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十)

(2008-06-18 11:40:15)
标签: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十)

                                        剑影原创

 

“杨同学,不要客气,都是自己人,快吃饭吧,嗯。”小梅姨见状,走过来打圆场。
   小梅噘着嘴白了她哥一眼,说:“我们都等了很久了,肚子都快饿扁了,秋茹吃饭吧。”

小说连载:船屋(十)秋茹这才慢慢地坐了下来,机械似地扒着碗里的饭。
   “哎哟,闺女,怎么不吃菜呀,这鸡是泥鳅他妈听说宗涛回来,特意送来的,我放了些野菇,炖了半天,来快尝尝。”小梅姨挟了一块鸡肉放在秋茹碗里。转身又说:“宗涛你也来尝尝,多喝点汤,小梅常说营养在汤里,是不是这样,小梅呵。”小梅姨打趣地笑着,拿起旁边一只空碗,盛了几勺汤放在曹宗涛面前。
   “嗯!”曹宗涛从鼻孔里透出闷声闷气的声音,拿起小梅姨盛的鸡汤喝了几口。
   小梅瞟了一眼她哥,扳着脸说:“那我呢,我怎么没人给我呀。”
   小梅姨噗哧一声笑了,“这孩子,你是这家的主人,你哥难得回家一趟是客人,你应该好好招待大家才对哩。”
   曹宗涛似乎被小梅的话逗乐了,抬起头扫了小梅一眼,但很快又低下了头。
   小梅见她哥的脸色略有转晴,便提高嗓门说:“哥,我都快有半年没见到你了,一见面就给我一个‘下马威’,真没劲,你看我们大家多掂记你呀,姨总是把好东西留着,老是一句话等宗涛来了再吃,今天姑姑也一样,把自己不舍得吃的人参叫我们带来给你补补……。”
   没等小梅把话说完,曹宗涛重重地把饭碗摔在桌上,恼怒地瞪着小梅大吼:“怎么,你又去陆家了?”把一桌子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们是去四姑家,又没去陆家。”小梅怯怯地看了她哥一眼说。
   “陆素琴也姓陆,她给你多少好处了,只不够给你一次读书的机会,你就这么巴结她,真没骨气。”
   “哥,你说什么呀。”小梅也生气地把饭碗摔在桌上。小梅姨拼命地向她打眼色,不定地摇头示意,小梅才低下头不啃声了。
   曹宗涛迅速扒完碗里的饭,扔下饭碗,走出了房门。
   “你看这孩子,好端端的又生气了,杨同学,不要见外,我们家宗涛从小身体不好,所以脾气有些急躁,人也是挺老实的。”小梅姨无奈地笑了笑说。
   秋茹连忙抬起头,尴尬地“嗯”了一声。
   “他这臭脾气还不是你们顺的。”小梅愤愤地看了她姨一眼,又说:“整天扳着个脸,好像别人欠他三百两银子似的,看谁都不顺眼,一付冷冰冰的样子,真令人讨厌。”
   “这孩子话怎么这么多呀,好了不要说,快吃饭吧,菜都凉了。”小梅姨又把一块鸡肉放在秋茹碗里,慈祥地看了秋茹一眼说。
   曹宗涛的脾气真的让人不敢恭唯,秋茹也算是这家的客人,刚才秋茹客客气气跟他打招呼,他竟然连头都没抬,秋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前几天还暗自庆幸,来小梅家算是来对了,找到了这么温馨的避风港湾,没想到快乐像纸一样的脆弱,一下子被莫名其妙地撕了个粉碎,又回到了令人难堪和不安的困境中。
   晚饭后,秋茹一直呆在厨房,帮小梅姨做些家务,感觉这样好受些。小梅姨客气地要秋茹早点回房休息,她怕自己出了房门遇见曹宗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院子里的灯点起来了,没见曹宗涛再回厨房,只见小梅姨进进出出的,一会儿拿药,一会儿拿水壶,一会儿又蹲在灶炉前忙着煮东西。小梅一直躲在里屋生闷气。
   秋茹见厨房里实在没事可做,才拿了罐水上楼去了。刚走到楼梯口,闻见一股很浓的烟味。曾听小梅说,她哥的烟瘾很大,回来时,秋茹还特意在上海码头店铺里买了些洋烟。可也不能咳嗽再抽烟呀,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秋茹边想边上了楼,发现二楼过道口房间的灯亮着,里面传来阵阵咳嗽声。
   原来曹宗涛住这里,这下好了,他像门卫一样看守着住在最里面的秋茹,想到这里,秋茹更加不安起来。房间的门半掩着,浓浓的烟味熏得秋茹快咳出声来,她赶紧捂住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房间里也是一股烟味,秋茹轻轻关上朝过道的那扇窗,打开了沿湖的窗门,空气瞬间变得清爽多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自残自己,肯定有什么曲折的经历,或难以启齿的事缠绕着他吧,一般常人很少有如此古怪和自暴自弃的个性,看得出小梅姨和小梅都很怕他。秋茹想,也许是他从小没有父母,过继给别人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养成了这种暴躁而又盛气凌人的性格吧。
   是呀,没有母亲的孩子是多么的不幸,秋茹想到了自己。这种忍辱栖身的感觉自己也曾有过,在家里继母百般刁难、苛刻地对待自己,为了不让父亲伤心,秋茹也是忍气吞声地过日子。
   一想起母亲,秋茹的眼里涌出了悲伤的泪水,但是母亲不能死而复生,不能再管自己目前小说连载:船屋(十)的困境了。秋茹伤心地擦去脸上的泪水,如果这里实在住不下去,就去上海表舅家,来时秋茹也有这个打算。
   母亲在世时,秋茹去过表舅家,表舅母对她很客气,俩个哥哥更是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对待。母亲去世后,表舅多次来信,说有困难可以到上海找他,表舅在洋行里工作,家里条件也不错。想到这里秋茹的心里踏实多了。
   接下来几天,秋茹只在饭桌上见到曹宗涛,大多数时间他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是忙坏了小梅姨,又要到镇上买菜,又要为曹宗涛熬药,又要张罗一家人的吃饭,还不时地把药呀、点心呀往楼上送,曹宗涛几乎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且整天扳着脸,谁也不理。
   有一天早上,秋茹正准备下楼,看见曹宗涛从下面上来,赶紧躲到一旁,等他进了房间后,才轻轻地走下楼。秋茹尽量避免跟他打照面,有一次,实在躲不过了,俩人正好在过道上碰到了,只得停住脚步等在旁边,等他走到身边时,轻轻叫了声:“小梅哥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错,反正听到一声含糊其辞的“嗯”声。
   自曹宗涛来了以后,秋茹白天基本上呆在楼下,只在午睡时才上楼。白天秋茹喜欢把房间的窗门都关上,并把厚厚的帆布窗帘拉起来,感觉这样阴凉。那天中午特别的闷热,秋茹睡在地板上,也睡出一身汗,便起身打开靠湖的那扇窗,一股热呼呼的湖风迅速穿透了房间,她还感觉热,又把头伸到窗外。发现曹宗涛正坐在老槐树下的那个埠头上抽烟,赶紧把头缩了回来。
   这人真是怪极了,白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怕热,别人现在都穿短袖,他却天天穿着白色长袖衬衣,有几件白衬衣已经很旧了,但颜色看上去仍然雪白。有一次,在院子里他像训小孩一样对小梅姨狂吼,秋茹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原来是白衬衣的袖口没有洗干净,站在一旁的小梅姨任凭他责骂,还一个劲地说,再去重洗。这个人太不可理喻了,小梅姨像对待长辈一样地敬他、伺候他,他却如此无理。
   秋茹正准备关上窗户,到楼下去。突然,曹宗涛扔掉手里的烟头,朝老槐树方向走去,快到墙脚时,警觉地往四周看了一下,又抬头朝秋茹的房间张望,秋茹急忙将身子藏在窗帘后面。
   只见曹宗涛纵身一跳不见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