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4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十六)

(2008-07-07 17:04:00)
标签:

爱在中国行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十六)

            剑影原创

 

接连几天,不见曹宗涛的踪影,到了第三天,秋茹憋不住了,悄悄问小梅。小梅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狡猾地笑了笑说:“噢,我哥呀,他到城里去了,伯父叫他回去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

秋茹感到一阵失望,原以为经过这段时间接触,跟曹宗涛的距离多少有点拉近,期待突然小说连载:船屋(十六)有一天能从他装满秘密的心里淘出点什么来,没想到就这样悄然无声地走了。

可没过几天,曹宗涛拎着大包小包从城里回来了,带来了许多花色花样的糕点,还给小梅和秋茹扯了两块裙料,把小梅高兴得就差没跟她哥拥抱了。

曹宗涛仍冷板板站着,瓮声瓮气地告诉大家,这一切是为了答谢杨小姐从上海给他和姨捎来礼物。

小梅姨高兴得眼圈都红了,一个劲地夸道:“我们家宗涛真是长大了,也知道人情世故了”。说得曹宗涛放下东西溜到楼上去了。

小梅姨平日除了打点家务外,空余时间用编织草帽来贴补家里生活。她编织草帽的手艺还挺高,一天起码编织两顶,听小梅说这两顶草帽够一天的菜钱。秋茹有时闲着没事,跟着小梅姨学,没几天就学会了,所以,一闲下来就坐在小梅姨旁边帮她编帽檐。

小梅姨的性格跟小梅如出一辙,特“开讲”,一坐下来就跟秋茹唠叨过没完,讲得最多是小梅小时候的事,有时也说说小梅父亲,但从未提及小梅母亲。

一次,无意中说到小梅姑姑,秋茹想起曾在小梅姑姑家里看到过的那张照片,小梅姨诧异地看了一眼,说:“那是小梅父亲和宗涛母亲,是小梅姑姑给他俩画的,那时候的他们比你现在还年轻哩,哎,真是一对苦命的冤家呀。”说完小梅姨低着头不吭声了。

每次说到曹家或小梅母亲,小梅姨会冷不丁地停下来,为难地看着秋茹,好像在顾及什么。秋茹私忖:自己想知道的是那个疯女人的事,总感觉那疯女人跟小梅母亲有什么瓜葛,可小梅姨的嘴巴像上了铁锁似的,一点都敲不开。尽管充满好奇,但也不敢像上次那样鲁莽。这段时间,她曾偷偷地到槐树里面探过,那扇小门一直关得死死的。转眼一想,自己不过是曹家的匆匆过客,这些秘密跟自己又毫不相干,何必自寻麻烦呢。

可不知咋的,这几天秋茹一坐下来,小梅姨就跟她聊曹宗涛的事。曹宗涛的事秋茹从小梅嘴里也略知一二,但又不好意思打断她的话题,只得静静地听她念叨,小梅姨边说边留神地打量秋茹,使秋茹觉得非常的奇怪。

“我们家宗涛什么都好,要相貌有相貌,要学问有学问,就这毛病不好,打小落的,折磨了他快二十年了,我都替他难受呀,如果这毛病能替代的话,还不如让我来生吧。”小梅姨的眼里充满了怜悯和痛苦。“今年正是菩萨保佑呀,才吃了十天中药咳嗽就好了,前几天,回城里顺便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产生奇迹了,恢复得非常发好,哎,你说这不是菩萨显灵是什么呀。”小梅姨说完微笑地看着秋茹。

“那不是菩萨显灵,是他烟抽少了。”秋茹不好意思地答道。

“是呀,我看到了,你送他的洋烟,他一直放在床头边没抽,小梅说是他舍不得,要留作小说连载:船屋(十六)纪念,不是嘛?”小梅姨又瞅了她一眼,说:“告诉你一件怪事,你们回来的头天晚上,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我们家后面的莲花山开花了,开出一朵朵闪着金光的莲光,当时我还纳闷,这莲花山怎么会开花呢,第二天你们就回来了,现在想想,这是菩萨显灵呀,把你派到曹家来救我们宗涛来了。”小梅姨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哎哟,小梅姨别开玩笑了,我那有这么大本事呀。”秋茹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心里暗思:怪不得这段时间老跟她套近乎,原来她另有目的,别看她是个农村妇女,眼睛还挺尖的,秋茹自己也感觉得出曹宗涛有点在意她,可谁猜得透他的心思,这人变化无常,再说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过段时间回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宗涛下月要去上海,半年时间在上海打理他养父的生意,小梅下学期可能不回学校了,跟她姑姑也去上海,你怎么打算呀,闺女。”小梅姨问。

“前几天,已经给家父去信商量过,家父来信说,这段时间北方军阀打得很厉害,要我在南方避一避也好,估计他近期会到上海来,叫我下月初去上海表舅家,商量读书的事。”秋茹答道。

“那敢情好呀,跟宗涛一起去吧,路上好有个照应,小梅估计要等入秋才去上海呢,哎哟,这真是太好了,但愿一切顺利,你们仨又可以在一起了。”小梅姨笑了笑又说:“闺女呀,我特喜欢你的个性,文文静静的,不像我们家小梅,老坐不住,这不,今儿个不知又到哪里去疯了。”说完,小梅姨一把夺过秋茹手上的草帽,说:“坐了老半天了,去休息一下吧。”

秋茹回到了房间,茫然地站在窗台前望着湖水,心里涌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她觉得跟小梅的友情是不能断掉的,跟曹宗涛有点不可思议,这人脾气太古怪了,但心眼到不坏,这段时间每天老早起来,帮小梅姨挑水,有时还在门楼边劈柴,尽管小梅姨告诉她,这是破天荒的事,但一个人能改变自己也是好事。秋茹觉得自己有点想入非非起来,怎么把他的缺点都想成优点了。

这时,秋茹看见一只小船朝船屋靠过来,撑船的正是曹宗涛,便赶紧将身子缩到窗帘后面。秋茹经常看到曹宗涛一个人撑船出去,当时心里还纳闷,他三岁上山跟清源方丈在一起生活,一直到八岁到城里上学,这里应该没什么同学朋友?现在才明白原来他到湖心岛那个无人知晓的山洞里去了。

曹宗涛将船系在靠山的角落边,径自走到槐树下,坐在埠头的木桩上抽起烟来了,目光盯着大槐树,给了秋茹一个美丽的侧面。秋茹仔细端详着他,发现他长得还蛮精神的,高高的个子,白色的衬衣衬着一张白净的方脸,眼睛不大,但鼻子又高又挺,使他的脸部很有立体感,身上有一种文化人的气质。

秋茹被曹宗涛沉思的样子深深吸行住了,便偷偷拿起画笔划画起来。没过多久,听见小梅在楼下喊她,要她下去看泥鳅钩来的一条怪鱼,秋茹放下画板,“腾腾”跑下楼去。其实,也不算什么怪鱼,只不过鱼的肚皮底下多了两个爪子。

秋茹觉得没什么好看,回房准备把还差几笔就完成的画画完,走到窗台边的桌子前,发现那张画不见了,画板还在。秋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有。往窗下一望,发现曹宗涛还在下面,面朝湖站着。

奇怪了,就一转眼功夫,怎么不见了呢,会不会被风吹到下面去了。秋茹心里一阵紧张,要是被曹宗涛捡到,肯定会笑话自己的,秋茹急忙冲下楼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