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匪马
匪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38
  • 关注人气: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2017-04-21 15:20:44)
标签:

杨穗花儿

烙糕

咬春

童年记忆

分类: 原创散文
                     杨穗花儿开
 
        杨穗花儿不是观赏的花儿。在我的家乡,它的人们春天喜爱的天然食材。
        怎么说呢,春天,不吃一两次杨穗花儿馅做的烙糕,似乎这个春天是颇有缺憾的。
 
       杨穗花儿,是杨树的花朵。杨树雌雄异株,准确地说,杨穗花儿是杨树的雄花。说它是杨树的花,似乎牵强了些,那毛毛虫的样子,像是秋天成熟的小小的谷穗,像是蓬蓬松松的狼尾巴,总觉得缺些花的美感,如果勉强寻找它美感的诗意,你就把它说成是杨树的眉好了,先是大唐仕女的卧蚕眉,然后细长的柳叶眉,无数的杨眉悬挂在枝桠上,在春风里招招摇摇,该是怎样的情致。
 
       几场春雪,几场春雨,几场沙尘弥天粗砺的春风呐喊过后,枯寂了一个冬天的杨树,慢慢苏醒过来。苏醒后的杨树,贪婪地吮吸着大地深处的琼浆,舒展着柔软的腰身,不经意间,斑驳的枝干逐渐泛青,绿意朦胧的枝丫间,凸现一个个小小的花苞,像是嘟着的湿润的小嘴,更像是似睁未睁的眼睛。然后,杨穗花儿从花苞间探头探脑,从豆大的一点点,慢慢长到一揸长短,在春风中飘摇,像是一条条蹿游在枝桠间细小的鱼儿。
 
       此时,杨树叶子仍未长出,如烟的柳色浅浅淡淡,山桃花几近凋谢,杏花含苞待放。
 
       又该拾杨穗花儿吃穗花儿烙糕了!上了年纪的人们念叨着,仿佛是一个亘古不变幸福的约定。杨穗花儿成熟的日子,天仍然很冷,三五成群的人们,大多还穿着冬天的棉衣,行走在道路旁、山坡上、沟沟梁梁、房前地畔,在杨树下寻找捡拾杨穗花儿。捡拾杨树花儿,似乎是女人孩子的营生,很少看见男人们专门去捡拾杨穗花儿,他们不屑于这些采摘的碎活,他们需要在春天翻耕土地,往地里送粪,只是在收工回家的路上顺手捡上几把就够了,他们只要狠狠地逮一顿香喷喷的穗花儿烙糕,女人就满足地笑了,笑着说把你个馕糕贼。
 
       捡拾杨穗花儿也有讲究,必须等穗花儿长大成熟后方可捡拾食用。未成熟时采摘,攀爬上树,辛苦费力不说,味道苦涩不可食,要等到杨穗花儿慢慢舒展成熟,自然飘落,轻轻松松捡拾起来,淘洗干净食用,味道最佳。杨穗花儿花期极短,不过三五天光景,要及时捡拾。也许,一场狂风一场暴雨过后,杨穗花儿随风飘逝,或陷落泥淖烂掉,今年的杨穗花儿烙糕就只能在梦中了。雨雪多的春天,杨穗花儿丰润饱满,看着就有精神,吃着也香。没有雨雪大旱的春天,杨穗花儿轻易努不出来,长大了也是干瘪萎顿的样子,枯干在树枝上,这样的杨穗花儿,缺少了杨树该有的清香,如嚼烂泥,人们就慌慌地说,今年籽种怕是进不了地了。
 
        记得儿时捡拾杨穗花儿的情景。一场夜雨后的早晨,太阳刚刚露头,母亲就带着我们去拾杨穗花儿,邻家大娘婶子兄弟姐妹也相跟着出来了,一个个挎着篮子提着小筐儿,嘻嘻哈哈地说笑打闹着出村,来到路旁地畔的杨树林。昨夜的微雨洗净了蓝天,也洗净了纷纷攘攘的杨穗花儿,杨穗花儿落满一地,只管一个个一簇簇地拾起。微风吹过,不时有杨穗花儿舒展开蓬松的眉毛,在风中落下,飘飘摇摇,像一首欣喜的歌,冰冰凉凉落在脸上脖颈上,有谁喊一声毛毛虫核桃虫,遂溅起小姐妹们一阵阵夸张稚嫩的尖叫。捡拾净地上的杨穗花儿,就选好目标,用石块木棒扔向挂满枝丫穗花未落的杨树,或者猴子般攀爬上高大的杨树,摇晃踩动树桠枝干,杨穗花儿花雨般纷纷扬扬落下,这当然是我们男孩子当仁不让的任务或游戏。我们站在高高的杨树上边,摇晃,像一个个兴奋的小猩猩,听母亲在树下连声喊着小心些小心些提心吊胆的声音。
 
        杨穗花儿捡拾回去,翻捡出杂草沙石,摊开在太阳下晾晒,在清水中淘洗干净,放入开水中煮至七八成熟,捞入冷水里浸泡,杀去杨树的苦涩,然后捞出攥成团状,就是做杨穗花儿烙糕的原料了。把杨穗花儿团儿碎碎地切好,加入盐和花椒面,油锅里略炒,撒入细碎的羊角葱花儿或春韭,拌入热腾腾的土豆泥,杨穗花馅就调好了。趁热吃上一口馅儿,扑鼻而来的是杨树独有的清香,微苦而不失甘冽,是北方早春泥土的味道,是阳春三月阳光和风的味道,不用熬菜,和素糕一起吃就是极好的。把杨穗花馅包入黄米糕中,铁锅里放少须麻油,软软的柴火烧着,油温差不多时放入捏好的糕,两面反复炕烙几分钟,糕的表皮烙的微焦脆黄,油花儿破碎,杨穗花儿烙糕就端上饭桌了。吃杨穗花儿烙糕,要吃凉伴菜,菠菜豆芽细粉干丝,标配。
 
       杨穗花儿馅的糕,只有烙糕才地道,油炸就显得奢侈而不搭了。杨穗花儿,除了做烙糕,还可以作莜面饺子馅、蒸玉米菜团子、米面搅脍侣啥的。
 
       吃过了杨穗花儿烙糕,鲜嫩的柳芽儿下来了,随后是一串串的榆钱儿,鲜嫩的杨树叶儿,都是春天树上的美食。不消说,田野里的青蒿、苦菜甜菜、蒲公英车前子叶儿菜,野韭野蒜也纷至沓来。
 
       古人说咬春咬春,在我的家乡,咬的第一口春,就是杨穗花儿了。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杨穗花儿。在杨叶未出时开放,是雄性花序。)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成熟掉落的杨穗花儿。)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兄弟会)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淘洗干净浸泡的杨穗花儿。)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杨穗花儿、小葱、土豆泥调和的菜馅。)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杨穗花儿馅烙糕。)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不够?再烙一锅!)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来个全景天窗。)

原创散文:杨穗花儿开
(杨叶长大后,雌花一串串,一个个杨絮的子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