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2012-03-06 12:28:50)
标签:

京剧

宋宝罗

王宝钏

搬窑

薛平贵

红鬃烈马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薛平贵与王宝钏》全剧十八折:

⑴《花园赠金》  ⑵《彩楼配》  ⑶《三击掌》

⑷《降马从军》  ⑸《别窑》   ⑹《误卯三打》

⑺《被擒招亲》  ⑻《探窑》   ⑼《鸿雁捎书》

⑽《赶三关》   ⑾《武家坡》  ⑿《回窑》

⒀《算粮》    ⒁《回笼鸽》  ⒂《银空山》

⒃《反长安》   ⒄《搬窑回府》 ⒅《大登殿》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此戏原本是河北梆子的本子,清末移植改编为京剧的,改编过程中认为时间太长就把《回笼鸽》、《银空山》、《反长安》三折改短了,而《搬窑》一场因为唱的太多就被取消了,所以现在京剧中是没有《搬窑》这场戏的。我感觉很可惜,现在我把原剧本里的《搬窑》记录下来,我觉得如果能改为折子戏,这是一出好戏。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俗话说:有话长说无话短说,当时将《回笼鸽》、《银空山》、《反长安》这三折戏改编压缩成不满十分钟就完成了。清末陈德霖、时小福、王瑶卿改编《王宝钏》,谭鑫培、张二奎改编《薛平贵》,整出戏改编后一上演就红了,盛极一时。西太后看后非常欢喜,各王公大臣、票房爱好京剧的人也无不喜欢。当时就连拉车的、卖菜的都会唱“一马离了西凉界… ”,和“八月十五月光明…”。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说到此还有个梨园轶事:一次谭鑫培在宫里唱《武家坡》,倒板,“一马离了西凉界”,上场了唱原板,“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就在这个时候西太后进场,大家要忙着接驾稍乱了一乱,这时谭鑫培也走了神了,原词是“一别长安十八载,薛平贵好似孤雁飞来”。谭鑫培一紧张,把第三句给忘了词,过门到了,只能现编一句唱“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三句唱词有两个“界”字,这是犯忌的又不能改,因为在上场门的台下有专人记录的,凡是新戏、戏的说明、扮相、板式、时间等等都要“入档”,以后再演丝毫不得有误。所以这个错句一直唱到今天,仍是将错就错。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我记这篇东西主要的想把《搬窑》绝本写下来,不要将这个好本子失传。


  (如果演全剧应该是这样)

收了高嗣继报子报上,白:启奏大王,唐禧宗在长安晏驾特来报之。
薛平贵(下简称薛)白:再探,适才探马报到唐王晏驾,我何不乘此机会夺取长安,啊,代战公主,你带领人马杀进长安,捉拿魏虎。高爱卿以为向导。
高白:尊命。
薛白:马达、江海带领人役去到长安西郊,将王宝钏娘娘从寒窑搬回王相府,候我登基封后入宫不得有误。(介)众将官长安去者(下)下场搬窑。

 

接下去,如果单唱《搬窑》是这样:

马达、江海,领四达子上,报名:奉了大王之命:去至长安西郊将王宝钏娘娘从寒窑搬到王相府居住,候大王在长安登基封后进宫。
孩子们长安去者,
下。)

 

另外举例河北梆子《大登殿》
王宝钏上唱:
金牌调来,银牌宣,王相府来了王氏宝钏。
这就说明了王宝钏是从王相府来的,不是从寒窑来的。(还有梆子戏里的唱词:九龙口用目看、天爷爷……这句天爷爷是有多重的乡土气啊。老百姓把老天爷看的多么重要哇!老百姓把天老爷总是放在心口上。什么天哪、老天爷、我的天哪等等。)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宋老在美国期间做京剧艺术的学术报告。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宋宝罗与画家吴山明

接下去就是《搬窑》,全文:
老家院王福内白:老相爷,前面就是武家坡,坡陡、路滑,请相爷下马走上去吧。
王允:将马栓在柳林,搀我来。
王福:是啦。
王允 内唱小倒板(西皮):武家坡荒凉人烟少,
上,唱:我的儿苦守寒窑十八年,
      薛平贵发来兵百万,
      这件事叫王允胆战心寒。
      无奈何寒窑去求亲生女,
      忘了那三击掌替我美言。
王福 白:相爷你看,那就是武家坡!
王允 白:怎么,那就是武家坡。
王福:对了,那就是武家坡。
王允:看那荒地一片,五谷不生,不知我儿在此居住怎样活命?
王福:相爷,你看,那满山野菜不是吃的吗?
王允:这野菜味苦怎能下咽哪?
王福:说什么不能下咽,我家三姑娘在此吃了十八年的野菜。
王允:哎,这是我的过错。
王福:三姑娘住的窑门到了。
王允:怎么!你家三姑娘就住在此处?
王福:是呀,三姑娘一住就住了十八年啦!
王允:我儿住在此处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福:这个我是陪老夫人来过的。
王允:怎么老夫人她来过了!应该如此,
(介:想去叫门又不好意思)家院向前叫门
王福:叫我去叫门?哦,明白了,您是恐怕三姑娘不认您,这个狠心的爹爹,好好好我去叫门。(介)三姑娘开
      门来!
王宝钏 上 唱:腹内饥,身寒冷,心情睏惓。
王福:三姑娘开门来!
宝钏 唱:是何人唤我三姑娘?
王福:我是王福来啦。
宝钏:哦,唱:想是老娘来送粮。
开开窑门(介)呀!怎么是爹爹在门旁!
     难到他忘了三击掌?
     来到寒窑为那桩。
王福:三姑娘我家相爷来看你来了。
宝钏 唱:本应该紧闭窑门不相认。
      又念他风烛残年两鬓霜。
      把亲人当做过路客(
出窑)。
王允:儿呀!
宝钏 唱:莫非你迷了路来到窑旁,
         窑门不通阳关道,
         请从原路回朝房。

王允:儿呀,是你爹爹看你来了。
宝钏:唱:相府高亲我攀不上。
王福:白:三姑娘我家相爷特来看你来的。
宝钏:唱:丞相府三姑娘我不敢当。
    白:嗯!老家院,你休要多嘴,你家相爷只有俩位
千金没有什么三小姐。
王福:分明是三位小姐你叫老奴怎忍心说是俩位小姐。
宝钏:若是有人提起你就说十八年前,你家三姑娘她。。。。。
王福:她又怎样?
宝钏:她一病离开人世了。
王允:唉!我的儿啊。
唱:儿在寒窑父担优,
    父女那有百年仇。
    往事且作东流水,
    任它流去万事休。
宝钏 唱:说什么往事且作东流水。
         十八年多少泪来多少愁。
         水流悠悠归大海。
         愁泪滚滚无尽头。
王允 唱:愁有头来泪有尽,
         我儿相府有亲人。
         大海收尽江河水,
         父女之情比海深。
宝钏 唱:说什么父女之情比海深,
         依我看恰似寒泉冰透心。
         十八年炊断粮尽无人问,
         只有那凄风苦雨叩窑门。
         爹爹呀!你心问口,口问心,
         你可送过米一粒,柴一根,布一寸,铜一文,
         连一句暧心的话也未出唇。
王允 唱:为父我暧心的话也未出唇,
          为父早有接儿的心。
          相府内山珍海味任儿用。
          绫罗绸缎暖儿身。
宝钏 唱:那山珍海味吃不惯,
         那绫罗绸缎也不合身。
         儿宁做寒窑花郎妇,
         不回相府做千金
                                               (待续)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博客手写稿原件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王宝钏•搬窑》 上

博客手写稿原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