子像晕车似的,难受极了!”

“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我难以相信地发问道。

“真的,我难道会骗您?!”她一边说,一边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很委屈地抽泣起来。

“我完全相信你说的话。那你得把出现这种症状的全部过程告诉给我,越仔细越好!”

“好吧!”她把头重新抬起来,坐好后说。

“初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一年前。记得两年前,我的丈夫担任了一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那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美差。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上班连头都懒得梳,几个月难得进一次理发店。而今一出门,必是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光的,可以照得见人。开始还基本上能按时回家,后来逐渐地变得很晚才回家,有时甚至要到深夜两、三点钟。我就问他为啥回来得这样晚?他连头都不看一下,一边穿着衣服,爱理不理地说:‘谈生意呗!’。我就信以为真,相信了他。时间长了,他总是拿这几句话打发我。我就想:一天到晚,哪有那么多的生意要谈?难道当了官,就可以不要家了吗?劝他早点回家,免得家人挂念,他却以谈生意来敷衍我,你说气人不气人?”

“也许是真的在谈生意吧!要知道现在生意可不好做!”

“开始我也这样认为的。可后来经常都是这样,我就不得不怀疑:他到底瞒着我做了些啥?于是当他晚上要出去时,我就说,我也要去。他不干,我就说你到底做了些啥子见不得人的事不让我去,他就只好同意。于是我就同他一道,走进一家叫什么‘夜来香’的歌舞厅,见满堂子净是些有钱的老板和一些什么书记、局长之类的男人。原来他们晚上要谈的生意,就是搂着小姐跳舞?”

“后来呢?”

“后来只要他晚上出门我就跟着去;要是晚上十二点还没有回来,我就去找,直到找到为止。为了和他在一起,我原来不跳舞,硬是硬着头皮学会了。心想:你要跳舞,我就陪你跳,看你还有啥话说的?可谁知他却很少和我跳,偶尔和我跳的时候,还无精打采的。净和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青姑娘跳,还有说有笑,越跳兴趣越高,丝毫不觉得累。我只好干坐着。可时间一长,我就坚持不了,只好随他去。后来就不知咋的一听到跳舞的曲子心里就发慌。”我见她已潸然泪下,急忙递上一杯开水,不好再问。

“红尘呀滚滚,……”对面五金电器行里,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歌声,震得门窗“嘎吱嘎吱”地作响,天花板发出巨大的回音。待我看时,那妇人早已昏倒在地。急忙唤来隔壁“好又来”米饭店的人帮忙,又是喂糖水,又是掐人中,好半天这才苏醒过来。

这时太阳已经爬上老高,照得人光彩刺目,歌声也越传越远,最后消失在这喧嚣的尘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