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八)

(2008-06-14 16:44:42)
标签: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八)

                                            剑影原创

 

   那晚阿陈伯送小梅姨回来,捎来小梅姑的口信,叫小梅和小说连载:船屋(八)秋茹明天上她家做客。饭桌上,小梅高兴得嘴巴像涂了蜜似的,滔滔不绝地赞她姑的好,让秋茹听了都觉得有些过分,可小梅姨呵呵地笑着,附和着说她姑的好。
   晚饭后,秋茹没有马上回房间,犹豫地对小梅说,明天她还是不去的为好,因为这段时间住在她们家已经够麻烦的了,不好意思再去打扰小梅姑。在一旁的小梅姨执意要秋茹去,说小梅的同学应该让她姑认识。
   曾听小梅说,她姑自她爷爷去世后,用自己的嫁妆钱在镇上办了一所学校,且一直没有结婚。小梅十岁便跟着她姑在这所学校里读书,并在姑的支助下上了大学。跟姑的感情如同母女。
   第二天,阿陈伯的船早早等在埠头。小梅穿上平时不舍得穿的那件蓝点白条布裙,头发梳得整齐滑溜,秋茹穿了件紫色碎花裙装,俩人乘上船出发了。
   小船向东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在一个宽大的埠头前停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江南园林式建设,占地面积很大,背靠青山,面向钱湖,尤其是门前两个精致的圆形门鼓石,由上中下三部分组成,底部为方型与门枕石相连,外部均有动物图案,紧挨墙体,顶部各雕一尊卧狮,造型极其优美,象征着主人的地位。
   小梅拉着秋茹跳上了岸,阿陈伯把两个大西瓜和一只装有糕点的篷篮提给她们,便去旁边停船。
   这时,门鼓石中间的那扇黑色油漆大门徐徐打开,出来一位二十来岁的男青年,穿着讲究的灰色绸衫,手拿折扇。刚想跳上旁边的人力车,一见她俩便停住了脚步,眼睛直沟沟地盯着秋茹,脸上露出轻浮的神色。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小梅恶狠狠地瞪了那青年一眼说。
   “哎,这臭丫头,好久不见怎么越长越黑了。”那青年将另一只脚也跨上了车,那双令人厌恶的眼睛仍盯着秋茹。
   “顾你屁事呀,呸!”小梅重重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说。
   “这臭丫头,嫌揍不是,走!”那青年冲着小梅晃了晃拳头,扬长而去。
   阿陈伯系好船绳走了过来,见状忙问:“谁呀?”
   “喏,二伯的小儿子宝祥嘛。”小梅答。
   “哎,这个宝祥真是不长志气,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你爷爷辛辛苦苦创下的家业,终有一天会败在这种子孙的手里,别理他,我们走吧。”阿陈伯边说边拎起地上的西瓜,三个人一前一后往前走。
   绕过门鼓石,穿过一条偏静的小巷,在靠近山脚的一个小院前停了下来,小梅轻轻扣了几下门环,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妇人,一见他们忙说:“来了,四小姐在堂厅等你们呢。”
   这是一处幽静的小庭院,院落小巧精致,入门连着一座穿堂,一条长长的水磨青砖小路两旁种着葱郁的树木,墙为青砖细刻,窗为雕花见漏,中间为厅堂,后面为阁楼。院子里有几个扇型小亭和一个荷花池,整个院落雅致而不失古朴。
   快到厅堂时,老妇人往里喊了声:“小姐,他们来了。”
   话音刚落,出来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身材比小梅略矮些,梳着微微卷曲的西式头,穿着一套淡蓝色印花哔叽衣裙,短袖,挖着一个方式套领,露出雪白的脖子,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充满聪慧和坦诚。
   “姑!”小梅放下手里的篷篮,亲热地挽住了她姑的胳膊。
   “噢,来了,路上一定很热吧,俞妈给客人倒点水来。”小梅姑落落大方地招呼大家坐下。
   “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最要好的同学叫杨秋茹。”小梅把秋茹拉到了她姑跟前说。
   “姑姑,好!”秋茹连忙向小梅姑鞠了一躬。
   “不要客气,坐吧。”小梅姑亲切地叫秋茹坐下,微笑地打量着她,问:“你是北方人?”
   “嗯,祖籍山西。”秋茹答道。
   “一点不像北方人,倒像我们南方人,长得这么水灵。”小梅姑笑着说。
   “是呀,我姨第一次见到她也这么说,还说我们俩走在路上,人家肯定以为我是北方人,秋茹是南方人呢。”小梅调皮地看了她姑一眼说。
   “你呀就是皮肤黑,俗话说一白抵三俏呢。”要时在学校谁说小梅黑,她准跟谁过不去,现在她姑说这话只得笑着说:“那得怪我爸妈。”
   阿陈伯有事先走了,说好下午四点在埠头等她们。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学校情况,小梅便告诉她姑秋茹来她家的原因。小梅姑用同情的眼光望着秋茹说:“哎,都是些苦命的孩子,以后你爸不要你,你就到小梅姑家里来,这么好的姑娘,你爸真是没福气呀。”
   小梅姑这番话让秋茹感动得视线都模糊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这种体贴而又侠义的个性几乎跟小梅如出一辙。
   吃饭时,小梅姑问起了陈浩,说是这次从上海回来,顺便去了陈浩家,他母亲告诉她,陈浩这个暑假没回来,也没去西安他大叔家,只给家里来了封信说学校有事。
   曾听小梅说,她能到这么远的地方读书,多半因为陈浩,陈浩是小梅外祖父朋友的孙子,他大叔在西安开盐业店,膝下只有三个女儿,叫陈浩过去继承家业,先让他到西安读书。因小梅姑跟陈浩母亲情同姐妹,言外之意有将他俩配成一对的意思。可小梅跟陈浩一点感觉也没有。
   所以一听她姑提出陈浩便反感地说:“他没回来我怎么知道?你们就别费心思了,我跟他根本不可能。”
   “是吗?这件事玉玲也同意的呀。”小梅姑见小梅生气的样子仍笑着说。
   “我姨又没文化,她懂什么,姑你不一样,你是新时代有文化女性,也这么老套套?”小梅反驳道。
   “我们也是为你着想,让你以后能过上好日子,攀上一户好一点的人家,再说陈浩母亲跟我挺好,也知道家底,将来她不会亏待你呀。”小梅姑用慈爱的眼光看了小梅一眼说。
   “将来的事谁说得上,说不定我也跟姑一样不结婚呢?”
   “说什么蠢话,你父亲就你一个孩子……。”
   “那还有我哥呢,我哥早点成家不就成了。”小梅接过她姑的话答道。
   “你哥不……。”话一出口小梅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发白,惊愕地望着大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江南雨夜
后一篇:中医刮痧疗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江南雨夜
    后一篇 >中医刮痧疗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