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郎咸平-97亚洲金融危机

(2009-09-24 10:52:32)
标签:

经济

财经

97亚洲金融危机

外汇储备量

索罗斯

泰国

众所周知,97亚洲金融风暴是以索罗斯为首的量子基金针对东南亚新兴国家发动的一场金融战争,对于炒家自身来说叫做投机游戏,这场战役使得索罗斯一举成名,轰动全世界,但他的成名使得东南亚各国付出惨烈的代价,经济陷入长期低靡,大量企业破产,失业率大副上升,有些国家甚至由此出现政治危机,造成政局动荡。关于阐述这场金融风暴的书籍,文献举不胜举,下面小可以个人眼光以肤浅,粗略的形式描述一下,毕竟年龄尚浅且水平有限,请大家予以指正,提前在此表示感谢。

假如我是索罗斯,我要投机A国,那么我要首先详细摸清改国的经济规模以及漏洞,拿当年的泰国来说,当时的泰国经济可谓漏洞百出,经济过热使得国内股市,楼市出现严重的泡沫,更为重要的是,当时的泰国是一个外债国家,为了发展自己的经济朝外借了大量的外债,这就使得泰国要不停的还债,外汇储备量极为有限,这无疑给了索罗斯一个天大的契机。

下面书归正转,假如我是索罗斯,我看出了泰国的漏洞并要发动袭击,那么就先从泰国少的可怜的外汇储备量为切入点,首先我从国际外汇市场借来大量的泰国货币泰珠,在泰国外汇市场上公开抛售,泰国政府为了维护货币的稳定必须予以兑换,可是我抛售的泰珠数量太大,泰国的外汇储备量有限,是承担不起的,只得宣布贬值。

打个比方,以前美元兑泰珠的汇率是110,就是10泰珠换一美元,当索罗斯对我泰国发动货币进攻,几经回合我败下阵来,包括提高短期拆借利率都没把对方打退,实在没办法只得宣布泰珠贬值,变成120,一方面提高炒家投机的难度,你不是换美元吗?以前你10泰珠换1美元,现在你需要20泰珠换1美元了,你投机成本提高了,同时,泰珠的贬值意味着他国货币的升值,对于外债来说是一种无奈的赖帐,如同现在的人民币升值一样,从81变成71,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升值的结果是中国外汇储备的流失,以前我欠你80元,现在变成欠70了,为什么,你人民币升值了呀。因此说外债也是如此。

以上说的比较浅显,而且漏洞也多,不足之处请大家予以指点,小可感谢万分,说回来,汇率是经济中宏观的宏观,复杂的多牵扯的面积也多,汇率的波动对经济的影响是重大的,他首先影响就是人们心理的预期,就拿泰珠来说,当泰珠大幅度贬值,民众发现自己手里的钱不值钱了,就纷纷去银行挤兑,拿出来去买物品,造成银行危机,纷纷从股市撤资变现,造成股市的大跌,上市公司资金链的断流,造成上市公司出现运转资金困难,宣布破产,兼并或倒闭,同时,泰珠的贬值使得国外债券投资者的财富面临大幅度缩水,为了防止进一步缩水只得纷纷抛售债券,造成债券市场的大跌,同时,更重要的是汇率的浮动还影响国家贸易的进出口,这一点相信大家的认识程度比小可深的多,在此不予描述了。

 泰珠的贬值引发了泰国的经济危机,索罗斯从中大赚一笔,他怎么赚的呢,简单的说,比如先前美元兑泰珠110,后来贬值变成了120,索罗斯利用先前抛售泰珠换来的美元,转手再换成泰珠(打个比方,如先前1美元换10泰珠,贬值后1美元便可换20泰珠,索罗斯用先前抛售泰珠换来的少量美元,此时就可换回大量的泰珠)归还了从国际外汇市场借来的泰珠之后,剩下的就是他的净所得,当然,这个净所得对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几经转战之后,索罗斯又将目光盯上了素有东方之珠称号,回归大陆不久后的香港,与狙击泰珠不一样,他这次是海陆空协和作战,佯攻汇市,夹击股市,暗攻期市,手法真可谓精彩绝伦,同时又冷酷残忍无比。下面小可按个人理解,以简单浅显的方式描述一下他的操作手法。

  与狙击泰珠一样,首先在香港外汇市场大量抛售港币,香港政府接盘的同时大幅度提升拆借利率,这正中炒家下怀,提高利率的直接反应就是香港股市的大跌,股市大跌必然带动着指数的下滑,而他们早在此之前就在期货市场购买了香港股指沽空单,赌注就是股指的大副下滑,指数每下滑一点,他们在期货市场就能大副获利,也就是手中沽空单上收益大增一笔。

什么是股指沽空单呢?下面小可按个人理解,以简单的方式予以阐述,如有错误的地方请大家予以指点。

期货市场中分为多头和空头,和股市形成一种对冲,打个比方,如果我是大型投资机构,我购买了上市公司的股票,由于我担心未来3个月内股市会出现下跌,为了保险起见在期货市场上购买了一分看空合约,一旦股市真的出现大跌那么这份看空和约将获利,用来弥补股票市场中的损失,反之,当股市大副上涨,虽然打破了我的预期,期货和约上出现了亏损,但是股票市场中我赢利了,亏损部分用股票市场中的赢利予以弥补。

以上叫做套期保值,而期货市场中同时存在着投机,与套期保值一样,分为空头投机与多头投机,套期保值者之所以能在期货市场上将风险转移出去,是由于投机者的存在,也正是有投机者的参与,才使得套期保值者的要求成为可能,无疑,索罗斯等国际炒家是当时期货市场上最大的投机者。同时也是最大的风险承担者。

 当时的香港股市良好,大部分人十分看好香港股市,因此期货市场上的投机者大部分持有多头,卖出空头,而索罗斯等炒家予以买入,说白了,就是于对方进行对赌,赌的就是香港股票指数的走低,跌了,炒家们获利,升了,卖出者获利。(打个简单的比方,如当今的香港恒生指数1000点,索罗斯认定未来某个时期指数将大副下滑,因此购买了指数沽空和约,如果指数果真按他预计发生,指数下跌且幅度越大,他的收益也就越多,这其中存在杠杆性质,损失由卖出者承担,反之,当指数与他预期相反,那么损失则以杠杆比例按其自身承担)因此按个人理解:当时的香港期货市场就是多头和约持有者与空头和约持有者的相互赌博。

香港金融战想必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了,由于港政的出面,在汇市,股市,期货市场同时迎战,尤其在股市,港府在大陆在背后的支撑下出巨资全力接盘,同时大力拉升,使得股指不跌反升,这大大出乎了索罗斯的预料,双方由此转入持久战,一方攻一方守,攻方拼命打压香港恒生股指,而守方运用大笔资金全力拉台,历经数月激战港府最终守住了股市,使得索罗斯等炒家不仅在外汇市场,同时在期货市场中也损失惨重。而期货市场,才是占据他们全部损失中最为重大的一笔,可以说,如果没有当时香港政府在参与,大陆为其背后的大力支持,香港金融战将以索罗斯的胜利而告终,那的的话,香港将落得个与泰国同样的结局。

97亚洲金融风暴过去了十年,如今,一场次贷风暴又将世界带入了一轮新的危机,前者起于国际炒家的投机(当然,与被狙击国家存在的经济漏洞,腐败因素也有直接关系),后者源于美国自身的贪婪,前者使得东南亚国家大伤元气,而后者引发的效应更为广泛,已经牵连到了我们,可以说,战争是人类的搅肉机,提起战争二字不禁使得人们感到恐惧,而经济危机则远比战争更为残酷与血腥,它的背后意味着工厂倒闭,股市崩盘,金融瘫痪,失业上升,疾饿恐慌的蔓延,经济的长期衰退低靡,如何避免爆发经济危机,始终是经济学们思索探讨的话题,同时也是一个永远难以解开的难题,因为经济危机源于人们的贪婪,而贪婪伴随着人类与生俱来,是人类自身永远难以消除的顽疾,而贪婪容入到经济运行中,最终将不可避免的爆发危机,总之一句话,我们不能把一切责任全部归咎于经济的周期性,种种金融风暴,经济危机的产生,终究还是源于人们的贪婪,你我心中的贪欲。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