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船屋(二十一)

(2008-08-20 11:02:19)
标签:

原创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二十一)

剑影原创

 

 

    那年春节,陆老爷带来二太太和四个儿子、小女儿素琴来曹家拜年,两家人吃完团圆饭,大人们在后院大厅里喝茶聊天,小姐和素琴小姐还有三少爷伯平一起来到二楼阳台上,三个人围在一起边嗑瓜子,边开心地说笑着。四少爷伏在阳台的护栏上,像似在欣赏湖景,却不敢上前搭腔。
   小姐跟三少爷很投缘,俩人碰在一起就聊过没完。三少爷大小姐三岁,老爷常说三少爷天资聪明,一点就通,爱读书,将来肯定跟大少爷一样有出息。那时,大少爷已经到上海经商,据说生意做得很大。
   我发现小姐喜欢跟年长的人说话,有时也跟大少爷聊,但从未跟二少爷伯忠说过话,伯忠天生一副猴子脸,为人有些奸刁,但很讨陆老爷欢心。
   曹家四兄弟中,老爷最喜欢的还数四少爷。他常说,做我家女婿不要太聪明,厚道一点就可以了,因为家里已经有位聪明的小姐了。
   我到曹家第三年,伯忠结婚成家了,伯平也到上海读书去了。这时,老爷开始有意无意地安排四少爷跟小姐接触。
   每天老爷上夫人房里,后面总跟着四少爷。有时,老爷在夫人那里坐久了,就对旁边的四少爷说:“伯臣,去看看小莲在干什么?”
   四少爷红着脸,踌躇地站起身,来到小姐房门口,徘徊着不敢进去,见到我忙问:“玉玲,小姐在干什么?”
   我知道四少爷老实,还有点怕我们家小姐,便故意逗他说:“我怎么知道呀,你进去看了不就知道了。”
   四少爷这才慢腾腾地踱进小姐的房间。小姐上午喜欢趴在桌上画画、写字,有时也看看书,下午总是坐在房间或阳台上绣花。
   “老师,叫我来看看你在干什么?”四少爷局促地站在门边,两只手不停地搓着,眼睛不敢看小姐一眼。
   “哦。”小姐也不抬头,随便应一声,继续干她的事。
   四少爷傻呆呆地站着,见小姐不搭理他,便悻悻地走了。
   “小姐,你怎么这样对待四少爷呀?”有时,我实在看不过去会责备小姐几句。小姐待我很好,夫人常说:“我们家小莲谁都不怕,就怕玉玲这丫头。”我知道小姐同情我,所在才让我几分。
    “我又怎么了?你这死丫头怎么这么烦呀。”小姐抬起她那双含笑的眼睛看着我,一耸肩,做了一个调皮的动作又说:“是他来看我呀,他不说话我有什么办法呢。”
   四少爷也太不会说话了,既然喜欢我们家小姐,为什么就没话可说呢,我心里纳闷。看人家大少爷和三少爷,左一个“莲妹”右一个“莲妹”,谈天谈地谈得头头是道。可四少爷站在小姐面前,简直像根木头,我都替他着急。
   那年夏天,夫人身体一直不好,小姐想上白云寺为夫人祈求,老爷原本叫我跟小姐一起去,可出发的头天晚上,突然要四少爷陪小姐上山。
   第二天一早,四少爷穿戴整齐等在门楼下,可左等右等不见小姐出来,老爷叫我进去看看,我推开小姐的房门,见她还躺在床上,便生气地说:“大家都在楼下等你,你倒好,还躺在床上。”
   “我今天肚子疼,去不了了,你去跟我爹说一声好了。”小姐抬了抬身子无精打采地说。
   “哪怎么行呀,四少爷已经等在楼下,云弟嫂也准备好了祭品,怎么说不去就不去了,老爷怪罪了怎么办?再说夫人身体是大事,你应该尽孝道的呀,你也快半个月没上白云寺了。”我边劝边哄地说着。
   “你这丫头咋介烦了,不去就是不去嘛。”说完,小姐生气地背过身去,不理我了。
   我知道小姐的性格,夫人暗地里常说:“跟她父亲一样,有时候倔得像头驴,一点都讲不通。”我也曾领教过几次,有时刁起来,连老爷也没办法。从那时起,我隐约感觉他俩的婚事有点不对劲。
   老爷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那年暑假,二太太的女儿素琴来船屋住了段日子。素琴小姐跟她母亲一样,聪明乖巧,也许是血缘关系吧,跟小姐特别的要好,俩人碰在一起就聊不完,笑不停。
   其实,小姐也是位十分可爱,有点调皮的女孩。我跟小姐俩个人的时候,她特别喜欢逗我。有时,装成老爷的样子,戳着眉,瞪着眼说:“玉玲呀,你是我们曹府的人,咋斗大的字不识一个,这可有损我曹某的身份,得好好学。”有时,也学夫人的样子,慢慢地走到我身边,抖落一下我的衣服说:“玉玲,我这苦命的孩子,你不能老躲在橱房里呀,得学些针线活,女人嘛,这是你的当家活。”
   可就是跟四少爷,好像前世冤家似的,一见到他就紧闭双唇,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有一天,见小姐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绣花,我便拿着自己的针线篮坐在小姐旁边,聊起了四少爷的事。我问小姐:“四少爷怎么老呆在船屋,学了这么多年学问,难道还没学完吗?他为什么不像三少爷一样到城里或者上海读书去呀。”
   “他这个人是没什么出息的,你不要对他指望太高,他怎么可能跟伯平比呢,两个人天差地别了?”小姐看了我一眼说。
   “你怎么这样看四少爷,他多少也是有学问的人,再说他们家都是做生意的,将来他肯定也要去城里或镇上去做生意的,当时候,你们俩结婚了,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城里呢。”
   “谁说我要跟他结婚了。”小姐嘟着嘴,生气地说。
   “哎哟,这不是明摆着吗,人人都知道你们俩是指腹为婚的呀。”
   “好了,不要说了。”小姐恼怒地转过身去,不理我了。
   “怎么,生我气了。”我从没在小姐前面提起过他俩的婚事,没想到小姐会发这么大的脾气,我知道小姐不会真生我气,便故意走到小姐面前,侧着脸做了一个调皮的动作逗她开心。
   “你这死丫头,存心想气死我呀。”小姐“扑哧”一声笑了。她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说:“哎,玉玲呀,做人有什么意思呀,为什么这般的无奈,比如你,生在这么一个苦难的家庭,父亲去世,母亲改嫁,这些都是人所不能为之的呀,可为什么婚姻这种事,也不能让自己作主呢?”
   “那当然,自古以来,婚姻都是父母作主的,那有自己来定的呀,再说四少爷也不错呀,我觉得他对你挺好的呀。”
   “好有什么用呀,我跟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哎,你不懂,跟你说了也白说。”小姐叹了口气,茫然地望着湖水,不说话了。
   尽管我不知道她说的“感觉”是什么,但从她的话里听得出,她对自己的婚姻不能自己作主很不满。我了解老爷的个性,他是位讲义气、讲名望的人,再说老爷能有今天全靠陆家护助,他不可能知恩不报。对他俩的婚事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船屋(二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船屋(二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