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十三)

(2008-06-26 17:06:37)
标签:

爱在中国行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十三)

                                                  剑影原创

  

小说连载:船屋(十三)    第二天,秋茹感觉好些了,便下楼了。午饭后,小梅姨让秋茹躺在门楼边的过道上,她就一直似睡非睡地享受着湖风的轻吻。

   太阳快下山时,曹宗涛从门楼外进来,经过秋茹身边,犹豫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什么,秋茹没理他,只顾摇着手里的扇子。心想,对他这种蛮横无理的人,也不必客气,他不懂得学会尊重别人,别人为什么要尊重他呢。再怎么说,她也是小梅的同学,不管她做错什么,总得顾及一下面子吧,这人实在太可恶了。

   饭桌上,曹宗涛一直在偷偷观察秋茹,秋茹假装没看见,但内心却十分紧张。小梅姨殷勤地在曹宗涛饭碗里挟这挟那,小梅不时迸出一些话题打打圆场,曹宗涛也不怎么搭理,只以“嗯”、“哦”简单的发音来回答她们。

   秋茹扒完最后一口饭,准备离开。突然,小梅说到“秋茹生病是因为曹宗涛的臭脾气给吓的”时,把秋茹紧张得差点没将嘴里的饭给吞下去,急忙放下饭碗说:“哦,不是的,是因为那天中午太热了,睡在了地板上,没想到病了。”

   没等秋茹说完,曹宗涛用一种冷冷的略带讽刺的眼神扫了她一眼。秋茹担心自己解释不到位,笑了笑又说:“嗯,小梅说我生病的时候直挺挺地躺着,样子十分难看,我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没想到这句话惹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秋茹的心怦怦直跳,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抬头发现曹宗涛阴沉的脸色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才放心地离开了饭桌。

   那顿饭吃得真是艰难,曹宗涛一直在提防着秋茹,秋茹早就看透他的心思,心里暗忖:自己不过是匆匆过客,那女人再神秘也不关她的事,曹宗涛不想提及,她何必自寻烦恼呢。她很后悔当初不该鲁莽地闯入大房子,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这几天,秋茹一直在琢磨,认定那女人不是什么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关系到他们家属秘密的人。不然,曹宗涛不会如此紧张地要她记住“你什么也没看见”。而且那天小梅姨在埠头洗碗突然不见,肯定是到大房子里去了。可那女人是谁呢?为什么小梅一点都不知道呢?

   据秋茹对小梅家的了解,小梅家只有她外婆、母亲和姨三位女性。难道是小梅的外婆?那女人行动敏捷,不像是上年纪的人,是小梅的母亲?不可能小梅一点都不知道吧。从那女人雨夜狂奔这一古怪的行为,以及那天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神判断,那女人脑子可能有点问题,可他们为什么把她关起来呢?

   晚饭后,秋茹一直磨蹭着没有上楼,等到小梅姨把门楼的门关好,准备休息时,才不得以上楼去。当她走到灶前,去拿晚上喝的水壶时,发现不见了。小梅姨告诉她说,曹宗涛给提上去了。秋茹吃了一惊,心想,他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表示对她的歉意?

   接连几天,曹宗涛都一声不吭地将水壶放在秋茹的房门外。秋茹纳闷,头几天她身体没恢复,帮她提是情理之中,这几天还是这样,到让秋茹觉得过意不去,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因为自从小梅告诉她“别去理他”后,她一直连正眼都没瞧他一眼,有时在走廊上碰到,甚至连招呼也不打,昂着头从他身边走过。

   那天午睡醒来,秋茹正在房间看书,听见小梅在湖边不知跟谁大声说话,便推开窗门往下张望,发现小梅正低着头在埠头捡什么东西,泥鳅在湖里一沉一浮,把从湖里捞上来的东西大把大把地往岸上扔。

   自曹宗涛回来以后,泥鳅很少来船屋,有时帮他父亲送东西来,总是放下就走,不像以前喜欢坐一坐或者吃顿饭,聊聊镇上的新鲜事,似乎也在刻意回避曹宗涛。

   大概是听见秋茹开窗的声音,小梅抬起头,见是秋茹,便高兴地对她喊:“喂,秋茹,快下来呀,帮我们来捡湖螺,泥鳅正在湖里捞呢。”

   秋茹笑着向她点了点头,便下楼去了,经过曹宗涛房间时,发现他坐在面向过道的那张写字桌上练字。曹宗涛的毛笔字写得的确是好,他给小梅的信秋茹看过,喜欢用毛笔书写,文字不多,语句也很简练,但笔功非常的深。

   江南的午后非常的闷热,尽管太阳快沉入湖面,但阳光下的湖风像是从火焰山上吹下来,热得让人发烫,秋茹没捡多久就汗流满面。小梅将一条湿毛巾搭在秋茹头上说:“哎,这湖螺很好吃的,晚上叫我姨做碗湖螺汤,肯定鲜死你,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吃了,今天正好把泥鳅逮个正着。”

   小梅边说边往前面跨了一步,刚刚蹲下身子,泥鳅突然从埠头前冒出头来,一把拉住小梅的衣服,只听“啊呀”一声,小梅"扑通"掉到湖里去了,把秋茹吓得快喊出声来。没过多久,小梅就浮出水面,对着泥鳅大喊:“死泥鳅,你找死呀。”边说边用手往泥鳅方面打去,拍起了阵阵水花。

   “啊,小梅,你也会游泳呀。”秋茹惊讶地望着在湖里戏闹的小梅说。

   “那当然了,在湖边长大的人怎么不会游泳呢,秋茹,你也下来吧,我来教你。”秋茹望着像鱼一样在水里翻滚的小梅摇了摇头,但还是情不自禁地甩掉拖鞋,把脚伸进了水里。

   “哇!这水真舒服!”秋茹索性坐在埠头边的木桩上,两只脚在水里一上一下地拍打着。

   秋茹正玩得兴头中,不知不觉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烟味,她立马意识到,此刻曹宗涛正在楼上窥视着他们。这人真是怪极了,年纪轻轻却像个老头,一点没有年轻人的朝气,整天躲在房间里练字、看书,看的书也是陈年八股的。有一次,秋茹见他的房间门开着人不在,便探头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书,是一本《诗经.秦风》,现在年轻人那里还看这种繁文书,简直是位古董级的人物。

   秋茹想:曹宗涛一定在背地里笑话自己,大白天赤着脚坐在地上,还把脚伸到水里。想到这里,秋茹将脚缩了回来,起身就往门楼里跑,也顾不上小梅大声喊她。

   经过曹宗涛房间时,秋茹故意放慢了脚步,发现他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手里拿着毛笔却不知如何落笔,那神情几乎让秋茹笑出声来,一看就是装模作样,心不在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