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少年特战兵训练营
少年特战兵训练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545,664
  • 关注人气:198,5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2019-08-13 10:50:41)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周希汉,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1928年参加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旅参谋长、旅长、军长兼滇南卫戍司令员,海军参谋长、副司令员、顾问等职。先后参加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率部参加神头岭、百团大战、临浮、吕梁、进军豫西、洛阳、淮海、渡江、广西等战役战斗,参与组织领导了海军第一代导弹、常规潜艇、核潜艇、导弹驱逐舰等装备的研制。周希汉用兵精于算计,指挥果断,屡出奇兵,是红四方面军徐向前总指挥、129师和二野刘邓首长及陈赓大将格外倚重的著名战将。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以寡克众,战场巧用兵

周希汉,1913年8月27日出生在湖北麻城县周家坳普通农户家庭。他少言寡语,聪明倔强,勤于思考。父母期望他“光宗耀祖”,便变卖家产,送他进私塾。由于受不了富家子弟欺辱,他折断笔杆,摔了砚台,从此辍学。1926年秋末,在共产党员邓盘楚影响下,周希汉成为农会积极分子。1927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起义失败后,周希汉听说黄麻起义的领导者之一蔡济璜是被叛徒李家裘出卖的,便在外出寻找麻城游击队的前一天晚上,乘叛徒酒后上厕所的机会,狠狠地给了他一闷棍。第二天,绰号“松鼠”的叛徒才被人抬出厕所。1928年9月16日,周希汉由邓盘楚、丁茂贤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1年1月,周希汉升任麻城独立团政治处共青团委书记。到团部报道时,团党代表舒乃贵把周希汉介绍给正在团指挥所检查工作的红四军参谋长徐向前。徐向前惋惜地说道:“就是单薄了点。”周希汉不服气,回答:“关云长也打败仗,庞士元也打胜仗。”徐向前并不介意。听说周希汉上过私塾,就让他指认某村庄在军用地图上的位置,周希汉坦言看不懂,但自信能学会。徐向前满意地点点头,勉励他一定好好学习。从此,周希汉与徐向前结下不解之缘。1931年春,已是该团连指导员的周希汉遭人诬陷当作富农嫌疑被红军除名。周希汉从家乡苏维埃政府开出证明回部队仍不被接受,就到机关炊事班帮厨。因错过饭点到炊事班找饭吃的红四军军长徐向前了解到周希汉的情况,指示周希汉不要回原部队,就留在即将成立的红四方面军总部当参谋,兼做他的书记员。在总部当参谋,徐向前等首长高超的战场指挥艺术、严谨的指挥风格和成竹在胸的大将风度,使周希汉大受教益。不但如此,徐向前还从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张国焘手里几次救过周希汉的命。有一次安排宿营,周希汉知道张国焘讲究排场,就给他安排了一处最好的房子。想不到张国焘硬说这房子孤立突出,易遭敌机轰炸,是有意害他,令人把周希汉推到河边处决。幸亏遇上路过河滩的徐向前,问明情况后,徐向前命人给周希汉松了绑,他这才捡回一条命。

1932年11月,在豫陕鄂交界的漫川关,国民党几路大军对红军形成包围,徐向前令周希汉带人侦察突围路线。周希汉很快探明,野狐岭隘口两厢张家庄和马家湾的守军两个旅,衔接不紧密,战斗力较弱,红军夺取隘口便可打开野狐岭通往竹林关的通道,突出重围。据此,徐向前决心红军从敌军结合部打开通道。13日黄昏,红四方面军冒着敌军火力封锁,翻越野狐岭,抢占竹林关,摆脱包围,再次打破了敌军围歼红军的企图。漫川关突围后,周希汉随部队折向西北,向川北进军,至1933年2月,红四方面军开辟了以通江、南江、巴中为中心的川陕苏区。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周希汉

1933年6月,周希汉被任命为红9军作战科长。同年11月,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调集 20万兵力向川陕苏区发起“六路围攻”。红四方面军取得万源保卫战胜利后,为彻底粉碎敌军围攻,红9军奉命沿宣(汉)达(县)公路向川军重要补给点罗文坝疾进。一天夜里,周希汉率军直属队行动。军直属队虽有几百人,但除通信连和司号教导连以外,其余都是机关干部和勤杂人员。由于山区岔路多,又是夜间,军直先后与所属两个师失去联系,在离罗文坝不到10公里的一个山谷里,军直与敌军1个排遭遇。周希汉立即指挥通信连将其歼灭。审问俘虏时,周希汉得知前方不远处还集结着敌军1个团。周希汉判断:绕过去不可能,后撤既危险又破坏上级部署。而军直有战斗力的只有1个通信连,敌我兵力对比悬殊,但敌军士气低落,又不明我军底细,完全可能对其突袭取胜。于是他故布疑阵,让号兵连100来名学员散开,战斗一打响,100多把军号同时吹响冲锋号。号声震耳欲聋,似有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杀来。通信连趁着这股声势,呐喊着冲向敌人,敌军慌作一团,不战自乱,很快遭红军击溃。当军直刚抵达罗文坝后,又发现约1个团的敌军正从他们的来路向罗文坝靠近。周希汉想:若敌军进了罗文坝,红军立即会陷入被动,便令通信连埋伏在罗文坝入口外的公路两侧。当敌军进入伏击圈后,周希汉指挥通信连猛烈开火。敌军突然遭袭,以为中了红军大部队埋伏,军无斗志,四散溃逃,迅速被歼。经审问被俘的敌团长,周希汉得知还有一个团的敌军正向罗文坝运动,其任务也是掩护主力撤退。周希汉果断决定,趁敌军不明情况,虚张声势,再打一仗。于是挑选几十名勤杂人员补充到通信连。当敌军进入伏击阵地后,100多把军号再次吹响,山谷震撼,喊杀声、爆炸声,突如其来,敌人的防线立即被冲乱。战斗结束,天已破晓。一夜间,周希汉指挥几百人的军直连打4仗,一举打垮敌军3个团,俘敌2000余人。至9月下旬,四川军阀对川陕苏区发起的“六路围攻”终被打破。这一仗,使周希汉善用奇兵的名声不胫而走。

1935年8月,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决定红军分左、右两路军北上。其中左路军由红5、红9、红31、红32、红33军组成,周希汉任左路军作战科长,但他害怕在张国焘眼皮底下工作,后经副总指挥兼红31军军长王树声推荐,周希汉调任红31军作战科长。由于张国焘的错误路线,长征中,周希汉不得不随部队三过茫茫草地,于 1936年10月到达陕北。

抗战烽火,淬炼成虎将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红31军改编为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旅长陈赓,参谋长李聚奎,周希汉任旅司令部作战股股长。1938年1月,韩东山任第386旅补充团团长,周希汉任团参谋长。3月上旬,第129师奉命侧击向潞城、长治进犯的日军第108师团,第386旅奉命在潞河村与微子镇之间的神头村以西山岭设伏,歼灭潞城增援的日军。作为陈赓的爱将,陈赓指示周希汉仍以旅作战股长的身份参加作战准备阶段的一系列筹划工作,待各部队按部署进入指定作战位置时,才让周希汉去补充团上任,指挥所部参加神头岭伏击战。此战,第386旅协同兄弟部队歼灭日军15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物资,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周希汉(中)

1938年6月,周希汉任第386旅参谋长。1939年1月,陈赓决心于冀南威县县城以南香城固多沙地区伏击日军。周希汉和副旅长韩东山勘察地形后,很快制定出以小部队袭扰威县县城并将日军诱入伏击阵地歼灭的作战方案。陈赓决定由周希汉指挥这次战斗。战斗发起后,2月10日,驻威县县城的日军一个加强步兵中队分乘8辆汽车附炮数门出城向南追击。12时起,日军先后被诱入补充团、第688团和新编第1团香城固伏击阵地。周希汉果断指挥部队随即发起攻击。战至黄昏,第386旅等部共毙日军200余人、俘敌8人,缴获山炮4门及长短枪数十支,创造了平原地区诱伏战的战例。战后,蒋介石和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分别致电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嘉奖第386旅。

1940年,周希汉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百团大战于1940年8月20日打响。周希汉奉命指挥由第16团、决死第1纵队第38团、第25团和2个工兵连及榆太独立营组成的第129师左翼破击队,攻击寿阳、榆次间日军据点,破坏该段铁路。周希汉料定日军必定大举报复,遂命令部队在破路阶段始终保持一定数量的机动兵力。果然,驻榆次的日军1个大队向高坪地区发起攻击,当周希汉命令第16团占领高坪阻击敌人时,又接到日军2个大队分别从榆次和太谷向芦家庄等方向出击的情报。高坪战斗激烈,两路日军却不向高坪侧后迂回包抄,而是继续前进。周希汉判断日军的攻击目标是八路军的指挥机关,此时电台已呼叫不到师部。周希汉立即决定第16团和第38团继续梯次掩护,阻击日军,且战且退,为首脑机关转移赢得时间。9月1日,周希汉指挥两个团在白云镇地区顽强阻击一天。9月2日凌晨,他指挥部队撤至羊儿岭、红崖村地区,发现东西两侧山沟里有烟雾和火光,经侦察,得知西侧马坊是日军,东侧卷峪沟里则有群众和第129师医院。原来,八路军总部机关、第129师师部、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都在卷峪沟内。周希汉急调第38团主力自大东足返回红崖村参战,并亲自指挥第16团反击,命令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战斗异常激烈,部队2小时内与日军肉搏17次。战至天黑,机关和群众全部转移,刘伯承派人通知周希汉,令他组织部队撤退。战后,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副主任陆定一和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杨尚昆分别代表八路军前指和北方局前来慰问。9月5日,日军第36师团永野大队600余人由太谷向榆社以北的双峰镇进犯。刘伯承命令陈赓率第772团、第25团由北向南,周希汉率第16团、第38团由南向北,夹击该部日军。陈赓、周希汉分别率部与日军激战两昼夜,至7日拂晓将日军大部歼灭,毙永野以下400余人。至此,百团大战第一阶段正太铁路破击战胜利结束。

9月16日,百团大战开始第二阶段。第129师分左、右两纵队,发起榆(社)辽(县)战役。周希汉所在的左翼纵队第772、第16 、第25、第38团,在陈赓指挥下攻取榆辽公路西段榆社、沿毕、王景3个据点。陈赓决定由周希汉指挥第772、第16团攻击榆社县城;以第38、第25团分别夺取王景、沿毕两个据点。榆社县城,是日军转运粮秣弹药的重要枢纽,设防最为坚固,由素以骠悍善战著称的滕本中队担负守备。9月23日,战役发起。日军凭险据守,火力强大,部队3次突击均因火力不足而失利。25日,日军在飞机掩护下施放毒气,部队伤亡严重。周希汉见状,立即命令停止强攻,改取坑道作业方式准备再战。在火力掩护下,部队完成近迫作业,发起第4次强攻,连续用炸药爆破,终于攻克日军核心阵地榆社中学据点,全歼日军400余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王景、沿毕两据点也相继被第25、第38团攻克。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1938年,周希汉在粉碎日军九路围攻前进行战斗动员。

百团大战结束后,中央军委决定八路军总部炮兵团到延安休整,由前线部队分段护送。第129师负责太谷至清源段,护送任务由第386旅承担。刘伯承点名要周希汉率队护送。临受命,周希汉才知道,护送的不仅是炮兵团,还有鲁西军区司令员兼教导第3旅旅长杨勇等到延安学习的中、高级干部及日本反战同盟成员。1941年5月28日黄昏,周希汉带队出发,穿过同蒲铁路,涉过汾河,29日凌晨3时许准时抵达交接点清源县东、西清堆地区。但负责下一段护送任务的部队,没有按时来接头。周希汉考虑,如果原地等待,万一等不到接应部队,天亮后周围都是日军,后果不堪设想。他决定公开走大路,出其不意,通过日军封锁区。命令:火炮去掉炮衣,步枪上刺刀,部队成进攻队形前进,造成要打清源、高白据点的假象。天亮后,日军发现公路上出现一支“装备精良的八路军”,果然警惕地收缩进城。周希汉则与杨勇等率部队迅速通过封锁区。29日10时,进入山区,与晋绥军区部队会合,办过交接手续,惊险而又顺利地完成了本段的护送任务。

1943年11月,周希汉奉命赴延安中央党校学习。一次,毛泽东在刘伯承陪同下来到周希汉所在学习小组。刘伯承介绍说“他是陈赓的参谋长”。毛泽东竟然接口说出他的绰号“瘦子”,还说听徐向前讲过他“险些被张国焘砍了脑壳”。善出奇兵的周希汉,在最高统帅那里也是挂了号的。

驰骋中原,青史留战功

1945年10月,周希汉被任命为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第10旅旅长。该旅以原第386旅为主编成。在三年解放战争中,周希汉率部东征西讨,迭挫强敌,直接指挥部队共毙俘国民党将级军官64名。其中,活捉敌中将7名,击毙敌中将2名,毙俘敌少将55名,堪称战功显赫。这里仅举周希汉指挥的几个著名战例。

歼灭“天下第一旅”。1946年9月,为阻击胡宗南部沿同蒲铁路北犯,陈赓指挥第4纵队发起临(汾)浮(山)战役,寻歼国民党整编第1师第1旅。该旅是胡宗南起家的老本,被胡宗南等吹嘘为“天下第一旅”。旅长黄正诚中将黄埔军校毕业,曾留学德国。22日,第13旅在浮山佯动,引诱黄正诚部离开临汾前去增援。 23日,周希汉指挥埋伏于临浮公路上的第10旅,在陈堰段将黄正诚的旅部和第1团包围;第11旅在官雀段将黄旅第2团包围。周希汉判断:黄正诚东援进攻严重受挫,伤亡近千,人困马乏,又惧怕夜战,必然在天黑前龟缩陈堰,固守待援。便决心乘敌收缩之际,对敌实施全面反击。午夜,黄正诚的第2团被歼。陈赓问周希汉拂晓前第10旅能否解决战斗。周希汉答:“没问题,给黄正诚准备早饭吧。”夜战、村落战是第10旅的拿手好戏。为消磨对手斗志,周希汉采取稳扎稳打战术,逐步收紧包围圈,战至24日凌晨,消灭敌军1个旅部、1个团部、4个整营,仅用了12个小时。但被俘的黄正诚还不服气,说解放军打仗“没有按章法打”,要求见见他的黄埔军校“学长”陈赓司令员。陈赓对黄正诚说:孙子兵法上有这样两句话:一句“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一句“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我们周旅长就是按着孙子兵法打败你的。如果等你摆开了再打,岂不违背了孙子兵法,那才叫做无章法呢!最后黄正诚不得不承认:“是周旅长运用孙子兵法打败了我。”“天下第一旅”被歼,鼓舞了全国各战场解放区军民的士气。

“创机动歼敌的范例”。1947年7月,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陈(赓)谢(富治)兵团南渡黄河,挺进豫西。蒋介石急调李铁军和裴昌会2个兵团从东、西两面夹击陈谢兵团。要进一步实现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必须甩开李、裴2个兵团的纠缠,集中兵力开辟豫西解放区。为吸引洛阳方向李铁军第5兵团的注意力,陈赓令第10旅攻取临汝和郏县城,造成声势;第4纵队主力则密下鲁山、南召一带休整,开辟根据地。11月2日,周希汉率部顺利攻克临汝,但打郏县城却遇到顽强抵抗。后查明:国民党整编第15师师长武庭麟率该师第64旅及配属的一个加强营共约5000人,于2日夜乘汽车移驻郏县城。此时,李铁军兵团整编第3师进至伊川,距郏县城不足100公里。敌情突变,周希汉分析,继续攻击郏县城虽风险大,但停止攻城则无法实现上级意图。必须顾全大局,歼灭武庭麟部。他立即调整部署:主攻点选在东门,由第29团担任主攻,零时打响。为了迷惑生性多疑的武庭麟,周希汉命第29团在向东运动时有意暴露目标。武庭麟果然上当,以为第29团是在佯动,坚持将防御重点放在西门。当部队在西门发起佯攻后,武庭麟竟将防守东门的预备队增援西门。为此,第29团东门主攻进展顺利,天亮时,部队已控制除城内西北角高寺核心工事外的所有区域。武庭麟发觉上当,忙收拢残部,凭高寺工事负隅顽抗,部队攻势受阻。正当周希汉调整攻坚方案时,上午10时又获情报:敌李铁军先头部队已进至距郏县城15公里的薛店。战局突变,周希汉胸有成竹。他分析,不拿下郏县城,想走也难走脱;吃掉武庭麟部,李铁军便会产生顾虑,反而不可怕。于是决定继续攻坚。13时发起攻击,激战至15时,全歼武庭麟第15师残部,俘中将师长武庭麟及副师长姚北辰、杨天明以下2000余人。黄昏后,周希汉率部从容撤出郏县城。此战,被陈赓等兵团首长誉为“创机动歼敌的范例”。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陈赓(右一)和周希汉(左一)。

血战淮海。1948年11月6日,根据中央军委部署,中原、华东野战军联合发起淮海战役。战役第一阶段,周希汉指挥第10旅在第4纵队编成内,协同友邻部队在浍河沿岸阻击黄维第12兵团自蒙城向宿县方面增援,有力地保障了华东野战军全歼黄百韬兵团。淮海战役第二阶段,淮海战役总前委将部队组成东、西、南3个集团,决心将黄维兵团围歼于双堆集地区。按计划,陈赓指挥东集团歼灭双堆集以东的国民党第14军等部。为集中精力指挥东集团作战,陈赓请示总前委后,指定第4纵队暂由周希汉指挥。12月2日,第4纵队攻占小郭村,接着对第14军的2个重要据点李围子和沈庄实施攻击。这两据点是掩护第14军军部所在地杨围子的门户,各驻有1个师部和2个团,构筑了以地堡群为主的防御阵地。部队开始进攻受挫,周希汉遂下令停止攻击,分析教训,改变战术。遵照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的指示,周希汉马上命令部队突击开展土工作业,将交通壕挖到敌方前沿,最近处距敌方阵地仅50米左右。对炮兵阵地的设置、炮火准备的时间和各突击部队的编组等,周希汉也作了相应调整。12月6日,第4纵队先后攻克李围子和沈庄。此后,陈赓又将第9纵队第27旅划归周希汉指挥。11日,周希汉指挥部队攻克杨围子,全歼第14军,击毙军长熊绶春,俘副军长谷秉奎、参谋长梁岱、副参谋长詹毕淘和师长张用滨、潘麒等。13日、15日,周希汉两次组织指挥第4纵队向杨文学庄守敌第10军第75师师部等部发起攻击。守敌工事坚固,配备有火焰喷射器等化学武器,气焰嚣张。周希汉命令第10旅正面突击,部队冒着敌军喷出的熊熊火焰奋勇冲锋,一往无前,浴血拼杀,夜幕降临时,终于攻克杨文学庄,将敌全歼。同时,各兄弟纵队攻击势如破竹,相继攻占守军阵地。至16日零时,全歼黄维兵团,并生俘兵团司令黄维。

1949年2月,周希汉任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第13军军长。周希汉率部参加了渡江战役、湘赣战役、广东战役、广西战役。作为二野的王牌军,第13军所向披靡,当先锋、打头阵、克强敌,建立了不朽功勋。

建设海军,呕尽一腔血

1951年1月,周希汉入南京军事学院高级指挥班学习。7月,以全优成绩结业,同月,任第10军军长。1952年3月,周希汉调任海军参谋长。

1954年4月,周恩来就海军上报的五年建设计划召开会议,进行专题研究。会上,周希汉对报告的主要内容作了具体说明。会议结束时,周总理称赞周希汉“已经成了海军专家了”,还询问他是否去苏联学习过,并关照他要劳逸结合。

1955年1月18日,我陆、海、空军联合发起一江山岛登陆作战。作战准备阶段,周希汉参与领导了海军参战兵力使用、战术协同及战前演练等问题的决策;战斗打响后,他始终在海军作战值班室参与指挥,19日我军攻占该岛,歼国民党守军1000余人。

1955年11月,人民解放军在辽东半岛举行抗登陆战役演习。叶剑英元帅担任总导演。参演的陆、海、空军部队规模空前。海军司令员萧劲光任海军参演部队司令员。作为海军参演部队参谋长,周希汉从不满足于听汇报,而是深入基层,对每个演习环节严格检查验收,经常通宵达旦工作。在陆军、空军参演部队密切协同下,周希汉具体组织海军参演部队,按预案圆满完成了演习任务,取得了组织大规模战役演习的经验。

1958年12月,周希汉任海军副司令兼参谋长。1961年3月,周希汉免兼海军参谋长。周希汉十分重视海军的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他参与领导了海军第一支导弹部队、超长波电台、核潜艇、导弹驱逐舰等一系列先进武器装备的建设,成就斐然。

1970年4月,周希汉率工作组赴核潜艇制造总厂主持某型核潜艇的首艇试水。由于准备充分,首艇试水一举成功。
曾毙俘64名国民党将军的开国中将(组图)

毛泽东与周希汉亲切握手。

1973年1月,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同意成立由周希汉等19人组成的海军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简称“海定委”),周希汉任主任。2月27日,周希汉主持召开“海定委”会议,确定本阶段的工作重点。会后,周希汉再次病倒,被诊断出患了胃癌和严重的胆结石症。周恩来亲自点名国内各大医院最好的12名医生为周希汉会诊。周恩来还亲到病房看望,高度评价周希汉在国防工业3个领导小组取得的成绩,也对他只顾工作不爱惜身体提出了批评。

1973年下半年,海军某型核潜艇、某型导弹驱逐舰等重要工程,有的面临实验的关键阶段、有的进入定型前的攻关阶段,但都遇到了一些难以解决的难题。周希汉不顾医生劝阻,中断住院治疗,又投入工作。他建议海军政委苏振华亲自出面,将一些重大问题向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军委办公会议成员李德生汇报,取得了他们的支持,使各方面为之振奋,增强了信心,促进了问题解决。

1974年12月下旬,周希汉主持“海定委”在某市召开某型导弹驱逐舰设计、生产定型审查会。1975年2月,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某型导弹驱逐舰设计和生产定型。这期间,由于过度操劳,周希汉的健康每况愈下。胃癌切除手术虽然很成功,却元气大伤。8月,经中央军委批准,周希汉 “挂职养病”。1983年8月,周希汉被任命为海军顾问。

1988年11月7日,一代战将周希汉因睡眠呼吸骤停,在医院溘然长逝,享年75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