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船屋(二十五)

(2008-11-10 15:31:47)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二十五)

剑影原创

   “玉玲,我不在,小姐做些什么呀?”四少爷一跨出房门便急急打听起小姐来。

   “嗯,看书喽、画画喽,有时候坐在阳台上一个人发呆喽。”我随口答道。

   四少爷一听,“嗤”的咧嘴笑了。我知道四少爷以为小姐发呆的思绪跟他有关,可我隐约感觉不是那样的,便不再答腔。

   快到门口时,四少爷把包裹交给我,对着阳台边的窗户玻璃,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跨进了小姐的房门。

   “小姐,四少爷回来了。”我把包裹放在桌上,对着坐在桌边聚精会神看书的小姐说。

   “哦,回来了,坐吧。”小姐把书搁在桌上,客气地说:“玉玲,给四少爷倒杯茶。”边说边将眼神有意无意地往四少爷身上打。

   “噢,小莲,看什么书呀?”四少爷瞟了一眼桌上的书问。

   “都是些老书,随便翻翻。”桌上放着一本《西厢记》,小姐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我不在,老师和师母身体可好?”四少爷说话的神情不再像以前唯唯诺诺一副羞涩不安的样子,眼睛也敢盯着小姐看。

   “老样子了,母亲一天到晚说胸口闷,没力气,父亲一到冬天就犯气喘病。”小姐似乎也察觉到了四少爷的变化,神情中略显震惊。

   “我在外面最担心的还是俩老的身体,春节老师去城里,父亲介绍了一位名医给他检查过,还吃了几贴中药,医生要他今年夏天再去看看。”四少爷关切地看了小姐一眼又说:“我这次回来给师母买了些进口洋参,听说润肺补气非常好,只要含在嘴里即可。”四少爷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慢条斯理地说着。

   “那真是太感谢了。”四少爷变得落落大方,到使小姐显得局促不安起来。

   “小莲,这次你没去城里过年,真是太可惜了,城里过年可热闹了,唱戏唱到正月十五,还闹花灯,猜灯谜,正月初五家家迎财神,可把素琴妹妹高兴得,天天跟在大人后面吵着、闹着要去城隍庙看戏……。”四少爷见小姐双眉含笑,正听得来劲,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告诉你们一件很有趣的事,正月初五那天,我大哥、大嫂还有三哥从上海回来,父亲请了赵家戏班来家里唱戏,老师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听到兴头上硬要冲到上台去唱,那天好像唱的是“别窟”,老师一上台就来了个薛平贵上马的手势,那姿势可专业了,没想到一张口,听得台下连连喝彩。”四少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说:“我跟了老师这么多年,还从没听他唱过戏,没想到张口就来,就连我爹都听傻了。”四少爷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看出丑了不是,只要一当上酒杯我父亲就这个样子,母亲去时还再三吩咐不要贪杯,这不又出洋相了。”小姐脸上略露不悦,责备地说道。

   “呵呵,千万别告诉师母,真的没那么严重,那天都是些自己人,后来,二姨娘也上去唱了一段,可没老师唱得好。”四少爷急忙分辩道。“哎哟,我都忙了,二姨娘和素琴妹妹给你带礼物来了。”四少爷起身打开桌上的包裹,说:“这两套衣服料子是我们冯绸庄扯的,款式是素琴妹妹选的,尺寸按你去年跟二姨娘一起去红帮做的尺寸,不知道合不合身。”

   一套紫色长裙,一件淡蓝色上衣,都是小姐平日喜欢的颜色,料子也是高档绸缎。小姐拿起衣服看了一眼,便撩在椅子背上,说:“太谢谢了,你第一次出门,就让你这么破费,真是不好意思。”小姐很有分寸地答谢道。

   “小莲,别这么说,只有你喜欢,我真的很愿意呀。”四少爷的脸上写满了真诚。

   四少爷这次回来像变了个人似的,就连夫人都夸他成熟干练了许多,老爷则私下里怜惜四少爷一定吃了很多苦。小姐尽管没明说,可对四少爷的态度明显改变了许多。

   那年,如果小姐不去上海的话,他们俩的婚姻会跟世界上其他婚姻一样,从陌生、融合到相依相伴,成为一对看似平淡但却平安的夫妻,可命运却爱如此的捉弄人,竟然做出这样的安排,不知道想证明什么?

   入秋以来,雨淅淅沥沥下个没完,凄婉中带点缠绵,像一对相爱的恋人因分离而在窗外哭诉不停。中秋节过了没几天,老爷突然接到他上海大妹的来信,说他的大侄女徐文娟十二月初六订婚,订婚的对象竟然是三少爷伯平,可把老爷、夫人高兴得。没过多久,小姐也接到她表姐徐文娟的来信,邀请她到上海参加订婚典礼。

   自从接到上海来信后,小姐整个人颓唐起来,整天坐在阳台上望着茫茫的湖水发呆。

   那天下午,细雨像糯米粽一样,粘得腻人,小姐倚着窗户,看着恍恍惚惚的湖水,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就连我擦地擦到她脚下都浑然不知。“喂,能不能把你的脚抬一下,我的大小姐。”我故意大声喊道。

   “噢。”小姐这才回过神来,迷茫地看了我一眼说。

   “喂,我说小姐,这几天你像丢了魂似的,整天在想些什么?”我突然丢给她一句连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话。

   “没有呀,你这臭丫头,我那里惹你了。”小姐笑盈盈地说着,但脸上明显布满了愁云。

   “还说没有呢?自从接到上海来信后,我看你整个魂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发现小姐并没生气,又直直是甩出一句:“你是不是对上海大小姐跟三少爷订婚不高兴呀?”

   “你说什么呀,死丫头,我怎么会不高兴呢?”小姐这才发现自己恍惚流离的神情被我发现了,心虚地笑了笑说:“我只是觉得缘分这东西太神奇了,本来文娟姐姐和伯平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宁波,可俩人竟然会在一所大学里读书,而且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中认识的,你说神奇不神奇呀。”小姐说完慢慢地将目光移向窗外霏霏的雨帘,喃喃地说:“这种感觉一定很奇妙,也很浪漫吧。”

   “这有什么奇妙的,这叫千里姻缘一线牵,每个人的婚姻都是上天注定的,上天让他们俩人走在一起,所在就安排他们认识了。”我原以为小姐跟三少爷从小投缘,有那种意思,因中间永远阻着一把火,所以只能望而莫及,现在三少爷突然订婚,扑灭了她的梦想而伤心不已,没想到不是这样。便煞有介事地说:“就像你跟四少爷,这也是前世姻缘定的。”

   “不要说我,求你了,不要说我。”小姐迷惘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起来。

   “哎,全镇的人都知道你们俩的事,为什么不能说呀?”我故意用一种挖苦的语调说道。

   “求你了,玉玲,别说了…,我害怕,真的很害怕。”小姐的眼里一下子盛满了痛苦的泪水,脸色也越来越冷下来。

   我知道小姐生气了,便知趣地走开了。

   天气刚转晴,老爷去了趟城里,和陆老爷商量去上海的事。最后决定,小姐和四少爷打头阵,陆家和曹家亲戚团过了十二月初一再去。

   没过几天,陆家二太太特意派了一位裁缝师傅来船屋为小姐做了几套衣服。十一月十五,夫人和小姐上了一趟白云寺,回来后,老爷陪小姐上城里,准备去上海了。

   原以来老爷在城里最多住二、三天就回来了,因为船屋还有学生等着他上课,可老爷一住就是一星期,可把夫人急得,执意要云弟公去城里探个究竟。

   那天晚上很晚,我正准备回房休息了。老爷和云弟公回来了,我见老爷一脸沮丧,浑身疲惫不堪,径自回到房间倒在了床上。我连忙把夫人叫了出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夫人还未跨进房门,便急急地问。

   “伯臣得肺炎了,出发头天晚上一下子发高烧,上海没去成,二太太和小莲去了,我老觉得好像要出什么事了?”老爷有气无力地说着。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往下沉,一种不祥之感油然而生,哪会这么巧,难道真的要出什么事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