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荣成籍的战斗英雄----曲光藻

(2009-02-01 15:18:24)

荣成籍的战斗英雄----曲光藻

 

荣成籍的战斗英雄----曲光藻  

曲光藻同志

 

曲光藻,男,汉族,1926年2月出生,荣成市埠柳镇凤头村人,曾任湖北省军区副司令员。

 

    曲光藻1942年2月参加工作,是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胶东军区17团战士,北海军分区司令部警通班班长,胶东军区特务团警通排副排长,营政治干事、连副指导员、指导员,华东野战军13纵队副教导员、营长,31军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等职。1962年8月,曲光藻任解放军雷达工程学院二系副主任,是年晋升上校军衔。1964年8月后,他任河南省新乡军分区副司令员、周口军分区副司令员,1969年12月任河南省开封军分区司令员兼开封地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1975年5月后任河北省咸宁军分区司令员,武汉警备区司令员,湖北省军区副司令员兼武汉警备区司令员、市委常委、市人大常委。1987年,曲光藻离休。他先后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大小战役、战斗百余次,负伤5次,被评为三等乙级伤残军人,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曾被授予模范敌工干部称号,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各1枚。

 

    1942年2月,年仅16岁的曲光藻参加了八路军,成为八路军山东纵队5支队17团3营9连的一名战士。同年冬,日寇在胶东进行第二次大扫荡,采用所谓的“铁壁合围”和“拉网战术”围攻马石山地区,企图消灭胶东的我党政军领导机关和抗日武装。曲光藻所在的9连负责掩护伤员和群众转移。经过几个白天的战斗,发现敌军采取的是“一线式”拉网战术向我根据地逐步推进。到了夜间,敌人则停止进攻,每隔50—100米点燃一堆篝火,每堆火旁大约配备10人左右的兵力,防止我军民趁夜突围。经过研究,9连决定借助夜色掩护发起突袭,每个排负责消灭一堆篝火的敌军,这样全连奋勇冲杀,撕开了300米的缺口,带领1000多伤员、群众胜利突出重围。经过半个月的英勇反击,敌人的大扫荡终于被我根据地军民彻底粉碎,敌人开始收缩防线准备撤退。此时,有群众报告郭城镇内有400多伪军集结,3营决定消灭这股敌人。命令8、9连作为一梯队实施突击,7连作为预备队。战斗打响后,才发现镇内实际集结了上千名装备精良的日军。此时,日本鬼子的机枪已封锁了退路,部队无法撤出,只能往前冲。此时所有的指战员们都明白自己已陷入了决死之地,大家都抱定必死决心,只希望多杀几个日本鬼子。负责指挥的9连长高呼:“同志们,跟鬼子拼了,多杀一个算一个,冲啊!”就在此时,一颗子弹击中了指导员,连长于是命令曲光藻和另一名小战士拼死将指导员和随身文件送出镇外,并通知预备队停止进攻减少伤亡。于是两个10多岁的小战士背抬着受重伤的指导员在弹雨和房屋间穿梭,边打边撤,终于冲出城外。但就在此时,敌人发现了他们,一颗子弹掠过最后面肩扛指导员双腿的曲光藻的头部,在趴伏在小战士身上的指导员的后脑穿过,又从小战士的喉部穿出。就这样,指导员和那名小战士同时牺牲。曲光藻同志强忍悲痛,果断解下战友的武器和重要文件,利用地形掩护,返回营部和二梯队隐蔽地,及时向营长报告了镇内情况,使部队停止了进攻,避免了二梯队的损失。此次战斗异常残酷,战后清理战场,9连只幸存9名同志,所有牺牲的战士身上除了枪伤外,还有一至两处刺刀伤,镇上百姓体恤我们阵亡的八路军将士,棺材不够,就用高梁秸纺织成棺材模样,将我们的烈士安葬。而据百姓说,鬼子战后仓皇撤退,抢掠了近两百匹骡马,每匹骡马都至少背驮两具尸体,还不算负伤的,说明鬼子的伤亡比我们还大,这也印证了8、9连当时战斗的顽强、惨烈。由于曲光藻在这次战斗表现出了英勇、机智、果敢的良好素质,不久便被调任营部通信员。后来,他又被编入武工队,参加了化装侦察、保护群众和粮食,剪除汉奸、策反伪军,破坏敌交通线、拔除敌人碉堡据点的战斗,配合大部队给了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

 

    抗战胜利结束后,曲光藻也已成长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出色指挥员,再次带领部队投入到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的解放战争中,并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作战指挥风格:即善于观察研究,指挥灵活,战术随机应变。

 

    1947年2月,国民党第8军166师驻扎沙河,曲光藻当时任我胶东军区新6师16团2营4连指导员,负责带领部队抢占大小王庄,切断沙河敌军后路,阻止其向西撤退。疯狂的敌人为了逃跑,在炮火掩护下集中了4个营的兵力向4连阵地猛冲,曲光藻沉着指挥,在右腿负伤的情况下仍带领部队顽强抗击,击退了敌人一次次的冲锋,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抢占有利位置,严防死守,勿使一敌逃窜”的艰巨任务,并荣立二等功。

 

    淮海战役打响后,曲光藻任13纵队(后改为31军)111团1营营长,奉命率部攻打小宋庄守敌。战前估计庄内敌军兵力顶多一个加强连,后审问俘虏才知道其实庄内是国民党100军63师的直属突击营,战斗力极强,所以后来的战斗也相当艰苦。当时小宋庄是由许多个相对独立的集团村屋组成的,每个集团村屋间有工事相通,可以彼此支援呼应。曲光藻分析敌情后,命令部队趁夜突袭,一举占领了敌外围两个地堡,对庄内敌军形成威胁。穷途末路的敌人不甘心失败,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反扑,但都被我顽强击退。敌见反攻不成,便改成死守,妄图负隅顽抗,等待救援。曲光藻命令部队以占领的村屋碉堡作为依托,对敌占领屋逐个爆破突破,向庄内推进。我军爆破手冲上去了,炸药一响,战士们象猛虎般冲向敌人,但此时,敌军阵地飞来一排密集的手榴弹,接着便是密如雨点的机枪和冲锋枪扫射,一连几次,我军的冲锋都被挡了回来。看到这种情况,曲光藻敏感地意识到敌人似乎是已经掌握了我军惯用的攻坚战术而采取了专门有针对性的反击方法。于是果断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再次让爆破手送上炸药,炸药炸响后,我军战士只喊不冲,果然,敌人阵地又是一排手榴弹,接着仍是机枪、冲锋枪扫射。看来,为应付我军攻坚战,敌人已经改变了战法。敌变我也变,曲光藻立即命令爆破手送上炸药不拉响,攻击部队紧随其后悄无声息地冲上敌军阵地,眼前的一幕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原来此时所有的敌人正躲在房后的掩体里捂着耳朵等我炸药炸响呢,而他们的手边就是预备投向我冲锋战士的手榴弹。就这样,自以为聪明的敌人迷迷糊糊就当了我们的俘虏。部队乘胜攻击,以此方法连破三道防线,直取敌人营部。此时我军弹药基本用完,曲光藻命令战士将营连所有信号枪弹集中起来,一起射向屋内敌人,敌人被吓坏了,不知道我军使用了什么新式武器,纷纷举手投降。战斗结束后,师首长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介绍推广了此次战斗经验,纵队领导也对此给予了高度肯定和表扬,并推荐作为典型战例刊登在《前线报》上。

 

    在解放福建连江的战斗中,曲光藻从望远镜中发现敌人借助碉堡的掩护已开始纷纷向山上撤退转移。于是,果断命令部队改变“攻坚推进,逐个拔除碉堡”的打法,集中所有机枪压制敌人碉堡火力,而大部队穿越碉堡直接对溃逃敌人实施包抄冲击,结果活捉敌军百余人,而我军无一伤亡。此事再次被《前线报》记者誉为“果断改变战术,灵活出击,取得战果”的典型战例。

 

    在攻打上海浦东高桥的战斗中,我军已将国民党部队驱赶到黄浦江北,敌人依仗强大的岸炮、舰炮火力对我实施攻击。为避免伤亡,部队大多进入到沿岸被我攻占的敌人碉堡内隐蔽集结,但各部队上报纵队总部的伤亡数字仍然十分惊人。曲光藻深感蹊跷,于是进入阵地仔细观察,发现对岸敌人岸、舰火炮平射我方人员集结的碉堡,命中率极高,虽然碉堡被击中后外观基本完好无损,但堡内人员耳、鼻流血,全部都被震死。于是,立刻将这一重要情况上报,沿线各部队于是全部撤出碉堡,脱堡构筑工事,减少了我军伤亡。

 

    1950年,曲光藻担任31军91师273团参谋长,与271团作为一梯队准备攻打东山岛。战前,曲光藻派出侦察员,借助夜色掩护两次上岛侦察,发现岛侧后方的敌人夜晚都离开工事回到军舰上了,只留正面守军防守。于是报告上级首长,制定了“利用夜色潮汐,迂回包抄,断敌后路,前后夹击,全歼守敌”的作战计划。战斗开始后,曲光藻第一个登岛,指挥突击部队快速占领岛后工事,控制舰船码头,然后配合我正面部队,前后夹击,敌人溃不成军,悉数被我军俘虏。

 

    历经战火洗礼,新中国成立,人民当家作主,曲光藻也走上了新的领导岗位。1954年,他任31军某部团长时,支持与其搭档的战友、团参谋长王成斌(后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创造了“战技合练”法,被31军全军推广,并因此荣立三等功。

 

    在和平的岁月里,为了保卫国家安全和人民幸福,为了祖国的强盛和繁荣,曲光藻仍一如既往地将个人利益置之度外,无私地奉献自己,为群众和部队建设操劳。在文革中,按照中央和军委的部署,团结广大人民群众,与“四人帮”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尽职尽责,保护了一大批正直善良的干部、群众。例如,在他任河南开封军分区司令员兼开封地委第一书记、市革委会主任期间,顶住各方压力,整治兰考风沙和贫困,并派人保护了焦裕禄同志的遗孀和子女免遭迫害。他对当时造反派以革命为由实施打砸抢,破坏生产、迫害干部群众的做法十分愤慨,曾痛责当时的河南工业形势是“一月生产是个零、二月生产是个圈、三月生产是个蛋”,排除各种阻力恢复生产。并下令逮捕枪毙借造反之名残害妇女、逼死人命的江青爪牙、所谓的“造反司令”。江青闻讯大怒,说这是“孔老二杀了少正卯式的人物”。为此,曲光藻遭到了“四人帮”的残酷迫害,被江青、王洪文等点名定为“敌我矛盾”,甚至失去人身自由,连家属子女都受到株连。但是,他捍卫了党的尊严和人民的利益,实践了一个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的诺言,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体现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难能可贵的品格情操。

 

    文革后,曲光藻被中央平反,并重新担任了领导职务。此时的他依然爱憎分明,守法奉公,为人正直,处事公道,工作和生活中处处以身作则,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保持和发挥了党的优良传统,多次得到上级的表扬和奖励。

========================================================


曲光藻同志遗体告别仪式昨举行

 
 荣成籍的战斗英雄----曲光藻 
 

    曲光藻同志遗体告别仪式昨举行

    本报讯(记者董晓勋)省军区原副司令员、副军职离休干部曲光藻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8年12月5日在武汉逝世,享年82岁。昨日上午,省市有关领导、社会各界代表、曲光藻同志亲属和生前友好,怀着沉痛的心情,到武昌殡仪馆送别曲光藻同志。

    原党和国家领导人吴官正、张万年,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省市老领导王群、王利滨、张学奇、刘国玉、徐师樵、王杰,市领导阮成发、胡曙光、涂勇、殷增涛、岳勇、胡绪鹃、贾耀斌,省委、省政府、省军区、总参动员部、市委、市政府、武汉警备区向曲光藻同志送了花圈,并向其家属致以亲切慰问。

    省军区政委石宝华少将,市领导涂勇、施克华,市老领导谢培栋、王杰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

    曲光藻同志1926年2月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市—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2年2月在山东省文登县人伍,同年11月加人中国共产党,历任营长、团长、师参谋长、开封军分区司令员兼开封地委第—书记、武汉市委常委、武汉警备区司令员等职,参加了济南、淮海、泰安、厦门、马尾和解放东山岛等战役。

    曲光藻同志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1962年晋升为上校,荣获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勋章。1987年3月离休。

    曲光藻同志—贯忠于党、忠于人民,作风正派,廉洁奉公,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为党和人民无私奉献了—生
 
 

详情请看:http://cjmp.cnhan.com/cjrb/html/2008-12/10/content_764127.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