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二)

(2008-06-11 20:42:09)
标签: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二)

                                            剑影原创

 

 

    “嗯,是一条船?还是条大船,哇!真大!”秋茹觉得不对劲,这么大风浪这船怎么一点都不会动。
    小说连载:船屋(二)小船慢慢地向岸边靠去,秋茹这才发现不是船,是一座造型极像船的房子。整幢房子沿湖而建,背靠青山,古朴凝重,非常气派。南面看似船头的是一幢三层高的楼房,飞檐翘角,青砖红瓦,体量高大,每层设有回廊。中间为二层楼排屋,大概有十来间,每间沿湖开窗,像极船仓。排屋正北是一座石墙门楼,下部为坚硬的石头,上部为青砖勾缝,雄壮而不失精致。门楼前面是一个帽子型操场,看似船尾,操场上树着一根粗大的石帷,整幢房子如一艘巨船伏在湖边,迎风劈浪随时准备起航。
    船未停稳,小梅已迫不及待跳上岸,大声朝门楼里喊:“姨,我们回来啦?”
声音还未落地,门楼里跑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蓝布大襟衫,身上系着一个灰白色围裙,大大的发结盘在脑后,中等身材略显微胖,一双大眼睛跟小梅极像。边跑边喊:“我家小梅回来了,哎呀,你总算回来了,都快把姨给盼疯了。”
    “姨!”小梅一下子扑进她姨怀里。
    “不是说好4号回来,怎么晚了,都快把姨担心死了,昨天还捎信给你姑,问她知不知道你晚回来呢。”小梅姨说。
    “学校里有事呗,你呀,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的,你家小梅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吗?”小梅付了摇船老伯的钱,和她姨一起提着行李往里走。
    快进门楼时,突然停住脚步,说:“哎呀,我忘了介绍,姨,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杨秋茹,这个暑假把她带到我家来了,你可要好好犒劳犒劳她,她可是你家小梅最最最好的朋友呵。”
    “这就是你嘴里老挂着的杨同学。”小梅姨急忙放下手里的行李,仔细端详着秋茹说,“刚才还以为是摇船的亲戚呢,不好意思失礼了。”
    “姨,您好!”秋茹也放下手里的行李,低头向小梅姨鞠了一躬。
    “哎呀,长得多俊巧呀,不像我们家小梅,大嘴巴、大鼻子、大眼睛,什么都比别人大一号,皮肤也长得黑黢黢的。”
    “我长得这么难看吗?真是的,在学校也称得上江南美女呢。”小梅故意嘟着嘴说。
    “你看,你看,我一夸别人她就这德性。”小梅姨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了线。“快进屋,快进屋,路上一定累了吧?中饭也没吃吧,姨给你们做好吃的去。”小梅姨拉起秋茹往里走。
    小梅和她姨住在门楼西首,靠近山脚。房间很宽阔,但有些昏暗,摆设也十分简单,一间住人,里面放一张檀木雕花大床,一张八仙桌和一个大衣橱;一间厨房,一个大土灶,一张吃饭的圆桌和几根板凳。
    吃完饭快三点多了,小梅姨执意让秋茹到院子里的藤椅上歇一会儿,她和小梅一直在厨房里说话。
    也许是路上太紧张,太累了,秋茹躺在藤椅上怎么也睡不着。小梅姨真如小梅所说,是位慈祥的农村女人,刚才吃饭时又是挟菜,又是加饭,把秋茹当成“大贵客”。还叫秋茹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让她来洗。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这院子很大,正对面一堵高高的青砖围墙与南面的大房子隔开,围墙边有一方水池,上面盛开着莲花;西面靠山脚种着两排高大的树木,还有两个方角小石亭;东面经过一座假山与排屋相连。
    秋茹发现整幢楼就她们三人,没有其他人进出。她们为什么不住到对面的大房子去,或者住到旁边的排屋也比门楼下的房子好。秋茹站起身,绕过假山石,发现一道通往大房子的门,两扇半圆型的木门上挂着两个镂空花纹的金属门环,门板上雕刻着看似花或动物的图案。秋茹用力一推,门从里面扣住了,进不去。
    天色慢慢暗下来了,院子里没有一丝风,非常的闷热。秋茹走进房间,见饭桌上已摆满了菜。
    晚餐很丰盛,小梅姨特意宰了一只家养的鸡。饭桌上,小梅姨热情地请秋茹吃这个、尝那个,碗里盛满了菜。秋茹吃得很少,也许不习惯南方的气候,感觉闷热得透不过气来。小梅姨一个劲地埋怨她烧的菜不合秋茹的胃口,使秋茹感到非常的愧疚。
    “今晚可能要下雷雨,湖边一丝风也没有,你们早点洗洗休息吧。”小梅姨洗好碗从湖边回来,眼里似乎有些不安。
    “秋茹,你睡这里吧,我跟你睡床上,姨,你在旁边搭个竹床怎么样?”小梅对秋茹说。
    “我到你家来已经够麻烦你们了,怎么能叫姨睡竹床,她这么大年纪,还是我睡竹床好了。”秋茹觉得让小梅姨睡竹床太失礼貌,便坚决反对。
    “好了,不要争了,杨同学你睡竹床肯定睡不着,吱嘎着响,再说路上也累了,今晚得好好休息,如果不嫌弃,要不睡二楼她姑的房间怎么样?那里安静,晚上也凉快。”
    “姨,亏你想得出让秋茹一个人睡排屋,不会把她吓死。”小梅在一旁责怪她姨。
    “没关系,姨,我睡二楼去好了。”秋茹觉得她俩难得在一起,要聊聊家常,自己一个外人搀和在里面,不怎么方便。“这里就我们三人,又没外人,再说门楼大门一关,连苍蝇都飞不进,还有你们给我当门卫,有什么可怕的,放心好了。”秋茹故作轻松地说。
    小梅姨见秋茹执意要睡排屋,便拿着油灯领她上楼了。
    穿过假山,便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楼道很宽,台级和栏杆用山木做的,一路走过发出“咚咚”响声。走完楼梯是条长长的过道,过道约半人多高,半开式的,能看清院子的一切。秋茹的房间在过道的尽头,紧挨着大房子的围墙。房间很大,摆设也很时式,一张雕刻精致的木床,一个三门大衣橱。一张鹅蛋镜的梳妆台放在床边,沿湖的窗台前放着一张八仙桌,桌子前面放着一把红木躺椅。
    “房间前几天刚打扫过,草席吃饭前也擦过了。”小梅姨把油灯放在八仙桌上说。“朝南的窗户晚上开着好了,湖边的风凉快,这是二楼没人爬得上来,放心睡好了,如果晚上冷,衣橱里有毯子。”小梅姨交待了几句便下楼去了。
    秋茹把油灯拿到过道上,目送小梅姨下楼后,转身闩上了门。她把油灯放在八仙桌上,顺手打开沿湖的窗门,房间里顿时透进一股凉意,让人感觉舒爽多了,便和衣躺在床上。这几天的担心和不安终于过去了,秋茹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能碰到小梅姨这样的好人一定是母亲在保佑自己吧,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想着想着,秋茹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双脚离地,慢慢地飞了起来,飞呀,飞呀,大团大团的云雾从她身边掠过,两只手变成两个翅膀,划呀,划呀,感到非常的自在。远远看见父亲阴沉的脸和后母冷漠的目光,就不屑一顾地从他们身边飞过。飞呀,飞呀,看见母亲站在云的那头朝自己微笑,“母亲!母亲!”秋茹拼命地喊着、划着朝母亲站的方向飞去,一个云团盖过,母亲不见了,“啊!母亲您别走,别抛下我!”秋茹伤心地哭着,撕心裂肺地喊着。突然,又一个云团打来,继母出现在她面前,拿着一根鞭子对着她一阵狂笑,得意地举起手里的鞭子狠命地朝她抽去。“啊!”秋茹尖叫着,重重地从云端里摔了下来。
    “噢......!”秋茹惊恐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两手按在胸前,一下子想不起自己睡在哪里。
    “轰隆隆隆......”远处传来打雷声。起风了,风吹得床上的帐帘不断地晃动,湖水有力地拍打着岸边的石头,发出阵阵响声。
    “呜......”隐约听见一阵低沉而又凄凉的哭声。“谁?”秋茹警觉地从床上跳下来,捏了捏自己的手腕,感觉不是在做梦。
    “呜......,儿呀,儿呀!”好象是女人的哭声,这么晚会是谁呀?会不会有船迷失了方向,还是湖上出什么事故了?秋茹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好像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呜......,”哭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感觉就从窗户低下发出的。听着听着觉得这声音有些鬼疑,秋茹迷信起来,会不会是水鬼或什么怪物?会不会沿着窗户爬上来?秋茹越想越害怕,赶紧冲到窗前,想把窗户关上。
    突然,天空猛地一亮,一个巨大的闪电从空中劈下,夜幕中一个披头散发,身穿黑袍的女人飞快地朝大房子方向奔去,狂舞着双手,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喊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