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春闺梦》

(2009-06-14 11:26:49)
标签:

春闺梦

荀腔

程砚秋

京剧

老戏

国粹

文化

戏曲

张火丁

杂谈

漫谈《春闺梦》

《春闺梦》创排于程砚秋与俞振飞合作时期。取意于杜甫《新婚别》以及陈陶的“可怜河边无定骨,又是春闺梦里人。”由于歌舞皆多亮点,自创排至今近一个世纪,传唱不绝。程砚秋和俞振飞两位大师,在创排该剧时进行了可贵的探索:将昆曲无歌不舞的艺术特点引入京剧,尤其是那段“可怜负弩充前阵”的西皮二六,旦角边唱,边与小生翩翩成舞。后面战场惨睹部分也有精彩的水袖表演和卧鱼。使观众既饱耳福,又饱眼福,为之拍案击节。

张氏与丈夫王恢,新婚三日,即因王恢应征入伍而分别。王恢一去不归,张氏独坐春闺,百无聊赖,触景生情,遂往邻家打探丈夫消息,结果无获而归,反增忧虑。归来后身子困乏,也就伏几而寐。忽然间,王恢风尘满面而归,令人悲喜交加。“今日里见郎君形容受损,乍相逢不由人珠泪飘零。”张氏埋怨王恢一去渺无音信,让自己担惊受怕,还说“毕竟男儿真薄幸,误人二字是功名。甜言蜜语真好听,谁知都是假恩情。”当然,破镜重圆的喜悦远大于一年劳苦的嗔怪,小夫妻俩,趁着月明人静,准备重温衾枕,复订鸳盟。突然,金鼓声声,震天动地,王恢慌忙冲出家门,张氏尾随而去,来到尸横遍野的战场,目睹种种惨状,谴责当权者只顾个人争夺权力,不顾百姓死活。全剧正在高潮,剧作者却突然笔锋一转,归于现实。原来方才种种,全是张氏一梦而已。真是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醒后,张氏相思愁苦更甚,只得复寻恩爱于梦中。令人遐思连翩,回味无穷。“今日等来明日等,哪堪消息更沉沉!明知梦境无凭准,无聊还向梦中寻。”全剧起笔平淡,收笔从容,却穿插一段惊心动魄的生死魂梦,取意于诗,托情于戏,构思巧妙,光论文本也是佳作。何况御霜先生匠心独具,剧艺精深,此剧怎能不红?

在程砚秋之后,李蔷华在程的琴师周长华帮助下,第一个将此剧编排上演,受到观众们的欢迎。八十年代李蔷华与俞振飞结合,又陪俞老将此剧录成了电视艺术片,已有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出版。程砚秋还曾把此剧亲授给义女李世济,李世济多次在访谈中示范“被纠缠”三字的演唱(极为细腻委婉,且揉进了荀腔),借以说明程先生的广收博纳,精益求精。但由于李不是科班出身,身上不大行,故不怎么动这个戏。新艳秋曾和贾真合作该剧,留有录像,只看过“二六”那段的录像,和新老其他的戏一样:精炼老道,虽然耄耋高龄,台上仍是风姿绰约的名伶神采。此外,赵荣琛和王吟秋也有该剧录像。

在程派第三代传人中,张火丁演出此剧最多,也最出彩。但赵荣琛先生生前并未给她亲授该剧,据张火丁自己说,是跟着录像揣摩着学的。这就更显出难得与火丁的悟性。她前几年曾将新型灯光、舞美嵌入,使这出戏看起来更加美轮美奂(使用该词前专门查了一下,据商务印书馆05年6月版《现代汉语词典》,这种用法无误)。但这样一来演员的歌舞表演就不再显得那么突出。而且错误地把张氏做梦的时间搬到晚上,漏洞百出:一个封建社会的年轻女子,怎么会在夜深人静时,突发奇想,去邻家探问自己丈夫的情况?真的非常滑稽。今年5月,张火丁莅沪演出此剧,据网友传回的视频,照片,此次布景、灯光都有返璞归真的趋势。更多的是在天幕上下了功夫,让舞台布局更养眼。11台还播放过李佩红演出的此剧,还特邀了昆曲小生名家,俞振飞先生的爱徒蔡正仁和名丑朱锦华加盟。但李佩红的表演远逊于张火丁,虽然是武旦出身,身段还是比较僵,有的地方走的太硬,没有程派青衣的细腻委婉。迟小秋此剧没有见过,只在名段欣赏看过她录的一个片断,希望早日上演。

《春闺梦》和其他剧目一样,都经历了千锤百炼,删繁就简的过程。老本子里还有公孙坐帐、送夫出征、王恢战死等情节。现在看来,繁复冗长,实为累赘。尤其王恢临死时对公孙瓒说:末将不能再与元帅效力了。与全剧主题精神大相径庭,令人恶心作呕。

可惜的是,程砚秋此剧到现在还没有全剧录音公诸于世。只有30年代灌的一个唱片和40年代与储金鹏合作的片断录音(自梦中重圆始)。倒也难得了。

 

图片由灯影三出网友提供,我修了一下。感谢灯影三出网友!http://hi.baidu.com/dys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