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船屋(十九)

(2008-07-23 11:22:04)
标签:

原创小说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十九)

剑影原创

 

    复杂而又不安的情绪,将秋茹的睡意赶得无形无踪。她爬起来好几回,站在窗台前,望着黑漆漆的湖水,感觉心里闷得发慌。
   “今晚要下雨了。”秋茹抬头望着夜空,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到云层里面去了,天上没有一颗星星,湖边的杨柳垂着长长的辫子一晃也不晃。
   “小梅怎么还不回来,说好今天回来的。”秋茹想。后天就要离开船屋去上海了,刚才,小梅姨告诉她,曹宗涛跟他养父说好了,后天和她一起去。这人也太拘谨了,为什么自己不告诉她?听小梅姨说,今天早上他一回船屋,知道她上山了,放下东西就跟了上来,想到这里,秋茹的心才稍稍有些满足。
   曹宗涛的房间没有声音,估计已经睡下了,这一路上背着她,肯定累得够呛。
   秋茹回到床上,迷迷糊糊刚有点睡着,睡梦中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这是什么味呀,秋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像什么东西烧焦了似的。秋茹走到窗台前往外张望,见东边大房子上空一股股黑烟往上窜。“不好了,大房子着火。”秋茹转身往楼下冲。
   刚跨进槐树面前的那道小门,一股呛人的燃烧味迎面朴来,好像是二楼着火了,秋茹见二楼靠山的一个房间火星往上窜。
   秋茹急切地寻找着楼梯,黑暗中,见小梅姨拿着一个木盆冲了出来,“快拿水来。”边说边将木盆塞到秋茹手里。
   秋茹赶紧跑到荷花池旁,挽起一盆水往里跑,刚到楼梯口,见小梅姨又拿着一个木桶冲过来,秋茹将手里的一盆水递给小梅姨,拎起木桶冲向荷花池,就这样一来一回,不知跑了多少次,渐渐地烟淡了下来。
   秋茹提着木桶走到楼梯口,不见小梅姨来接,便走了上去。走廊里一股股浓烟不断地往外涌,两边的板壁熏得黑乎乎一片,秋茹寻着亮光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口,见曹宗涛站在椅子上,用力拉下烧得发焦的窗帘,小梅姨正在扑打冒着黑烟的家俱。
   秋茹正准备进去。突然,见曹宗涛扔掉手里的东西,揪起角落里的一个人咆哮起来:“你这个疯子,竟然玩起火来了,我打死你。”“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那人脸上。
   “宗涛,你不能打她呀。”小梅姨像发了疯似地冲了过去,抓住了曹宗涛的手。
   “你还这样护着她,她不把我们烧死才怪呢,你这个扫帚星,疯婆子,我打死你。”曹宗涛又冲上去,抓住那人的拳胸,扬起了手……。
   “宗涛,你不能打她呀,宗涛,不能打呀!她是你的母亲呀。”小梅姨哭喊着跪了下来。
   “什么?”曹宗涛脸上一片愕然,神情由愤怒变成了绝望。转身抓住了小梅姨的胳膊问:“你说什么,她是我母亲,那么……,那么,别人传言的,我是私生子是对的了,我是私生子吗?”曹宗涛的手死死扣住小梅姨胳膊,几乎把小梅姨提了起来。
   小梅姨脸上死一般的惨白,痛苦地注视着曹宗涛,泪水止不住地从脸上滑了下来,哀求地说:“宗涛你听我说呀,你不是私生子,你是母亲的孩子呀。”
   突然,曹宗涛将小梅姨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喊声:“哦!天哪,你们都在骗我!这么多年,你们都在骗我!”曹宗涛边说边冲向门外,冲进了夜幕中。
   “宗涛!宗涛!快回来,外面下雨了。”秋茹大声喊着,跟着跑下了楼梯。一声响雷响彻夜空,紧接着雨水像开了闸的河流从空中倒了下来。等秋茹跑到楼下,已不见了曹宗涛踪影。
   秋茹回到二楼,见小梅姨抱着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失声痛哭着:“小姐呀,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老爷呀,我没把宗涛照顾好呀。”
   秋茹这才看清那女人的面容,一头长发蓬乱地撒在肩上,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表情,手里抱着一个枕头似的东西,口里还念念有词,木呆地望着站在门外的秋茹。
   秋茹心里一阵战颤,没想到她果真是小梅的母亲。啊,就是这个披着长发的女人,自秋茹来到船屋的头一天晚上起,就一直缠绕着她,阴魂不散。
   房间里烧得一片焦黑,桌子、椅子已面目全非。秋茹将小梅姨扶到走廊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发现对面有个房间门开着,便走了进去,里面有张床,床上挂着纹帐,后面还放着一只马桶,估计是那女人的房间,便试着走到那女人身边,边劝边拉地将她推到对面的房间,帮她脱掉鞋子,拉上纹帐,并锁上了房门。
   小梅姨一直呆呆地看着她俩,痛苦的神情几乎使她的神经麻木了。雨越下越大,响雷一个接着一个,好像就落在院子里。
   小梅姨直挺挺地坐着,疲惫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秋茹。
   “小梅母亲已经睡好了,姨,我们回去吧。”秋茹轻声地说。
   “什么呀?”小梅姨的脸上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猛地起了一阵颤动,迷惘的眼睛里慢慢涌现出一种痛苦的表情。突然,她双脚一并,“扑通”一声跪倒在秋茹前面,哭着说:“啊,闺女呀,救救我们家宗涛吧,姨给你跪下了。”
   “哎哟,小梅姨,你这是干什么呀,快起来,有话慢慢话。”吓得秋茹赶紧俯身护起了小梅姨。
   “闺女呀,我们家宗涛是个可怜的孩子呀,你不会嫌弃他吧,你可千万不能嫌弃他呀,只有你能救他了。”小梅姨抓着秋茹的胳膊痛苦地哀求着。“我知道,这件事是满不过去的,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了,终有一天要见分晓的。”
   刹那间,小梅姨的脸上露出一种令人窒息的绝望的表情。她的眼神从秋茹的脸上慢慢移开,越看越远,越想越远。
   颤抖的声音从她心底里发出:“闺女,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刚才那女人,不是小梅的母亲,我才是小梅的母亲……”
(上半部分结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船屋(十八)
后一篇:学会宽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船屋(十八)
    后一篇 >学会宽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