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雨的感觉真好!

(2009-08-23 14:03:48)
标签:

杂谈

    终于下雨了,真好!——这是朋友发给我的短信。

    我刚欣赏完季老的《听雨》,同感!——我从书本上抬起眼,给朋友回了短信。

    听雨的感觉真好!——朋友回信谈了他的感受。

    那就以此为题写篇东西吧!——我建议朋友。

    还是你写吧,我等着欣赏。——朋友把皮球踢了回来。

    我既没有回信也没有答应他。我想,此时可能我们两个都在写《听雨的感觉真好!》

    直到下了这场透雨,我们才算透了口气,才算真正进入初秋。被烈日烤得蔫头耷脑、拧绳打卷儿的庄稼正在慢慢舒展躯体,被热浪蒸得晕头胀脑、无精打采的人们正在感受丝丝凉意,烫脚的柏油路被瓢泼大雨冷却下来,干裂的小清河被滚滚洪流充足灌饱,就连久违的蛙声不等雨过天晴就在细雨蒙蒙之中急不可待地响成了一片!

    这场大雨是从下半夜下起来的。睡梦之中,似乎来了灵感,李商隐的小诗清晰地跳出我的脑海:

    竹坞无尘水槛清,

    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

    留得残荷听雨声。

    这真是绝妙的寓情于景!仿佛诗人把我带到一处凤尾森森的竹坞。这里清幽之至,遗世超尘。这里阴云不散,寒霜飞晚。就在这幽静清凉、秋雨缠绵的傍晚,聆听着秋雨敲打着残荷,思念着远隔重城的亲人!其实向我传递下雨信息的并非残荷,而是伸出水泥方块之外的防盗窗顶上的铁皮盖子。如果没有文化积淀和丰富想象,在这里永远都不会勾出诗情画意!

    夜半听雨,能够听到出神入化程度的当属宋代词人蒋捷了: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他在静静地听雨时想到了自己的一生。少年时的荒唐,壮年时的奔波,老年时的无奈。特别是最后一句,“鬓已星星也”的仿佛不是词人,而是现实中的我。我何曾不是“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呢?

    因为听雨而产生美妙感觉的我则推崇季羡林大师:

    “我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到头顶上的雨滴声,此时有声胜无声,我心里感到无限的喜悦,仿佛饮了仙露,吸了醍醐,大有飘飘欲仙之概了。这声音时慢时急,时高时低,时响时沉,时断时续,有时如金声玉振,有时如黄钟大吕,有时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有时如红珊白瑚沉海里,有时如弹素琴,有时如舞霹雳,有时如百鸟争鸣,有时如兔落鹘起,我浮想联翩,不能自已,心花怒放,风生笔底。”

    雨声是最动听的音乐,它让你浮想联翩,给你的思绪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雨声是最好的兴奋剂,它让你灵感顿生,思想的火花象闪电一般上挂下连且格外清晰;

    雨帘是最细密的屏障,它让你与世隔绝,由你暂时逃离喧杂的世界而找到真正的自我;

    雨点是最温柔的素手,它为你轻揉细摩,让你彻底放松在现实生活中紧绷的神经,让你的心地彻底安静下来。

    听着雨声,想着往事,我仿佛逃离了水泥林回到了庄稼地:

    少年时,在炎热的夏天跟大人们一起下地干活,听到远方传来将要下雨的声音,我们就会四下张望赶紧寻找避雨的地方,然后不顾一切地钻进附近的瓜棚里,听着看瓜老人慢吞吞讲着老掉牙的故事,听着细密的雨点敲着庄稼叶子的旋律,看着挂在棚外疏密相间的雨帘,放松神经的同时也放松着劳累酸痛的筋骨。这时,看瓜老人就会慷慨地打开几个西瓜,由着避雨的人们吃个滚瓜肚圆。有时在高粱地里劳作,来不及避雨,就会赶紧批下一些高粱叶子,编织一个雨蓑披在身上,其实那也只是钻头不顾腚的做法,待到雨过天晴,人已淋成了落汤鸡。有一年的暑假,我和几个同学去为生产队里拔草,因为大雨来得太急,我们未能找到避雨的地方,几个伙伴只好蹲在浓密的玉米棵下,看着女生淋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发育成熟的胴体线条一览无余地暴露在眼前,我的心一直砰砰地跳动,那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已经长大成人......

    在农村,下雨天才是休息日。这时,我们就会穿上雨胶鞋撑起油布伞从村东串到村西,串到张家串李家,到处寻找玩牌拉呱的地方。只要坐下就是一直等到雨过天晴。乡亲们听着窗外紧一阵慢一阵的雨声,谈论着年景,叙说着往事,吆五喝六地玩着纸牌或骨牌。日子虽然过得苦难,但是在雨天里却找到了难得的幸福和快乐!如果主人慷慨一些,还会炒上几个鸡蛋和几样时蔬,请来玩的人们喝上几盅儿。更多的则是趁着下雨天休息日,在家里蒙头大睡上一天,晴天劳作累个半死,该有的激情也很少迸发,雨天在家睡觉只不过借个因由,其实窗外是滴滴哒哒的雨声,室内是嘁嘁喳喳的呢喃,只有此时才是真正的二人世界,天知道雨声里家家户户的小夫妻们做出了什么事情!在农村,晴耕雨读似乎是规矩人家的传统美德,趁着下雨天休息日,别人找地方打牌聊天,自己却躲在家里捧读书卷,窗外哗哗啦啦的风雨声伴着室内咿咿呀呀的读书声,听起来是那么和谐,是那么悦耳,其情调要比其他活动似乎高雅许多。

    来到城里,听雨的感受自然不同于住在乡下。在这里除了水泥格子就是柏油路面,雨天照样上班下班。坐在办公室里,听到的则是雨点敲打路面和楼顶的声音,看到的则是雨点滑过玻璃窗子的泪痕。雨声里不用逛街你就会想象的到,花花绿绿的雨伞已经飘满大街小巷,雨伞下则是一双双左顾右盼的眼睛,那是男人在扫描着与雨伞一样千姿百态的女人,女人在扫描估算着自己能够得到多少回头率。然后是一辆辆的公车私车,飞扬跋扈地驰过满是雨水的大街,飞溅的水花儿迸湿了花伞下的花裙和白腿。这时,除了中老年人只是横眉怒视之外,伞下传出的多是带着国骂的“不长眼”的指责,而最吸引人们耳膜的则是花伞下湿了花裙的自以为有点姿色的年轻女人那极其夸张的尖叫!

   听着雨声,我象醒在梦里,又象梦在醒里。我离久旱祈雨的的乡亲是那么近又是那么远,我还能冒着小雨钻进苇塘去循着呱呱的叫声捕捉青蛙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世界末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世界末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