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十四)

(2008-06-30 08:55:28)
标签:

爱在中国行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十四)

   剑影原创

 

晚餐时,小梅姨烧了碗“湖螺肉夜开花酱”,吃得个个赞不绝口,就连平时不怎么颜笑的曹宗涛鼻子上也多了几道笑纹。

小说连载:船屋(十四)那晚,泥鳅也留下来吃饭,为了犒劳他,小梅姨特意给他倒了一小杯“杨梅酒”。没想到酒一下肚,话就多起来了,说了一大堆镇上的趣闻。还当着曹宗涛的面说起了陆家,说陆伯才如何扣骗别人财产,他的儿子陆宝祥又如何玩弄女人,被别人痛打。曹宗涛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捧着饭碗的手上青筋都绽了出来。

一旁的小梅姨坐不住了,一会儿说菜太咸,一会儿又说菜太淡,还故意走到泥鳅跟前为他搛菜,可泥鳅一点未领会小梅姨的意思,滔滔不绝地说过没完。

秋茹心里暗暗发急,以为“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可过了很久,未见曹宗涛发作,抬头发现他的脸上已恢复了原有的冷漠和平静。

自曹宗涛这次从山上回来以后,秋茹发现他改变了许多, 真有一种刮目相看之感。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动辄发火,碰辄发怒。尽管仍很少言语,但似乎在刻意靠拢大家。一天两顿中药,不再要小梅姨拿着托盘往楼上送,秋茹有几次看到他主动下楼等着。有时,在过道上碰到秋茹,会停下来让秋茹先过去。

晚饭后,小梅姨见大家谈兴正浓,给每人泡了一杯茶,秋茹以为曹宗涛不会加入。每次饭后,他喜欢一个人坐在埠头抽烟。没想到他也端起茶杯坐了下来。泥鳅似乎也感到意外,好奇地看了他几眼。

酒精的作用使泥鳅有点忘乎所以,他的嘴一直没有停顿过。从镇上说到陈家槽,从陈家槽又说到他家。说他母亲这几天忙着给他物色对象,心里着实烦透了,他已经看了好几位姑娘,没有一个如意的。泥鳅边说边瞟了小梅一眼。

小梅调皮地笑了笑,附和着说:“你妈就你一个儿子,是该早点结婚,好让她抱孙子。”听了小梅这句话,泥鳅像泄了气的皮球,失望地点下了头,不再说话了。

秋茹感到意外,原以为他俩青梅竹马,又那么情投意合,肯定有点“意思”,没想到大大咧咧的陆小梅还另有心计。在学校,别看她平日嘻嘻哈哈,爱惹男同学开心,可一旦男同学来“真”的,她会立马避而远之。曹宗涛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顾低着头喝着杯中的茶。

小梅见大家都不言语,有点沉不住气了,用脚轻轻碰了一下泥鳅说:“哎,我说泥鳅,你什么时候有空,秋茹想画一张我们家大房子的画,你看怎么过画法?”小梅一下子把话题扯到大房子上,在座的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秋茹,秋茹的心怦然剧跳,张皇失措之间,只得端起茶杯假装平静地喝了一口。

“看来,杨小姐对我们家的大房子很感兴趣,不是吗?”这是曹宗涛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跟秋茹说话,这话听上去还算客气,但秋茹明白他话中有话。

秋茹低着头摆弄着手上的茶杯,沉吟了片刻,转身对旁边的泥鳅说:“我只对绘画感兴趣,船屋的造型很别致,难得来这里一趟想画张回去,也不枉费自己来过这里。”

“是呀,秋茹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大画家,仰慕者一大批呢,尤其是男同学,哥,如果你看过秋茹的作品,一定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梅恭维得有点过分,秋茹怕引起曹宗涛的反感,连忙红着脸解释道:“小梅,你胡说些什么呀,没有的小说连载:船屋(十四)事。”

曹宗涛用异样的目光扫了秋茹一眼,很快又像受惊的小鹿避开了,起身犹豫地走到灶前,提起水壶准备上楼,就在他跨出门槛的那瞬间,转身说了句:“叫泥鳅撑着船到湖上去,不就可以画了吗?”说完独自上楼去了。

“哎,我哥这主意到不错,秋茹,你看怎么样?。”小梅问。

“我没关系,只是麻烦泥鳅了。”秋茹答道。

“我没问题呀,明天就行,早点到镇上把鱼卖了,你们等我好了。”泥鳅见小梅姨拎着一篮洗好的碗进来,说:“玉玲姨,明天别忘了再给我准备一杯杨梅酒,我要为两位小姐服务呢。”

第二天,午睡刚醒,泥鳅就来了。秋茹和小梅戴上小梅姨编织的宽边草帽,各自背上画板出发了。

小船缓缓驶离埠头,秋茹发现曹宗涛房间的窗户开着,蓝色的窗帘背后清晰地看见有个人站在后面,一定是曹宗涛。

这人真是古怪透顶,还带有点可怕,他是不是有窥视别人的喜好。有几次秋茹到湖边散步或在埠头乘凉,总感觉他就在窗帘背后偷看她,尤其是那股特有的烟味,就像在阳光底下窥视别人,十分的好笑。

船快到湖心岛时,秋茹才喊停,回头发现船屋已离得很远很远。

“这距离会不会太远了。”小梅问。

“应该不会吧,我们从远处慢慢靠近,视角上更会找准位置。”秋茹边说边铺开了画板。

“哎,你们看,船屋后面的莲花山还真像观音台上的莲花座,船屋正好建在两朵莲花中间。”秋茹指着远处的莲花山说。

“啊,被你一说,还真像,山顶的白云寺,好像被一朵朵莲花包围起来,真是美极了。”泥鳅转过身,傻乎乎地看着小梅又说:“嘿嘿,我每天在湖上转悠,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呀。”

“你怎么发现得了,这叫艺术,你又不懂艺术,傻样。”泥鳅像是当头挨了小梅一棒,涨红着脸不吭声了。

秋茹见状忙说:“泥鳅哪管得了什么山呀、水呀,他只管水里的鱼快点钻进他的网里,不是嘛。”

“那倒是,要是我天天想着山呀、水呀,一家人喝西北风去呀。”泥鳅生气地白了小梅一眼说。

秋茹坐在甲板上,勾画着远处的船屋。定神细看,发现船屋的造型更像古代宫廷的大龙船,除了房子的造型像船外,最主要是南北两头的山,恰好与船屋融为一体,形成了一条飘然若飞的巨龙。

船头为龙首,构筑三层楼殿,青瓦红柱,飞檐翘脊,上面黑红色的岩石犹如龙须和龙眼;船舱为长长的二层楼排屋,每间房间上下对称均有窗户;龙尾为一个宽大的三角型操场,旁边的柳树和山脚,极像龙的尾巴,十分的惟妙惟肖。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曹家祖辈选择了这么个得天独厚的环境,背靠青山,三面环水,在微微荡漾的碧波衬托下,宛如一条巨龙伏在水面上,十分的壮观。

秋茹忽然想起清朝赵之谦的一句对联:爽借清风明借日,动观流水静观山。在山、水、风、日,一动一静,一虚一实的映托下,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一阵湖风吹来,卷起了秋茹头上的草帽,抬头只见天空已堆起了厚厚的云层,像似要下雨了。

秋茹赶紧收起画板说:“小梅要下雨了,你画得怎么样,我们准备回去了吧。”回头发现小梅和泥鳅都不见了,肯定又钻到水面去了。

秋茹看了一眼扔在船上只画了半座山的画板,急切地在湖面上寻找他俩。

风越刮越大,吹得小船不停地摇晃。秋茹紧紧抓住船舷,直着身子大声地喊着:“小梅,泥鳅,快回来!要下雨了!”

“隆轰轰”一道闪电紧跟着一声巨响在不远处的云层中劈开,刚才还平静如镜的湖水一下子变得狂怒而墨黑,排山倒海似地朝小船猛扑过来。

“杨同学,不要害怕,坐在船上别动。”不远处泥鳅奋力地向小船靠过来。

突然,一个巨浪盖过来,将小船掀了个底朝天,秋茹死死抓着画板不放。巨浪像咆哮的猛兽,一阵紧接一阵地朝秋茹扑来,渐渐地秋茹失去了知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