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敬亚
徐敬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935
  • 关注人气:2,2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时刻在挑选酋长/徐敬亚

(2011-06-09 19:29:50)
标签:

杂谈

分类: 崛起诗评

历史时刻在挑选酋长/徐敬亚

 ——评贺《诗歌月刊·下半月》十大新锐诗歌批评家推选

朦胧诗、第三代批评家,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徐敬亚(执笔)

 

安琪收藏 2007-04-13 18:28:00 阅读12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按:昨天给徐敬亚老师发短信催促相片和简历时,突然接到他回信告知就在北京,并要我回电。一回,徐老师热情洋溢地肯定此次评选,并说臧棣来看他时此话题是他们谈话的中心。徐老师在电话里要我们刊物充分利用十大为诗歌界做一些事,譬如开专栏什么的。徐老师说,中国诗歌自第三代后就没有与之呼应的批评家了。放下电话不久,又接到徐老师短信,建议我们邀请十大前辈对十大新锐一人说几句话。我回,好。之后一想,前辈们几个都出国了,再约这么一句话也挺麻烦的。遂发短信希望徐老师代表全体评委写一篇寄语。徐老师慨然应允并当晚写出,实在激情才华过人。——安琪)

 

[十大前辈批评家寄语十大新锐]

 

    促使一个评论者产生写作愿望,至少需要两次以上的感动。而当一个新题目涌上时,往往更最先、最近切地感动评者自身。——徐敬亚题记


    2007年春,中国的“诗歌批评家”突然从N个增加为N+10。而与此同时,人们可能也突然发现,这个近于古老的N,并不比10巨大更多。
    一个久未拉动的大幕,被从杂志中升起的呼唤轻轻启动。新人物的出场,终于证明:历史总在时刻遴选它无以计数的部落酋长。

 

1 他们,早已独立涌出。他们,现在集结出发。

    每说起历史,总让我想到蚁群迁食。在把我们自身猛然缩小的一瞬,你会看到一幅多么巨大的场景:画面轰轰烈烈,字幕静寂无声……在蚁群中,我们每一天都抖动四肢,搬动不已。正是一次次足以忽略的微小变动,使蚁之历史默默朝向某一方向。万物、诗,均似如此。
    因此,人群中每一次有力度的群体动作,多么富有被解说的魅力!
    本次《诗歌月刊·下半月》也许偶然运行的一个诗歌号召,竟使我忽然感到格外羡妒。
    哈哈,一次视角俊俏的择取,促使十位青年人氏从茫茫诗海中汹涌出列!
    事情久已积累,历史早该如此。其实――他们早已独立出现。今天不过结集出发。
这一彰评之举,并非仅仅对某位批评家学术创作地位的命名,而是对整整一个批评群体的成功呼唤与天下应和。
    10年,20年,诗之高原日夜推进,层层淹没峰峦。以时光储蓄名声之高高者,早已力不从心。鲜嫩的果实同样期待着鲜嫩的镰刀。演讲台前堂而皇之的台阶也许仍然空空如也,而新世纪的主角们却早已从背面悄悄占领了舞台。

 

2 方向总是大于力量,校正常常胜于返生。

    世界上没有一种力量是相同的。注定有很多力,默默耗费于个体的血肉能量之内,空旷地磨擦着飞向茫茫宇宙。而也总有一种力,与那未来既定的方向暗中契合,将一毫克一毫克的力量定向注入明天的传统之中。
    在宏观移动中,方向之痒总是大于力量的诱惑,而频频校正常常胜于返工般的废品新生。
    于是,茹毛饮血时代团团围围猎中的评头品足者,一代代演化成了近似于袖手旁观的批评家。在一寸寸进退较力的拔河游戏中,总有一种悬于高空的发力者,他们以虚无的呐喊呼号与手势身形鼓舞着实实在在的力量,正如拒绝划桨却暗中校正方向的舵手。
我并非执意夸张批评的领袖般架势,也无意自贬批评的原创功能。我只是冒名顶替地代表所谓历史,发出一声微小喝彩。
    在战场上,一个优美战略胜于十万雄兵。而在诗歌的迷幻大地,一阵好风,可以瞬间吹熟千亩田园。
    也许,10位新锐的出场并不值得我低燃的评贺,但季节的轮回终于出现于某一年的清明之后,却足以令我这个早年被深深压抑者替后来的人们出了一口长气。
    我早就说过:“20多岁,早已超过了当国王的年龄!”

 

3 整体关注的忽咯与代言人的缺席

    九十年代中至本世纪初叶,诗歌的大海正在缓缓涌起巨大、冲淡、直白的浪潮。而忽略,依然被忽略。缺失,依然在缺失。
    在不止10年时间内,对于诗歌新生代的整体性关注一直缺失:它的年龄组成……它的工商社会背景与生存根据……它与诗歌传统的接递与刷新……它的美学新态与流向……30年来无数人为之奋争过的所谓艺术民主并没有恩泽后人。我们面临的现实是:整整一代新诗人的被集体忽略。这是阅读范畴意义上的忽略,是批评主体缺失意义上的忽略。
    与朦胧诗的被过度阐释相反,与第三代诗歌的被记忆遮蔽相似,九十年代中后期至新世纪以来的10年间涌现出来的诗歌,一直混存于新型工商社会嘈杂的文化背景之中。令人遗憾的是,老或半老的批评家无力关注自己视野之外的美学现象。而新一代诗人中并没有产生自己的批评群体。代言人的缺失,导致了对中间代、七零后、八零后这一群体诗歌的批评缺席。

 

4、暗中的使命:新诗意的追寻与提纯。

    朦胧诗与第三代诗歌后,中国诗歌新的“诗意”方式,一定暗中在形成,在聚拢,在升起!
    然而直至目前为止,没有人在它萌芽时发现它,描述它,阐释它(既或有也远远不够)。而它们,却可能正是中国进入全球化语境(中性偏贬)后出现的第一代所谓正常生存背景下的诗人。朦胧诗与第三代诗歌,是它直接的热情四射营养,而全民挣扎存活的工商大潮则是它冷冰冰的奶娘。如果中国能出现最接近本态的“原生态”诗歌,以上两条足以成为它最平庸与最了不起的时代性文化与生命根据。我敢说,它们中间了不起的作品业已产生,而诗意移动轨迹的追寻与美学里程的指认,却一直贫穷。

 

5、新锐批评家――量贩式批评阵列的隆重出场与我的个人理想

    “把批评家还原为一个普通读者”,一直是我近年来的批评理想。
    真切的、零碎的、灵光一现的“阅读→批评”,是我几年来主张“联席阅读”的宗旨之一。不同于坐而论道的理论批评,这种从细微阅读出发的触动式评语写作,往往可以激发起一个人最原始的艺术直觉,因此它首先是实用的,也是属于读诗、评诗的双重现场演练。
    也许由于人口的增多,本时代总时间的存量在一天天减少(哈哈不可能,开玩笑)――时间,正从每个人的手指缝中批量地悄悄溜走。于是我想,短小的现场型批评,对今天的诗歌可能更为准恰。它的新鲜无定论对批评者构成一种生命的催动与拷问。它要求一个人用最少的文字表述出最本质的作品评价。每一首诗,都在暗中搜索与牵动着评价者全部的诗歌积累与学术背景。因此,它既是实战的,也属学理的。假如这种对诗歌作品最近距离的审美,不断批量地、集团性的进行与发展,可能促成一个时代最贴切“批评”的产生。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把读者升华为批评家”或许成为此种的批评的另一额外收获。

 

6、呼唤批评的原创力

    从2003年的《重新做一个批评家》起,我一直呼唤一种属于当代中国的原创式诗歌批评。它可能执意迴避拗口的高深,拒绝对活灵诗歌进行空洞的文化阐释,而有意识地启动平民式的、类似于普通人的直觉审美,对诗歌文本进行朋友式的、与写作者同步的解读与欣赏。
    我认为,自人文思潮重新启动以来,中国汉语在30年中极大地增加了自身的活力与弹性。充满了自由组合之美的汉语,完全足以装载当代诗歌批评的各类指意。只有在阐释最理性的逻辑关系时,人们才有理由拿起西方化的语法句式。而如果拒绝了塑料般的理性推导,谈诗的中国人就将在语言的意义上获得解放。对中国古典“诗话”传统的溶化与开发,可能属于一种美好而遥远的假想,我一直不敢过早地屠望。但建立并启动仅属于当代中国诗歌的原创批评,足以成为我们共同的理想。

    我的最后一句话是:当季节转化的大幕拉开之后,诺大中国,新锐批评家怎么可能只有10个?!

    把那沉沉的大幕,继续拉吧,我的诗歌兄弟姐妹。

 

    注:本文的部分内容,可参阅我去年写的《暗中的使命》(《特区文学》2006年第四期“十大诗歌网络版主联席阅读”总第2期主持人语)

 

2007-04-12北京520数码会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