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细雨纷飞啦
细雨纷飞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49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何处不欢欣

(2016-02-28 23:42:53)
标签:

季节

心情

分类: 散文札记
细雨文字
纯子去东房画画去了,晨子去西房写诗去了,我独自在阳台上两手空空地晒着太阳。
近似完美的一天,相同的时间,一样的空间,阳光从窗外进来,花草尽情地沐浴。各自的收获却相差甚远,我能做的,除了沮丧的孤独就是自我解嘲式地傻笑,间或发一会儿呆。
从高楼远望,南山不再清晰,白云总是灰色。目光收回,屋子安静的和我一样。有那么多激励你的人就在身旁,而心不动身不动的人还真是奇葩。可是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朵奇葩,而不是榆木的陀螺。
夜渐深,她们留下自己的作品起身离开。我一个人喝三杯凉茶,窃喜不已。偷偷地去赏画,读诗。我为自己的懒惰情结欢呼,何处不欢欣!
纯子的画是唯美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晨子的诗是清丽的,比得过著名的某某。我喜欢画里的薄雾,清清河水,还有美丽清纯的浣衣女子。估计我曾经在一个月夜去过那里,皎洁的月光照亮洁白的石头,湿滑的软泥,光脚丫。溪流滑过小腿,凉凉的惬意。槌衣棒子有节奏的击打乐和着水流潺潺的声音,美好了谁的童年?我猜想纯子肯定做过那样的梦,不然怎会在黄沙漫天的北国早春,画出遥远地域里干净清澈的小河。又或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要讲的故事,只是没找到合适的载体,放在心底任其发霉,年代愈久愈说不出口了。
晨子的诗里没写爱情。她曾经跟我说,爱情太珍贵,不能随意说出口。我喜欢句子里的轻柔,轻到像羽毛一样飘飞。你追啊追,它飞呀飞,你怕落入尘埃,它却无邪地翻飞。终是结局的时刻了,它落进一个新竹雕刻的笔筒里。所有的叹息,哀伤,或者短短的欢愉都停止了。“告知你的/肯定掺了假/没说出来的/存放在老屋破旧的瓦缸里”我渴望晨子再来,沏一杯新茶等她继续写下去,故事总是要有最完满的结局吧。
假若一个人这么逍遥下去,听着《月光边境》读着小诗赏着小画,会不会太过奢侈。时光的钟摆晃动着岁月的头颅,发际线的白雪出卖了你的过去。你怎么会如此奢靡,守着一堆庞大的资产尽情挥霍。你如何这么幸运,纯子和晨子都爱着你。
春天的河堤柳条依依,桃花含苞,三月的风筝已经飘摇在二月的天空。你独行的步子太过缓慢,你思考的哲学高深到令你头疼。所以,趁着春风正微醺,赶紧摘下迎春花姑娘的花环送给纯子和晨子。悄悄告诉她们,何处不欢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树语
后一篇:2016.4.17日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树语
    后一篇 >2016.4.17日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