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九)

(2008-06-17 16:59:12)
标签: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九)

                                               剑影原创

 

“我哥他怎么了?”小梅望着她姑惊惶失措的样子问。

小说连载:船屋(九)

 

   “噢,噢……。”小梅姑转身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又把杯子放回原处,缓缓地抬起头说:“听陈浩母亲说,你哥的老毛病又犯了,好像比前几次严重,已经有好几天没去上班了。”小梅姑看了大家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又说:“宗涛,这身体老这样,怎么行呀,他就是脾气倔,谁的话都听不进,这可怜的孩子。”小梅姑眼里充满了同情。

 

   刚才小梅姑的这个“不”字正勾起了秋茹的好奇心,原以为能从小梅姑的嘴里发现些什么,没想到只是因为宗涛病了。可秋茹察觉小梅姑似乎对她刚才的失言非常不安,不时地在察看大家。

   曾听小梅说,她外祖父有个哥哥曾经是城里一所学校的校长,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哥过继给其中的一个儿子,女儿就是陈浩的母亲。她哥学校毕业后,就在父亲开的工厂里当账务员。

  “是嘛,我本来想过几天和秋茹一起到城里玩,顺便去看他,那今天回去就跟姨说声,明后天赶紧去城里一趟。”小梅不安地说。

   午饭后,小梅到镇上拜访一位同学,小梅姑问秋茹想不想午睡。来时听小梅说,她姑的书房有许多值得一看的书,便推说想看一会儿书。

   小梅姑的书房就在厅堂隔壁,房间不大,但十分雅致。一张案头雕有龙凤的红木写字台抛在中间,旁边放着一把小巧精致的红木摇椅,左右两排书橱,后面墙上挂着几幅字画,落款均为“陆素琴”,估计是小梅姑自己的得意之作。

   秋茹从小跟母亲学字画,也属自己喜好的特长。她驻足细细品味了一番,发现小梅姑的画比字功底要深,但墙上挂着以书法为多。在靠近书橱的角落处,挂有一幅荷花图,一枝含苞欲放的荷花在一片荷叶衬托下欲开似开,画面非常的逼真、清晰,落款一个“莲”字。秋茹知道小梅母亲名字最后一个字为“莲”,但不知是否其母亲之作。

   秋茹来到书橱前,随便抽出一本书翻了几页,突然,从书中飘下一张纸来,捡起一看,纸上画着俩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站着,穿长衫,剪短发,身材不高,大眼睛、大鼻子、圆脸跟小梅极像;女的坐着,鹅蛋脸,丹凤眼,微翘的嘴上按着一个小巧的鼻子,让人感觉有一股说不出的秀气。

   翻过来一看,发现这俩个人用一条细长的纸粘起来拼成,下面写着几行字: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这是唐代女诗人薛涛的《春望词》,落款没有姓名和时间。

   秋茹又把纸翻回正面,研究了半天,发现这俩个人出自同一个人的手迹,尽管纸张有些发黄,但画功非常老练。秋茹看了一下书的目录是线装本繁体《唐代传奇》,秋茹把纸夹回书中,把书搁在了写字台上。

   书橱里的书可谓五花八门,有古代的、当代的,有白话的、繁文的。尤其是诗词方面的书特别多,有整整一排放着各种版本的、各个朝代的诗词。

   厅堂里的落地钟刚敲了三点,俞妈端着一碗木耳莲心汤走进来,告诉秋茹,小梅回来了,正在厅堂和她姑说话。

   秋茹把书橱里的书整理了一下,把自己想看的几本书放在写字台上,正准备离开,小梅和她姑推门走了进来。

   “我的书房很乱吧,也没什么好书,可每天总喜欢到这里来坐坐。”小姑笑着对秋茹说。

   “姑姑学问渊博,收藏的书太多了,这次来小梅家怕路上重,没带书来,想借几本看看,能行吗?”秋茹红着脸,轻声地对小梅姑说。

   “没问题,看准了那几本呀。”小梅姑问。

   “喏,就这几本。”秋茹指着桌上的书说。

   小梅姑迅速瞟了一眼桌上的书,伸手拿起那本线装本《唐代传奇》说:“这本《唐人传奇》是繁体的,读起来麻烦,这里有本白话的拿去看好了。”小梅姑迅速把线装的那本《唐人传奇》塞进书橱,拉开旁边书橱的门,拿出一本书放到秋茹手里。

   秋茹原本想把这本书借回去,主要想了解纸上画的是谁,没想到被小梅姑放回了书橱。秋茹失望地接过小梅姑手里的书,道了声“谢谢。”

   回来因顺风,小船行驶不到半个时辰已经能清晰地看见船屋了。小船快靠近埠头时,秋茹闻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问坐在一旁的小梅。

   小梅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站起来说:“哦,我哥回来了。”

   “你哥?”秋茹也慢慢直起身朝岸上张望,一个人影也没有。

   心理暗忖,这个“调皮”鬼,岸上连个影子都没有,竟然骗她说她哥回来了。刚想开口责备。

只见小梅一个健步跳上了岸,迅速朝门楼里跑,晃得小船拼命地摇摆。

   “这孩子就是急性子。”阿陈伯边说边停稳了船,笑着拉秋茹上岸,又跳回船上说:“你跟玉玲说一声,我不进去了。”说完撑开船,回家去了。

   一跨进门楼,一股强烈的中药味朴面而来,秋茹犹豫了一下,听小梅姑说她哥身体不好,会不会回来休养。想到这里,秋茹在门口停留了片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了进去。

   “回来了,累了吧,洗把脸休息一下。”小梅姨正在灶头忙着,一见秋茹亲切地打招呼。

   “嗯,还好。”秋茹边说边把早上拿去的蓬篮放在地上,见屋里只有小梅姨一个人,问:“小梅呢?”

   “噢,大概到门外等她哥去吧,宗涛上白云寺了,也快回来了。”小梅姨把菜放入锅里炒了几下说。

   小梅姨一直在灶头上忙着,桌上摆了许多菜。小梅在外面等了半个多时辰走了进来,一见桌上的菜,谗得不时用手捞着吃。

   快掌灯的时候还不见宗涛回来,小梅一直嚷着肚子饿了想先吃。小梅姨脸显难色地看了看秋茹说:“再等等吧,也快到了。”

   秋茹怕小梅姨为难,连忙答道:“一点都不饿,在小梅姑姑家里吃过点心了。”。

   小梅和她姨到门外去看了好几次,还把门楼上的那盏油灯点了起来。

   小梅姨正准备把桌上的菜拿到灶上再热一下时,从门楼外传来一阵咳嗽声。

   “我哥回来了。”小梅从椅子上站起来说。

   秋茹也跟着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口望去,门外闪进来一个人影,高高的个子,背略有点驼,看上去显得很清瘦。

   “哥,你回来了,我们还想过几天去城里看你呢。”小梅亲热地跟她哥打招呼。“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同学,杨秋茹。”小梅走到她哥前面说。

   “小梅哥哥。”秋茹轻轻叫了一声,友好地点了一下头。

   曹宗涛径自走到饭桌前坐了下来,连头也没抬,端起饭碗吃了起来。秋茹的脸一下子热了,木偶似地怔在那时,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