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丹萌
何丹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66
  • 关注人气:3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煎饼.油茶.豆腐脑

(2016-12-14 15:14:34)
标签:

杂谈

    在小区门口,是卖早餐的摊主们最先打破黎明的宁静。大约从五点半开始,摊主们就不知从哪儿纷纷冒了出来。各自就位,互不侵扰,从无抢占挤兑,似乎已约定俗成,即便卖煎饼或卖油茶的摊主晚来了十分钟,他的位置依然会被其他摊主留着,不会因自己的早到而事先抢占所谓的有利地形。因此,三年多来,各自的位置几乎已被固定,煎饼在哪儿,油茶在哪儿,小区居民闭着眼也能摸到。然而,此处是不许摆摊设点的,到了八点多种,城管上班了,车上那沉闷的汽笛与车载话筒同时响起,一时三刻,这些小摊主们就会被驱散得无影无踪。
    煎饼,油茶,豆腐脑,这三家总是紧挨着,也是我光顾最多的摊位。这是三个男人,三辆不同的三轮车,三种风味迥异的小吃。
   先说煎饼吧。是一辆红色的电动三轮车,上面搭有篷子,篷子上印有黄字招牌,或曰广告:“山东杂粮煎饼。”车的中部是操作台,底下和炉子的两旁,那就是他的“库房”了。生菜、果子、鸡蛋、葱花、榨菜末、辣椒、酱料,所有备用的一应物品,似乎都可以源源不断地从那“库房”里捞出来。由此,我首先佩服了小摊主们超强的空间利用能力,一辆三轮车,可以带走一个家。煤气罐、垃圾袋、筷子、调料等等,所有需用物什,均能安置到最合理位置并使其占有最少空间。小伙子三十出头,中等个,清瘦洁净,干练利洒。他摊起煎饼来的一些列动作,节奏紧密,程序连贯,毫不拖泥带浆,真如行云流水。简直就是一段舞蹈艺术的精彩表演。他的生意最好,摊前总是被人围拢。人问:“前边还有几个?”他一边操作一边回答:“四五个吧,第六张肯定给你做。也快,就几分钟。”果然等不了几分钟,他就会麻利地将围在身边的顾客逐一打发掉。但走了这一波,又来了下一波,他仍需紧锣密鼓地应对。这期间,他是不用自己动手收钱的,操作台边放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由顾客自己丢钱进去。一张煎饼四元,若放进五元,自己找出一元;若放进的是十元,就找出六元。他连看也不看,只顾埋头摊饼。有的顾客为了避嫌,亮出所找的钱给他看:“看,找了六块哦”。他依然不抬头,说没事没事不会错。继续着他的操作。这地方有两家“山东杂粮煎饼”,另一家是位50多岁的老头,人黑,木讷,不知其煎饼的味道如何,给人留下的印象分首先就不如小伙子高。老头摊前门可罗雀,小伙摊前川流不息;小伙子12点之前早就收摊了,老头到了下午四五点还在小区门前转悠。
    有一次,小伙子被城管撵跑了,我追了几条街才找到他。这时下着小雨,他的摊前正好没人,我也有机会与他闲聊了一会。他并非山东人,祖籍安徽。在山东打工时学得了这门手艺,与妻子一同来西安闯荡。夫妻一人一个煎饼摊,他在这条街,妻子在相距稍远的另一条街。晚上由他统一备料,早晨分别出摊。我替他算了一笔账,如果每人每天卖出120张煎饼,每天的合计收入便近乎千元,月收入应在三万左右。刨去成本与住房等开销,每月净收入应接近两万元了。一年下来,夫妻俩挣回20万元不成问题。我这么一算,小伙子笑了,很谦虚地说:没你想的那么好,生意不好做啊......恰在此时,来了另一位顾客,他们并不相识,但那顾客却笑着说:“人家媳妇的生意比他还好呢!你去泘坨社区门口打听,谁不知道那个美女煎饼啊?”我问他,那是不是你媳妇?他脸红了,说,可能是吧。我又问他,油茶和豆腐脑哪儿去了,你们三个不是不拆班吗?他说城管一来就跑散了,大概在隔壁那条街吧。按他的提示,果然在另一条街找到了油茶和豆腐脑。有一回,已八点多了我才来到他的摊前。正要往那盒子里丢钱,他拦住让我先别扔,说如果城管不来,就给我摊,若城管来了,他马上就得离开。我说没关系,即便今天吃不了煎饼,明早再来嘛。钱放进去,算是预付也行啊。
    还有一次,老远就看见城管来了,可他的摊前还站着两位顾客。见他还在不慌不忙地摊饼,原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位穿制服的正规警察。这时城管已来至摊前,并不见虎势狼威,而是一边帮他收拾东西,一边说,摊完这两个就赶快走哇。那两位警察呢,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故意将目光迈向别处。只在捧起煎饼付过钱后,才说了句:快走,快走。
    再来说油茶。别人都用电动车了,他还是老旧的三轮。脚踏板坏了,只剩明溜溜一根光轴。车上蹲一尊硕大的茶壶,铜质的,用棉布和人造革紧紧包裹,用来为油茶保温。那铜壶一定是祖传的,看上去有些年代了,一壶可盛一百多碗油茶。不仅卖油茶,还有甑糕。蒸甑糕的铁锅与大茶壶一前一后,锅上覆有棉被,有客人时才会揭开棉被,很麻利地为客人操甑糕,一层糯米,一层红枣,顾客要操多少钱的,不用计量,全凭他手中小铲的掌控。我以为这两样传统小吃的制作,非家传而难能地道,因此断定,他的祖上也一定做过这般生意。此人瘦高个儿,一副农人相,却十分热情,好言语,喜搭讪,听口音应为渭北一带人氏,经打问,果然祖籍富平。他与我对话最多。我去喝油茶,他倾斜了大壶刷地一下就准确无误给纸碗里倒满,不多不少,干净利索,那动作很见功夫。在递过油茶时,他总是要问:“好几天不见你了,出差去了?”我心想,一个退休职工,出什么差呀?可又不便解释而透露我更多信息,就模棱两可的支吾。而他对我的关心还在继续:“天冷了,出门要穿厚点,看你穿的,有点太单薄了”。因了他的健谈,我曾和他讨论过油茶的制作。建议他给油茶里增加一些杏仁,那样会更香,果仁的种类多了,咀嚼也会丰富而耐回味。他说好是好,但杏仁太贵,加之杏仁需要用清水浸泡拔去苦味,很费事的。我还建议他将芝麻炕干、碾碎,为客人斟满油茶后,再在浮面洒上一小勺芝麻屑,会香气四溢。这建议他倒是点头称许了,却始终没照我说的去做。我也理解,他的制作程序编程已定,哪怕是细小的改革,也会增加不便。多少年了,习惯成自然,改革不是件易事。有时候,他的摊前暂时无人,而豆腐脑那边已形成闹市,见人家忙不过来,他就主动过去帮忙。收钱,找钱,套袋,招呼客人,俨然成了豆腐脑的摊主。我来在他的摊前高喊一声:“油茶----”他这才赶紧过来,笑着说:“哎呀,老熟人来了!知道你光要油茶不加麻花,来---”随着一声吆喝,油茶就递到了我手上。我开玩笑:“放着你的生意不做,跑去给人家帮忙,豆腐脑给你分成吗?”他说:“看你说的,老邻居嘛,他那边紧火了,我不能一边闲站着呀!”说话间,他掏出烟来,在给自己点燃之前,先给煎饼果子递去一支,而煎饼正忙,就将烟卷别在了耳朵背后。
   豆腐脑不抽烟,人长得白净、文气,胖嘟嘟的白脸上挂一副深色边框的近视眼镜。他不善言语,说话总是极简约的几个字。比如只问:“辣子?”你便意会了他是在问 要不要辣椒,要多少辣椒,许多含义,在简单的字词中就完成了表达。他虽言语不多,但也能从他的举动中感知到他对我的热情。比如我喜欢吃黄豆,他每次就会为我多添几粒。他不仅卖豆腐脑,还有胡辣汤。不少顾客喜欢将豆腐脑与胡辣汤混合食用,那便被称作“两搅”。我在他摊前也不多说话,比如只吐出两个字:“两搅”。他便麻利地操作起来。“两搅”是不加黄豆和榨菜的,但他也会为添加几粒。又一次,我发现他怎么对我没了往日的热情,细看时,原来那人像他而并不是他了。也是那么白净,也戴一副眼镜。跟他像双胞胎似的。过了两天,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家有急事,让他哥来代卖了两天。我明白了,看来这豆腐脑的手艺也一定出自家传,难怪一年三百六十天里,豆腐脑的老嫩、火候,都拿捏得那么恰到好处。豆腐脑视力不好,耳朵却特灵。正在忙活,他突然就说:“城管来了”。抬头搜寻时,并不见城管的影子。然而过不了几十秒钟,城管的面包车真的就在十字路的转弯处出现了。他们三人开始匆忙收拾摊子。我说,急啥呀,不是还没过来嘛!他们集体回应:“哎---人家代表政府执法,咱应尊重人家才是呀!”说罢,三人驾起各自的三轮,一字排开,迤逦而去了。
   就这样,城管来了他们就走,城管走了他们又来。走时不留下一点垃圾或纸屑,来时立刻就有顾客环绕。我不仅惊叹他们三人的如影随形与和睦相处,也惊奇他们与城管市容人员的相互理解与配合,不争不吵,有礼有节,似乎在管制与被管制之间,也有着某种融洽与默契。
   但在那天晚上,我和玉儿竟然吵了起来,俩人争论得不可开交。缘由是看了电视里的大学生辩论赛。青岛理工大学为正方,西安交通大学持反方。正方观点是:人类对环境的破坏,会导致人类自己的毁灭;反方的观点是:人类有科技进步与觉醒意识,终能战胜一切灭顶之灾。唇枪舌战,激烈异常。看罢,我亮了自己的观点,认为终有一天,人类会在这个星球上消亡的。恐龙没了,剑齿象、剑齿虎也没了,物种每天都在消亡,人类也不能例外。不管有多么智能,有多么努力,也只是迟早的事。霸主轮流坐,你方唱罢我登台,宇宙间不会有永恒的存在。但玉儿不愿接受我的观点,她觉得我这样定论会将人引向虚无主义,于是你来我往,展开了一场宏大主题的严肃辩论。一直争到深夜,她恼了,不理我了。
   沉默了很久,为了缓和,为了讨好,我突然问她:“明早吃什么?煎饼?油茶?豆腐脑?”她侧过身来,抡我一把,然后就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六月里的结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六月里的结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