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2012-03-13 19:11:01)
标签:

京剧

宋宝罗

王宝钏

搬窑

薛平贵

红鬃烈马

杂谈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王允(唱):听她言丑得我无言答对。
           句句话实言难往外推。
           为活命我只得服输认罪,
           望女儿劝贤婿他饶我一回。
    (白):儿啊,你在贤婿面前与为父美言几句才是。

宝钏(白):只求你对平贵高抬贵手,我夫妻就感恩不尽了。
王允(白):我儿何出此言?
宝钏(白):平贵他给你打怕了!
王允(白):唉。当年若不打他如今他那里来的王位呀。
    (唱):听说贤婿要回来,
          我在梦中笑颜开。
          前门迎进薛平贵,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宝钏(唱):你相府不对穷人开,
王允(唱):后门迎进宝钏女。
宝钏(唱):我与相府无往来。
王允(唱):相府的金银你用不尽,
宝钏(唱):我不贪相府的无义财,
王允(唱):你我原是亲骨肉。
宝钏(唱):骨肉早已两分开
王允(唱):为父之仇容量解,
宝钏(唱):穷富之恨解不开,我饿死不回相府去。
王允(白):你情愿受苦为父可要回去了。
宝钏(白):恕我不留,莫怪不送,下次你休再来。(关门下)
王允(白):儿啊,儿啊,开开门父女再商议商议。
王福(白):相爷别叫了,看样子我家三姑娘她不会随您回去了。
王允(白):唉!她真是个无情无意的女儿!
王福(白):莫怪女儿无情,只怪相爷的心也太狠了吧。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王允(白):都怪你这大胆的奴才多嘴多舌,回相府去再与你这奴才算账。
王福(白):跟奴才的这笔账是好算的,只怕三姑爷的那笔账你不好算那!
王允(白):住嘴,带马回府。
王福(白):马在坡下那。
王允(白):唉!
马达、江海:领四个达子上。(白):就是这里。看见王允,啊你是何人?
王福(白):这是我家相爷,王允王丞相。
马达(白):正要捉拿这个老儿呀,与我锁了(介)
王允(白):儿啊快来救救为父吧!
宝钏 开门(介)(白):你等是那里来的,这般无理。
王福(白):这就是我家三姑娘王宝钏。
马达、江海(白):原来是娘娘千岁,恕我等失礼了。
宝钏(白):为何这样称道。
马达(白):我家大王不日就在长安登基,命我等请娘娘搬出寒窑
         暂到王相府居住,候主登基封后进宫。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宝钏(白):原来如此。这是我家爹爹他年纪大了,你等不可难为与他。
马达(白):是啦,是啦,小子们与这个老人备马。
王允(白):不用,不用。我的马就在坡下。
马达(白):如此。请娘娘上车吧。
宝钏(唱):寒窑居住十八年,
          今天才把相府还。
王允(唱):我儿忘去三击掌。
          一家老少庆团圆。

                      幕下


注:王宝钏头上的银饰 少一点,腰包、青衣上补点补丁。越穷越好。
    王允的服装要华丽。
   一穷一富先明对照。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宋宝罗 演出剧照

 

 

题外:

  余叔岩没演过《沙桥饯别》,慢板“提龙笔……”只是余叔岩平时吊嗓子唱唱的。《沙桥饯别》的唐僧原是老旦应行的,比如龚云甫唐僧是光头上,前面有一大段慢板叫《十不贪》也就是当和尚的法规,唐王接唱“提龙笔……”是二黄原板。

    后来有个女老旦叫尚俊卿,她演唐僧是带僧帽出场。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