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鲜为人知的1979年故意坠机事件

(2015-09-02 11:06:48)
    在中国出奇倒霉的三叉戟飞机,其中有1979年坠毁事件

    中国的空军和民航在七十年代引进三叉戟客机,共购买了39架。其中“三叉戟”2E型33架,“三叉戟”超级3B型2架(也是仅有生产的2架)。

    三叉戟客机属中短程飞机,当年在中国民航属于最先进的客机,最先引进的4架最先的用途是作为高官的专机。归属空军运输航空兵第34师建制。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人乘飞机的人比较少,对三叉戟客机没有多少印象。尽管如此,三叉戟客机在中国的知名度却相当高,主要是源于围绕三叉戟客机多次爆出“重大新闻”。

    第一个事件,1971年的9.13林彪事件,这个家喻户晓。简述一下;1971年9月13日凌晨,林彪等人乘空军一架编号256号“三叉戟”飞机从山海关机场起飞,企图叛逃。结果,在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省贝尔赫矿区南10千米的温都尔汗迫降时坠毁。机上乘员9人全部死亡。这就是震惊全国的“9.13 事件”。该机的机长潘景寅时任空军运输航空兵第34师副政委。1970年,中国空军购买一批“三叉戟”飞机,正是其带队从英国飞回国内的。

    第三个事件,1982年4月26日,空军派到民航执行飞行任务的266号“三叉戟”飞机,在执行3303次航班由广州飞往桂林的任务时,向桂林奇峰岭机场进近过程中,在桂林阳朔附近的恭城崩山西北坡撞山坠毁,机上104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共112人遇难。此次遇难的乘客中包括一个37人旅游团在内的香港和外国人占半数以上,因此影响重大。

    第四个事件,1983年5月5日,民航沈阳管理局第10飞行大队王仪轩机组驾驶296号“三叉戟”飞机执行沈阳到上海航班任务时,遭遇卓长仁等6人劫持,降落在韩国春川机场。卓长仁等6名劫机犯都去了台湾,被包装成“义士”。2001年劫机犯卓长仁和姜洪军在台湾因绑架、杀人被判死刑。这一事件促成了中韩在朝鲜战争后第一次带官方色彩的接触。坏事儿变好事儿直接推动了后来的中韩建交。

    第五个事件,1983年9月14日,264号“三叉戟”飞机在桂林奇峰岭机场滑行过程中与空军轰五轰炸机相撞。桂林奇峰岭机场当时是军民两用机场。机上有100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11名旅客遇难,民航飞机报废。这个奇峰岭机场也很邪门,“三叉戟”飞机出事儿有两次都和这个机场有关。

    第六个事件,1988年8月31日,民航广州管理局2218号三叉戟客机执行CA301航班从广州飞往香港时,在香港启德机场着陆过程中,遇雷雨天气,飞机偏离跑道中心线,即将落地前右机翼外侧与引导灯柱相撞,右起落架机轮与机场护堤相撞,右机翼擦地形成侧滑,发生冲进海湾意外。机身前部从第3排座椅处断裂,机头下沉被海水淹没。机上有78名乘客和11名机组人员。机组6人、旅客1人共7人遇难。

    而影响非常大的是第二个事件,这是仅次于913的大事件,性质也比较恶劣。(以下是一个亲历者的叙述)

    我亲眼目睹了三叉戟的坠毁。1979年3月14日上午,在单位大门口,等着司机接我外出办事。当时我单位在今天西四环五路居南,正对面是北京预制构件厂。我无事便和看门老职工聊天,这个老头每天三顿白酒,没钱还喝只能拿个钉子,在嘴里咂咂味,满嘴酒气还哼哼着小调:提起了宋老三,两口子卖大烟•••

    就在这时,我听见远处传来飞机低沉的轰鸣声,沉闷的吼声越来越大,眨眼间我的眼前出现一架巨大的三叉戟飞机,在马路对面与我有100多米的距离,带着刺耳的呼啸,撞开预制厂的围墙,从中劈开该厂北面高大的厂房。紧接着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近似五级左右的地震,使我单位许多墙体出现裂缝,还有部分坍塌。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双腿像种在地上不能动弹。几十秒中之后,又是一声巨响,一团火球腾空出世,刹那间几百米高的蘑菇云赫然眼前。在我前面的马路对面,围墙内是该厂的一栋四层办公楼,飞机在办公楼后面坠毁,巨大的冲击波把玻璃吹得粉碎,热浪夹杂着玻璃碴子向我扑面而来,来不及躲闪也动不了的我,只能双手捂住脸,碎玻璃扎得我手上鲜血淋漓,却不知疼痛。炙热的空气烤得浑身滚烫,瞬间大风又将我吹倒,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真不相信这是真事。

    也就是在爆炸一两分钟后,六名身穿航空服的空军飞行员,乘车飞驰而来,急速冲进厂里。我单位闻讯出来的职工见我就问怎么回事,我当时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说,不是地震,飞机掉下来了。五分钟不到,第一个消防中队到达,而后连续九个消防队,共有27辆消防车呼啸而至。

    缓过神的我带着两个同事,从飞机撞开的豁口,冲进厂区。整个工厂一片狼藉,飞机劈开预制车间后,在该厂中间的料场坠毁。这里摆放着几百个氧气瓶和乙炔瓶,以及大量预制好的水泥构件。大火还在燃烧,不时传来氧气瓶的爆炸声,听见爆炸声我就卧倒。弥漫中我忽然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一具烧焦的尸体已成黑炭,场地两面的龙门吊车上,一边的吊车司机,在驾驶室里一动不动,可能已经死亡。另一边的司机,则挂在吊车上驾驶室的外面,一丝不挂已成焦黄,估计飞机坠毁后想逃离,却赶上爆炸起火死于非命。因为这个厂在隔壁,所以有许多熟人,我们马上参与了救助,死的顾不上,只从坍塌的厂房里往外拽还有气儿的人。这时空军部队来了,立刻拉起绳子戒严,把我们都轰了出去,临走时,我捡了一块带有英文字母的残片。这场事故,该厂一共死亡23人,重伤22人,轻伤不计,就像我这样被玻璃划破的人。(整个事件共死亡45人。)

    事后,我单位家住西郊机场的军人子弟,讲述了事情始末。(只是传言,未经证实)

    西郊机场274号三叉戟的机械师王旗,是服役四年的战士,原籍山西省山区农村,贫穷落后的生活,使他入伍后勤奋努力,从一个哨兵慢慢地成长为机械员,直到出事前的机械师。然而,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年轻躁动的王旗开始被女战士的美貌所吸引,一天晚上按捺不住,悄悄地来到女兵宿舍,但又胆小的他只能贴着耳朵,偷听里面女生说话。很不幸的是让巡逻哨兵发现了,立刻抓走审查。本来已经确定入党提干的王旗,就这样被通知复员。

    想到回老家的贫困,与被家乡人唾骂的窘境,万念俱灰的王旗想到了死,又想到领导的无情无义和同志们鄙视的目光,他最终决定报复。靠着自己掌握的知识,他画出了坐标图纸,中南海和天安门广场。虽然他是机械师,但长期飞行也掌握一定要领。

    3月14日早起,写完绝命书的王旗,同机组人员例行飞行。王旗告诉大家,自己不舒服就不去食堂了。当大家去吃早餐时,他先来到停机坪上,由于管理不严,王旗一个人在哨兵那里签名后登上飞机(管理条例不允许)。登机后就发动,巨大轰鸣声惊醒了哨兵,赶快鸣枪示警,这时其他哨兵也向这里聚来。慌乱之中王旗来不及预热,驾驶着飞机缓慢驶向跑道,吃完饭的战友发现之后,驾车赶来冲向跑道,从远端相向开车撞向滑行的三叉戟。王旗看到自己战友在拦截,立刻拉起操纵杆,以不到一百公里的时速强行起飞,要知道三叉戟最低起飞时速也要两百公里以上。飞机擦着战友的车身掠过,由于动力不足,向上爬了一百多米开始下降,他又拉了一下操纵杆,飞机勉强地抬了一下头,向东南飞了五公里,就掉到预制厂里。同机战友出机场一路狂追,出现了我前面说的情况,飞机刚坠毁,身穿航空服的六名空军战士,就来到现场。之后听说北京军区空军的司令和政委被撤职。

    后来,还有一个说法。王旗偷听女生宿舍这件事情实际上只是个导火索,真正积郁在王旗心中的还是涨工资的事情。中国自1962年就没涨过工资,1977年涨了一次,涨幅40%。1979年又涨了一次,也是40%,还包括一些奖金等。这两次评工资都是背后的无记名投票,有群众选举,当然领导的意思很重要。可是两次涨工资,王旗都因为平时和领导关系不好,而未被获准。而且事后,王旗找到领导理论,态度不好,被领导记恨。偷听事件发生后,领导就此就把他列入复员名单了,这才引起这场血案。王旗是911劫机事件的老祖宗,也许基地组织也是受了他的启发。他没有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飞机没有预热,三叉戟飞机起飞必须预热,一般是20分钟到2小时,而王旗被发现得早,没来得及预热。第二半场起飞,他在半路起飞,跑到距离不够,因而滑跑速度不到,刚超过100公里便不得不强行起飞。如果这件事让他做成功,不知道还有多大的伤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