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影立燕_152
剑影立燕_15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5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船屋(一)

(2008-06-11 20:30:57)
标签:

原创小说

连载

船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船屋(一)

              剑影原创

 

   

    民国初期,军阀四起,战争蔓延,灾害不断,民不聊生,全国各地掀起了轰轰烈小说连载:船屋(一)烈的护法讨逆运动。但在古城西安的一所大学里,却显得那样的沉闷和无奈,学校为了避免学生参与这场声势浩大的革命运动,提前放暑假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离校回家,北面操场上,每天晚上最热闹、最忙碌的宿舍楼里,今晚只有两三间房间还亮着灯。
    这时,从二楼205班建筑系的女生宿舍里走出来两位同学。走在前面一位略显偏胖,一双大眼睛,齐耳短发,有些精灵古怪的叫陆小梅。跟在后面的个子高挑,一头长发随意落在瘦瘦的肩膀上,白色的碎花长裙褒着细长的身材的叫杨秋茹。
    俩人沿着宿舍门口的石子路向操场走去。
   “秋茹,听我一句话,跟我到南方去吧,你一个人留在学校怎么让人放心?”陆小梅转身对低着头数着石子走路的杨秋茹说。“怎么,还犹豫呀,简直是个糊涂虫,你爸明摆着不让你回家,你还死皮懒脸的,要是我呀,不去拉倒,这样的家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小梅边说边狠狠地踢了一脚路边的小树又说:“你爸也真是的,全听你后母的”。
    杨秋茹的家在山西也称得上大户人家,原本父亲经商,母亲理家,家里就她一个掌上明珠,一家人过得很安定,也很幸福,一年前,杨秋茹的母亲突然生病去世,第二年父亲又续弦了,后母大她十来岁,由于没有文化,又是位嫁不去的老姑娘,所以对什么事都很挑剔,对她也没好脸色。
    前几天,秋茹突然接到家里来信,要她这个暑假不要回山西,要她到郑州她姨家去,说是家里翻修房子。接到信后,秋茹好几天没睡着,俗话说没娘的孩子像稻草。这话一点不假。大姨家她十来岁时随母亲去过一趟,平日也不怎么联系,母亲去世那年大姨来过她家,偶尔大姨也来信询问一下学习情况,再说这几年姨夫身体不好。家境也惭惭没落,叫她怎么敢去打扰他们呢?
    眼看同学们一个个回家了,这几天,秋茹一直在犯愁。郑州大姨家她是坚决不去。要不回山西老家,索性住到叔叔家去,这样肯定会惹父亲不高兴,到家不回家,让父亲没面子,下学期不给寄学费这么办?还是留在学校吧,看看书,帮学校做做义工,总没有人为难自己。这件事学校里只有小梅知道,因为在学校她只有小梅一个朋友,这几年,她一直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天空里,自己的一切仿佛已随母亲走进了坟墓,除了学习对什么都没兴趣。
    “喂,怎么不说话呀,我都等你三天了,不顾了,明天一早就去买火车票啦。”小梅停下脚步,瞪了秋茹一眼说:“我到陈浩那里去一下,听说他暑假不回去了,要参加什么运动,我去问一下。”小梅转身朝男宿舍跑去。陈浩高她们一级,也是小梅的同乡。
    第二天一早,也容不得秋茹考虑,小梅匆匆地拉着秋茹登上了去南方的列车。
    火车一出站,秋茹就后悔了,这样冒冒失失地闯进一个陌生的家,小梅家人会怎么想?她知道小梅的父母亲在小梅很少的时候就去世,从小由她姨养大,家里还有一个在城里工作的哥。
    “喂,怎么不吭声,还生我气啊,人都上火车了,你还想跳下去不成。”见秋茹心事重重的样子,小梅故意把手搭在秋茹肩上说:“放心,我姨是个大好人,心肠好得像菩萨,我哥不经常回来,一个月顶多只回家一趟,说不定还碰不到他呢,好了,别担心了嗯,由我在呢。”别看小梅从小没有父母,可她的性格比秋茹活泼、开朗多了,整天嘻嘻哈哈,什么事都往好处想,这两年也多亏小梅,要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
    秋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要是母亲在自己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母亲是最疼她的,当初自己坚持想出来读书,父亲、叔叔和属里的亲戚都反对,唯独母亲支持她,并劝说父亲,现在都民国,女人也参与治理天下了,应该让孩子出去见见世面,长长学问。母亲是一个非常娴淑又聪明的女人,没想到命这么短。那年离家到西安读书时,母亲身体就一直不好,春节回去,父亲告诉她母亲去世了,她伏在母亲的坟头哭了整整一天,恨父亲在母亲病危时不通知她一声,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有时,她后悔自己不该出去读书,自己没能在母亲生病的时候尽到一片孝心,也没有在母亲生命最后一刻陪在她的身边。
    火车“咔嚓、咔嚓……”往前赶着,第三天下午,火车驶进了上海站,她们改乘轮船去宁波,趁小梅去买轮船票,秋茹偷偷地到码头的一个商店里给小梅姨和哥哥买了几件礼物,才觉得稍稍安心些。尽管这几年父亲对她没母亲在时关心,但她知道在用钱方面父亲是很慷慨的,因为在她家撑钱的永远是男人。
    一上轮船,秋茹就觉得想吐,小梅告诉她这是“昏船”,要她闭上眼睛坐到船仓里去。这一夜,她一直昏昏沉沉。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船到了宁波,还没等秋茹清醒过来,小梅又拉着她登上了一条小船。
    小船缓缓地驶出县城,天色渐渐亮堂起来,摇船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伯,很健谈,小梅一直坐在船头和他聊过不停。
    江南的早晨很美,绿色的田野,清澈的小河,河面上袅袅升起的雾气,像少女洁白的纱裙,在阳光下一层层脱落。小船驶过一座座造型别致的小桥,尤如驶进了迷宫,单孔拱形、双孔拱形,石板桥、回廊桥,造工精细,雕栏刻柱,还有在岸边挑水、洗衣服、洗脸的男男女女,都让秋茹感到好奇。迎面驶来一条条小船,掀起阵阵波浪,小船颠簸得几乎把她甩出船去,秋茹紧紧抓住船沿惊恐万分。
    小船绕过一个山头,眼前突然涌现出一片清碧透澈的湖水,仿佛一块巨大的明珠镶在翠绿的群山峻岭之中。这时临近中午,阳光火辣辣地洒在湖面上,远远望去湖水像度上了一层黄金,微风荡过犹如一串串金子在湖面上翻滚,非常的壮观。
    “这叫什么湖?”秋茹情不自禁地走到船头问。
    “叫钱湖”。老伯摇着船回答
    “是吗?太逼真了”。从小在北方长大的她从没见过如此旷秀而又雄浑的湖。
    “怎么样,让你饱眼福了吧!”小梅得意地说。“看,我家”。小船驶过湖心一个小岛,小梅指着北边一个山头说。
    “哪里呀?我怎么看不到。”秋茹顺着小梅指的方向望去。“嗯!好象有条小船。”
    “什么小船,是大船,那就是我家”。小梅诡谲地笑着回答。
    “你家在船上?”秋茹感到惊异,忙又问:“不是在古船村吗?怎么到船上去了?
    “你再看看?”小梅故作神秘地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