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4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船屋(十八)

(2008-07-23 11:18:32)
标签:

原创小说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十八)

剑影原创

 

    秋茹满心疑虑地跟着觉圆师傅往里走,刚进方丈楼,老远看见对门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位是清源方丈,另一位竟然是曹宗涛。秋茹心里一阵激动,没想到他也上山来了。
   “回来了,路上很热吧,是不是走错路了,宗涛说没见到你呀。”清源方丈笑着迎上来。
   “噢,我到小龙潭去了,上次跟小梅他们去过,觉得那边风景挺好的。”秋茹答道。
   “怪不得宗涛见不到你,原来上小龙潭去了,刚才还要觉圆去找你呢。”清源方丈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秋茹涨红着脸,含羞地瞟了曹宗涛一眼,见他仍直直地站着不答话,眼里却充满了柔情。
   吃过素斋,秋茹在觉圆师傅陪同下,到寺外选址作画。来到山门前的一棵菩提树下,觉圆师傅告诉她这地方能看见寺院全景。秋茹坐在树下的一根石凳上一看,果然不错,眼前巍峨庄严、金壁辉煌的白云寺,尽收眼底。
   “真是个好地方。”秋茹惊喜地说。
   “师傅也喜欢画画,经常坐在这里,有时对着寺院画,有时对着山下画,一坐就是老半天呢。”觉圆师傅答道。
   “怪不得,刚才清源方丈在看我画的画时,觉得他挺内行的。”秋茹恍然大悟。
   觉圆师傅有事离开了。秋茹坐在石凳上,静静端详着眼前的白云寺,殿宇巍巍,古木森森,木雕砖雕精细别致,红砖黑瓦熠熠生辉,雄壮豪迈的白云寺仿佛高翔于蓝天白云之间,那些飘忽无踪的禅神,似乎将朝拜者的虔诚与希望无声地铭刻在他们的膝盖磕磨之上,使人淡去了所有的杂念,感受到禅机的净化。
   秋茹的思绪在荡涤尽一身世俗红尘的白云寺中飞翔,画笔也随之“沙沙”响个不停。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脚有点麻,便起身往山下望去,这个视角刚好能望见上山的那条路,曲折盘绕的山道,贯穿于三个造型独特的亭子之间,山下一望无际的湖水,衬托着有六个莲花瓣组成的莲花山,非常的壮美。秋茹的笔尖又落在莲花山上。
   觉圆师傅来过几次,见她正聚精会神地画着,便悄悄地走了。秋茹隐约感觉曹宗涛也来过,但没走近她,只是远远地望了她一眼走开了。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西山脚下去了,月亮爬上来了,眼前的景色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了,秋茹这才收起画板,准备下山。
   来到方丈楼,见清源方丈正在挑灯夜读,便上前道谢辞别。出了大雄宝殿,不见曹宗涛的踪影,秋茹有点担心,难道他不回去了,这下麻烦了,自己一个人摸黑下山,还真有点害怕。
   刚出山门,老远看见曹宗涛等在菩提树下,秋茹的心宽了许多,脚步也快了起来。
   江南的夜来得快,太阳一下山,天空就灰蒙蒙一片。没有星星的深蓝色天空中,悬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山道两旁的景物在神秘的月光下,显得有些凄淡。
   俩人一前一后地往山下走,曹宗涛一直没答理秋茹,只顾往前赶路,遇到山路不平的地方,会停下来,稍稍等她一下。秋茹觉得这种尴尬的局面令人窒息,便自言自语道:“晚上,山上还这么热,一点风都没有。”
   曹宗涛在前面发出一声浑浊不清的声音,又不吱声了。秋茹暗暗埋怨起来:这人真是一点情调也没有,俩个人的时候,也不说说话。便故意放慢脚步,将目光投到路边时明时暗的景物上,领略着寂静的山景,感觉还蛮有一番滋味。曹宗涛回头发现拉开一段距离了,也放慢了步子。
   过了“大我亭”,路边高大茂盛的树木将天空遮得只剩“一线天”。景物顿时暗了下来,山道上死一般的寂静,忽明忽幽的月光照在模糊不清的景物上,树林里不时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秋茹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心也悬了起来。突然,树上掉下什么东西,并迅速朝树林里逃窜,吓得秋茹一脚踏空,“哎哟”一声跌倒在地上。
   “怎么了?”曹宗涛忙走过来问。
   “不知什么东西,往哪方向逃去了,吓死我了。”秋茹往树林里指了指说。
   “大概是松鼠吧,没什么好怕的,走吧,已经很晚了。”曹宗涛说完,转身往山下走。
   秋茹慢慢地站了起来,刚迈开脚步,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随即发出呻吟声。
   “又怎么了。”曹宗涛回过头来问。
   “好像是脚扭了。”秋茹轻声答道。
   曹宗涛蹲下身子,板起秋茹的脚左转转右转转,秋茹疼得皱起了眉头,不断地呻吟。
   “来吧。”曹宗涛转身蹲下,做了一个背她的动作。
   “这……。”秋茹尴尬得脸一下子热了起来。
   “别磨蹭了,快上来吧,这么晚了,你想在这里过夜吗?”曹宗涛命令式地说道。
   秋茹这才慢慢地爬到了他的背上。羞涩而又幸福的情素迅速穿透秋茹全身,心跳也随之加快起来。曹宗涛不宽的肩膀十分的结实,她的脸跟他的脸是那么的相近,只要一低头,秋茹发烫的脸庞就能贴在他的背上。
   曹宗涛背着她脚步有些摇晃,感觉得出他的心跳并不比她慢。有段时间,秋茹几乎嗅到他头发的气味,一阵阵羞涩的甜蜜,让秋茹感到说不出的愉悦。
   曹宗涛背着她一口气走到“小我亭”,秋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轻声说道:“很累吧,停下来,歇会儿好吗?”
   曹宗涛没答话,继续往前走着,拐过一个山道,远远望见船屋的灯光了,这才放慢了脚步。等走完最后一个台阶,曹宗涛将她放了下来,站在旁边喘了会儿气,转身进了门楼。
   “这人真是的,也不说一声,扔下就不管了。”秋茹边埋怨,边颠着脚往里走。
   “回来了,哎哟,这脚怎么了。”小梅姨正在院子里凉衣服,一见秋茹忙迎上来问。
   “嗯,没事,只有扭了一下。”秋茹边答,边往里走,见曹宗涛已经坐在饭桌上,端着饭碗吃得正香。
   “快坐下,让我瞧瞧,伤得怎么样。”小梅姨跟了进来,俯下身子往秋茹脚上看。
   “哎哟,肿起来。”小梅姨叫了起来。
   “是吗?”曹宗涛回过头来看了秋茹一眼。“给她弄点热水烫一烫,再搽些活络筋骨油,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说完,曹宗涛转身继续吃他的饭。
   回到房间已经很晚了,躺在床上,秋茹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小梅姨一边在她扭伤的脚上,又是按摩,又是热水烫,一边还津津乐道地埋怨曹宗涛没照顾好她,把秋茹逗得都乐出声来了。小梅姨这人就是这股热心肠,好像对他俩的事十分有把握似的。
   其实,秋茹心里十分矛盾,曹宗涛这个人简直像木头做的,刚才一路走来,几乎没跟她说过一句完整的话。但细想一想,凭他这个性,想从他嘴里蹦出几句好听或者令人感动的话,根本不可能。但秋茹自己也说不清,曹宗涛身上到底有一股什么魔力,让她感到又好奇,又心跳不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船屋(十七)
后一篇:船屋(十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船屋(十七)
    后一篇 >船屋(十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